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69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69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驱委这次的妖怪放得很散。”齐尉说,“场地也太大了。”

    “我们要朝哪里走?”迟小多问。

    “北方。”项诚简单地说,“累了?我背你。”

    迟小多忙道没有没有,又说:“我差点就被卢安带走了。”

    “卢安?”项诚神色一动。

    “卢安啊。”齐尉眉毛一扬,说,“他来找你们了?”

    “他好暴躁。”迟小多说,“对我们……呃,不,差点对我们用强了。”

    项诚说:“出去再教训他。”

    齐尉笑道:“那家伙就是这样的,有躁郁症。”

    迟小多始终有点说不出的担忧,他又追问道:“卢安是驱魔师吗?”

    “是一个脾气很暴躁的驱魔师的弟子。”齐尉答道。

    迟小多点点头,暂时放下了心,经过了景浩那件事,他始终有点疑神疑鬼,当然,只要项诚不是假的就行,这点完全可以放心。

    “得先找点水。”陈真说,“天也快黑了……可达你走快一点。”

    可达:“陈主任,你背着自己弟弟走快给我看一下。”

    数人:“……”

    树林深处,两组人又碰面了。

    “嗨……”迟小多朝陈朗打招呼,天色昏暗,陈朗挥挥手,意思是还要吃水果吗,迟小多摆手示意不了。

    “可达嗨,可达掰!”迟小多说。

    “掰!”可达远远道。

    可达和陈真自觉走远。

    “找个地方过夜吧。”项诚说,“明天再赶路。”

    “四十八小时,现在已经过去七个小时了。”齐尉说,“关键是怎么找出口。”

    迟小多从第一座山的山坡南边,上了山腰,现在再从北边下来,相当于翻过了一座山的距离,伐木人的小房子已经隐没在暮色之中,周围全是灌木丛,地上湿漉漉的,铺满了泥水与树叶,他们走了将近三公里路。

    一滴水滴在迟小多的头上,下起了小雨。

    “齐尉呢?”迟小多才发现齐尉不见了。

    远处吹了声哨子,声音划破长夜。

    项诚撑开破骨伞,搂着迟小多肩膀,朝山的深处走,齐尉站在一个山洞前,喊他们过来。

    “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个洞的?”迟小多说。

    “这种山里,一般都会有矿洞。”齐尉答道,“木材好弄,可以充当洞穴支架,大兴安岭矿产丰富,晚上就在这里过夜吧。”

    项诚出去捡柴火,齐尉和迟小多在洞里坐着。

    “这种山里一般都会有个矿洞。”陈真的声音从洞外传来。

    齐尉:“……”

    迟小多:“……”

    可达:“不要进去啊!我怕黑!”

    “那你在外面淋雨吧,来,把小朗放下。”

    迟小多一手扶额,项诚也进来了,四个身高一米八以上的大男人,挤在一个狭小的矿洞里。

    项诚:“……”

    “我们先发现的喔。”迟小多说,“把保护费交出来才让你们进。”

    陈朗在里面坐下,给大家分吃的,所有人无语了。

    “先生火。”项诚说。

    齐尉双手做了个手诀,手里冒出火球,射向木柴,然而木柴湿了,打不着。

    陈真拿出心灯,点亮,洞穴里登时充满了圣光的感觉,令迟小多轻飘飘、暖洋洋的,然而点了一会柴火,没点燃,灭了。

    洞里一片黑暗。

    项诚念了句咒语,打了个响指,指间迸发出明亮的火焰,绕着木柴转了一圈,木柴冒起青烟。

    “太湿了,点不燃。”项诚说,“我想想办法。”

    “用不动明王镇魔真火?”陈真说:“心灯不能持久。”

    齐尉道:“降龙法术,我召唤条火龙。“

    “你不怕把山洞炸了。”项诚冷冷道,“请龙容易送龙难。”

    “你们都到外面去,离远点。”齐尉拿着ipad照着洞里,说,“不一定请到真龙。”

    “太危险了,万一请到真龙,会把森林烧光。”陈真说,“想个别的办法,有什么能把木柴烘干呢?”

    “方宜兰有办法。”项诚沉声道,“去找人?”

    可达说:“我记得曹斌有个部下会喷火,找他?”

    众人为生火伤透脑筋,迟小多从包里掏出装着汽油的小罐子,浇在木柴上,再嚓的一声推开打火机,大家纷纷出山洞,避开湿木柴燃烧的烟气,齐尉祭出一阵风,把烟气吹散了,大家又纷纷进来。

    一过夜晚八点,气温就瞬间降了下来。

    “科技改变生活。”迟小多呵呵地笑,自顾自乐不可支。

    众人无语。

    项诚掏出一个铁饭盒,打开盒盖,朝里面撒了点盐,把它放在柴堆里。

    陈真则从可达的背包里拿出一个保温桶,把内胆取出来,朝里面倒了点纯净水,放在火上烧,水烧沸腾后放回保温桶里。

    半小时后,项诚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大盒盐烤土豆。

    “咕——”

    迟小多的肚子开始叫了。

    “可以吃了吗。”迟小多问。

    “加点肉。”项诚朝里面削了一块午餐肉,撒胡椒粉。

    “和青菜。”

    几片野菜加进去,盖上了盖子,焖了五分钟。

    所有人的肚子一起叫了。

    陈真给陈朗倒出一碗汤。

    陈真:“我们用一碗汤换你们的两个土豆。”

    项诚:“成交。”

    于是齐尉和可达眼睁睁看着迟小多和陈朗开始喝汤吃土豆,可达看得不住咽口水。

    “可达兄。”齐尉给他一块压缩饼干。

    可达热泪盈眶,连连点头表示感谢。

    林中深处,监考官的小屋里。

    王雷哭笑不得:“四个驱魔师,最后居然是人质生起了火,出去一说驱委丢人丢到家了。”

    林语柔:“那组的人质有危险了,你得赶紧去救一下。”

    “继续观察这组吧……”

    “郑老师先休息一会……”

    “得,我先闭目养神个一小时,不比你们年轻人了。”

    ……

    矿洞外:

    “通常这种山里应该会有个矿洞……因为是原始森林,培训的时候说的,煤资源丰富,你上课的时候肯定打瞌睡了……”周宛媛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坐不下了!”可达火冒三丈。

    “格根托如勒可达!”周宛媛说,“你能不能有点绅士风度?”

    迟小多:“嗨!”

    “嗨——”方宜兰落落大方,带着人质进来了。

    项诚看了外面一眼,没说什么,又朝里面挪了挪。

    “好香。”雷况师喝着牛奶,说,“主任们,可以给我吃一点吗?”

    “喝你的奶。”可达说,“我自己都没得吃呢。”

    “还有牛奶吗?”陈真问,“我们可以和你们换。”

    “没有了。”周宛媛一脸无聊地说,方宜兰打开包,分给他们一人一片紫菜,问:“瓜子吃吗?”

    迟小多看看项诚,项诚说:“想吃瓜子你就给她个土豆。”

    于是大家以物易物,开始度过这个寒冷的夜晚,陈真靠在石头前打瞌睡,可达和齐尉、周宛媛在一旁嗑瓜子打牌,方宜兰借了齐尉的ipad,一边听广播剧一边信手画速写,陈朗则在方宜兰身边,好奇地看她画画。

    项诚和迟小多依偎在洞里最深处,项诚把他搂着,神色飘忽不定,一会望向洞里,山洞最深处的洞壁上全是土,像是在最近塌方过一次。

    迟小多睡了一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笼罩在黑夜中的,绵延的山峦里仿佛隐藏着一个巨大的怪物。迟小多的身边是一条发着光的巴蛇。黑暗化身的那巨大怪物张开了咆哮的巨口,朝着巴蛇发出召唤。

    “该走了……”

    “不要去!”迟小多抱着巴蛇的身体,巴蛇仰起头,疑惑地看着远方。

    “该走了。”

    巴蛇又转过头,注视迟小多。

    迟小多猛地醒了。

    项诚察觉了迟小多在偷看他,于是低头看看迟小多。

    篝火映着迟小多的脸。

    “你在想什么?”迟小多问。

    “没什么。”项诚温热的唇贴在迟小多耳畔,说,“生火其实有点危险,包里还有什么?”

    迟小多拿出地图,项诚认真地看了起来,说:“很好。”

    项诚咬着笔帽,在地图上挨个标记了几个点,说:“待会咱们就动身出发。沿着这里,到这里……”

    项诚的笔沿着山脊打了四个叉,两两之间距离大约十公里。

    “这就是实践考试的终点吗?”迟小多问。

    “终点有四个。”项诚说,“只要出山了就行,咱们可以沿着这条路离开。”

    “对了。”迟小多忽然想起一件事,他凑到项诚的耳畔,很小声地说了句话,“你不在的时候,有一个人逃狱了。”

    “谁?”项诚眉毛一动问道。

    “曹斌去提审犯人……”迟小多轻声说。

    “曹斌是谁?”项诚又问。

    迟小多给他解释了驱委里发生的那件事,包括景浩、曹斌,等等,陈真正在他们对面搂着陈朗睡觉,项诚全程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认真地听着,直到迟小多说完了,项诚才点点头。

    “你知道这个人吗?”陈真睁开双眼,问。

    项诚摇头。

    迟小多说:“他能在曹斌的身体里下蛊,这也是他的天赋吗?”

    “那不是蛊。”项诚如是说。

    陈真的表情起了些微变化。

    “是什么?”迟小多掏出他的小本子,准备更新词条。

    “不知道。”项诚心不在焉地说,“不要管他,继续说路线。”

    “从这里到这里。”项诚把一连串叉用笔连起来,说,“需要大约十八小时。”

    “嗯。”迟小多点头,项诚道:“那么半夜我们就出发,你睡,待会我背你上山。”

    “太黑了。”迟小多说,“不安全。”

    项诚摆手,迟小多又问:“思归呢?”

    “思归不是灵兽。”项诚答道,“不能协助我们的考试。”说着看了眼表,八点半,到十二点,还能睡一下。

    “十二点不适合出去。”陈真说,“是阴气最重的时刻。”

    “必须出去。”项诚抬眼说,“走夜路反而安全。”

    “不要吧。”可达的脸色马上就变了,说,“那么黑,还要走山路?”

    “早上动身吧。”齐尉说,“你找到路线了?”

    “半夜动身。”项诚答道。

    “来得及。”周宛媛说。

    “来不及。”项诚答道,“你们人质拖后腿。”

    “说得好像你的人质不拖后腿啊!”周宛媛怒道。

    “我哪里拖后腿了!”迟小多道,“火还是我升起来的咧。”

    众人马上不说话了,从迟小多处行不通,于是都看着齐尉,齐尉说:“别看着我,我听队长的。”

    可达:“小多你撒娇一下,让项诚不要走夜路。”

    “我我我……我是人质。”迟小多说,“我没有选择权啊。”

    方宜兰把速写本翻过一页,伸手在颜料盒里摸了几下,陈朗帮她拿出颜料,她点头表示感谢,继而直接挤了一点点黄颜料在纸上。

    “我觉得应该听项大仙的。”她说。

    陈真和可达迟疑片刻,陈真道:“给我们个走夜路的理由。”

    周宛媛想了想,说:“我们组跟项大仙走吧。”

    “嗯。”方宜兰又挤了一点黑色的颜料在纸上。

    陈真和可达没有表态,项诚一腿屈着,迟小多侧坐,倚在他的怀里,背靠着他撑起的膝盖,靠在他的胸膛前。项诚用迷彩服外套盖在迟小多身上,上身只穿一件背心。呼吸起伏之间,胸肌下传来坚实有力的心跳,他的身体非常热,令迟小多温暖了不少。

    外面雨声传来,雨越下越大。

    “项诚。”迟小多低声说。

    项诚低头看着他,眉毛轻轻一抬。

    “你心脏跳得好快。”迟小多摸摸他的胸膛,项诚握着他的手,低下头,吻了吻他的短发。

    迟小多登时脑袋上开始冒粉红泡泡。

    “你睡。”项诚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快,闭上眼睛,一二三,睡。”

    “睡不着。”迟小多道,“没关系,我在车上睡一路了。”

    “冷不?”项诚把迟小多抱得更紧了一点,迟小多脸上发红,摇摇头,他感觉到地上有点风,便把袖子拉起来,缩在项诚的怀里。

    “这洞里还有一层。”迟小多小声说。

    “嘘。”项诚示意他不要说话。

    “项大仙,到不了十二点了。”方宜兰突然说,“我们最好现在就走,做好战斗的准备。”

    “你听见什么了?”周宛媛警惕地说。

    方宜兰蒙着的双眼面向山洞外,听着雨里的声音,她并不转头,却稍稍回手,朝大家展示自己的速写本。

    白纸上,黄色的颜料仿佛有生命般自动氤氲开,自发地构成了他们深处的山洞以及里面的火光。而被挤在另一边的黑色颜料,则化作雾一般,朝着山洞的方向不断蔓延,越来越近。

    “比我想象的来得早。”项诚起身,让迟小多到身后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