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39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39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迟小多又问:“那你真的没做过鸭子?”

    “没有。”项诚说。

    地铁周围的人全部看着他俩。

    项诚:“……”

    迟小多:“……”

    “我那天晚上到底做了什么?”

    图书馆里,两个人并肩坐着看书,项诚说:“你帮我把重点抄一下。”

    迟小多趴在桌上,侧头端详项诚,越看越帅,恨不得扑上去亲他。

    “我说,你答应我一件事。”迟小多说,“然后我就跑了吗?”

    “嗯。”项诚眉眼间带着一点点笑。

    “不至于啊。”迟小多说,“我为什么这么想不开?”

    “我怎么知道?”项诚说,“你看这只妖怪。”

    迟小多:“?”

    项诚说:“像不像你?”

    书上是一只脑袋圆圆的、鼓鼓的鱼。

    迟小多:“……”

    项诚笑了起来,迟小多说:“我觉得你总是在骗我。”

    项诚放下书,一手搭着迟小多的肩膀,倏然把他搂了过来,抓在怀里,用力揉了两下,迟小多被按在项诚的大腿上,碰到硬硬的东西。

    两人分开,迟小多满脸通红,项诚抬起腿,左脚踝架在右膝上,夹着人字拖晃了晃。

    “我叫项诚实。”项诚说,“从来不骗人,你诚实哥我是正义的。”

    迟小多说:“可是你刚才自己说的,咱们在荔湾广场调查的时候,你还让我去偷手电筒来着。”

    “大多数时候是正义的。”项诚只得修正道。

    迟小多笑了起来,项诚说:“快帮我抄重点。”

    “当当上买一套吧。”迟小多心想不知道自己的复习资料和参考书目什么时候来,项诚还不知道他报了那个降妖设备师的资格考试,顺便可以一起复习了。

    “不。”项诚说,“我喜欢来图书馆看书。”

    于是迟小多给项诚做笔记,顺便在笔记本上画妖怪,项诚的考试分为笔试与实地测验两轮。笔试分选择题、填空题,还有材料分析等论述题三个大板块。项诚字虽然写得漂亮,文采却不好,常常前言不搭后语的,想到哪写到哪,迟小多还得给他找点逻辑学的教材,协助他理顺整个抓妖过程。

    “你比我还感兴趣。”项诚看了眼迟小多的笔记。

    “嘿嘿。”迟小多说,“我很喜欢这些。”

    “喜欢妖怪吗?”项诚问。

    “嗯。”迟小多心想,也喜欢抓妖怪的这个人。

    “齐齐托你来北京办什么事?”迟小多还有点不太放心,问,“你要找什么东西?”

    “法器。”项诚答道,“家传的,流落世间的四样法器。”

    “什么样子的?”迟小多问。

    项诚摊开手里的一本书,上面是一个神像,六臂三面,神像手中各执一器。右侧竖字:不动明王。

    “降魔杵。”项诚手指指着不动明王一手上的法器,是一把杖。

    迟小多:“……”

    “捆妖绳。”项诚依次指下来,给迟小多看,“智慧剑、大日轮、金刚箭、坠星弓。”

    “哇——”迟小多小声惊讶道。

    项诚说:“我爸爸临终前,让我找到所有的家传法宝。其中智慧剑与降魔杵威力最大,如果不行,也一定要把智慧剑找回来。”

    “在那个‘魔’的身上吗?”迟小多问。

    项诚摇摇头,说:“只是齐家根据他们得到的消息,给出的一个猜测。总之我要集齐六法器。”

    迟小多说:“集齐了的话呢?可以召唤出什么?”

    项诚:“……”

    两人对视片刻。

    项诚说:“不知道能召唤出什么,应该不能召唤吧。”

    迟小多点头道:“不过寻找失落的传家宝,也很重要的。”

    项诚神色又有点黯然,迟小多给他打气,说:“加油,我会陪着你的。”

    项诚点点头,说:“目标很渺茫,以前我活着就是为了这个,不过现在觉得无所谓了,反正有你陪着,顺便找找就行,不能太钻牛角尖。”

    迟小多莫名地感动了起来,项诚又说:“你放心,不会再出现失踪的事了,以后我去哪里都带着你。”

    “告诉我一声就行。”迟小多说,“带不带我其实不要紧,总不能拖你后腿,对吧。”心想看我考霸出场,到时候拿着证闪瞎你们!

    “谈情说爱暂停一下可以吗。”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背后冷冷道,“我都站在你俩身后半天了,还没有发现我,项诚实,你到底是怎么混上来的。”

    两人一起转头,看到周宛媛盘着头发,戴着gucci的墨镜,围着条Maxmara的丝巾,提着个爱马仕限量款的鳄鱼皮包,一手叉着腰,冷冷看着他俩。

    项诚合上书,一手将转头的迟小多脑袋转回来,脸色一沉,随口道:“你过来,不就是帮陈真偷听的么?已经打听到了,回去吧。”

    迟小多心里咚咚跳,这两个人会在图书馆里打起来吗,看样子双方都有点呛啊。

    周宛媛却嚣张地推了下墨镜,抱着胳膊,说:“呵。”

    “我可没打算帮陈真办什么事。”周宛媛说,“你俩手机就没一个能打通的,组织有事分派给你也找不到人。”

    项诚答道:“准备考试,没时间。”

    “有钱。”周宛媛淡淡道。

    “不赚。”项诚说。

    “有钱也不赚?那国考加分呢?”周宛媛又说,“加十五分,我爸负责批你们的笔试卷子。”

    迟小多马上道:“可以吗?!好啊!”

    项诚答道:“靠自己能考过。”

    周宛媛:“你要怎么样才办事?提条件吧。”

    “你的态度不尊重人。”项诚如是说,“不接。”

    “呜呜呜小女子跪下求你怎么样?项大仙!”周宛媛夸张地叫了起来,继而扑通一声,当场就给项诚跪了。

    整个图书馆里的人都转头看着他们三个。

    项诚:“……”

    迟小多:“……” 

第30章 视频





     阳光灿烂,三人离开图书馆,沿着街走;项诚一手牵着迟小多的手,一手插在短裤兜里,被阳光晒得一脸不耐。

    进三里屯星巴克里的时候;迟小多整个人感觉又活过来了,星巴克里人不多;都被对面漫咖啡吸跑了。

    周宛媛一屁股坐下,从手袋里拿出资料;说:“看吧。”说着摘下墨镜,高深莫测地打量迟小多。

    “喝……咖啡吗。”迟小多说,“我请你们喝?项诚;你喝什么?”

    “别浪费钱。”项诚说。

    “迟小多,你长得好帅。”周宛媛说;“但是为什么一脸恐慌的样子,我很可怕吗?”

    “谢谢。”迟小多战战兢兢地说;“你也好漂亮,你不可怕,我性格就是这样,胆子不大。”心想这么说会不会得罪她。

    周宛媛说:“拿铁。”

    项诚头也不抬地看资料,周宛媛说:“陈真让我来找你,说你会有办法。”

    项诚看完了资料,放在桌上,接过迟小多的咖啡,沉默不语。

    迟小多问:“可以看吗?”

    周宛媛和项诚同时示意了一个动作——看吧。

    迟小多翻了下资料,上面是四个学生的履历,都盖着“身亡”的红章,大学生两名、高三学生两名。

    死因一个是自杀,自杀原因是殉情,另外三个是“意外”。

    “一个季度四起命案。”周宛媛说,“都是学生,年纪轻轻的。”

    项诚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周宛媛。

    周宛媛又从包里取出手机,放在桌上。

    项诚拿起手机,漫不经心地翻了翻,里面是一些女孩手机上常有的自拍照,项诚一张一张地翻,看得很慢,迟小多在旁边看着,开始有点怕了。

    “这个是遗物吗?”迟小多问。

    “嗯。”周宛媛没有再说什么,等着项诚开口,项诚却很好地保持了藐视陌生人的传统,连话都懒得和她多说。

    翻到最后三张,一个视频,两张照片,黑乎乎的。

    视频里传出女孩子的声音。

    “快拍照快拍照!”女孩子恐惧地说。

    漆黑一片,一点光也没有。

    “你看到了吗?”男生的声音说。

    “不要拍了不要拍了!”另一个女孩子恐惧的叫声,“快走啊——我好害怕!别管它了!”

    视频结束了。

    另外两张是全黑的。

    迟小多听得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明明是中午,大太阳下,背后却阴风阵阵。

    “四名死者互相之间都认识。”周宛媛说,“海淀区公安局提供的资料,不愿意给我详细真实的姓名,先用ABCD代替吧。”

    “A女,室内设计系;B,男生,土木工程系,这两人都读大一。另两名,C男和D女,是高中生,落榜复读,D女有轻微的抑郁症。原本是同一个学校的。”

    “第一个开口,让拍照的是A女,叫‘不要拍了’的是D女,说话的男生是C,B自始至终,都拿着手机,没有说话。这个手机是他妈妈提供给我的。她怀疑孩子们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时间。”项诚终于说了句话。

    “视频拍摄时间是四月一号,愚人节。”周宛媛说,“我让专业人员去放大重洗了照片,你看吧,手机像素就这么点。”

    周宛媛抽出包里的大照片给他们看,一片黑,迟小多的头皮各种酥麻,朝项诚挤了挤,项诚腾出一只手,把迟小多搂着,迟小多稍稍安心了点,两人一起看着照片。

    “没开闪光灯。”项诚把三张放大后的照片叠来叠去地看。

    “没有。”周宛媛说,“我怀疑还有别的照片,但是已经被删了,这个男生的手机很破旧,效果也不好,家里穷,他的妈妈已经崩溃了。我试着走访了几次他们的学校,反应都差不多,学习成绩不错,刻苦,家人也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项诚的眉毛皱了起来,看了迟小多一眼。

    迟小多摇摇头,看得眼睛都花了,什么都没感觉到,照片上有灵吗?应该拍不到灵吧,但是他看了半天,看到照片上似乎有个地方,出现了很淡很淡很淡的小亮点。

    项诚也注意到了,翻过照片,示意周宛媛看那个亮点,周宛媛摇摇头,说:“不知道是什么。”

    “地点。”项诚又说。

    “烟袋斜街后头的一家客栈。”周宛媛说,“陈真说这个地点,你可能熟,所以让我来找你。”

    “不熟。”项诚说,“分头,你去调查死者的生辰八字。”

    周宛媛说:“你们呢?”

    项诚没再回答她。

    周宛媛取出一叠钱,开始当着两个人的面点。

    迟小多:“???”

    项诚:“……”

    “这是酬劳,先预付四成。”周宛媛说,“调查出来以后,再一次结清。”说着看了两人一眼,将四千块钱交给迟小多。

    项诚说:“你侮辱我。”

    周宛媛:“……”

    迟小多不敢接,项诚说:“人死如灯灭,你收死者家人的钱?”

    周宛媛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答道:“附中校长给的,让我查清楚底细,免得再有后续,那是我母校,校长拜托我,我也没办法,一万块钱的酬劳,现在能干嘛的?买俩手机还不带找零,我不收这钱,老校长怎么放心?”

    项诚示意迟小多收钱,周宛媛戴上墨镜,说:“只要生辰八字?父母的呢?”

    “父母的不需要。”项诚答道,“等我消息。”

    “怎么联络你?哎!”周宛媛说。

    项诚起身,迟小多收起钱,两人在三里屯对面的商场里逛了一会,迟小多顺便去取直营店里修好的手机。

    “有头绪吗?”迟小多问。

    项诚摇了摇头。

    “这太阳够毒的。”项诚说。

    迟小多买了个墨镜给项诚戴,自己则戴着顶运动帽,两人在公交车站牌外看路。

    “去学校里看看。”项诚道。

    迟小多嗯了声,跟着他上车。

    项诚穿着件短袖,戴着墨镜,五分裤,身材高大像男模一样,引得不少学生朝他看。两人进了一间有名的大学,迟小多说:“这学校以前是我的第一志愿。”

    “第一志愿是什么?”项诚说。

    “就是最想考的学校。”迟小多说,“不过没考上。”

    校园里的行道树郁郁葱葱,一片青绿,项诚进了学院,摘下墨镜,朝门卫打听。门卫显然是被警告过,什么也没说,只让他们走。

    迟小多用手机上了下该校的论坛,帖子已经删了,但百度快照还在,得知自杀的女生是从教学楼上摔下来的。

    “喏,你看。”迟小多说,“这个教学楼上,三楼和四楼之间,有一个玻璃顶棚,她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