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22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22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里的路怎么走?”项诚说。

    “上去啊。”店员说,“那边电梯开着。”

    项诚说:“有后门吗?”

    店员一边找零一边答道:“不要走。”

    迟小多朝侧旁看,看见一个关着的门。

    “你们老板呢?”项诚问。

    店员耸肩,说:“老板出国了,我们老板说了,走后门的,后果自负。”

    “平时有人走那个门?”项诚又问。

    “以前有过,听说拿了东西不给钱的客人,都走后门。”店员说。

    项诚拿了烟,和迟小多走到后门前,推开门,手电筒一照,是个朝下的楼梯。

    “我怀疑那个店员知道什么。”迟小多说。

    “是个普通人。”项诚说,“应该什么也不知道,不过他们老板肯定知道。”

    “除了我这样的。”迟小多问,“还有人知道灵异神怪的事吗?”

    “还有不少。”项诚说,“平时有些人会接触到,能催眠的就尽量催眠了,有些涉及事件太深、背景太复杂的人,偶尔会想起一点,但是说不清楚,不过他们大多数时候也不会对外说。”

    楼梯下到底,是个空空荡荡的水泥房,项诚拿着手电筒到处照,什么也没有。房间中间有一个洞,两人走到洞口朝下照,一片幽深。

    洞的尽头有一滴黑色的液体。

    “趴在我背上。”项诚说。

    迟小多整个人挂在项诚背上,项诚身手敏捷,沿着直梯下了底部。

    洞里是一条很长的通道,他们已经身处荔湾广场地下的第三层,项诚牵着迟小多的手,两人在安静漆黑的通道里朝尽头走。迟小多开始有点害怕了,脑内不住幻想就像恐怖片《异形》一样,突然间头顶有个什么东西扑下来。

    “听听歌,放松一下。”项诚说,“我手机里有歌吗?”

    迟小多笑了起来,拿出项诚的手机,选了首歌,耳机自己戴上,分了一个给项诚。

    这次放的是Lady Gaga的《Bad Romace》,公鸭嗓“嘎嘎——啦啦啦啦”地响起来,仿佛在隧道里回荡。

    “唱歌的人男的女的?”项诚问。

    迟小多:“你把她当女的吧。“

    项诚和迟小多沿着路走,牵着手,Lady Gaga节奏感极强的歌声在隧道内回荡,两人都有点自动随着节拍摇头晃脑的感觉。

    “ZhuaZhua ;O… La La La……”

    “唱的什么,听不懂。”

    “好听就行。”

    “还行。”项诚随着旋律,脑袋一顿一顿,说,“适合收妖驱魔的时候听。”

    两人走出隧道,来到一个更奇怪的地方,那是个不规则形状的开放房间,一半是钢筋水泥砌起来的毛坯水泥房,一半则是乱七八糟的泥土墙壁,就像有人在这里动工兴建地下室,建到一半,临时跑了,于是剩下个半水泥半自然的空间。

    敞开的一侧是个斜坡,四周还用木桩支撑着。

    项诚摘下耳机,说:“这里就是放八口棺材的地方。”

    “什么?”迟小多一脸茫然,项诚摆手,示意他站在中间,张开手臂。

    项诚还沉浸在旋律与节奏里,抖开降魔杵,躬身跑动,在迟小多的周围画了一个圆,继而侧身一倾,拖着武器来回绕,迟小多好奇地低头看,项诚仿佛在地面画了一个什么法阵。

    紧接着,迟小多站定,项诚抬起一手,朝向迟小多,微微一按。

    嗡的一声,地面被画下的痕迹发出光,他感觉到项诚发生了什么变化,似乎有一只神兽,在项诚的身上浮现,双目一动不动,取代项诚注视着自己。这种压迫感令迟小多不由得害怕起来,然而只是一瞬间的事,自己身上便有一种力量被逼迫得释放出来。

    迟小多低头看双手,手臂散发出淡淡的黑色烟雾,飘向泥土通道深处。

    “我们接近那只魔了。”项诚说,“包给我,接下来躲在我身后。”

    “魔和妖有不一样的地方吗?”迟小多问。

    “差很远。”项诚走在前面,接过迟小多的包,说,“妖是生灵,魔是一种怨恨。”

    “魔没有形态吗?”迟小多问。

    项诚说:“魔的聚集,多是自然产生的,它会汇聚为邪力,这种邪力成形后,会散发力量,选择一些合适的动物、植物,把它们变成妖。”

    “真正的魔会寄生在它能找到的最强大的生物身上。”项诚说。

    “那要怎么杀死它呢?”迟小多问,“魔死了会去转世投胎吗?”

    项诚做了个“解除”的动作,解释道:“驱魔,意思是降服它,并用自己的力量去驱散它,是驱散,不是驱赶。”

    “哦——”迟小多一下全明白了。

    “所以你们真正的工作是驱魔。”迟小多说。

    “找到把妖变成妖的力量,再把它驱散掉。”项诚说,“化解人间的灾厄,就是驱魔师做的。收妖只是过程,最终目的是找到魔的源头。”

    “魔会因为什么产生呢?”迟小多觉得自己的问题实在太多了,但是没关系,反正自己也会被格式化掉这些记忆,先满足了好奇心再说。

    “痛苦。”项诚说,“天地的痛苦,生灵的痛苦,人的痛苦。”

    “天地也会有痛苦吗?”迟小多说。

    项诚点了点头,说:“我也有很多不懂的地方。”

    迟小多踩到了什么东西,交谈戛然而止,鞋子下面粘粘的,提起脚一看,下面是像沥青一样的东西。项诚用手电照了照,通往甬道尽头。

    两人从一个洞里出来,进入了一个巨大的隧道,隧道里还有水在涌动。

    “这是广州城的地下排水管道。”迟小多说,声音在隧道内形成回声。

    那沥青一般的痕迹消失了,走过隧道,面前全是错综复杂的道路,两人站了会,项诚抬头观察,看到隧道顶上也有凝固了的沥青一般的黑色痕迹。

    “这边走。”迟小多说。

    “你知道?”项诚说。

    “我估计躲在排水管道的汇集处里。”迟小多说,“你看洞顶也有,这个妖怪……这个魔应该不会有多动症,一会爬上一会爬下的。可能是体积太大蹭到了。”

    “有道理。”项诚说,“多动症,比喻很形象,你知道哪里有空旷空间?”

    “当然。”迟小多说,“我的专业就是给排水嘛,待会你要出手驱魔吗?”

    项诚在考虑,说:“看到再说。”

    迟小多带着项诚,在迷宫一般的地下水道里钻来钻去,气味越来越臭,到了最后迟小多几乎要昏倒,项诚左手捂着迟小多的嘴,加快了脚步。两人一个急刹车,在汇集处停下脚步。

    这是一个空旷的空间,暴雨时,广州全城排水都在这里汇聚,一个巨大的开口,隧道的其中一个总管道通往更遥远的珠江。

    内里伴随着瀑布般的响声与恶臭,更有震耳的轰鸣声响,犹如一台宏伟的机器在轰隆运转,内里发出绿光。

    迟小多屏住呼吸,与项诚抱着,一起朝下看。

    那是一头足有三米高的怪兽,匍匐在坑底,面朝排水总管道不住出气,片刻后剧烈地抖动起来,喷发出一股黑色的泥泞。一枚绿色的、犹如大灯一般的光体长在它的身上,照亮了这个巨坑。

    “我下去看看。”项诚几乎是贴在迟小多耳畔,说,“就是它了,你不要靠近它。”

    迟小多低声说:“我靠近它,它会发现吗?”

    “有可能。”项诚转过身,沿着一条直梯轻手轻脚地爬下去。

    那怪物轰隆震响,又喷发出一股沥青泥,洒了满地。

    迟小多看懂了,它在咳嗽!

    但是这么大一个东西,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黑色的臭泥随着脏水被带出去,也许将汇入珠江河道。

    迟小多朝着项诚打手势,项诚示意放心,爬到一半的时候,那怪物翻了个身,发出痛苦的嘶吼,声音震得迟小多差点甩下去,忙躬身趴在洞口处。

    项诚猛地一顿,固定住自己的身体。

    就在那一秒内,他以一个倾斜的姿势抓牢在直梯上,形成了一个角度,而随着那个角度,运动衣兜里的手机缓缓滑了出来。

    迟小多小声焦急道:“手机!”

    怪物一呼一吸之间,仿佛被淤泥卡住了,短暂的静谧。

    Iphone6plus带着耳机线滑出了项诚的衣兜,项诚左手抓着直梯,右手迅速探出,死死揪住了耳机线。

    耳机线连着Iphone,Iphone悬挂在空中,缓缓旋转。

    迟小多松了口气,项诚拉着耳机线朝上一拽,要让手机顺势飞回来的时候——迟小多差点叫出声。

    耳机和手机啪的一声,分开。

    手机一秒内切换到公放模式——LadyGaga嘹亮的声音在隧道内回荡。

    “Rara——aaaa,GaGa O LaLaLaLa——”

    迟小多:“……”

    项诚:“……” 

第18章 海风





 






     手机旋转着掉下去,落在淤泥里,半截插着,缓缓下沉。迟小多脑海里登时闪过那个上厕所手机掉在坑里恰好有人打电话于是手机随着来电震动而缓缓沉了下去的笑话。

    啊啊啊啊——不对我到底在想什么!怪物醒了啊啊啊啊!

    迟小多魂飞魄散,然而事实已经不允许他再做复杂的任何思考了,随着一阵耳膜震荡的痛苦,迟小多一阵天旋地转,怪物冲向直梯,项诚松手,整个人直飞下去。

    项诚在空中旋转,将运动包拉链一扯,头下脚上的顷刻间,半包黄豆飞了出来,紧接着项诚手指揪住保鲜袋的一角,在空中猛扯。

    哗啦一声,黄豆散了漫天,迟小多探头朝下看,只见项诚沿着墙壁飞速奔跑,怪物一头撞在墙上,项诚一个翻身,那句咒语似乎是吼出来的。紧接着漫天黄豆就像流星雨一般激射而去,全部发出金光,在空中弹跳。

    项诚一落地,登时狂奔向他的手机,揣在裤兜里,转身面朝怪物,怪物狰狞大吼,掀起一阵飓风!

    迟小多看清了那只怪物的全貌:它长着狰狞的头颅,上下獠牙足有将近一米长,全身都是黑色的鳞片,四足踞地,獠牙张开闭合,就像锋锐的铡刀一般,爪子闪烁着寒光,鳞片有不少脱落了,流出黑色的血。

    它有着龙一样的身体,足有五六米长,尾巴则是鱼尾,两侧还带着闪光的甲状鱼鳍,唰然挥开时,似乎随时要将项诚给切成两半。它转过身,要追捕项诚时,迟小多却发现它的一只眼睛已经瞎了,而另一只眼睛,则就是刚才看到的,发出绿光的光体!

    这什么!在哪里见过?!

    迟小多总是记不起来,回忆一片混乱,不住被项诚上一次收鬼车的景象所干扰,顷刻间想起在玉兰巷里看到的,印刷告示上的怪物!

    很像,不完全一样,叫什么来着?鸱吻!对!是鸱吻!可是为什么……有什么弱点吗?能帮上项诚不?迟小多摸出手机,开始百度。

    百度一下!你就知道!

    然而,下水道里没有信号……

    鸱吻停下动作,倏然抬头,一声绵延的长啸,啸声在空洞的管道内回荡。

    项诚顾不得再施法术,从包内抽出镇妖幡,凌空一抖,瞬间镇妖幡内飞出鬼车,厉声尖啸!迟小多的耳朵几乎已经要被震穿了,两只怪兽的尖叫声差点让他吐血,然而项诚却似乎在干扰它的啸声。

    紧接着鬼车四处冲撞,仿佛在想方设法地逃走,项诚却将镇妖幡回拖,勒住鬼车的胸腹,一跃冲上了鬼车的背脊!鬼车乱扑乱撞,项诚怒吼道:“起——!”

    项诚驾驭着鬼车一个盘旋,飞向迟小多藏身的洞口,鸱吻的啸声越来越大,迟小多焦急地一抬头,看见项诚焦急地朝自己喊着什么。

    与此同时,四面八方的水道内嗡嗡震荡,仿佛有什么东西沿着管道飞速接近中央区。

    “什么?!”迟小多听不见,两人的对话都被鸱吻的啸声掩过。

    项诚口型在说:跳——

    迟小多回过神,飞身跃起,跳了下去。

    迟小多刚跳出来的一刻,身在半空,背后十二个管道同时喷出黑色的淤泥,成千上万的黑色小型怪物冲了出来!像是腐烂的猱类,身在半空,朝着迟小多狠狠抓下。

    迟小多背后兜帽里倏然冲出发出银光的思归,优雅地一个盘旋,撒出光粉,筑成光带,挡住了所有的黑色水猴!

    项诚一手搂着迟小多,两人在半空中旋转,项诚一脚踹在鬼车背后,鬼车哀鸣一声,落下地去。

    迟小多发出大叫,项诚再抖镇妖幡,将鬼车再次收了回去!

    场面一片混乱,鸱吻停下了叫声,排山倒海的水猴大军朝着两人冲来。项诚将迟小多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