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4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4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迟小多骑着山地自行车,从街口的拐角处潇洒地转了个弯,停在面包店门口。店员朝外看了一眼,把面包和牛奶拎过来。
  “谢谢。”迟小多朝那高高帅帅的店员笑了笑。
  他每天上班都会在这里买面包,因为店员挺帅,而且很热情。
  迟小多也很帅,工作了好几年,却像是大学刚毕业,干干净净。然而即使自身条件很好,也从来没有碰到他喜欢,又喜欢他的人。 
  “今天有你的生日蛋糕。”店员笑着说:“下班记得回来拿。”
  “哎?”今天是迟小多的生日,他有点意外,蛋糕店居然还记得他办卡时留的生日,这令他心里一阵温暖。
  “上班去了,拜拜!”迟小多朝他挥手:“加油!”
  
  今天循例是部门领导送蛋糕,同事分蛋糕,来到建筑设计院已经过了两年了,大家让他吹蛋糕许愿望,迟小多握着手指,站在蛋糕前,心想生日愿望……给我一个正常点的男朋友吧。
  年年生日都是这个愿望,却没有一年实现,仔细想想,还挺惆怅的。
  然而想到正常,迟小多脑海里就浮现了王仁恶狠狠的表情:哪里不正常了!
  
  迟小多画了半张图,给另外几张设计图签了名,电话又响了,王仁找了不少大学同学,大家趁机聚聚,找了个地方给他过生日,迟小多便回去拎了蛋糕。
  
  夜里,王仁开车来接,吃过饭后,把他带到一个男士养生会所。
  刚坐下,便有五个帅哥过来,给他们按脚。
  哇靠,好帅啊!迟小多看到帅哥就挪不开眼了,这会所帅哥真多,而且各有各的帅。他看了眼给自己按脚的,长得有点像明星,那帅哥朝他笑笑,迟小多就紧张了,不敢和他对视。
  迟小多总是有贼心又没贼胆,被朋友们一揶揄,就像条翻车鱼,胆子小不算,有什么事又开始反应过度了。
  王仁也是GAY,其余的几个同学倒不是,毕业后有的在做房地产,有的在做施工,大家大概也能猜到迟小多喜欢男的。
  
  “哥们儿给你准备了个生日礼物。”王仁说:“待会服务做全套啊,先给你说声。”
  迟小多:“……”
  “什么什么?什么服务?”迟小多差点傻眼。
  王仁朝迟小多说:“上个月你不是说想体验一下吗?不是想不当处男了吗?相亲又不成,先□□吧!哥们儿都给你准备好了,待会来的技师,包你满意!”
  “我走了。”迟小多说:“你们玩得开心啊。”
  “抓住他!”
  “别让他跑了!”
  “等……”
  王仁说:“你上次不是自己说的啊!想体验一下,你到底长大没有?!”
  “不行……”迟小多泪流满面,风中凌乱,大喊道:“不行!”
  这个月里,迟小多换了磨叽方式与内容,常常朝王仁哀叹,自己二十六年的人生,既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和任何人亲热过,这实在是悲催无比。
  王仁听得耳朵起茧子,最后二话不说“包在我身上,带你出来玩”,今天约齐了一班损友说送他生日礼物,把他带到这里来。迟小多挣扎着要往外爬,王仁又怒了,说:“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扭扭捏捏的做什么?不是想体验一下吗?人都给你约好了,你还作啥啊。”
  “救命啊——”迟小多大叫道。
  
  迟小多一喊起来,房间里都快有回声了,全身乱抖乱颤,给他按脚的小哥说:“老板,我们不做黑的,你放心。”
  迟小多又是一阵狂叫,王仁怒吼道:“你别这么反应过度行吗?”
  迟小多说:“按脚力度太大了啊!我要尿了啊啊啊!”
  足浴小哥:“……”
  小哥手上放轻了点,迟小多的脸就像个番茄,呼哧呼哧地喘气,几个同学又开始嘲笑他。
  
  “你怕什么,叫个鸭而已,不用怕的!”
  “就是就是,大家都叫过的嘛——”
  “你们别吓他,这是推油。”
  “迟小多,你都二十六了还是个处男,不觉得羞耻吗?”
  “就是啊,小多同志,你能别一脸贞零牌坊的样子吗?!”
  
  “都给我闭嘴啊啊啊啊——!”迟小多终于忍无可忍,大叫道:“我要和你们这群损友绝交!”
  大家都静了,看着迟小多。迟小多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短暂的静谧后,狐朋狗友们又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劝。
  “人都来了。”
  “这里推油的技术很好的嘛。”
  “就是就是。”王仁坐在沙发上让人按脚,又说:“你不喜欢,只让他给你推油就行了,不做别的。”
  按脚的小哥终于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起来。
  “王总,都说了,我们是正经的男士养生会所,不做黑的。”
  王仁又朝那小哥说:“逗他玩的,我这兄弟特别纯洁。”
  “敢情这就是我的生日礼物啊!”迟小多抓狂道。
  “当然啊。”王仁说。
  “当然。”另外几人一脸无辜地答道。
  大家的表情都非常的一致——你都二十六岁了还是处男,今天请你推个油当生日礼物,有什么问题吗?
  外面敲了敲门,一个男人推门进来,朝他们说:“请问,哪位老板要推油?”
  迟小多:“??”
  那是个高大的男技师,站在门口,笑了笑。
  “他!”众人马上说:“他他他。”
  “就是他呀就是他!”
  “迟总!上吧!”
  “做全套!去吧!”
  “全套吗?”那男人礼貌地说:“来吧。”
  迟小多:“……”
  
  “我去隔壁等你。”推油技师笑着说:“别紧张,我洗好澡了。”
  众人哄笑,技师先走了。
  迟小多:“!!!”
  “是你喜欢的款吗?”王仁问。
  迟小多表情抽搐,说:“一般般吧……”
  “什么叫一般般!”王仁怒道:“这都完全满足你条件了!一米八二,不胖也不瘦,月入两万五……”
  “什么?!”迟小多鬼叫道:“你连这个都知道?!”
  “当然,技师很赚钱的。”朋友们附和道是啊是啊技师很赚钱的。
  按脚的小哥笑道:“哎呀,老板们不要开玩笑了。”
  “……工作不出差,运动系男生。”王仁说:“以前体院抛铅球的,够风趣幽默了吧?共同话题你聊聊看?会做饭呢人家说。不抽烟,不赌钱……”
  迟小多惨叫道:“你蛇精病啊——!”
  王仁连珠炮一般说道:“还出柜了,有责任心,善良,大卫还说他喜欢小动物,家里养条拉布拉多,有理想,想当会所头牌……”
  所有人被王仁笑得要从按摩椅上滚下来。
  “哎?”王仁作了个手势,朝众人说:“大卫说他还读书的啊。”
  所有人倒,王仁说:“唐诗宋词什么的也喜欢,你的理想类型,迟小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房间里迸出一阵一号字大小的“哈哈”,不停地朝迟小多脑袋上砸,迟小多快要被搞疯了。
  
  “开个玩笑。”王仁一本正经说:“大卫是我朋友,人很好的,去吧,他不会勉强你。”
  迟小多有这句打包票,才不情不愿地起来,走了。
  
  702房门打开,大卫探出头来,说:“来了?进来吧。”
  于是迟小多便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这家男士会所里面服务生全是男性,按脚清一色帅哥,据说接男客也接女客,作为一个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宅男来说,第一次就给他点个全身推油服务,对于迟小多来说显然还是太太太……重口了。
  王仁追出来,在后面说:“你让他伺候你就行了,不用紧张,他很有经验的。”
  王仁还特别点了个最优质的给他服务,搞得迟小多真不知道是谢谢他好,还是要掐死他好。
  但这家男士会所环境还是很好的,也许是单为有钱人服务的原因,装修,服务员素质都对得起它的大名。
  “稍等。”大卫铺开浴巾,说:“小帅哥躺一会,我有点事,马上回来。”
  “好……好的。”迟小多一脸巴不得他别回来的表情,马上说:“你随意,我不赶时间。”
  大卫又出去了,继而一阵风般消失了。
  迟小多开始盘算,要么别推油了,偷偷回去吧,可是衣服在王仁那里,一定会被抓回来的,这样推一晚上,要多少钱呢?应该不便宜吧。
  
  大卫走出房门,平稳地走了几步,倏然加快脚步,冲向走廊尽头的洗手间。
  “Valpolicella!”大卫忙道:“替我一会,702房。”
  项诚穿着衬衣长裤,坐在休息室里看《故事会》,抬头看了大卫一眼。
  大卫的脸色非常难看,显然身体也很不舒服,说完就钻进了洗手间。项诚收起书,起来敲敲洗手间的门。
  “你没事?”项诚问。
  “没事……”里面大卫咬牙切齿说,继而一阵乱七八糟的杂声。
  项诚:“……”
  “刚刚那三个客人太狠了……”大卫说:“假叽巴的电线都扯断了,还没拿出来,可能得去医院了……”
  项诚:“??”
  “帮你叫救护车吗?”经理过来,敲敲门。
  “没……没事,我自己看看能不能拉出来……”大卫答道。
   

作者有话要说:  




5、遇魔 。。。 
 
 
  项诚只得拿了浴袍,去702号房。
  
  迟小多靠在床头,像只搁浅的,无聊的带鱼,尾巴在床上拍了怕,脑海里一片空白。
  算了,还是走吧,大卫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迟小多起身,走到门口时正要离开。
  项诚在外头敲了敲门,迟小多说:“哦,回来了吗。”
  项诚走进来,一句话也没说,迟小多抬眼,与他对视。
  那是命运安排的一次相遇,迟小多人生二十六年里,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心跳放空的瞬间,就像读大学时被老师点到名的一瞬间,全身的控制权不受约束的瞬间消失,灵魂与身体全然分离。
  
  真帅啊啊啊啊!迟小多差点就大叫起来了。
  一米八五身高,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穿着雪白的衬衣和西裤,武官轮廓深邃迷人,剑眉漂亮,而且穿着一点也不夸张,也半点不娘,那个俊朗的男人高高大大,站在那里,就让迟小多挪不开目光。
  看样子对方也是二十五六岁,手臂上挽着一件浴袍。 
  迟小多的心里不住回荡着艾玛我的天啊,这又是闹哪样啊?你又是谁啊!
  迟小多一脸花痴加迷茫,项诚说:“大卫身体不舒服,换我给你推油。”
  “好……好的。”迟小多完全是见到了梦中情人的感觉,虽然感觉似乎哪里有点不对……不是局势的不对,而是这人给他的感觉不太对,这人不是做鸭的吧?完全不像啊?
  项诚拿着浴袍进去浴室里换衣服。
  
  “请坐,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好。”项诚的声音在浴室里说。
  床头柜上,茶桌上,到处还插满了白色的玫瑰花,放着音乐。
  玻璃墙隔开的浴室里现出一个人影,倒映在磨砂墙上,是项诚的裸体。
  迟小多:“……”
  
  项诚换上浴袍,系上,朝迟小多说:“坐吧。”
  
  项诚显然是真空上阵,除了白色的浴袍就没别的了,胸膛健壮有力,挽起浴袍的袖子,迟小多看的吞了下口水。
  “可以……拍张照吗?”迟小多小心翼翼地问。
  项诚示意他拍,迟小多便果断拿手机拍照,这还不算,顺便紧张地打开照片流,设置图库,让手机里随时拍的照片上传到云端自动备份,免得待会不小心删了,太帅啦!人生可能就这么一次了!
  
  “躺下。” 
  迟小多坐在床上,项诚站着,两人对视时,项诚眉毛微微一扬,带着询问的眼神看他,项诚非常英俊,头发还有点长,像个不羁的浪子。
  他手长脚长,皮肤还很干净,身上有一点淡淡的烟味和皮肤的自然气息,没有香水,这么一来在迟小多心里的好感度登时蹭蹭地往上升。
  “你叫……”迟小多的目光移到他浴袍别着的闪光胸牌上:“瓦波力……切RA……这不是红酒的名字吗?”
  迟小多:“???”
  “叫项哥。”项诚一边拧开油,戴上按摩手套,答道:“名字随便起的,不知道什么意思。”
  
  迟小多虽然觉得这男的既高又帅还很有男人味,但是……这是要让他叫鸭的节奏啊!还要称呼鸭子做项哥,这怎么叫得出口?! 
  迟小多心脏狂跳,在紧张与期待中躺下,项诚又拿了个枕头让他枕着,说:“不舒服就说话。”
  “好……好的。”迟小多心想,其实自己梦想中的男朋友就是项诚这个款式的,为什么只有花钱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