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军夫 >

第21章

军夫-第21章

小说: 军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久年,吃不吃鱼?”
  就问了这么一句,杨久年连回答都没来及回答,就看见他家的特级上将先生拿起锋利的野战刀三两下把一根树枝头给削成尖状,在杨久年惊讶的瞩目下,一根树枝插了一条食人鱼上了。
  詹士凛回过头,笑的一脸灿烂地看着坐在草垫子上的杨久年,“久年,吃生鱼片,还是烤着吃。”
  杨久年看了看那露出一口尖牙、瞪着一双赤红双眸、明显死不瞑目的食人鱼,又看了看一脸春光灿烂仿佛是来郊游的詹士凛,突然觉得自己这一天来的紧张,怎么都有一种穷紧张的感觉啊!
  食人鱼的味道非常美味,鲜嫩,比起在超市买来的海水鱼或淡水鱼另有一股风味。怪不多,现在很多人不远万里跑到这里,准门来吃食人鱼。
  真会享受!
  感慨了一句想着这些,杨久年嘴下可没听着。看着细嚼慢咽啃着烤鱼肉的杨久年,詹士凛的眼中都泛起了笑,“味道怎么样?”
  “没想到食人鱼味道这么好。”
  “喜欢吃?”
  杨久年没隐藏自己的喜好,直接点了点头。詹士凛这就开始行动了,放下自己吃的差不多的鱼肉,开始再次插鱼。
  当詹士凛一连气抓了十几条食人鱼,并且一一都把烤成鱼干后,放进了野外生存保鲜袋,这种袋子可以自动保鲜,不会因天气变化而令食物发生变化。搞定这一切时,丛林里除了他们面前这一堆火光,其它地方已是漆黑一片,偶尔有几只萤火虫飞过。
  “明天天一亮我们就要出发,快睡吧!”詹士凛边说,边在草垫子周围洒上驱蛇粉跟跟蛆虫粉。立刻,杨久年就被熏的捏住了鼻子,这两股子怪味融合在一起杀伤力极强,味道非常不好闻。但是,杨久年却没阻止詹士凛,更没说让他少洒点。他知道,如果想这一夜能睡个安稳觉,这味就必须守着。不然……随时可能被不知名的毒虫毒死。
  挪挪屁股底下的位置,杨久年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对詹士凛说,“你也赶紧过来睡吧。”
  詹士凛痛苦地看了看被杨久年拍的地方,又看了看他家伴侣,然后……心中悲愤了。
  我擦嘞!良辰美景,日月当头,有草有花,甚至连野外浪漫的最佳风景萤火虫都出现了,自家爱人还一个劲的叫着一起睡觉觉,尼玛!这哪里是野外生存竞赛啊,
  这丫的就是在要老子的命呢!
  看着杨久年那白皙的脸蛋,粉嫩嫩的红唇,尼玛……要人命了。
  扭过头,特级上将先生内牛满面地半天憋出一句话来,“你在这谁,我在树上睡。”
  这要在一起睡,此情此景,肯定出事。
  “不用,这够睡……”
  “我在树上容易观察。”不给杨久年说完的机会,詹士凛已经爬到了一棵大树上闭目养神。
  杨久年看着跑到树上睡觉的詹士凛,一脸莫名,却也不在说什么,抓紧时间开始休息。
  接下来的几天,杨久年他们走的并不是很顺利。
  进入森林第九天,杨久年问走在前方的詹士凛,“你说,他们现在是在我们前面还是后面啊?”杨久年现在全身上下酸痛,尤其是小腿一下跟向别人借来的一样。但是,杨久年不敢听,因为他制知道,他一旦停下来,就会影像到走着他前面的詹士凛。这次国际特种兵大赛,不仅仅是詹士凛个人的比赛与荣耀,还关乎着中国陆军特种部队,关乎这中国军人,关于着国家的荣耀。
  他不能连累詹士凛,不能连累国家。他杨久年就算是死,也不会做出拖累国家的事出来。
  “这里没有人走过的痕迹,我们现在应该是在前面的。”
  听见詹士凛的话,杨久年松了一口气,趁詹士凛在前面开路,往嘴里再次放了一颗压制毒虫被咬的药。
  摸了摸后颈已经起水泡的伤口,杨久年微微皱起了眉头,昨天夜间的昆虫袭击,他还是被咬了。他现在不仅仅是过劳上的虚脱,他感觉自己现在有点发低烧,但是他不敢出声,必须忍下来。
  是的,必须……
  他不能拖累他,好不容易走到这里,他们吃了食人鱼,走过了食人花,遇见过狗熊,他差一点就死在了狗熊的巨掌下,看着那向自己脑袋舔来熊舌头……他事后唯一的感想就是,还是他家憨憨最好。
  遇见了这多事,怎么样在这里就放弃了。
  中间杨久年借着说要去方便的借口,溜到了一块大石头旁边,拿出早就放进口袋里的一针管血清。看着手里的这一针管血清,杨久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气喘吁吁,冷汗直流,快速的解开手腕上保鲜膜,抡起袖子,开始往手腕上打去。
  他不能往手面上打,因为,詹士凛的视线非常好。
  杨久年没自己亲手打过针,针管在手腕部分最起码扎了不下二十下,左手腕扎完,扎右手,杨久年咬着牙,硬是没吭一声地终于把那一罐子解毒血清打了进去。
  打进去后,杨久年坐在地上,换了一口
  气,才拍拍屁股站起来,把手腕上的保鲜膜从新包扎完毕,这才走回詹士凛身边。
  “怎么这么久?”
  詹士凛谁口问了一句。
  杨久年听见,背过身说道:“我……我大号。”
  詹士凛看着背过身的杨久年,笑了起来,走到杨久年身边,用手臂碰了碰他,“还害羞啊,你什么地方我没见过。”
  “你还害羞呢……”杨久年回过头就瞪了一眼一脸没个正经的詹士凛,拿起地上自己的包,口气不善地喝道:“走了。”
  詹士凛一见,以为杨久年生气了呢,连忙追了过去,低头哈腰地说着:“久年,我错了,你别生气了……”
  杨久年快步地走着,就是不理会旁边难得会对人点头哈腰特级上将先生。


☆、27 狼王

  进入丛林第十天,未曾开发过的路非常难走,用来垫子鞋子里的舒肤佳已经在第七天时用完。突如其来的暴雨让他们停下了脚步,此时,杨久年他们正躲在一个山洞里,用山洞里的树叶或杂草,枯萎的树枝建起了个小火堆。
  杨久年看着火光随后打了个冷战,脚下往火堆靠了靠,在火堆发起的热度驱赶掉不少冷气后,杨久年侧头问向拿着一根树枝火把,还在寻找找枯树枝,树叶的詹士凛,“还有多久能到。”
  詹士凛把又捡来的枯叶跟树枝放在火堆旁,手脚麻溜地脱下了外衣,边对杨久年到:“你也把衣服脱下来烤烤。”
  杨久年听见这句话,手下意思地要去解自己手腕上的保鲜膜,刚碰到,他就停了下来。抬起头,笑着对坐在旁边的詹士凛说:“不了,我这样就可以了,你看,我这边都块烤的差不多了。”他不能把衣服脱了,后背已经开始溃烂……
  詹士凛看着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的杨久年,微微皱眉,边向杨久年伸出手,边道:“你是不是生病了。”
  眼看着詹士凛的手就要摸到杨久年的额头,他镇定地一笑,风轻云淡地推开了即将摸到他额头的手,“少来,你看好你自己吧!我告诉你我长这么大,连个感冒都没得过。切!别以为自己有个腹肌就小瞧人,要是比这爬上越岭,也许你还比不过我呢!”
  瞧着杨久年一脸傲娇地说着这些话,詹士凛笑了,宠溺的眼神带着无奈感慨道:“……你呀!”
  “我?我怎么了?真的,你别看我这么瘦,衣服弱不禁风的样子,我身体什么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说到最后杨久年的声音越小,要不是病毒的关系,这会儿这人的脸该是火红一片了。
  看着杨久年被他自己的话,惹出羞涩的样子,詹士凛放声笑了出来。
  “不许笑。”
  杨久年看着放声大笑的詹士凛命令道。
  但是这笑哪能收放自如,他不让他笑,他笑的反而更加厉害。
  闹了一会儿,詹士凛不再闹了,开始把火烧的更大点。他这边安静下来,杨久年顿时在心中松了一口气,闹腾这一会儿他身上已是疼的流满了汗。还好这天气比较热,不然,这论道冬天,杨久年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会儿额头上这么多汗,是从哪里来的。
  雨后的森林味道并不太好,一股子腐蚀的气味,他们继续了丛林之路,穿梭在落叶下,一步步踩在杂草烂泥当中,黑色的军靴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貌,上面有淤泥有杂草,更有不知名的小虫子的尸体。天逐渐阴暗了下来,詹士凛跟
  杨久年为了到达下一个预先定下了的地点,加快了行程。
  杨久年看着走在前方,拿着树枝开道,负重六十公斤走在前方的詹士凛,咬咬牙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不断在内心给自己打气:杨久年,你可以的。如果连这点疼都忍受不住,你如何跟你眼前这个男人并驾齐驱。
  这一路走来,他发现这个男人完美的让人无法不为他停留目光。在家里他是悉心照顾自己,为自己设想全面的好伴侣,在这里他是能为了国家不畏险阻,能保护自己的一名优秀的军人。想到这,杨久年不禁想问:“你怎么就这么厉害呢!”面面俱到,几乎没有他不会的。
  “这些都是部队教会我的。”
  杨久年看着回过头冲自己一笑的男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不知不觉中,竟把话给问了出来。
  忽然杨久年见走在前面的詹士凛停了下来,他刚想问怎么不走了,前方的人就向他扑了过来,抱着他在地下翻了一圈。还没反应过来,杨久年就听见他刚才站着的方向传来一声狰狞的狼叫声。
  詹士凛匆匆忙忙见只对杨久年交代了一句:“快爬到树上。”便向已经向他们扑来的狼杀了过去。
  詹士凛不知道杨久年爬棵树会要多长时间,所以他必须把狼引开先。
  对着扑过来的巨大银狼,詹士凛发狠地在他身上划过了一刀。果然,银狼的注意力被他吸引了过来,那犀利的银灰色双眸,带着凶猛的兽性。
  杨久年这边也不敢耽搁,随便找了一根热带不知名的大叶子树就爬了上去,生命受到危险后的动力,让杨久年的动作飞快。待他爬到树上,看向下面的情景时,这才发看清楚袭击他们的狼竟然比他在野生公园看过的狼整整大了一倍多。
  狼王。
  这是杨久年心头想到的两个字。
  仿佛要响应杨久年所想一样,巨大的银狼向詹士凛张开的攻势非常凶猛动作敏锐。它张着血盆大口,一口尖锐的犬牙看起来非常吓人,再加上强壮的躯体跟尖锐的利爪,这要是平常人,被他这一身气势都能直接吓成软脚虾。
  银狼目光如炬,盯着猎物詹士凛不断向他飞扑,并且灵巧的避开詹士凛手中的刀。
  躲在树上的杨久年看着眼前惊心动魄的一幕幕,已经吓的胆子都要破开了。詹士凛已经收拾,肩膀上衣服已经被银狼抓破,流出了血。银狼看着血,发起了更加猛烈的攻势。
  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最终,巨狼把詹士凛压制在了爪子下,抱在树上的杨久年看着那匹巨狼张口到了血盆大口,朝着詹士凛的脖子就咬时……
  “不要……”
  也不知道是不是杨久年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太过凄厉,还是怎么回事,反正成功吸引了巨狼的注意力,巨狼没有对着詹士凛的脖子咔嚓咬下去,而是抬起银色的眼睛犀利地盯上树上的杨久年。
  就是这个机会……
  詹士凛手下一动一把野战刀出现在了手中,双手同时出手,一手抓住狼嘴,一手直接给狼开肠破肚。
  巨狼再想反击时,已经失去了机会。
  这些动作看起来非常简单,但是前前后后不到二秒。
  狼血染满了詹士凛的全身,他喘着气躺在地上,银狼已经死了。
  杨久年连忙顺着树爬了下来,跑到詹士凛身边,紧张的问道:“怎么样?”
  “没事。”
  虽然听到詹士凛的回答,但是杨久年还是不放下,摸索着满身是血的詹士凛检查了一边,再三确定人除了被狼给抓伤后,并无大碍。
  狼的爪子是有着轻微毒素的,为了不被感染,杨久年立刻为詹士凛打了解毒血清,并且让他吃药。
  看着詹士凛把药吃下,杨久年再次问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詹士凛背上背包,“我没事。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必须赶快走了。”
  杨久年明白詹士凛什么意思,狼都是群众动物,他们杀死了狼王,不一会儿,肯定会有其它狼顺着气味寻来,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他们必须赶快离开。
  蹲下身,杨久年快速的收拾东西,也就是这时,他突然看见躺在旁边被开肠破肚的狼肚子下有一团肉球在不断的乱动……
  “詹士凛……”
  杨久年几乎是下意思的立刻叫道。
  “怎么了?”
  詹士凛立刻紧张地迅速跑到杨久年的身边。
  “你看。”杨久年指着那团还在动的肉团。
  詹士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