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军夫 >

第25章

军夫-第25章

小说: 军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詹士凛立刻问道,“不要了吗?你已经二天没吃东西了,多喝点。”
  杨久年用眼睛看了一眼有了黑圆圈,胡子邋遢的詹士凛,没拒绝,听话的低下头又喝了几口。
  喝了大半杯的淡盐水,杨久年的嗓子舒服了不少。他看着詹士凛,想伸出手去摸摸对方邋里邋遢的脸,却因为全身软弱无力,手抬了不到一个十厘米的距离,就要落下来。詹士凛眼明手快一把握住了杨久年的手,抚在自己的脸颊上,蹭了蹭。
  杨久年笑了一下,说:“好脏。”
  “脏你也得受着,谁叫你躺着床上不醒来。搞的我这结过婚的人,都没人管束了。所以,你要赶快好起来。”
  笑笑,杨久年点了点头。
  他肯定会赶快好起来,这么一个男人守护在自己身边,他怎么能让他担心!
  “小狗呢!”
  小狗?
  詹士凛一愣,完全把这一茬给忘记了,连忙起身就对一直守护在病房门口的列兵叫道,“去把救护队指挥员叫来。”
  当时詹士凛跟杨久年相继倒下,因没有个人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到不至于混乱。在发现詹士凛怀里有一只小崽子后,中国救护队怕到时候詹士凛醒来找他们要,也留了个心眼,放进了保温箱内,养了起来。
  现在看来,好在留了个心眼,不然……小鞋子到不至于穿,但是也能够他受的的了。
  不过,小狗?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可是一匹狼。
  “想什么呢!还不赶快滚。”
  年轻的男医生弱弱地举起手,弱弱地提示,“首长,那是一匹狼……”
  詹士凛脸色一凝,脱口道:“什么狼,什么狼。我问的是我家的宠物狗,刚生下来的。”
  得,这还不明白,那就真的不用再混下去了。
  亚马逊丛林野生的纯种狼,在这里嘎然就变成了一只……宠物狗。
  待医生退下后,杨久年笑了起来,没敢笑的太厉害,但是也惹不住了。
  这样蛮横的詹士凛,他还是第一次见。
  不过……安德鲁波依德’第四十届国际特种兵竞赛,他们到底有没有赢吗?


☆、32 第三更

  七天后;肃然的圣保罗军事训练场,气氛前所未有的热烈交流活跃;庄严的‘安德鲁波依德’第四十届国际特种兵闭幕式与颁奖仪式正在这里隆重举行。
  在团体赛落入中国队伍手中后;‘安德鲁勇士将’是整场比赛中的重头戏。所有人都在盯着这个奖项;来自全世界的媒体记者都在等待这一刻的到来。
  美国和中国同时到达终点,这几天全世界都在报道这件事,早已引来世界人的关注。
  谁才是第一……
  那位曾祝福过杨久年‘安全归来’来的巴西将军,这时杨久年才刚知道对方在今年已经晋升为巴西□。杨久年坐在轮椅上看着年过四十多岁的巴西将军步履坚实有力亲自走上颁奖台;宣布本次赛事的“安德鲁勇士将”奖。
  现场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聚精会神,全身紧绷地把目光都集中在了居中而立的巴西□身上。
  “我宣布;安德鲁勇士奖的获得者是……”同声传译的声音很清晰;一字一句都印在每个与会人员的耳中。
  巴西□仰起头;朝着飘扬着红色五星旗的国旗微微一笑,朗声而道:“中国。”声音铿锵有力。
  翻译员的声音紧跟其后。
  场面一瞬间的静寂了下来,呆滞了大约有十几秒的时间后,整个中国代表团沸腾了,那群七尺男儿饱含着泪花,紧紧的拥抱在一起齐声欢呼,激动的不能自理。
  “中国……中国……”
  他们高喊着口号,把带队的领导抛向了半空。
  杨久年坐在轮椅上,看着旁边一群铁铮铮的汉子留着泪,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顺手拿起放在腿上的照相机趴下了这一幕……这是来自他们国家的军人,可爱,热情,勇敢,坚韧!
  这时,其它国家的队员们也友好的纷纷过来向他们表示衷心的祝贺,对比赛中屡屡击败他们的中国对手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他们对这个结果早有预备,比赛时的实力证明一切,而现在的结果也说明了一切。
  这些来自亚洲东方在参赛队伍中平均身高最低的中国军人们面对人高体壮、装备精良的对手,比赛一开场,听见就以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军事才华赢得了团体赛,26个比赛项目中的18个单项第一、6个单项第二、4个单项第三,总分第一名。
  一年来的加强魔鬼训练跟这一片小小的奖牌成为了鲜明的对比。
  他们赢了,比起这些,过去吃的哭与累,算得了什么?
  他们证明了自己,他们对得起自己,不负祖国,不负荣耀……
  不负所托,不负祖国所托,不负他们身上这身军装……
  而现在,他们最年轻的特级上将突如其来的加入进比赛内,更是让他们得到了至今没有躲过过的‘安德鲁勇士’这个最杰出国际侦察兵奖。这是本次‘安德鲁波依德’单列出来的一个奖项,它的宣布代表着特战界最优异的勇士诞生。
  掌声渐歇,人们激动的情绪稍稍缓解,众人等待着巴西□宣读这位勇士的诞生……
  然而就在这时,赛事会员突然走上颁奖台,在□耳边说了些什么,只见这位看起来很好说话的□向他示意了一下,稍安勿躁,转身对着话筒直接宣读:“……‘安德鲁勇士’获得者是,中国——詹士凛。”欢呼声再次激烈了起来,就两杨久年都一把抱住了守在他身边的医生;咽唔地说着:“赢了,我们赢了。”
  中国人兴奋坏了,但是美国人不淡定了,尤其是参赛者雷克斯更加的是暴躁了起来。
  凭什么同时到达,他得是第一名?
  □摆了摆手,示意安静下来。
  “这位年轻的勇士经历近十三天的时间横跨亚马逊丛林。当然,来自美国的选手也用了这么多事就与他同时到达,但是……我在这里不得不说明一下,雷克斯先生,你虽然是一位非常杰出的军人,但是却不是一名合格的军人。受组委会的委托,在亚马逊丛比竞赛时,来自你们本国的记者们将在丛林内的沼泽地时扮演为一名路障的角色。过含有瘴气的沼泽地时,他们没有解毒丸。参赛者必须有牺牲自我的精神,组委会一致认为只有肯于牺牲自己,能无私奉献的军人,才是一名优秀的军人,这一点,你没有做到。而詹士凛先生因与身为路障人员有亲属关系,掺杂了个人因素内。这一条组委会决定战且不论。但是,你在后一条却输得彻底。身为一名侦察兵,来我国比赛,竟然连我国最近基本的法律都不知……”□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很多人都明白他心里的意思。
  你来人家国家比赛,来这么低级的法律都不知道,还比什么赛。这种人要如何当一名侦察兵,你已经完全不具备一名侦察兵的技能。
  “……我国动物保护法‘第七十八条’充分的注明,不管什么情况下都将获得法律制裁,三年以时有期徒刑。四国当中,只有你在进入丛林后,杀死了我国二级保护动物,金蟒。关于这一点,我国动物协会将会通过领事馆向你发律师函。”
  雷克斯在听到这里,脸色已经不能以往日而论,难看的不能再难看了,就差甩手而去。
  “因此,用时十四天的法国罗曼宁奥先生是本次比赛第二名‘安德鲁勇士’奖的获得者。”
  听到这了,杨久年好奇了,他回过头问了一下本国的人,“日本呢?”
  “日本啊……淘汰了。”
  杨久年明白了,看来日本队最终没敢过鳄鱼湖。
  这时,詹士凛带着止不住的笑容走向了领奖台,他从巴西□手里接过了奖杯,站在发言台上,举起了金灿灿奖杯,昂首挺胸,对着麦克风用着铿锵有力的中文说道:“荣誉属于人民,属于祖国。”
  台下的军人,再一次陷入了疯狂当中,喜悦令他们无法不去欢腾。
  闭幕式后,杨久年没能参加庆祝仪式,他瞧瞧地回了医院内,只是在走出闭幕式时给詹士凛发了一条短信:“不用回来陪我,玩得开心些。”
  詹士凛在收到短信后,露出了淡淡地笑容。而后,跟着一帮子兵勾肩搭背的去庆祝去了。而在医院内的杨久年怎么都没想到,他迎来了一位朋友——西德与他的伴侣罗曼宁奥。
  “杨久年,我的朋友,你还好吗?”
  杨久年看着出现自己病房内的西奥也是一愣,据他听说,法国团已经订好机票,今天夜里就要回国。
  不过,西奥能来,杨久年也是非常的开心。
  “谢谢。我还好。”
  “抱歉,丛林出来后,我一直住院,没能来探望你。”
  杨久年知道西奥没能看他是因为脚伤的关系,所以笑着摇了摇头,“没关系的,西奥。你的脚怎么样了?”杨久年伸出头看了看西奥那还绑着石膏的脚腕。
  “谢谢你,我的朋友。我很好,等一个月后,把这个笨重的家伙拆掉后,我就更好了。”
  杨久年笑了,“你是怎么找到我在这里的?”
  “为什么要找,不用找。外面,只要问一下来自中国的记者在哪间病房,他们都知道。我的朋友,你现在已经出名了,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真的?”
  “当然是真的。现在外面都在说着你的事情呢!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中国勇士的伴侣同样是一位勇士。”
  杨久年被对方这夸张的语气惹笑了,“西德,你再说下去,我会骄傲的……”
  两人聊了几十分钟后,一直陪伴在西奥身边的罗曼宁奥出声了。
  “我们该走了。”
  留下了联系电话与邮箱,杨久年这位年长自己的新朋友正式告别。
  次日,中国团体也正式踏上了回国之路。
  中国解放军载誉而归。
  2056年3月2日,中国军委首长亲自迎接了这群勇士的到来,下机前,领队就敦促他的兵坚决守好最后一班岗,在首长和全国蜂拥而至的媒体面前来个亮相。
  一路上,特级上将先生完全失去了以往的风度。
  这一切的原因,都因为在昨夜他回道杨久年病房后,偷偷值班的护士告诉他,他家的爱人跟一个很帅很帅的金发男人聊了将近一个小时,并且场面非常愉悦,杨久年更是时不时的发出笑声来。
  这可把詹士凛酸的不行。
  一路上一直巴巴地看着杨久年,硬是让杨久年自己都感觉自己是不是哪里对不起他了。
  “有话就说,别在瞪了。”
  硬邦邦的话,立刻迎来了詹士凛凄凄哀哀的声音,“呜呜……你果然准备抛弃我,跟那个什么西德好去了。呜呜……”
  杨久年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巨型动物,深深地打了一个冷战,不给面子的说道:“詹士凛,你知不知道,你装可怜的时,实在是太渗人了。”说着,还抱着双臂揉了揉。
  詹士凛抿唇一笑,一把搂住了在擦鸡皮疙瘩的杨久年,把人纳入了怀里,淡淡地说:“回家后,我们给小崽子取个名字吧!”
  杨久年一听到小崽子就想笑,这个男人竟然真的把一匹狼硬说成了宠物狗带回了国。
  瞎掰的功夫,实在是厉害!
  飞机到站了,来接站的是□主席王文焯同志,他曾是詹士凛爷爷的部下,詹士凛跟杨久年结婚时的婚礼见证人,就是他。等于是看着詹士凛长大的。此处,他代表中央向载誉归来的勇士们表达慰问和褒扬。
  当詹士凛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杨久年走进后,王文焯看着这名坐在轮椅上的少年神情有些动容。
  詹士凛作为坐高军衔先向王文焯敬礼,“首长好。”
  “辛苦了,欢迎归来。”王文焯回礼。
  詹士凛推着杨久年腿到了一旁,他并不是本次的带队指挥人员。如果不是因为雷克斯的挑衅,以他的军衔这种国际特种兵竞赛,他怎么可能来参加。王文焯跟负责人一一慰问完了参赛者后,他们来到了杨久年身边。
  “首长,这就是来自解放军报社的杨久年同志,他在虽然不是参赛者,但是他却在这场比赛中给所有人都留下了最深的印象。”
  在国内王文焯早已收到了消息,此刻,他看着带着微笑坐在轮椅上的少年,轻轻地拍了拍杨久年的肩膀,开口道:“孩子,好样的。”而后,有对詹士凛说道:“你得到一位珍宝,记得要好好保护。你们的父母已经在你们家里等候多时,老首长也要我给你们带一句话:他为你们感到骄傲!”


第二卷:(第三者)京城惊变

☆、33 第一更

  当杨久年和詹士凛抱着小狼匆匆忙忙赶回家时;迎来的不是等候他们多时的双方父母,而是一脸肃然站在新奥运村门口的杨久琛。
  车在奥运村门口停了下来;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杨久年一脸止不住笑地伸出头叫道:“哥;你怎么站在这儿?”
  见到半年多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