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31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31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猜不透是哪里出了错,恋爱的进度,有些落后。据线报说你也喜欢我,怎么会,还无动于衷……”

    迟小多戴着耳机,跑向车站。

    “对啊,我觉得他也喜欢我……呼……呼……”迟小多和闺蜜打着电话,四处找入站口,说,“我按你教的全做了,到底有没有用啊。”

    “你自己说有用吗?!”闺蜜说,“老娘……人家好歹也是爱情顾问好吗?”

    迟小多:“可是你自己也没找到对象不是吗?”

    “那是我没碰到喜欢的!”闺蜜怒吼道,“真要有符合条件的,老……人家还不手到擒来啊!我宁愿等一辈子也不凑合!”

    迟小多狂奔中答道:“好好好,可是王仁说,导游证9月份报名12月考,这又是怎么回事?他是不是在骗我啊……”

    “哎呀,人家说不定是去北京陪哪个大老板了!”闺蜜说,“你柔道课还上不上了,迟小多!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又要放老娘飞机!”

    “回来再说!”迟小多挂了电话,气喘吁吁地进站,抱着背包,冲下站台。

    “我一直在等着,恋爱轰轰烈烈地发生,123,木头人,再不行动就要被扣分。”

    项诚靠在床头,歌词慢慢地朝上翻,迟小多只给他下了这么一首歌,这是让他沿途无限循环的节奏。

    项诚的声音很小,随着音乐,低低哼唱道:“我真的很想问,你是害羞还是太迟钝……”

    火车拉响汽笛,呜——的一声,轰隆巨响,缓慢开动。

    脚步声,喘气声。

    “谢谢……”迟小多的声音在门外道。

    项诚一怔。

    包厢门被拉开,迟小多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项诚马上起身。

    “我给你送……送……资料。”迟小多说,“来晚了……开车了……我补了个票。”

    项诚与迟小多面对面站着,迟小多笑了笑,说:“还好赶上了,哎,好累呀。只好先坐到北京再坐回来了。”

    项诚笑了起来,垂在衣兜旁的耳机里,还在回荡着歌声。

    火车在万丈阳光中离开车站,迎着金辉烈日,闪闪发光,朝着未知的远方前进。

    ——卷一·鸱吻·完——

    作者有话要说: 

第24章 北上





     夕阳透过车窗照进来;项诚躺在铺位尾侧,迟小多给思归做了个窝,把它放在衣服里。

    项诚:“你怎么把它也带上来了。”

    迟小多笑着说:“思归在站台上一眼就找到我了,缩在我帽子里;没事,软卧很少查这个。”

    迟小多躺在项诚身上,项诚两只手抱着迟小多;两人一起面朝车窗;看着外面沐浴在夏日暮光中的绵延山川。

    “在想什么?”项诚随着摇摇晃晃的火车问道。

    “想我的大学生活。”迟小多笑道;“最后一次坐火车还是四年前,毕业的时候。”

    “读大学好玩吗?”

    “嗯。”迟小多说;“每天我朋友去上课;就会用自行车载着我,如果我们再早一点认识就好了;可以多吃好多年你做的饭。”

    项诚出神地看着窗外,说:“我没读过大学,连小学也没念。”

    “你的字写得很好看啊。”迟小多侧头看了眼。

    项诚说:“我妈妈教我认字写字;教我念书,拼音我也不会,只能用笔画打字,以前她教我的还是繁体字,后来才慢慢学会简体的。”

    迟小多:“……”

    “教了多久?”迟小多问。

    “到我八岁,后来我跟着爸爸去捉……打猎,就再也没有学习过了,全靠自己看书。”项诚微微眯起眼,红色的光芒照在他英俊的眉眼间,恍惚一个悠远的梦境。

    “你好聪明。”迟小多说,“八岁就学会了全部的字,后天自学还懂这么多生活常识。”

    “很多学问也不懂。”项诚说,“吃了读书少的亏,你们大学生才了不起,会计算,会画图,还看得懂英语、物理、化学,懂这么多。”

    迟小多笑了笑,说:“你妈妈一定也很聪明,你长得像你爸爸还是像你妈妈?”

    “像我妈。”项诚捏了捏迟小多,说,“我第一次和爸爸出远门,回家以后她就走了。”

    “啊。”迟小多惊讶道,“后来你找到她了吗?”

    项诚摇摇头,说:“找到了,在我十七岁那年,但她也死了。”

    迟小多:“……”

    迟小多没有再问下去,卧铺车厢里十分安静,迟小多唯一的愿望就是:别有人过来。晚饭时候,迟小多买了推过来的盒饭,和项诚坐着吃。

    气氛突然变得沉重起来了,项诚也意识到了,笑笑,问:“你呢?什么时候去拜访一下你家人。”

    “我外婆去世啦。”迟小多说,“读大学那会回来办的,爸妈离婚了,爸爸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人都找不到,妈妈嫁去台湾了。”

    项诚点点头,迟小多说:“我爸以前是打渔的,就在珠海的渔村,后来经济开发,发展起来了。家里被政府征地,补了一百多万的拆迁款,那个时候一百万很多很多,相当于现在的好几百万吧。”

    “巨款。”项诚说。

    “嗯。”迟小多说,“人突然一下有了一笔钱,又是在刚刚改革开放没多久的时候,那个时代里,哪里懂未雨绸缪的道理?对吧,现在大家才有紧迫感,知道要养老,要存钱,我爸那种渔民,都是花一天算一天,觉得一百多万,一辈子也花不完。”

    “后来呢?”项诚问。

    “后来他就学坏了,被村里差不多情况的朋友教坏,钱多得花不完,大家就去赌钱,赌着赌着,就没啦。”迟小多扒拉几下饭,吃惯了项诚做的菜,这火车餐简直就是猪食,“我奶奶好不容易把他拉扯大,最后被他气死了,我就和外婆过了。”

    “奶奶还在?”项诚问,“老人家不容易,可能就指望你了。”

    “气死了。”迟小多说,“字面上的意思,活活气死的。”

    项诚:“……”

    “她听到我爸把钱挥霍光了,债主来收房子,还倒欠几十万,就上吊了。”迟小多说,“就挂在电风扇上,那天我什么都不知道,听见我妈和债主吵架,我妈直接走了,我还在房间里玩,出来闻到好臭,奶奶的舌头都伸出来了,做了好几个月的噩梦。”

    项诚拧开水,倒了点给迟小多喝。

    “有钱没寄托。”项诚说,“我爸就常说,钱财都是身外物,要看你想做什么,没理想的生活,就像行尸走肉一样。”

    迟小多说:“是这么说,可是现实难把握,大家都逃不出这个圈。在乡下住,青山绿水的,没什么烦恼,生活也没有大城市方便。”

    “如果让你去农村生活,你去吗?”项诚问。

    “看和谁。”迟小多想了想,说,“看能找到什么事情做,我还没想好,接下来要做什么呢,没朋友。”

    项诚望向窗外,悠然道:“乡下有乡下的好,大山、大江、山精野怪、动物、自然,这些都是人的朋友。”

    “你相信世界上有鬼魂吗?”迟小多话头一转,忽然问,“我外婆说,世界上有很多妖精,他们是原本就活在大地上的生灵,在很多角落里,悄悄看着咱们。”

    “相信。”项诚想了想,说,“我没文化,不知道鬼魂神怪的科学原理,不过我相信有。”

    “嗯。”迟小多笑着说,“你把我们读书的时间拿来走路,去过很多地方,一定听说过很多传说。”

    项诚收起饭盒,朝迟小多说:“我有一次在湘西……”

    迟小多:“……”

    迟小多脸色瞬变,头皮一下就麻了,心想我错了,不该提到什么鬼魂精怪上的,然而恐惧心理却完全压制不住好奇心,又有点期待项诚把话说完。

    项诚意识到了,忙道:“对不起,开玩笑的,忘了你怕这个。”

    “没……没有。”迟小多嘴角抽搐,说,“我其实不怕,真的。“

    项诚去扔饭盒。迟小多坐在铺位上,想起那个盛传全中国的“湘西赶尸”,背后登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从赶尸联想到粤语长片里的僵尸,又联想到阴魂,越来越坐不住,心想项诚怎么还不回来!

    卧铺包厢门哗啦一下拉开,迟小多看到一张青黑色的脸,哇一声鬼叫起来,把里外的人都吓得够呛。项诚马上扔了烟头冲进来,看看迟小多,又看外面的一男一女,俩情侣。

    “没事吧?”项诚说。

    “没有。”迟小多心有余悸,说,“我自己吓自己。”

    “没事吧?”那男生伸手过来,摸了摸迟小多的额头,迟小多抱着枕头,倒在铺位上喘气,女孩子笑着进来,说:“不舒服?”

    迟小多刚才看到了一张死人脸,不过肯定是想太多了被吓的。项诚回来以后,把水果拿出来,分给两人吃,男生点头道谢谢。迟小多抱着被子,朝项诚那边蹭了蹭,说:“你在湘西看到什么了?”

    项诚:“……”

    迟小多说:“你说下去吧,不然我会更害怕。”

    “去湘西。”项诚说,“听说有人在山里看到一个山怪,很快就跑了,像神农架的野人。”

    “肯定不是!”迟小多说。

    对铺情侣好奇地看着他俩,迟小多说:“你说啊,说完我就不害怕了。”

    项诚想了想,答道:“有了,赶尸。”

    迟小多嗖的一下,毛又要炸了,对铺情侣却很有兴趣,女孩子认真地听。

    “有一次,搭了个顺风车。”项诚说,“走夜路,半夜十二点,司机开着远光灯,照见路边一队人的背后,他们正在慢慢地走。我摇下窗子,司机让我别吭声,否则会有麻烦,这就是赶尸。”

    所有人:“……”

    迟小多想到那个画面,黑暗的公路上,车开过去,远光灯照着一队诡异地在路边行走,也不回头的人,简直是毛骨悚然。

    “不是一跳一跳的吗?”迟小多说。

    “当然不是。”项诚说,“膝盖能弯,走路的动作,就和正常人没两样。”

    “具体多少人?”迟小多好奇地问。

    “六个。”项诚答道,“赶尸不过十,三、六、九,尸走在前面。”

    迟小多握着被子,被里钻出一个鸟头,侧头看着项诚。

    男生笑了笑,摇摇头,没说什么。

    项诚朝迟小多说:“司机说,开车下乡,碰到这种慢慢走、不张望、手里没拿东西,也不说话的队伍,千万别停下,也别去问人需要帮忙不。”

    项诚一说出来,迟小多就没那么怕了,问:“为什么能让它们走动呢?”

    项诚说:“类似于寄生虫,道教有‘三尸’一说,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踞、踬、跻,将这种寄生虫放在人的身上,就能利用一些特殊的植物装在长竹竿上,挥来挥去,来让死去的尸体再行动。”

    “可以让它们跳舞吗?”迟小多笑着说。

    项诚想了想,答道:“没有试过,有机会可以试试。”

    迟小多说:“后来呢?”

    “后来,我们的车当然就开走了。”项诚说。

    迟小多说:“如果尸体突然回头看你的话,会怎么样?”

    项诚:“别这么说,太恐怖了。”

    迟小多哈哈地笑了起来,又说:“好啦开个玩笑,是真的吗?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的。”

    项诚说:“《故事会》上看的。”

    大家都笑了起来,迟小多说:“你好喜欢看《故事会》。”

    “专业书籍。”项诚随口道。

    迟小多又笑了起来。

    那对情侣里的男生说:“以前我们实习的时候,太平间也经常传说丢尸体,要不给你们讲个?”

    “你给老娘闭嘴!”那女孩炸毛道。

    “好了好了,不说。”男生忙道。

    迟小多大笑。

    “《故事会》上说的吗?”迟小多手肘顶顶项诚,打趣道。

    项诚没有说话,指指枕头,示意你躺着,别说了。

    于是这事暂时被揭过,夜幕降下,迟小多找出复习资料给项诚看,项诚的神色变得很古怪。

    “你不是要考国导吗?”

    “哪里找来的?”

    “王仁帮我借的。”迟小多说,“上面还有景点的笔记呢。”

    项诚一副惨不忍睹的表情,说:“真该谢谢王总。”

    “不用客气。”迟小多说,“你看吧。”

    项诚:“……”

    项诚只好翻开复习资料,在火车上看。迟小多和对铺情侣聊了几句,那男生广州毕业,在北京当医生,回广州中医药大学参加在职研究生的一个考试。六月份刚好有假,考完了带着女朋友,回老家漯河去见父母,见完父母,顺便回北京上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