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54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54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权限。”

    “最高执行权限,驱委组织部长周茂国。”

    “权限通过,请设置新的密码。”

    柜门弹开,迟小多把法器放了进去,保险柜门关上。

    周茂国如释重负,说:“好了。”

    迟小多和周茂国回到七楼,进入组织部会议室大厅,周茂国进去,关上了所有的门,项诚一手提着毛笔,另一手拿着瓷盘,在门上蘸着朱砂画了奇异的符号。

    周茂国每经过一道门,便用手一拍门把,门上的朱砂亮起光。

    最后他进入了会议室,会议室中央空空荡荡,只有一台三角钢琴,墙上挂着钟,八点过十分。

    周茂国长吁一口气,坐到钢琴前,翻了翻乐谱。

    “项诚实。”周茂国说:“请你在严飞抵达后,关上连通外界的法阵。”

    项诚点了点头。

    “那么。”周茂国说:“现在就等吧。”

    周茂国放在钢琴上的手机响起,可达打来电话。

    “严飞打电话来了。”可达说:“问监察部是不是出了车,要求调阅用车记录,我把记录发给他了。”

    “很好。”周茂国说:“到七楼汇合,准备瓮中捉鳖。”

    陈真看了眼表,开车上立交桥。

    “我们在下一个路口下车。”陈真说:“直接进地铁。”

    周宛媛拿着化妆镜补妆,说:“陈主任,你不做一点什么准备吗?我爸才告诉你路上小心的,我看你根本就一点也不小心。”

    陈真说:“你不是已经有准备了么?”

    周宛媛白了陈真一眼,把周茂国给她的沙漏拿出来,放在车前。

    说时迟那时快,一辆泥头车从侧旁拐弯冲来,陈真喝道:“刹车!”

    周宛媛一手前探,把沙漏调了个转。

    第一颗沙通过瓶颈口的瞬间,世界倏然发生了奇妙的变化,时间的流动登时变得缓慢无比,泥头车刹那一顿,以一个飘移的动作横挪过来。周宛媛和陈真各自开车门跃下车,陈真从包里掏出一个草扎的人,朝车里一扔,两人飞奔翻过立交桥护栏,以最快的速度冲下桥去。

    人群定格,以缓慢的速度迈步,一滴水从高处花盆落下,凝固在半空。

    陈真与周宛媛跑到地铁站前,不住喘气,周宛媛拉着他下去,尖锐的声响犹如汽笛一般贯穿了站内,两人在最后一刻挤上了地铁。

    沙漏中,最后一粒沙落下。

    “滴……”

    站台门与车门先后关上,地铁轰隆隆开走。

    立交桥上,草人胸前的符文亮起,变幻成人型,商务车被泥头车一挤,砰地夹在护栏与泥头车前,成为一摊废铁,里面迸射出鲜血。

    八点二十八。

    严飞摘下墨镜,快步上了一家咖啡馆二楼,对着楼道里的镜子整理领带,深吸一口气,接了个电话。

    “找到一个瓶子。”电话那边的人说。

    “把瓶子带过来。”严飞低声说:“我在执行部等你。”

    严飞走到咖啡馆二楼的钢琴前,坐下。

    组织部会议室里,周茂国抬眼瞥向墙上看的钟,左手顺着钢琴键摸过去,摸到其中的一个键。

    咖啡馆里,严飞按下第一个键,弹出一段乐曲。

    同一秒内,周茂国身周泛起白色的光芒,仿佛在感应着那边的乐曲旋律,速度飞快,弹出了贝多芬的“悲怆奏鸣”,一开了个头,便顺水行舟地连贯下去。咖啡馆与组织部,两段旋律同时奏响,形成了奏鸣!

    会议室内一下现出咖啡馆四面环绕书架的场景,一会又现出会议室中空旷的四壁,周茂国两手一按琴键,轰然震响,光线从四面八方射来,交织出严飞的身形。

    钢琴乐停,严飞愕然站在会议室中央。

    严飞:“……”

    周茂国抬眼,冷冷道:“严飞,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严飞下意识地转身就跑,会议室内四扇门同时发出强光,严飞大喊一声,被弹射得飞起。

    “听我说!”严飞吼道:“我交代!全部交代!”

    项诚手执降魔杵,走向严飞,严飞从地上踉跄起身,说:“老师,不要动手,我有苦衷……”

    “把法宝放在地上。”周茂国说。

    严飞猛然撞向项诚,项诚飞身后跃,在空中展开双臂回旋,继而拖过降魔杵一抽,严飞撞上降魔杵,被抽得吐血。摔向会议室角落,继而在长桌上猛力一蹬,双手护着头,撞破七楼会议室的大玻璃窗,哗啦一声摔了下去!

    项诚与迟小多同时色变,跑向玻璃窗前,周茂国却坐到钢琴前。

    “在这里等!”项诚说,继而一脚踏上玻璃窗,也跳了下去!

    严飞身在半空,西装呼啦啦飞起,犹如炮弹一般坠向空旷的广场,变戏法般抖出一串纸飞机,纸飞机在空中回旋,严飞一脚踏上,绕着圈飞向广场。

    然而项诚速度却比他更快,一脚踹上严飞背脊,把他从纸飞机上踹了下去!

    周茂国按下琴键,钢琴震响,刹那间驱委广场上的喷泉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条水龙在交响曲般震撼的乐音中幻化出身形,咆哮着扑向严飞。项诚落在水龙背上,安然落地,严飞穿过水柱,踉跄起身就跑。

    瞬间四面八方扑来白色的飞鸽,抖开遮天的双翼,项诚踏在水龙的背上,短短数秒截住了严飞,在他逃出灵境胡同的最后一刻,再次和身旋转,冲上,一脚揣在他的腰间,严飞整个人飞射出去,摔了个五体投地。

    白色闪光的飞鸽幻化出一人高的守护兽身形,密密麻麻地掩上,将严飞按住,可达从大楼内冲出,陈真与周宛媛从外面冲进来,项诚抖开缚妖索,将严飞结结实实地捆住。

    周茂国的钢琴声一收,早八点半,盛夏的炽烈阳光照向大楼,所有人都汗流浃背,头晕目眩。

    早上十点。

    组织部开会,周茂国开始兴师问罪了,迟小多和项诚在隔壁办公室等。他俩昨夜变鬼一宿,倒是不困,可达在沙发上靠着,睡得打呼噜。

    “我把智慧剑还回去了。”迟小多小声说:“不过我记得在哪个柜子里,下次有机会偷回来。”

    “嘘。”项诚摆摆手,说:“已经拿到了。”

    “是吗?”迟小多心里一动。

    项诚答道:“你放回去的只是玄铁剑身,智慧剑本体,已经被我取到了,就像降魔杵一样,能附着在任何武器上。”

    迟小多点点头,放心了。

    项诚舒了口长气,看着迟小多,像是有话想说,却又一时说不出口。

    迟小多:“?”

    项诚的脸红了,摇摇头,说:“没什么。”

    “什么什么?”迟小多道:“快说啊!”

    “没什么。”项诚笑着说:“真没什么。”

    外面有人敲了敲门。

    “迟小多。”一名办事员朝他招手。

    迟小多进去会议室里,被一群领导问话,这次的排场要大得多,整个会议室里有十来个人,严飞身上换了铁链捆着,坐在一张椅子上,看着地面。

    迟小多注意到了那位“老佛爷”,她的眼睛是红的,显然哭过。

    思归站在迟小多的左手侧,把头埋在翅膀里,迟小多稍微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思归会代替项诚来旁听?

    他伸出手,拢了下思归,思归便顺势钻到他的怀里。

    迟小多交代了整个经过,一名领导问:“法器是什么?”

    “我不知道。”迟小多看了眼正在喝茶的周茂国,说:“没打开过。”

    “你以前认识严飞?”另外一个年轻的女性问。

    “不认识。”迟小多摇摇头。

    投影上现出周茂国与迟小多进入地下库房的一幕。

    “你看清楚。”林语柔部长问:“这是你,是不是?”

    “是的。”迟小多说:“周老师让我下去,陪他还东西。”

    “你没有失去任何关于这段事件里的记忆。”林语柔又问:“现在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不知道三生布里包的法器是什么,也没有打开看过,是吗?”

    “是的。”迟小多点头道:“里面是什么东西?我没有看过。”

    领导们都没有说话,林语柔叹了口气。

    迟小多有点奇怪,严飞把智慧剑带了出来,难道他不看里面是什么东西的吗?笔仙和碟仙也没有告诉过他?一瞬间他明白了,周茂国在所有人调查法器之前,就把它放回了原位。而库房里的保险柜,似乎不是那么容易打开的,也不能再取出来检查。

    “在这坐一会。”先前见过面的王局长朝周宛媛说:“宛媛,你给他倒点茶。”

    领导们开始中场休息,只有林语柔定定地看着迟小多,迟小多被她的阴阳眼看得心里发毛,记得陈真提起过,严飞是她的玄孙,不禁又有点后怕。如果她就是幕后大BOSS,那会回来找他们报仇吗?

    严飞始终沉默,片刻后,一名男人过来,说:“检测过了,是同一件法器,没有被换掉。”

    男人把钥匙扣上的U盘插在电脑上,上面是一个视频,视频开始播放,拍摄人坐在梯子上,面前是B16保险柜的柜门,似乎是用一种什么特别的手段,来透过柜门鉴定藏品的真伪。

    柜门现出明亮的花纹。

    “你可以走了。”林语柔说。

    迟小多吁了口气,出来以后,项诚问:“没逼问你什么吧。”

    “没有。”迟小多促狭地朝项诚笑了笑。

    片刻后,外面响起交谈,领导们散场,周宛媛进来,踢了可达一脚,可达惊醒。陈真敲敲门,进来在沙发上坐下。

    “这几天里,辛苦大家了。”陈真整理手头的资料,说:“乩仙案已经结案,严飞被收押,还有后续问题需要审讯,这部分是保密资料,不能朝各位详细说。”

    可达打了个呵欠,拿了资料,迟小多与项诚各取一份,项诚漫不经心地翻了一页,说:“还有后续?”

    “也许。”陈真说:“不过抓出了严飞,对我们来说已经很不容易。”

    “从今年四月份就开始,持续的案子。”周宛媛说。

    迟小多看了详细的案情记录,足有七八页,乩仙从四月份潜伏在京城,持续了一个季度,期间一直在与严飞作交易,至于严飞是如何与他们牵连在一起的,还没有经过审问,无法交代。

    五月份,乩仙为了得到一件被回收到驱委的法器,擅自取走了多名学生的魂魄收归己用,以判断出法器的具体位置,同时与严飞达成交易内容,严飞为乩仙偷出法器,两名乩仙为严飞判断不久后的未来。严飞根据未来的情况,注册资格证出题,以及驱委人事变动,来安插自己的人手。

    “为什么要……”迟小多茫然道:“要这件法器呢?”

    “这就是此案中最大的疑点。”陈真说:“根据严飞的交代,他不知道。没有任何人知道,唯一接触过它的,只有你。”

    陈真眉毛微微一动,看着迟小多,迟小多知道可达也是知道的,现在知道里头是智慧剑的,就只有自己,项诚与可达。

    “你觉得周老师知道么?”项诚问。

    陈真耸耸肩。

    迟小多接着朝下看,里面是结案人陈真的总结陈词,在办案过程中,周茂国感应到了一股鬼力对本次考试的干涉……迟小多登时瞠目结舌,心想周宛媛的老爸真恐怖,连这个都能感觉到吗?

    “你爸是做什么的?”项诚说。

    “乐艺法阵老师。”周宛媛说:“陈主任,严飞,都曾经是他的学生。是他发明的乐音传递法,但凡有声音的法器,都归我们家研究。”

    “落魂钟也是周老师点了头才借出来的。”陈真说:“在整个过程里,我们利用乩仙只能探知‘表层’,包括现实世界,与声音,画面;无法深入人的内心这一个特点,与项诚达成了默契。”

    “利用落魂钟勾起碟仙对魂魄力量的贪欲,将计就计,把碟仙请过来,再发动落魂钟,把你们送到他的身边去,再用魂力追踪,鬼节将他和严飞一网打尽。”

    “碟仙死了吗?”迟小多问:“消散了吗?那如果消散的话,世界上不就再也请不到碟仙了?”

    “扶乩的力量是一种灵的聚合。”陈真说:“它不是唯一的,只是这两只‘魔’活得最久,力量也更强大而已。你现在要请个碟仙,还是能请到的,只不过是另一种为了吞噬鬼魂而愿意与你交易的魔,只要有意图窥探未来的人心,乩仙就会一直伴随人类而存在。”

    “所以……就是这样。”陈真说:“结案报告看完了还给我,不能流传出去的。”

    陈真收走了结案报告,周宛媛说:“等等,说好的加分呢?”

    “什么加分?”陈真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