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41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41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可是。”迟小多画完,举手,提出了疑问,“如果那只狗的目地是要杀他,直接咬死他就不就好了吗?而且妖怪怎么知道,横穿马路的时候就一定会碰上车呢?除非都是布置好的。”

    项诚点了点头,说:“这就是我想不通的地方,先吃吧。”

    宵夜后,四人上车,项诚和迟小多坐后座,可达开车,周宛媛始终出神地看着路边,片刻后拿出镜子补妆,可达看了一眼她的化妆镜,周宛媛便“啪”的一下把镜子收起来了。

    “看什么看。”

    可达没接话,自顾自地开车。

    “陈真没让你带什么传家宝出门么?”周宛媛说。

    “我什么都不管。”可达答道,“只负责给项兄开车。”说着咧嘴一笑。

    越野车拐进一条狭长的后巷内,巷子两侧排着五六个垃圾桶,中间有道门。巷内只供一辆车进入,可达的倒车技术非常好,把庞大的越野车硬是塞进了一条小巷里。

    周宛媛开车门,车门抵着墙壁。

    可达:“……”

    周宛媛:“……”

    “你故意的吧。”周宛媛说。

    可达按下按钮,天窗打开,指指头顶上,项诚说:“小多,你俩在车上等。”说着先爬出了天窗,周宛媛迟疑片刻,也爬了上去。

    可达:“美女,小心走光。”

    “你变态啊——”周宛媛尖叫道。

    迟小多:“……”

    可达朝迟小多招手,示意他到副驾驶来,开了首歌,两人在车上听歌。

    项诚和周宛媛踩着车前跃下,两人来到医院的后门处,可达熄了车灯,迟小多坐在车上,眼睛一花,看见那道门后发散出漂亮的光,然而眨了眨眼,光又消失了。

    “这是什么地方?”迟小多说。

    可达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只负责开车。”

    迟小多说:“你一定知道。”

    “不要问。”可达说,“知道了没好处,相信我。”

    迟小多的龙瞳里,看到门里发出的光就像彩色光风一样,温柔地散向天际,他把头探前点,朝上看。

    与此同时,蹲踞于巷顶大楼旁的黑影迅速缩回头去。

    “看到什么了?”可达问。

    迟小多摇摇头。

    项诚和周宛媛站在紧锁的后门前,试了试,纹丝不动,项诚躬身,沿着空调管几下爬上二楼,进了一间办公室里,身形矫健。

    周宛媛在门外等着,片刻后,后巷的门被打开,周宛媛便跟着进去,从包里掏出一个小手电,晃着照路。黑暗通道的尽头,另一扇门后亮着日光灯的光芒,有人在值班。

    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哭声,项诚停在半路,示意周宛媛上楼梯。

    两人上了二楼,二楼长廊的尽头,有一扇门,门顶上,荧光灯亮着三个大字:

    太平间。

    后巷,迟小多感觉附近阴风阵阵的,但车里却很正常,仿佛可达只是坐在驾驶座上,任何东西都无法侵入到车内。

    “我给遥控飞机加了个摄像头。”可达说,“现在可以航拍了。”

    “工作用吗?”迟小多问。

    “不,就平时玩玩。”可达答道,“我看你履历,以前在做建筑,辛苦吗?”

    “还行。”迟小多说,“经常加班,不知道目标在哪里,现在不做了,自由自在的。”

    可达说:“你俩打算在北京找工作不?”

    迟小多说:“等项诚考完试再说吧。”

    可达伸了个懒腰,说:“说实话我挺想去广州,广州东西好吃,你去过广州的玉兰巷子吗?听说那里有个能用画来转换灵境和现实的女孩,叫宜兰。资料已经发给你了,复习了吗?”

    “没有,暂时没空。”迟小多的记忆有点模糊,说,“你们可以内部调动吗?”

    “嗯。”可达说,“不想留在北京,外派也好,总部人际斗争太复杂。”

    “有喔。”迟小多没想到连驱魔师机构也有。

    “有机关的地方就有权力斗争。”可达答道,“到哪都一样,广州小机构,比上海深圳都好,平时也清闲。”

    迟小多觉得玉兰巷子这个词很熟悉,根据项诚口述,自己在闻离魂花粉前进去过,但里面什么情况,已经完全记不得了。他又问:“你怎么进的机关。”

    “家里关系。”可达说,“我爸爸殉职了,组织给我安排了份工作,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总不是个事,有时候也羡慕你们散人,游山玩水的,有意思得多。” 

第31章 陷阱





     太平间里;项诚打着手电筒照冷冻柜。

    “验尸报告上没有详细查后背。”周宛媛在黑暗里说;“只查了脖子、脚踝、手腕等几个重点部位;排除他杀以后就备档了。”

    项诚沉默,周宛媛说:“你除了分析案情;平时都不说话的吗?”

    “嗯。”项诚出了一声。

    周宛媛:“我看你朝你徒弟倒是挺多话说的。”

    项诚对照手里的资料;找到其中的一个冰柜;拉开。

    “小多不是我徒弟。”项诚答道;拉开拉链,里面是张因跳楼而空了一半的脸,头颅撞碎,脑部残缺。

    “翻过来。”项诚说。

    周宛媛过来搭了把手,太平间里十分寒冷,他们协力把尸体翻转,项诚的手电筒照着尸体的肩部,上面有一个不太明显的爪印。

    两人对视一眼,项诚拉上拉链,把冰柜推了回去。

    “证实了你的猜测。”周宛媛说,“两种情况:一、能操控人心,二、能变大缩小。引诱A女时,叼走了她的笔,在玻璃顶棚在等候,A女爬出去捡笔,于是摔了下来。”

    项诚漫不经心地嗯了声,两人刚要出太平间时,突然听见冰柜里轻轻地“咚”了一声。

    项诚停下脚步,用手电筒往回照,落在冰柜抽屉外的名牌上。

    “热胀冷缩吧。”周宛媛说。

    “隔壁的。”

    项诚话音刚落,D的停尸格隔壁,又响起了“咚”的一声。两人站在安静的太平间里,面朝那具抽屉。

    项诚走上前去,一手握在抽屉把手上。

    就在那一瞬间,抽屉轰然巨响,伴随着滔天的黑气弹射出来!

    项诚被撞得倒飞出去,一只黑色的怪物将他扑倒在地,两人同时怒吼,周宛媛刚掏出一个东西,怪物便转身激射向她。

    周宛媛的化妆镜一拿在手里,便被那怪物扑得脱手,项诚爬起来,一手按着中间的桌子,飞身两脚回旋,把怪物踹到门上,大门发出响声。怪物闷吼,抖开全身羽翎,尾巴一甩一勾,拖着项诚脚踝,项诚整个人摔在地上。

    周宛媛被怪物按着,爪子抓在肩膀上,鲜血迸射,说时迟那时快,怪物一口直接咬向她的喉管,却被项诚施力扑上来,狠狠抱住。项诚大吼一声,凭双手力量,将那怪物拦腰摔向另一侧。

    怪物撞在太平间的抽屉上,转过头,项诚看清了它的全貌。

    那是一只虎尾,鹰翼,狗头的黑色妖犬。

    周宛媛扑上去开门,却听到脚步声响,大门从外被锁上,周宛媛刚按上门把,门把便迸射出紫光,将她弹飞!

    太平间关上了门,四处全是柜子,项诚和周宛媛都没有携带法宝,只有周宛媛手里的化妆镜,项诚只得与妖怪近身搏击,妖犬露出血盆大口,舌尖分叉,朝他冲来,项诚将抽屉一拉,近四十斤的抽屉当作盾牌,扛着那妖犬冲过去,将它顶在门上!

    妖犬尾巴调转,犹如钢鞭般在项诚脸上抽了一记,项诚摔倒的瞬间,手机从口袋里飞出,项诚一个弹射,将手机握在手中,拇指一划,按了个回拨。

    小巷里越野车上,迟小多的手机震动起来,“来电显示”是项诚。

    “喂?”

    那边传来一声怪兽的嘶吼,可达马上发动越野车,打了几下,熄火。迟小多喊道:“项诚!”

    可达从里面打开后尾厢门,一脚把门踹开,两人冲出去,爬上车顶,跑进了通道内。幽暗长廊中,太平间内一片静谧,可达吼道:“迟小多!让!”

    迟小多马上靠在墙边,看见门上浮现出一个奇异的印记,犹如被法阵牢牢封印住,紧接着,可达双手回拢,借着全身的冲势,一拳击向那道门。

    就在那一刻,迟小多看见了一头发着银光的狼的虚影从可达身上迸发出来,怒吼着冲向法阵,光狼与太平间的门一撞,法阵破碎,门“轰”的一声洞开。

    里面的妖犬尾巴勒着周宛媛的脖颈,将她甩出门外,撞在可达身上,紧接着从门里扑了出来!

    迟小多:“……”

    “小心!”项诚怒吼道。

    妖犬一瞬间冲上天花板,继而一个回落,爪子抓向迟小多肩膀,顷刻间天旋地转。

    迟小多心里大叫啊——妈呀——手上条件反射,搭住那妖犬的爪子,来了个过肩摔。

    所有人:“……”

    “干得好!”项诚喝彩道。

    妖犬再次被甩回战团之中,刚一弹起,项诚便扛着冰柜抽屉,惊天动地地砸在那妖犬头上。“砰”的一声巨响,妖犬四脚一滑,摔在墙角,摇摇晃晃起来。

    迟小多狂喜,妖怪图鉴可以更新了!心里自己给那怪物配了个眼冒金星打摆子的动画效果,恨不得扑上去抱着它亲两口。

    怪物几步踉跄,冲下楼梯,可达才反应过来,带头冲了下去。

    四人回到车上,项诚拉下后尾厢,摇下车窗,吹了声口哨,思归飞来,可达猛拧车钥匙,几下发动了越野车,迅速倒车出狭巷。

    迟小多飞速在笔记本上记录,说:“就是那只妖怪?”

    “对。”项诚沉声道,“陷阱。”

    “组织里一定有叛徒。”周宛媛黑着脸,肩上全是妖犬抓出来的血,脸色苍白,说,“这是瓮中捉鳖!”

    “不。”项诚说,“不一定,可达,再开快点!”

    “已经是最快了!”可达挂档,风驰电掣地闯红灯追了过去,“周宛媛,你没事吧?”

    周宛媛摇摇头,直抽冷气。

    项诚翻找运动包,从天窗上探出头去,迟小多也跟着在后座站起,于天窗外冒了个头,狂风吹来,脸要被吹歪了。

    夜色浓沉,魔化妖犬展开翅膀,与天空融为一体,在迟小多的眼里,却拖着一道红色的光。他看看项诚,一指东面。

    “看到了。”项诚搂着迟小多,两人靠在车顶外。

    “东边。”项诚说。

    “喂。”可达说,“周宛媛。”

    项诚下来,看到周宛媛脸色苍白,副驾驶位上全是血,她倚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迟小多用衣服按着她的肩膀,给她止血,说:“不能再追了。”

    半小时后,一个地下室里。

    周宛媛斜斜靠在沙发上,迟小多用绷带给她包扎。

    “为什么是我……”迟小多嘴角抽搐道。

    “我们不方便。”可达背对迟小多,说,“伤口处理好了吗?”

    项诚坐在一张长桌前,沉默不语。

    “可我也是男的啊。”迟小多说。

    周宛媛香肩半露,背脊裸着,有气无力道:“让你包你就包吧……废话这么多干什么。”

    可达诚恳地说:“你手巧。”

    迟小多给周宛媛的伤口打了个蝴蝶结,手上全是血。

    “谢谢。”周宛媛疲惫地说。

    迟小多去洗手,可达拿着酒过来,递给项诚和周宛媛。

    可达祝酒:“世界和平。”

    “世界和平。”项诚无奈道。

    “Love & piece……”周宛媛无力地说。

    迟小多:“世界和平。”

    “好了。”迟小多坐到长桌前,摊开笔记本,说,“来整理今天的侦查内容吧。”

    项诚和周宛媛奇怪地看着迟小多,可达笑了起来。

    “怎么了?”迟小多茫然道。

    周宛媛:“没什么。”

    项诚摇摇头,迟小多说:“我给大家做笔录。”说着朝可达使了个眼色,可达表示心照,不会说出来报名降妖设备师的事。

    “那只怪物提前知道我们会去医院。”项诚说。

    “所以呢?”可达坐在餐椅上,若有所思地说。

    “有人要害我们吗?”迟小多登记了他们整晚的经过,并用PPT一样的图在笔记本上画出来,想起了周宛媛在车上说的那句“组织有叛徒”,这个暂时先不要写好了。

    “是。”项诚答道,“瓮中捉鳖,幸亏逃过一劫,进太平间的时候,什么法宝都没有带。”

    迟小多更新重点词条“太平间”,问:“有没有可能是,有人一直在监视咱们的动向?”

    可达摇摇头,说:“我没发现。”

    三个驱魔师,不可能发现不了跟踪者,唯一的可能就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