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67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67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司机马上把胸牌摘了,说:“我连笔试都没过呢你行行好了。按道理人质的行动是不设限的,你待会可以回头去找他。”

    “你倒是先停下来。”迟小多说,“我怎么找啊!都迷路了!”

    司机说:“好,就这里,开始叫救命吧,我走了,保护好自己。”

    迟小多站在一片森林里,司机动如脱兔地跑了。

    迟小多:“……”

    周围是一片参天大树,树顶射下正午的阳光,迟小多站在森林里,周围静得连声鸟叫都没有。迟小多心想,这下爽了。

    “救命啊——”迟小多喊道。

    “救命——”迟小多从倒下的大树上走下去,努力地回忆着来时的路。

    “有人吗——”迟小多一边走一边喊,“小朗!来人啊!快来人救朕啊!咳!咳!”

    迟小多尝试着爬树,爬得更高,看得更远,但是他似乎没有点亮爬树技能,爬得手痛得要死,还是算了。

    “小朗!”

    喊了也听不见,迟小多彻底迷路了,在林间绕来绕去。发现每棵树都一样,于是做了第一个记号。

    远处的半山腰上,迟小多看到了那个房子,虽然不能辨认是不是陈朗留下的那个,于是朝着房子走。

    “救命啊——”一个男人的声音狂喊道。

    “在这里在这里!”迟小多喊道。

    说时迟那时快,半山腰上两人亡命飞奔,一路直冲下来,紧接着一声咆哮,一只巨大的动物发出咆哮,朝他们直扑而来。

    “妈啊——”迟小多登时吓得魂飞魄散,那只猩猩张开口,满嘴獠牙,毛茸茸的长臂猛拍下来。

    男人狂奔上来,迟小多马上抱着树,借着山腰冲力一头撞过去,撞中猩猩腹部,一招大外卷把猩猩放平,继而没命跑向男人。

    “你你你……”

    男人躲到迟小多身后,猩猩朝着他们嘶吼,片刻后转身逃了。

    迟小多惊魂犹定,站着喘气,两人对视,喘气。

    那戴眼镜的男人和迟小多握手,两人点头。

    “我叫雷况师。”男人自我介绍道,“我是人质,你是来救我的吗?”

    迟小多:“我也是人质……”

    雷况师:“……”

    两名人质自动组队,朝山上走。迟小多说:“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驱委的会计。”雷况师说,“你呢?”

    “我刚考了降妖师,还没过。”迟小多说,“怎么这么想不开来当人质?”

    雷况师答道:“有补贴啊,想给我女朋友买个,她在寝室里老被人笑话用的手机土……”

    好吧,迟小多问:“补贴多少?”

    雷况师比了个“四”。

    迟小多下巴掉地,说:“四万?”

    “四千!”雷况师道。

    还是挺多了,两天赚四千,果然不错。

    “我们到那个房子去吧。”雷况师说,“目标明显一点。”

    正在这个时候,背后突然风声起,一人飞来,怒道:“小心!”

    周宛媛从树上直扑下来,把迟小多扑倒在地,迟小多一个嘴啃泥,被周宛媛压在身下,雷况师吓得大喊起来,然而紧接着,另一个女孩脚下一勾,令雷况师绊倒在地。

    女孩左手符箓,右手朱砂盘一洒,密林里红叶飞舞,顷刻间化作无数血似的蝴蝶,唰一声涌向正前方,迟小多抬头看,看见至少有三只猩猩朝他们冲来,却被飞舞的蝴蝶缠绕上去,发出哀鸣声,纷纷奔逃四散。

    蝴蝶,猩猩,全部消失了。

    周宛媛呼吸起伏,迟小多随着她的呼吸节奏,一下一下地被压着脑袋,心想周宛媛的胸好大。

    周宛媛:“……”

    迟小多:“……”

    “是他?”那个蒙着眼的女孩子问。

    “是吧。”周宛媛起身答道。

    “我要喘不过气……了。”迟小多艰难地转头,从缝隙里呼吸。

    周宛媛爬起来,顺手把迟小多也拖起来,女孩拉起雷况师,拍拍他身上的泥。

    “你来救我的吗?”迟小多问。

    “是谁?”周宛媛朝女孩问道,女孩将朱砂盘一抖,从虚空里把星星点点的朱砂收回来,插上笔,收在腰间,她的眼前蒙着黑色的布条,稍稍侧过头,仿佛在辨认什么。

    “啊!”迟小多说,“我记得你!”

    “我叫方宜兰。”那女孩说着伸出手,和迟小多握手。

    “雷况师。”雷况师也和两人握手,方宜兰稍微一碰他的手,便道:“宛媛姐,是他。”

    周宛媛道:“那么就走吧。”

    周宛媛扎好马尾,一身越野军服,和方宜兰两人在前面带路。

    “我呢?”迟小多说。

    “我们不能带着你。”周宛媛说,“等救你的人来吧,否则我们会被扣分,对方也会被害得被扣分。”

    方宜兰说:“但是你可以跟着我们,这个倒是没有限制。”

    “我想去小房子那里。”迟小多说,“你们往哪里走?”

    “一起吧。”雷况师说。

    大家便绕过树林,周宛媛在前面开路,中间跟着雷况师,后面跟着方宜兰和迟小多。

    “你们是怎么认出谁是谁的?”迟小多说。

    “直觉。”方宜兰答道。

    “万一搞错了呢?”迟小多问。

    “不要乌鸦嘴好吗!”周宛媛炸毛道。

    “这很有可能啊!”迟小多说,“直觉什么的,万一搞错不就两组一起完蛋了!”

    “直觉也是考试的一环呢。”方宜兰说,“只能这样。”

    “去年也是这么实践的。”周宛媛说,“听说格根托如勒可达那个白痴,在海边绕了两天都没找到人。”

    迟小多:“……”

    “前面可能有危险。”方宜兰侧耳听了会,说,“我听到有什么东西的声音,我们还是绕道走吧。”

    “小房子吗?”迟小多说,“可是刚才陈朗就在那里等的。”

    周宛媛说:“别去,不是什么好地方。”

    “不行!”迟小多说。

    “那你自己去吧。”周宛媛嫌弃地说。

    迟小多朝着半山腰继续爬,三人目送勇士远离,周宛媛在后面怒道:“你到底有没有人质的自觉!就半点不怕死吗!”

    “反正都要等人救的。”迟小多答道,“有区别吗?”

    周宛媛和方宜兰站了一会,方宜兰说:“宛媛姐,怎么办?”

    周宛媛实在难以抉择,但是迟小多已经远去了,只得说:“算了,另外找路。四十八小时呢,不知道我爸在森林里放了什么奇葩怪物。”

    “我渴了。”雷况师问,“有水吗两位美女。”

    “没有。”周宛媛没好气道。

    “我觉得咱们得先找点水。”方宜兰说,“否则人质渴了给咱们扣分就完了。”

    “我不会的。”雷况师弱弱地说,“只要一点水就可以了。”

    “迟小多!你小心点啊!”周宛媛在后面不放心地喊道。

    “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迟小多站在高处的石头上说。

    周宛媛道:“谁让你保护自己!我是叫你不要把待会出现的那些妖怪整得太惨!都是驱委花钱租回来的!被你玩坏了我爸要赔好吗!”

    “知道了!”迟小多回头道,并朝她们挥手。

    迟小多爬过一块石头,上了山腰,附近平坦了,这是一条上山的路。小房子就在不远处,似乎就是他们刚经过的地方,但是门口已经不见了陈朗。

    “小朗!”

    迟小多走到门口去,看见地上有陈朗的脚印和一个吃了一半的苹果。

    迟小多登时轰隆一声,天塌地陷,脑补出陈朗吃着苹果,被突然出现的怪物抓走的场面。

    “小朗——!”迟小多狂呼道。

第51章 重逢

    “吼吼——呼呼——”

    迟小多:“……”

    迟小多战战兢兢,到房子后头去,看见陈朗在一个水龙头旁边洗桃子,旁边蹲着个猩猩;跳来跳去地等吃,陈朗洗好桃子扔给它;猩猩呜荷荷荷地咬着桃子,手脚并用地跑了。

    迟小多差点被吓软了,拍拍陈朗,陈朗转过头;笑了起来,又洗了个苹果给他。

    迟小多:【我以为你被妖怪抓走了!苹果怎么吃一半掉在地上!】

    陈朗:【太酸了,不好吃。有个黑黑的东西找我要水果,掉地上了。】

    于是好兄弟重逢了;两人又并肩坐在台阶上;现在没有猩猩来了。

    片刻后,迟小多怒吼道:“救命啊——!”

    “救命救命救命——”

    山谷里全是回声。

    一只貂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抬起头朝他们看,稍微侧过头。

    陈朗马上笑了起来。

    这是陈真的守护兽!迟小多摸了摸它;知道陈真马上就要到了。

    陈朗吃了一会;起来活动四肢,和迟小多开始研究木屋上的锁,迟小多撑开一点,从门缝朝里看,里面有一张床,床上铺着被褥。那是伐木人的小屋。迟小多把手伸进去,摸到一个铁罐,一卷绳子,一个罐头,一个夹钳,一本薄薄的册子,一个手锯,一个打火机,两包泡面。还发现了一个挂在床头的,军绿色的单肩包,于是伸出手去拎出来。

    然而迟小多被门夹住了,陈朗用手指点点迟小多的背,迟小多摆摆手示意不需要帮忙,自己要把脑袋□□。

    迟小多歪着头,努力地把门再撑开一点以方便脑袋脱离,背后陈朗又点了点。

    “喂。”男人的声音在背后说。

    迟小多被吓了一跳,说:“我在检查这个屋子,找荒野求生的工具……你是谁?”

    “卢安。”男人道,“你俩跟我走,另一个人质呢?叫什么名字?”

    “小朗,他听不见。”迟小多说,“我要……”

    迟小多终于把脑袋□□了,提着个军绿色的挎包,不住喘气。

    卢安瘦瘦高高,而且很黑,戴着顶帽子,脏兮兮的。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迟小多问,“第二组的呢?不能把人质都带走啊,只能带一个。”

    “走啊。”卢安一脚朝陈朗碰了碰,“起来!”

    “他听不见!”迟小多说,“你能耐心点吗?人质是要给你打分的。”

    卢安:“少他妈废话,啰嗦什么!”

    “你确定你的人质是小朗吗?”迟小多忍着气,不想和他吵,完了给他把分扣光就好了,解释道,“我觉得不是,因为陈主任的貂先找到他了。”

    卢安的表情有点奇怪,说:“那就你吧。”

    迟小多道:“还可以这样啊!”

    卢安不耐烦道:“走不走?”

    迟小多说:“你到底是来考试还是……”

    卢安勃然大怒,抓着迟小多的衣领把他推到一边去,然而迟小多的动作却比他更快,倏然间一个格挡,然而卢安却现出嘲笑的表情,脚下一勾,迟小多登时摔了个四脚朝天。

    陈朗:“!!”

    陈朗没听见他们说什么,迟小多一摔他就怒了,要推开卢安,卢安却一手揪着他,把他扔到一边,那貂瞬间射向卢安,卢安怒吼道:“什么东西!”

    卢安一手在脸上猛抓,从腰部抽出一根木棍,迟小多大喊道:“你干嘛!”

    说时迟那时快,小木屋顶上,一个巨大的黑影出现,扑向两人,迟小多狂喊一声,陈朗被卢安提在手里,然而一只黑色的、毛茸茸的东西冲下来,嘶的一声,喷发出白色的粘液。

    卢安怒吼,变故来得实在太快,被那只怪物撞倒在地。

    迟小多冲上去,提着军绿挎包一招抡过去,正中那蜘蛛脑袋,蜘蛛一阵晕头转向,迟小多趁机把陈朗拖了出来,两人看清了那只怪物,是一只足有十米长的大蜘蛛,不知道先前躲在哪里,倏然就从木屋顶上出现了。

    卢安踉跄逃离,从山坡上滚了下去,迟小多和陈朗躲到木屋后,陈朗紧紧抓着迟小多的手,两人不敢呼吸,屏着气。

    一只长满毛的、三米多长的蜘蛛腿探进他们的视线,继而收走了。

    陈朗在迟小多的背上轻轻写字:【那是什么?】

    【不知道,好像走了。】迟小多,【是个花钱租回来的妖怪吧,不要害怕。】

    迟小多抬头看,头顶不住响动,陈朗一手按在木屋的墙上,感觉到轻微的震动,迟小多低头从木屋下的缝隙朝外望。

    八个蜘蛛腿在外面走来走去,紧接着朝他们走来,再扒上墙,倏然间全部腿一起收起,无声无息地全部消失了。

    迟小多远远地听到山谷中有回声。

    【有人在喊。】

    陈朗:【是那个人回来了?我觉得他好邪恶。你别跟他走。】

    迟小多:【我不会跟着他走的,蜘蛛呢?】

    陈朗:【蜘蛛在屋顶上。】

    迟小多看了陈朗一眼,指向屋子里,眼神示意。我引开它,你千万不要出来。

    紧接着,他抬起头,看见那只巨大的蜘蛛四足扒着房顶的边缘,低下头,发红的双眼盯着他们看,口器摩擦,滴下白色的粘液。

    “啊——”迟小多大叫道。

    迟小多把包一抡朝外狂奔,蜘蛛速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