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56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56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给你打招呼。”

    “嗯。”项诚点点头,说,“也给他打招呼。”

    打完招呼以后,四人已经到了可达家,迟小多和陈朗自动成为了朋友,而且感觉很喜欢他,就像照顾小动物一样,忍不住想和他玩,于是牵着他,朝可达家里慢慢走。

    陈朗和迟小多两人一般高,跟着进了可达家,周宛媛已经来了,满脸无聊地说:“陈主任,生日快乐。”说着不耐烦地把生日礼物扔过来。

    周宛媛送了陈真一瓶香水,可达则送了陈真一个高达模型,陈真很高兴,过来在陈朗手里写字,告诉他自己收到了礼物。陈朗点头,表示也很高兴。

    迟小多和陈朗坐在沙发上,迟小多负责朝他转达可达、周宛媛对他的问候。

    项诚去翻冰箱,做了个汤,盖上就过来沙发上,坐着按遥控器。

    陈真说:“小多,你们玩,我去做饭。”

    “嗯。”迟小多牵着陈朗的手,和他交流,项诚则在旁边心不在焉地按遥控器。

    陈朗:【项诚,你哥哥?】

    迟小多:【不是,我喜欢他,但是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

    天底下无论告诉谁,都不比告诉陈朗更能保守秘密了,陈朗画了个感叹号,表示了他复杂的心情,又朝迟小多比了下拇指,表示加油。

    陈朗就像个反应很慢的计算机,只有他哥哥在的时候,输出才能靠手语,输入则全部要靠触感来写字。迟小多感觉整个人的思维都慢了下来,一句一句地拆开关键词,和陈朗交谈。

    陈朗:【你们和我哥哥怎么认识的?】

    迟小多:【抓妖怪。】

    陈朗点点头,又写:【受伤?】

    【没有,很轻松。】迟小多答。

    陈朗:【谢谢你们照顾他,我担心他没有朋友。】

    迟小多笑了起来,把陈朗抱在怀里,摸摸他的头,陈朗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枕在他的大腿上。

    陈朗非常地帅,在迟小多见过的帅哥里至少可以排名到前三了,他的五官很精致,睫毛很长,一直闭着眼。迟小多对这种花瓶型的美男子既没有色心也没有色胆,只是忍不住想摸摸他,像养一只安静而温柔的美少年猫一样。

    陈真笑着过来,穿着迟小多送的羽绒服,让陈朗伸手摸,又在他手里写了会字。迟小多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陈真提醒他们送礼物,是因为他想告诉自己弟弟,有几个好朋友。

    估计陈朗没少问他交朋友的事,担心他因为陪伴自己而少了交友时间。

    迟小多心想陈朗看不到,听不见,不能说话,但是他可以吃啊!于是吃就成了两人的交流,迟小多去翻可达家的水果,选清淡的,每样都给陈朗尝了一点点,两人开始聊吃的事。很明显,迟小多找到了彼此一致热烈的共同话题。

    陈朗吃东西很清淡,几乎不加油盐,也不吃浓烈味道的东西,白米饭和丝瓜汤是他的最爱,于是迟小多一边和项诚交流厨艺,一边朝陈朗大谈做饭之道。但这交流实在太费力且费时,才说了一半,项诚就起身去做饭了。

    迟小多天南地北地和陈朗瞎掰,还把自己过生日,朋友伙同他叫鸭的事情告诉陈朗了。

    陈朗:“……”

    陈朗一直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迟小多想了想,又一本正经地在他的手里写字,大谈自己的叫鸭心情。

    “说什么笑得那么高兴。”陈真洗过手出来,说,“吃饭了。”

    大家就位,陈真开了瓶红酒,说:“我待会开车不喝,你们喝。”

    “我不喝酒。”迟小多和陈朗一起喝柠檬水,周宛媛伤还没好完,也不想喝酒,只有可达和项诚倒了一杯,大家碰杯。

    “生日快乐。”

    “为了世界和平。”

    迟小多牵着陈朗的手,大家碰杯,叮的一声。

    迟小多和陈朗面前,各有一碗汤,一碗白米饭。

    “怎么只有他俩有?”周宛媛说,“这是什么?好香!”

    “可以给你们一人尝一口。”迟小多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不过已经习惯了,最近项诚偶尔会做这个例汤给他喝,炖起来要一下午,但是这次是用的快炖,味道没有家里喝的好。

    项诚说:“给小朗做的。”

    “谢谢。”陈真拿起筷子,说,“大家吃吧。”

    席间各自聊考试、驱委、收妖的事,天南地北地说了点八卦,陈朗只尝了一口汤,就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在迟小多大腿上写:

    【佛跳墙?】

    迟小多一头黑线,心道好惭愧喔我也不知道,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佛跳墙吗。

    【喜欢你就多喝点。】

    陈朗:【好羡慕你。】

    迟小多点了六个点,以示心情复杂。

    陈真的生日宴上,他们说什么,迟小多就在陈朗大腿上写写划划。

    “两只小受。”可达哈哈笑。

    迟小多:“……”

    迟小多:【平时都看什么书。】

    陈朗:【盲文。】

    两人的话题开始转移到书上了,迟小多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堆,陈朗一直“听”,直到九点时,陈真要走了,项诚才脸红红地过来,说:“走了。”

    “去我家玩不?”陈真说,“要么你俩来我家吧,小多可以和小朗多聊会。”

    “不。”项诚摆手,“下次上门。”

    陈真坚持道:“没关系,我那里有空调。”

    项诚直接拒绝,搭着迟小多就要走,迟小多和陈朗抱了抱告别,写【过几天来看你】。

    项诚牵着迟小多,陈真牵着弟弟,陈真说:“再见,空了常聚!”

    项诚也不理他,和迟小多回家去。

    “你不喜欢小朗吗?”迟小多感觉到了项诚今天晚上挺沉默的。

    “什么?”项诚说,“没有,你们交朋友,我没有意见。”

    迟小多怀疑地看着项诚,想判断他是不是吃醋了,项诚喝酒上脸,脸上通红,笑了笑,说:“真没有,只是觉得陈真挺不容易。”

    “我觉得他们还是很喜欢你的。”迟小多说。

    “嗯。”这次项诚没有什么愤世嫉俗的言论,说,“以前有些时候,也是我太敏感了。”

    两人侧过身,给一个上车的民工让出一小块地方,迟小多抱着竖杆,靠在项诚身上,有点困了。

    这一夜北京十分闷热,项诚洗过澡,全身冒汗,躺在床上想事情,迟小多也没打扰他,知道他可能正在剧烈的思想斗争之中,迟小多趴在床上,还在给可达发消息,打听陈真兄弟的事,打算过几天去找陈朗玩。

    可达喝了酒,全身冒汗,躺在床上和迟小多发消息,周宛媛今天晚上住在可达家里。

    可达:【陈主任果然还是没有放弃撮合我俩。】

    迟小多:【因为你爸妈和周大叔认识么?】

    可达:【是啊!哎!我都不想在北京待了,你们广州驱委缺人不?不如我过去吧。】

    “我去洗个澡。”项诚脖子发红,一阵风地冲出去洗澡。

    “是过敏了吗?”迟小多问。

    “不知道!”项诚在浴室里开了冷水哗啦啦地冲,说,“应该不是过敏,你不用管了。”

    迟小多:【什么时候撮合一下我和项诚就好了。】

    可达:【你打算表白了吗?】

    迟小多:【我闺蜜力劝我不要表白,让我和他继续暧昧,反正男的没损失……可是我忍不住啊啊啊!】

    可达:【我离开一下。】

    可达把手机扔了,喝了几大口冰水,又去洗了个冷水澡,毛巾盖在头上,出来把空调调到了十六度。

    可达:【……】

    项诚洗过澡出来,吁了口气,说:“我去买点冰啤酒。”

    “不要喝酒了。”迟小多说,“我去给你买冰吧,怎么了?很难受吗?”

    “没事。”项诚说,“太晚了,别出去。”

    迟小多下去便利店里买了冰回来,给项诚倒了冰可乐,两人碰杯。

    “世界和平!”迟小多笑着说,继续坐在床上和可达聊天。

    项诚的肤色恢复正常,抱着一条毛巾被,开着风扇猛吹,喝着冰可乐,迟小多摸了摸他的皮肤,凉的,没发烧。

    项诚的喘息声越来越重。

    迟小多:“……”

    “你生病了吗?”迟小多摸摸他的额头,说,“没事吧。”

    “热。”项诚答道,“焦躁。”

    迟小多去借温度计给他量体温,正常的,项诚只是坐不住,手指全身乱抓。

    可达坐在床上,发了条微信给迟小多,又站起身,呼哧呼哧地喘气,片刻后把睡衣脱了,打着赤膊,在地上做了八十个俯卧撑。

    “闷,不舒服。”项诚帅气的五官都要扭曲了。

    迟小多说:“要看医生吗?”

    项诚深呼吸,说:“不用,这天气太热了。”

    迟小多说:“要么出去开个房吹空调?”

    项诚摆手,说:“睡吧。”

    迟小多:“到底是……”

    项诚道:“不要说话,我想……”

    “静静。”迟小多说。

    “是的。”项诚答道。

    项诚灌了一大瓶冰可乐,打了个嗝,躺在床上,迟小多关了灯,很困了,给可达发消息说晚安。

    可达:【不对啊,项诚还好吧?】

    迟小多:【什么?】

    可达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抓着条领带,不住勒自己脖子,又忍不住用脑袋去撞床,撞着撞着手机响,摸起来回迟小多消息。

    可达:【项兄回去以后没有不对劲吗?】

    迟小多:【有一点,是很热吗?可是他体温不热啊。】

    可达:【你呢?有不舒服吗?】

    迟小多:【完全没有。】

    可达:【晚上项诚吃了什么,你没吃的?】

    迟小多:【大家吃的都一样,喝酒?】

    可达:【被陈真给整了!太不道德了!他给我们喝的那个酒是壮那啥的!】

    迟小多:“………………”

    可达迅速给陈真打电话。

    项诚突然从床上弹起来,又一阵风进了厕所,迟小多在外面敲门,听到有节奏的啪啪水声。

    水声停了,迟小多问:“项诚。”

    “没事。”项诚说,“你睡。”

    迟小多回来,可达打来电话。

    可达:“你快点上吧,项诚也喝那酒了,现在就是机会,陈真手机关机了。”

    迟小多:“那你呢?你怎么办?自己打飞机吗?”

    可达:“打飞机不行!打两次了!这酒要用气息调和来解。老子要疯了!”

    迟小多:“那你现在在干嘛?”

    可达:“在床上撞来撞去啊!还能干嘛?”

    迟小多:“你你你……要么你叫个上门服务的?”

    可达:“没卡片,你帮我叫个吧。”

    迟小多:“我也没卡片啊!”

    “网上搜一下。”可达喘着气,“快帮我找几个,找五个吧,找五个鸭子,都要当零的,不用看照片了,人来了就行。”

    迟小多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好百度一下“北京哪有鸭子上门服务”。

    然后搜出来一堆全聚德的送餐电话。

第42章 表白

 “好了吗?”可达喘息着催促道;“我要爆了!”

    “没有啊!”迟小多惨叫道;“没搜到!要么开微信约炮?”

    项诚洗过澡进来了,直接就朝床上一躺;迟小多摇了摇项诚,项诚用手臂挡开;说:“先别碰我。”

    “你没事吧。”迟小多说;“可达说那酒……出了问题。”

    “迟小多!”可达说,“快帮我想办法!”

    迟小多:“好的好的,你等等……”

    项诚用毛巾被蒙着脑袋;身下直挺挺的,侧过身;在床上不住喘气;发出类似于难受的声音。

    可达说:“只要有个模拟的都行;让我全身调动起和真人做的感觉就可以了。”

    “那个……”迟小多朝可达说,“充气娃娃?淘宝买;让加急送货呢?”

    “赶不上。”可达说;“都两点了!”

    迟小多:“飞机杯可以吗?”

    可达:“没有!”

    “湿毛巾包个安全套;翻过来呢?”迟小多突然想到,以前网上好像有教人自制简易飞机杯的,然后开始查教程,说,“你先下楼去……”

    可达脖子上系着领带,撩到背后,全身赤着,快步下楼,把手机放在餐桌上开了功放。

    手机里迟小多的声音在念:“用一个敞口杯,里面调点勾芡的生粉。”

    可达裸着,拿着个杯子,调了一杯淀粉水,说:“然后呢?”

    “然后放进冰箱,冰冻六小时……”

    “太久了!”可达打开冰箱,翻了半天,说,“有个软的,我就全靠想象力了!”

    迟小多:“蛋糕!蛋糕可以吗?晚上吃剩的蛋糕!”

    可达拿出蛋糕,放在桌上,大腿的高度恰好和餐桌差不多高,猛力干了几下。

    “不行!”可达的声音在电话里说,“碎了!”

    项诚很安静,似乎已经睡着了。

    “鲶鱼!”迟小多说,“我今天看到你冰箱里有一条鲶鱼!”

    那边可达说:“塞不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