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73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73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可能是想等我们和驱委的妖怪缠斗上再现身。”齐尉说,“得想个什么办法把它引出来。”

    “目的不在于引出来。”项诚说,“而是查清楚对方想做什么。”

    “是谁?”迟小多问。

    “不知道。”项诚低声说。

    齐尉摇摇头。

    连是谁都不知道,迟小多想到自己身后那个飘来飘去、负责监视他们的光球,现在驱委还在监视他们吗?

    “我来作饵。”迟小多当机立断道,“把他引出来看看。”

    “不行。”项诚马上说。

    “你不好奇那是什么吗?”迟小多说。

    项诚:“安全第一。”

    迟小多说:“其实我挺喜欢冒险的。”

    “不要说了。”项诚说,“我的冒险和你的冒险不是一回事。”

    迟小多靠在项诚怀里睡觉,感觉到项诚的手在他的肩上滑来滑去,似乎很享受那皮肤摩挲的感觉。

    迟小多被摸得有点痒,要起来穿衣服,却被项诚抱着不松手。

    “我太瘦了。”迟小多挡开项诚的手,说,“不要摸肋骨。”

    “美少年。”项诚随口道。

    迟小多静静地看着湖水,朝项诚说:“你睡,一二三、睡。”

    项诚睁着眼看他,迟小多摸摸他的眉毛,让他闭上眼睛,又问:“前天晚上睡着了吗?”

    “兴奋得没法睡。”项诚答道。

    迟小多笑道:“我也是。”

    项诚眯了一会,片刻后,齐尉只穿着条内裤,下湖里去游泳,顺便洗澡,迟小多脱下鞋子,到湖边去洗脚洗袜子。

    脚下突然冒出来个人,迟小多吓得差点叫了起来,齐尉哈哈大笑,摆手示意不要害怕。

    “那个一直跟着我们的人来了。”齐尉低声说,“我在湖里布下一个禁制,你就坐在这里,不要动,引它过来。”

    说着齐尉撑着湖边起身,到远处的石头上去穿衣服,乌云飘来,遮蔽了日光,湖畔一眨眼就暗了下来。迟小多上身打着赤膊,下身只穿一条五分裤,两脚泡在水里,心里十分紧张。

    齐尉背对迟小多穿衣服,项诚躺在草地上睡觉。

    迟小多朝水里看,湖水中倒映出在他背后的一张阴沉的脸。

    那是卢安。

    迟小多还没叫出来,卢安便瞬间挥手,甩出皮带,缠出迟小多的脖颈,把他从湖边拖得飞起,然而下一刻,湖中轰地爆射出一道水箭!

    正在睡觉的项诚与齐尉等的就是这一刻,同时朝着湖边冲来,一左一右包抄!湖中的水箭爆发,化为一头咆哮的蓝色水龙,冲向卢安,卢安被击中胸膛,倒飞出去,迟小多得以脱缚,朝项诚跑去。

    项诚早已在湖畔的密林四周布设好陷阱,回手一收,捆妖绳化作天罗地网,朝卢安重重兜来,然而卢安的动作却比他们更快,就在捆妖绳收拢的瞬间,唰的一声飞散,整个人化作粉末。

    迟小多:“!!!”

    粉末散开,从捆妖绳化出的网里发散开去。一个人在他们的面前化作了粉末!这是迟小多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事!就连项诚也愣了一下,就在这一秒之内,粉末化作旋风,卷向迟小多,将他裹在旋风里,射向树林!

    项诚抖开镇妖幡,喝道:“收!”

    镇妖幡霎时追向旋风,然而旋风去得更快,终究差了那么一秒,消失了。

    迟小多猛一回头,抬起手,摆了摆,示意项诚不要惊慌。只是在半秒内,两人眼神交汇,迟小多便被抓走了。

    迟小多一阵天旋地转,感觉自己撞上了树枝,继而旋风化出一只手,攥着他的手腕,拖着他上树,在树上纵跃,深入原始森林的腹地。

    “慢慢慢……慢点。”迟小多在树上撞来撞去,喊道,“痛啊!”

    那阵风化为一个人,恢复了卢安的身材与容貌。

    卢安没有像先前一样戴着帽子,一只眼浑浊,赤着上半身,把迟小多扔在地上。

    这是一个荒废的树林深处,周围全是落叶,迟小多咳了几声,坐起来,退到一棵大树后,听到卢安的脚步声渐渐上前。

    卢安一语不发,两人对视。

    迟小多:“……”

    卢安冷笑起来。

    “你……”迟小多从他的眼里看到了熟悉的感觉,倏然间一晃神,想起在驱委,陈真办公室外,曹斌的表情。

    卢安朝迟小多吹了声口哨。

    “你……你是谁?”迟小多抓着一截树枝,战战兢兢道,“你你你,你别过来啊。”

    卢安走近迟小多,说:“身材不错。”

    迟小多赤着脚,身上只穿一条五分裤,光着膀子,喘着气,紧张地注视卢安。

    “反应也不错。”卢安说,“让我猜猜看,你有什么异能?”

    “我没有……”

    “没有?”

    卢安亮出讥讽的笑容,说:“你知道我有什么异能么?”

    “你到底是谁?”迟小多说,“你是景浩?!”

    卢安眉毛微微一动,神态、表情不言而喻。

    迟小多登时背脊一阵发麻——他还没有走!一定是有预谋的!他回来这里做什么?!这个时候,他担心的反而不是自己,而是驱委考官们的人身安全!

    “你有什么异能?”迟小多紧张地问。

    “我的异能就是——”卢安带着变态一般的笑容,上下打量迟小多的身体,“吃人。”

    迟小多:“……”

    迟小多一身白皙的少年肌肉,有种被卢安看光的感觉。

    “把你吃了。”卢安冷冷道,“你的异能就由我来接收,懂吗?”

    卢安朝着树上一招手,一只松鼠飞过来,紧接着他扼住了松鼠的脖子,送到嘴边咬了一口。

    妈啊啊啊啊——迟小多登时魂飞魄散,看到卢安满嘴全是鲜血。

    “你是……你是……吃……吃吃吃……吃人,吃动物……什么妖怪喜欢吃?!”迟小多突然有种强烈的更新词条的冲动,无数信息在他脑海中飞闪而过,一切不合理的表象都被揭开,直指最深层的本质!书本上的传说、考试的讯息自动排列组合,得出了一个结论……

    “你是饕餮!”迟小多笑道。

    卢安:“………………”

    “你一定是饕餮!”迟小多说,“要么你是得到了饕餮的能力,要么你就是饕餮的后代,吃嘛,我知道!饕餮就是个大吃货啊,不停地吃,对不对?”

    卢安的表情瞬间就变了,迟小多拍拍屁股上的泥,起身道:“咱们是一家人嘛,五哥!龙生九子,你猜猜我是谁?”

    卢安那神态简直就是想破口大骂一家人你个头啊,谁认识你啊,然而迟小多应变得实在太好,卢安已经完全被绕晕了,迟小多又热泪盈眶状,大喊道:“哥——!”

    “滚!”卢安的肺都要气炸了,完全拿迟小多没办法,迟小多正要过去套近乎,却被卢安一手扼着脖子。

    “少跟我玩花样!”卢安将迟小多一推,迟小多又摔在地上。

    迟小多咳了几声,卢安怀疑地打量他,看不透他是什么,迟小多忙摆手道:“不要动手啊!哎!求合体求合体,你先把我吃了再说吧。”

    卢安:“……”

    山路上,越野车停了下来,林语柔和郑老师下车。

    “就这里吧。”林语柔扶着郑老师,说,“郑老小心脚下。”

    郑老师摇摇头,嘿的一声冷笑。

    路边树下走出一个人,正是乔大师。

    “这次要不是有郑老的七宝菩提树。”乔大师说,“驱委可就栽了。”

    “你们呐。”郑老师说,“老头子帮得了驱委一时,看不了一世,总不能每次办不成事,都把这法宝取出来是不是?”

    林语柔无奈叹了口气,郑老师摘下墨镜,站在树边。天际白云悠悠,晴空如洗,乌云从天的尽头掩来,犹如鬼魅一般。

    “景浩回来了?”乔大师敏锐地说。

    “他一定会忍不住回来。”林语柔淡淡道,“关了这么多年,修为已经被削到底,这么多能吃的,随便吃掉一个,那厮就功力大增,怎么舍得不回来?”

    “这招太险了,老佛爷。”乔大师说,“万一周茂国才是奸细,后果不堪设想。”

    “不会。”林语柔说,“茂国如果想隐藏好自己,就没有必要特别优待项家的孩子,奸细的事,就交给狄淑敏和齐家吧。”

    林间木屋深处:

    狄淑敏沉吟不语,调整沙盘,把一堆沙子拢起来,挡在其中的一组人面前,又用手指轻点,把连接山崖的两条路整塌方。

    “树妖来一只。”狄淑敏说。

    王雷打开匣子,让狄淑敏挑选,笑道:“狄老师用这么温柔的怪物?”

    “头脑大于力量嘛。”狄淑敏温和地说,“强力妖怪要放到最后去。咦?镜妖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

    王雷盖上箱盖,答道:“老佛爷给放的。”

    狄淑敏又把镜妖抽了出来,沉吟片刻,而后说:“放在出口前吧……”

    狄淑敏倾身,要把镜妖的旗子插到沙盘边缘上的出口去,倏然间背后一道寒光闪过,紧接着,林语柔交给狄淑敏的镯子迸发出一道金光,嗡地挡掉了那一剑!

    狄淑敏一个打滚,躲到桌子底下,王雷跃过沙盘,手表一甩,聚合成一把利剑!

    狄淑敏飞身后跃,王雷追了出来,狄淑敏身在半空,长发唰啦卷开,犹如鞭子一般朝着王雷身上兜头盖面地抽去!

    “王老师!”狄淑敏冷笑道,“终于等不及了吗?”

    王雷手上的利剑迸发出烈火,空中全是头发烧焦的气味,一语不发,要将狄淑敏斩在剑下!

    狄淑敏飞身,在半空中旋转,呼啦一声化作无数彩蝶,飞进了树林之中,王雷飞快地追了进去!

    林中:

    “早知道是你,那天就不坏你的事了。”迟小多诚恳地说,“你怎么有饕餮的能力?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鸱吻,五哥你好!你好啊!!!”

    迟小多伸出手,要和卢安握手,卢安却惊疑不定,没有与他握手。

    “你感觉到我身上熟悉的气息了吗?”迟小多追问道。

    卢安的表情千变万化,极是精彩,事实上他正是因为迟小多带有的龙力才追过来的,毕竟他完全无法判断,迟小多究竟是个什么。

    正在此刻,远方传来一声爆炸,天摇地动,迟小多惊愕地转头望去,闷响阵阵,乌云汇聚,狂雷电闪,把整个阿尔山的考场区域都笼罩在乌云下。

    “那是什么?”山脉另一头,正在登山的可达与陈真等人抬头眺望。

    “哪一组的倒霉鬼触发了什么机关吧。”周宛媛说,“天雷降世咒?”

    “用得着出这种禁咒啊?”可达说,“太残忍了吧。”

    与此同时,所有在山里考试的考生都看见了那道狂雷,紧接着雷声阵阵,暴雨倾盆,山里的天气说变就变,天顶犹如开了道闸,雨水狂泻下来!

    周茂国骑着一辆摩托车,出现在山路上,抵达爆炸地点便把摩托车放平,冒着倾盆暴雨跑向路边。

    路边,越野车的残骸着火,熊熊燃烧,车里没有人,周茂国转头四顾。

    “郑老师!”周茂国焦急道,“老佛爷!”

    “真相大白了,是王雷。”林语柔喃喃道。

    乔大师藏身树后,说:“小心一点,我负责支援你们。”

    林语柔与郑老师从树后走出来,周茂国松了口气,摇摇头。

    “狄淑敏和王雷呢?”林语柔说。

    “还在指挥部。”周茂国抹了把脸上的水,说,“通知考生,考试暂停?”

    林语柔说:“考试继续,最大的敌人还没有出来呢。”

    周茂国一秒内就明白了发生何事,笑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老佛爷。”

    “彼此彼此。”林语柔淡淡道。

    “我们兵分两路。”周茂国说,“你回去木屋支援,我在这里保护郑老师。”

    “不。”林语柔淡淡道,“你回去支援,我保护郑老师。”

    周茂国沉吟片刻,郑老师挥了挥手,朝周茂国说:“你去,小柔陪着我,没事。”

    周茂国点点头,转身上车离开。

    郑老师说:“这可有好些年头了,上一次见天魔那会儿,总计都两百年过去了。”

    林语柔始终警惕地看着道路四方,手里紧紧地攥着金珠。

    郑老师把拐杖直接插在道路的正中央。拐杖抽枝发芽,盘根错节,不住延展,继而展开枝叶,形成一棵参天大树!大树从底部开始,飞速金属化,闪闪发光,成为了一棵金属物!

    一时间天顶的狂雷朝着这天然的避雷针直劈下来,令大树阵阵震荡,每一片树叶之间都跳动着魔鬼般的电弧。

    密林深处:

    迟小多看着卢安,一时间两人无话。

    迟小多有点怯怯地靠近卢安,心里飞速思考项诚来了没有?他应该已经追上来了,是在身边吗?先卖个萌瓦解敌方的警惕性好了。

    卢安仿佛还无法判断,迟小多究竟是敌人还是自己人,就在此刻,另一道闪电直贯而下,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