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军夫 >

第18章

军夫-第18章

小说: 军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为什么不行了?
  杨久年当时没有把问题闷在心里,直接问了出来。
  而他也得到的了答案。
  爷爷已经下了最终通告,如果我想跟齐臻在一起的话,就必须放弃梦想。
  杨久年得到答案,心口一直闷闷的。他回到家中,坐在憨憨的怀里给詹士凛打了电话,这是他詹士凛打的立刻户打的第一次电话,而这时詹士凛已经离开了一百多天。
  电话响了几声后,传来了一道女性的声音:“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以关机……”
  杨久年脸色的表情有些难受,慢慢地放下手中的电话,疲惫狄靠在了憨憨暖暖的怀里。
  在这时,他才慢慢地认识到,他的伴侣是一名——中国解放军现役军人。有着许许多多的不能,例如现在:任务中,不能开机。
  直到这一学期结束,杨久年都没
  能联系上詹士凛,没接收到关于詹士凛的任何的电话与消息,偶尔间,詹士凛的父母来电,问他们,他们也不知道詹士凛的消息。但宽慰的是他们向他许诺,他一定平安,不用焦急。
  杨久年知道,自己表现的有点急了,但是没办法,詹士凛走的太久了,五个月了,没有任何消息,他担心。
  就在他为了詹士凛焦急时,这边齐臻因为温邑宝转系的决定,大吵了一架。每日上学放学的三人行,变成了二人行——他与齐臻。那天齐臻非常生气,几乎把家里能砸的东西全部砸了,还跑去酒吧喝得酩酊大醉。
  杨久年觉得温邑宝肯定有自己不能说的理由,叫齐臻别这样,然而,当他温邑宝叫道酒吧让他跟齐臻解释时,他却说没什么好解释的,这是他的选择,谁都无法阻拦。
  齐臻一听这话,脾气更大了,直接要跟温邑宝割袍断义,老死不相往来。最终,割袍没割开,杨久年给找来一把没开封的剪刀,把齐大醉鬼给糊弄了过去。
  杨久年说温邑宝这是何苦?
  温邑宝却只是眼神复杂地看着醉倒在旁边的齐臻,轻轻地摇了摇头,回答杨久年:“不苦。为了他放弃一切都不苦。”
  原来温邑宝的爷爷已经给他下了最后通牒:梦想跟齐臻,二选一。
  温邑宝对齐臻的感情,他还说透,而齐臻自己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同之处。在现在他对他们的未来没有把握之下,他都不打算向齐臻说透,他必须把他们的未来的前景铺平,才会向齐臻说明他对齐臻的感情。这一点,杨久年钦佩不已,这才是个真爷们。现在的温邑宝连自己的未来都掌握不住,如果他这时候跟齐臻告白,说明长久以来压抑的感情,只看当下的爱,不管他跟齐臻今后的生活,这是一种完全不负责任的爱,不是温邑宝想许给齐臻的爱。
  温邑宝这个骄傲的官宦子弟,相许给自己爱的人是一条光明大道,一条在爱情是平平坦坦的路,幸福而又温馨,提自己爱人撑起一片天。
  因此,一直当寒假开始,两人也没能和好。
  眼看着要过年了,齐臻已经带着满肚子的气飞往英国跟父母去过年了,而温邑宝也被他的父亲带着参加各种年会,杨久年一个人落单了。 
  年二十七这天,杨久年坐在大厅里,看着窗外已经不知道是今年北京的第几场的雪,向自己的父母跟詹士凛的父母说了一声,今年不回去过年了。
  他的父母都是明白人,在知道他一个人在家后,吩咐了一下自己一个人注意安全,该吃的该喝的都备齐了,别委屈了自己。他大哥很直接,直接就问了一
  句话:“钱够不够花?”
  身在北京家中的杨久年笑着对他大哥说:“詹士凛的工资跟所有存款都是在自己手上的。”
  他大哥听后,哦了一声,气场全开地对他交代,“那你就别不舍得花。好吃的好喝的统统买齐了,死命的给我花。看他还敢以后过年不回家。”
  杨久年笑了,点头称是。
  给自己父母家人去完电话,杨久年必定也要给詹士凛父母去个电话的,说明了一下去电话的主要内容,那边的大人当场就不愿意了。
  最后,还是詹士凛的母亲明白过来,新婚第一年,伴侣却不知家,杨久年去哪边过年都不好。
  想通这点,作为母亲的何淑华,对杨久年心疼的不得了,直说詹士凛委屈了他,国家委屈了他。
  杨久年坐在家中的大厅里,看着外面下着的鹅毛大雪,微微摇了摇头,拿着电话轻声说着:“全国无数位军嫂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何况我还是个男人。妈妈,您也是名军嫂,您感觉到委屈吗”
  杨久年的声音很轻,轻声细语,一个个字的蹦出来,是他一贯说话的方式。
  何淑华在听完杨久年的话后,半晌没有出声,好一会儿,才听她压抑的声音:“我儿有福才有了你这么一位伴侣。”
  委屈,怎么会不委屈,新婚开始,蜜月还没结束就被拉回了军队,半年来只有一通电话。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更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好不好,有没有受伤……关于他的一切消息你都没办法只得,因为这些都是国家机密,你连打听都不能打听。
  但是再多的委屈,都被因为伴侣是一名军人的自豪感,而冲淡了。
  只要一想到,他现在的一举一动不知道保护了多少人,维护了多少国际权力,那些委屈都成了云烟。
  最后,何淑华有说了一下关心的话,交代杨久年别不舍得花钱,该买的就买。让杨久年郁闷不已,为什么大家都认识他不舍得花钱啊?都交代了这么一句。
  杨久年再次解释:他没有不舍得花钱,该买的都买好了。
  就这样何淑华还是不放心,在事后有叫人送来了不少东西,从吃到穿再到用,硬是让杨久年跟憨憨,还有鼻涕虫、凹凸曼、打怪兽三个机器人收拾了整个下午才收拾完,可见数量庞大。
  事后,詹老爷子在收到消息后,打了一通电话。这位老首长什么话也没说,直接对杨久年下了命令:“在家摆好饭菜,老头子下山到你那过年。”连给杨久年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啪地一声把电话给挂了。 
  杨久年看着断线的
  电话,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管老爷子来不来,杨久年年后是真的早就买好了,杨久年的观念还是比较传统的,过年嘛,不管有没有人,肯定要办年货,扫房子,贴对联。把家里用了一天的时间亲手彻底的清理了一便,又买了一幅漂亮的对联,杨久年把它放在了家里,准备年三十那天跟憨憨一起贴上。
  在二十八这天,杨久年还买了几盆花,尤其是被杨久年已经摆放在大厅门口的那盆金桔,一颗颗饱满的金色小橘,甚是喜人。
  摆放门前,是为了每一位进入这门的人,都有一个好兆头,大吉大利。
  杨久年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带着憨憨在家里就等着恭候那位老爷子下山了。
  可曾想,谁想一封来自解放军报社的邀请函打破了杨久年的一切计划。
  ——采访‘安德鲁波依德’第四十届国际特种兵竞赛。
  看着这封邮件,杨久年片刻不耽误,快速给那边的主编去了电话。杨久年了解是前往巴西跟踪采访‘安德鲁波依德’第四十届国际特种兵竞赛。
  这种国家级别的竞赛采访怎么会落到他的头上,杨久年不得不多想一下,是不是因为他跟詹士凛的结婚,才获得这次机会。
  他把话说给主编听后,主编那边直接就笑了,“你这孩子,真是长大了。想事情都知道多想想了。不过,这件事你还真的不用多想,你是社长亲自要求的,他的目的很简单,在听到你跟一名军人结婚后,他就是想再向你抛出橄榄枝,加入解放军报社。这次去的人还有三个人,你不过是其中的一员。另外三个人你都认识,对于你的加入什么话都没说,非常热烈欢迎你。更是扬言,这次怎么不负众望,定要把你拐进我们这个大家庭中来。”
  听到这,杨久年笑了。
  “另外,你也别怕别人说三道四,你年龄虽小,这些年来的表现却放在那儿摆着的。如果不是你一而再的拒绝加入进来,更拒绝入伍的话,早就是我们当中优秀的一员。这件事,社长亲下了命令,说让我绑也把你绑进我们团队里来。而且,你已经在学校放过话了,不是吗?”
  杨久年没有想到,自己随口在教室里说了一句:“如果解放军报社再次邀请我的话,我一定会加入他们。”竟传了出去。
  杨久年同意了,现在的他毫无压力,没有再阻碍他前进的理由。
  大年三十这天,杨久年交代好憨憨记得年初一的早晨把春联贴上,便背上行囊,跟着前来接他的同伴,一起踏上了前往巴西的路程。


☆、23 相见圣保罗

  杨久年一行人一下飞机就感到一股热浪袭来,中国冬天时,巴西的天气正值夏天。在见到前来接他们的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后,一群人来自国内的人赶紧先去一趟机场洗手间,把身上厚厚的棉衣给换下了。不然,这还没工作,估计个个都要中暑了。
  换好衣服,他们被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接到高级公寓分散住下,他们将在圣保罗休息一天后,随着圣保罗大使馆的武馆一起前往亚马逊流域参加开赛仪式。
  到地方后,杨久年先给两边的父母去了一个电话,报备了一下自己已经安全抵达巴西。
  两边的父母统一的交代,要他注意安全。
  杨久年跟一位名叫穆淳禾的中年男子住在一个屋,他是解放军报社一名非常优秀的记者,军衔少尉,在来的路上没少照顾队伍中最小的杨久年。
  用他的话说,看到你,就像看到我家中的儿子。
  在大使馆的招待会上,杨久年没有看到其他人,不禁有些好奇。听穆淳禾说,重要人鱼或者是医务人员都会有专门的车派送他们直接进入竞赛基地。
  穆淳禾来过圣保罗不少次,对这里也算熟悉,看着情绪高昂的杨久年,这个年长的男人带着杨久年难得的休息时间逛逛圣保罗。
  ”圣保罗的官语是葡萄牙语,是巴西最大的城市、最大的工业中心、世界4座最大的都市之一圣保罗,位于国境东南部马尔山脉大崖壁边缘海拔800多米的高原上,东南距外港63公里,城区面积1624平方公里,包括郊区在内的大圣保罗则达2300多平方公里,大圣保罗人口超过1300万。处在南回归线附近,但因地势比较高,夏季多雨凉爽,冬季干燥偏冷,无严寒,是一座气候宜人、林木苍翠、风光秀丽的城市……”
  杨久年跟穆淳禾来到和共和国广场花园里,走进工艺品集市,看着集市中琳琅满目的宝石、古董、木雕、皮货、邮票、硬币、名画等的摊位。这位来自中国最年轻的记者不断开始用他手中的相机拍下异国风情。每拍下一个镜头,杨久年就能听到来自身边的穆淳禾的解说。在这里,杨久年买下了两条他一眼相中造型别致的项链,跟一套硬币。项链是送给两位母亲的,而硬币是送给自己的弟弟,杨久少从小就喜欢收集钱币。
  既然来到巴西是肯定要去喝一杯咖啡的,巴西素有‘咖啡王国’的称号,咖啡产量约占世界总产量的1/8,而圣保罗附近地区是巴西的重要咖啡产地,市区大街小巷各类咖啡馆比比皆是,一天到晚顾客盈门。杨久年请了带自己游玩了一天的穆淳禾喝了一杯醇
  香的咖啡,作为答谢。走时,买了不少咖啡豆,准备拿回去送人。 在回大使馆之前,杨久年又去药店买了些驱蛇粉跟解毒血清,还有一些治疗各种蚊虫叮咬的药膏跟药剂,向这些药在圣保罗这座文化城市非常普遍,不管是哪家药店都可以随意买到。在卖药时,穆淳禾发现了一件事,杨久年的葡萄牙语竟然会非常好。他不知道,杨久年为了成为一名联合国国际性的记者,在语言上的下的功夫不比对摄影的热爱差多少。 
  眼看天就要黑了,穆淳禾对杨久年说,圣保罗的治安不是太好,虽然今年的国际特种兵竞赛在这里,但也不能忽略潜在危险。为了安全着想,两人赶着天黑前回到了大使馆。
  不过在这之前,杨久年跟穆淳禾先去吃了一顿大使馆守则内推荐的巴西烤肉,作为晚餐。
  回到大使馆时,杨久年看着那有种中国就是有种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时的黄色的建筑物,站站红艳艳的国旗下微微笑了。
  翌日,杨久年与温淳禾一同来到了大使馆。
  因为这次国际性的特种兵竞赛,其中还有侦察兵竞赛,往常冷清幽静的使馆门前此刻聚集了很多国内的同行。在那群人当中,有不少跟穆淳禾打过交道的记者,至于杨久年那是一个都没有认识的。他不认识人家,却不知这些人对他却是略有所闻。接下来,就是由穆淳禾介绍谁谁是CCTV记者,某某是军事频道记者,和哪里是国内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