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17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17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么。
  手机甩飞出去,镜头一掠而过,一刹那,迟小多看到了自己与项诚,项诚躬身以一个保护的姿势,死死抱着迟小多,怪鸟呼啸着冲向二人。
  光影一闪即逝,迟小多把画面逐帧往回翻,定格在那一秒内。虽然夜景很模糊,但他毕竟看清楚了,怪鸟在袭击他俩,而项诚在保护迟小多。迟小多心情非常复杂,突然间杨星杰的电话来了,问他在几号桌。
  迟小多答过后挂了电话,意识到项诚也许并不是坏人,许多事情他们还没有沟通清楚。
  这么说出来,会不会给他带来麻烦?
  一双手从身后蒙住迟小多的眼睛。
  迟小多登时大叫一声,杨星杰反而被吓了一跳,松开手,说:“没事吧。”
  迟小多出了满背冷汗,刚才杨星杰这么一个逗他的动作,起码害他心里吓死了十条翻车鱼。

15、明光

  “没……没有。”迟小多脸色发白,心有余悸说。
  “发生什么事了?”杨星杰意识到不妥了,凝重问道:“怎么穿着拖鞋出门?”
  “没事。”迟小多改变主意了,他觉得现在通过杨星杰报警的话,可能会给项诚带来很大的麻烦,还是先不说,答道:“高兴得忘换鞋了,想请你吃饭。”
  “我对此存疑。”杨星杰笑笑说。
  他的笑容十分俊朗,坐在迟小多对面,给他斟茶,打了个响指,点了茶点,今天周末,茶楼人很多,人气旺盛,又有个警察陪着,迟小多稍稍安心下来。
  杨星杰的观察力很敏锐,说:“是不是被你室友欺负了?” 
  “没有。”迟小多笑着说:“想什么呢。”
  杨星杰说:“换新手机了?我看看。”
  迟小多拿着手机给他演示了一番,打开别的界面给杨星杰玩,两人闲聊了几句,杨星杰说:“最近是不是身体不太好,听王兄说你经常加班。考过了就好好休息会吧。”
  “是该休息了。”迟小多不好意思地说,忽然间灵机一动,说:“我最近经常做奇怪的梦。”
  “梦?”杨星杰抬抬眉毛,笑着说:“春天的原因?”
  “不不不。”迟小多忙说:“不是春梦,是奇怪的……灵异的梦。”
  “你阳气不足。”杨星杰说:“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
  “因为是零的关系吗?”迟小多面无表情地说。
  杨星杰哈哈地笑了起来,迟小多感觉自己被调戏了,正色道:“经常梦见妖怪,奇怪的黑鸟……什么的,有九个头。”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杨星杰说:“少看点少年漫。”
  “感觉和真的一样。”迟小多问:“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妖怪吗?”
  杨星杰想了想,说:“我在横琴长大的时候,听老人家们说过,妖怪,是有的。”
  迟小多的心提了起来,问:“为什么?”
  “一草一木,大地山川,都有灵。”杨星杰说:“这些灵因为风水,气场的原因,汇聚在一起,可能就会被动物吸收,产生奇怪的东西,不过它们不会随便被我们看见。”
  是这样吗……迟小多想了想,又问:“鬼怪,也是这样吗?”
  杨星杰翻了翻手机,打开雅虎,拉椅子,坐到迟小多身边,说:“你看这个,说关于鬼怪的帖子。”
  杨星杰一手搭着迟小多的肩膀,用手机打开一个关于鬼灵怪谈的帖子。
  “从科学的角度来讲。”杨星杰说:“鬼魂也是一种自然力量,它们存在另一个维度的空间里,就像你七月半烧纸钱,不管在什么地方,哪怕是在卧室里烧,烧到最后,总有一阵风吹过来的感觉,那就是亲人来了。”
  “对喔。”迟小多想起但凡TVB剧里只要有烧纸,烧到最后都必然是一阵风,不禁毛骨悚然,忙道:“别说了!”
  杨星杰哈哈大笑,侧头看着迟小多,脸上泛红。迟小多被骇得脸色发白,杨星杰顺势与他分开,喝了口茶,脸上红晕消退,打趣道:“妖怪日本说得多,咱们中国人谈论这个不多,大多是讲鬼神。”
  迟小多明白了,点了点头,说:“他们是妖怪志异文化。”
  “山里,水里的灵,偶尔会出来。”杨星杰说:“大都市里,基本不会碰到这种奇怪的事,因为人多,有妖怪的话也很少进城。”
  迟小多嗯了声,说:“如果在城市里碰到的话,是不是都是些很厉害的妖怪了?”
  “也许吧。”杨星杰笑着说:“很厉害的妖怪,你觉得它会来盯上你么?”说着杨星杰上下打量迟小多,说:“除非你身上有什么妖怪想要的。”
  迟小多感觉自己又被调戏了,无聊地看着杨星杰。
  “如果有妖怪的话。”迟小多想了想,又问:“你觉得它们是怎么看待咱们人的呢?”
  杨星杰想了想,说:“我觉得它们对人的感觉是恨,你说呢?”
  “为什么?”迟小多说。
  “你想。”杨星杰无所谓地说:“人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大,把它们的家都占完了,气候好的,适宜居住,交通便捷的地方,都成为了人的城市,咱们都是城市人,没有土地的概念和感觉,不过你可以想想,祖祖辈辈居住的家,被推平了,成为别人的地方,那感觉肯定不好受,何况了,妖还活得这么长,几百年过去,再换个家,也没了,再换,再被赶走,最后只能在人去不了的地方,譬如雪山上,高原上的无人区居住,寂寥,悲凉,肯定恨死咱们人了。”
  迟小多想想有理,如果自己辛辛苦苦工作一辈子,攒钱买了套房,被莫名其妙的人直接推平了,和家人失散,背井离乡,一定很痛苦。
  “可是妖那么厉害。”迟小多说:“我看电视上还有法术什么的,要捣乱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杨星杰漫不经心答道:“人也有对策吧,以前读警校的时候,我就看到过不少灵异类的宗卷,当然,上头不会明着这么说,但是很多杀人案,失踪案,沉档了,科学无法解释的,都会被归入‘特别案件’里。”
  迟小多的心脏登时狂跳起来,说:“然后呢?”
  “然后会备一个份。”杨星杰说:“转交‘有关部门’。”
  “什么部门?”迟小多好奇地问。
  杨星杰耸肩,说:“史上最神秘的‘有关部门’,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
  迟小多知道这个涉及到一些秘密,肯定不能说了,杨星杰却看出迟小多不相信自己,认真解释道:“我知道的都不瞒你,嗯?我是真的不知道。”
  “谢谢。”迟小多笑着说。
  “你是个守口如瓶的人。”杨星杰又打趣道:“告诉你一些秘密,应该很安全,不过有时候有点惊慌失措,还得再镇定点。”
  迟小多没怎么在意这句话,忽然间想起那天和项诚吃日料的时候:
  【你的理想是什么?】迟小多问。
  【世界和平。】项诚淡淡道。
  迟小多瞬间就懂了!项诚一定是那个“有关部门”的!马上所有事情,在他的心里连贯起来,自己忘记的两段视频里的记忆,说不定就是因为看到了项诚办案子,然后被催眠了!
  项诚是正义的一方!迟小多顿时觉得错怪他了,有点急着回家去。
  “打个包吧。”迟小多说,顺便付了账,问杨星杰:“你呢?”
  “上班。”杨星杰搓搓脸,说:“晚上一起吃饭吗?”
  “不啦,项诚还没吃早饭呢,午饭也没吃。”迟小多说:“我得先回去了。”
  杨星杰打了个车,把迟小多送上车,迟小多心事重重,觉得自己可能错怪项诚了,回头看了眼,看见杨星杰站在路边,人来人往的,似乎有点寂寞。
  迟小多朝他挥手拜拜,杨星杰却没看见,头也不回地走了。
  回到家门口,电梯叮的一声,迟小多提着饭盒出来,看到项诚坐在家门口,抱着一边膝盖发呆,全身上下只有一条黑色小三角,手长腿长,就这么坐着。
  迟小多:“……”
  项诚:“……”
  “快开门!”项诚黑着脸说。
  迟小多一脸惨不忍睹,连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项诚反而说:“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不不。”迟小多拿钥匙开门,说:“是我不好。”
  “听我说。”项诚突然拉着他的手腕,把迟小多搂在自己身前,说:“这次别再跑了,对不起,小多,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
  迟小多淬不及防,被项诚抱着,耳朵贴着他赤|裸的胸膛,感觉到他的体温和心跳,他整个人都僵住了,一动不动地被项诚抱着。
  “你一定是个很好的人。”迟小多低声说。
  分开后迟小多朝项诚说:“先进屋吧。”
  项诚总算回到家里了,先穿上迟小多给他买的运动服,收好手机,迟小多让他吃午饭,心想你这么快穿衣服干吗啊,再裸|奔一会呗,才看了两眼。
  项诚打了个喷嚏,似乎是感冒了,迟小多说:“我给你找药。”
  “没关系。”项诚说:“自己能好,待会我告诉你一些事,你听了别太惊讶。”
  迟小多说:“你要告诉我什么?”
  “待会说。”项诚吃过午饭,收拾了盘子,让迟小多在沙发上坐下,进去拿东西,迟小多好奇地看着他,这次他没有太惊讶,等待项诚的解释。
  项诚一手提着他的编织袋出来,取出一块红床单,抖开,铺在茶几上。
  “我是一个驱魔师。”项诚说:“你想录像就录,录吗?”
  “不录不录,这个床单……”迟小多小心翼翼地说。
  “这不是床单,是镇妖幡。”项诚答道:“记得这只鬼车?”说着一本正经地指向其中的一只绣花九头鸟。
  迟小多:“……”
  接着,项诚一样一样地拿东西出来,首先放在桌上的,是一串铜钱。
  “这是古钱。”项诚说。
  “什么意思?”迟小多好奇地伸手去拿,看了眼项诚,说:“可以碰嘛?”
  项诚点点头,迟小多看到古钱上面,方孔四周刻着“山海明光”四字,他对历史不太了解,不知道哪个朝代发行这个钱的,项诚拿起一枚,翻过来,给迟小多看背面。
  铜钱背面刻着四张怪模怪样的脸。
  “降魔天尊韦护。”项诚说:“我们驱魔师的祖师爷。”
  迟小多瞠目结舌地看着项诚。
  “山海明光。”项诚说:“讲的是古代的一场,人与妖族的大战。”
  “大战……”迟小多嘴角抽搐,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妖吗?”
  项诚答道:“有,而且古代还有很多,五千年前,人类打败了妖族与魔族,妖族躲藏在世间,与人类混居生活;而三千年前,又一次大战,把妖族的势力彻底打垮了。”
  “先民拜兽,把兽当做图腾供奉;经过那次大战后的人拜神,神归根到底,就是新的部族图腾。”
  迟小多脑海里依稀浮出一个概念,震惊得无以复加,说:“三千年前,是殷商吗?”
  “是的,就是牧野之战。”项诚说:“我听我爸说的。”
  迟小多说:“那现在的妖还多吗?”
  “不多了。”项诚说:“随着很多天脉被污染,地脉被挖断,能修炼成妖的兽越来越少,但是还是有的。”
  迟小多的世界观已经彻底被颠覆了,什么马克思主义哲学,唯物论,通通在他面前崩解破碎。
  项诚说:“为了保护人间界,祖上留传下驱魔师这个职业,在暗地里保护你们,就像警察一样,只是我们,是没有编制的警察。”
  说着项诚的眼底闪过一丝短暂的黯然,补充道:“现在有编制了。”
  迟小多:“……”
  “这个录像。”项诚打开迟小多的手机,朝他晃了晃,说:“就是你无意中发现了我收妖的过程并录下来的,我以为我已经删了,没想到又出现了,是怎么回事?”
  迟小多小心翼翼地说:“因为我设置了照片图库自动同步……是这样的……”
  迟小多当着项诚的面,拿着手机给他解释,话题一下从怪力乱神跳到苹果数据库,项诚认真地看迟小多操作,说:“挺神奇的。”
  “不不,你的比较神奇。”迟小多忙道。
  “你的神奇一点。”项诚说:“科学更奇怪,说实话我一直不能理解电脑是怎么做出来的,一个小方块,插在板子上,连上鼠标,就能……”
  “那叫CPU,CPU很正常好吗。超自然的力量才叫一个神奇啊!”迟小多直到现在,还无法接受项诚给他说的一切,犹如世界观完全不同的两个星球的人凑在一起,啧啧惊叹。
  项诚拿着手机,说:“这么薄一小块,花花绿绿的,还能上网,你不觉得很神奇吗?”
  “好了我们还是不要争论谁更神奇这个问题了。”迟小多说:“虽然我觉得粒子对撞机什么的也很神奇……科学就和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