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148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148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迟小多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也就是说,原先的特别行动组上头还有人?】

    【是的。】陈朗答道:【根据我们的分析,血魔在驱委里有内应,但这个内应被另外的神秘人截走了,他能知道血魔下的命令。而且这个人,很可能就是特别行动组的幕后策划人。】

    项诚沉默片刻,而后道:【这个人满足几个条件:一、把智慧剑交还了给我。二、设计把老佛爷搞下了马。三、对血魔知根知底,所以能策反王雷。】

    陈朗:【是的,王雷很可能最开始就是这个人的心腹,项诚,你还记得当初智慧剑的事吗?如果能顺着智慧剑的线索,或者抓到了王雷,说不定都能摸出这个人来。】

    【不用找了。】项诚说:【我知道是谁,待会就去见他。】

    陈朗震惊,迟小多说:“你……你知道是谁?”

    “能猜得到。”项诚给陈朗夹菜,说:“我保证你的哥哥不会有事,如果他没有……嗯……不管他卖没卖老佛爷,他都不会有事。”

    迟小多正要翻译,陈朗却从项诚的嘴型上大概猜出来了。

    【是谁?】陈朗问。

    项诚用一根筷子点了点迟小多,顺着划到他的包里去,迟小多一脸莫名其妙,拉开拉链,项诚的筷子落在浑天刀上。

    “和血魔知根知底。”项诚说:“又与特别行动组有联系。这个人已经排除掉周茂国,林语柔了,在驱委权力格局变动中获利最大的,除了乔阎,还会有谁?而乔阎就是郑衾那个派系的,你记得不?驱委考试时,是他请来了郑衾。”

    “但这个不能成为最主要的证据。”迟小多说:“都是根据他们的关系作为推断,没有事实。”

    “你记得一个细节吗?”项诚眉毛一抬,表情漠然地喝了一点酒,说:“回北京后,今天下午,我就一直在想李营的事。”

    “什么?”迟小多说,脑海中一片空白。

    项诚:“变笨了,老看着我做什么?”

    “你帅啊。”迟小多笑道,看着项诚的侧脸,项诚亲上来,渡了他一点点白酒,迟小多脸上登时开始发热。

    项诚筷子在太阳穴旁转了转,示意他想。

    迟小多和陈朗讨论了会,陈朗问:“那个风水大师,也认识乩仙吗?他怎么知道智慧剑的?”

    迟小多:“!!!”

    “我帮你们请个乩仙……”

    “齐家从他那里得到了消息,知道了智慧剑的下落。”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几个碎片般的片段在迟小多脑海里闪过。

    “他认识郑衾!”迟小多惊讶道。

    “对。”项诚心不在焉地答道:“郑老师通过他,把消息放给了齐家,李营知道一些事,但他没有说,只是让咱们回北京来找郑老。”

    迟小多飞快地给陈朗翻译,陈朗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你们的推测里,a是血魔,b就是郑老。”项诚示意迟小多翻译给陈朗,陈朗终于想通了。

    【他想干什么?】陈朗飞快地问:【现在驱委已经被他控制了。】

    迟小多朝陈朗示意:【郑老师应该不会是坏人。】

    陈朗:【他一定是有目地的,哥哥被他扣押起来了。】

    项诚:【陈真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不要再紧张。我不管他是不是卖了老佛爷,当初他把我当朋友,现在不管他做什么,我也一样的把他当朋友,血魔已经死了,十年前的恩怨与他无关。】

    陈朗只得点头,项诚朝郎犬说:“郎犬,最近你和小朗在一起,负责保护他。”迟小多朝陈朗说:【最近几天你先回家,不要去驱委了,郎犬陪你。】

    陈朗:【我要和你们一起去。】

    项诚摆手,迟小多也不让陈朗跟着,他看了眼项诚,项诚示意安心。

    【给它吃狗粮就可以了。】迟小多笑道:【不用特地做饭给郎犬吃。】

    陈朗坚持无果,只得摘下戒指,放在迟小多的手心里。

    “如果是被郑老师抓走的话,陈真不会有生命危险。”迟小多朝项诚说。

    项诚依旧不吭声,迟小多看了眼陈朗,陈朗只吃了一点就不吃了,趴在桌上睡觉。

    “你觉得郑衾是个怎么样的人呢?”项诚说:“他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

    迟小多很难判断,项诚说:“把智慧剑还到我们的手里,设计这么多,借咱们的手杀掉了血魔,现在又渗入驱委,清算当年巴山的事……”

    迟小多答道:“我一直觉得他是站在咱们这一边的。”

    “也有可能。”项诚喝完杯里的酒,再斟,答道:“咱俩无意中都成为了他的棋子,郑衾才是隐藏在驱委最高层背后的那个人,也许这么多年里,他的布置一直没有停过。”

    迟小多答道:“对,但冲着还你智慧剑、帮忙诛灭血魔、以及在驱委大楼里放了咱们一马这三件事,我觉得他最起码的,对咱们没有恶意。”

    项诚点了点头,说:“自打认识以来,郑衾就一直在帮忙。可是我还有一件事没想明白,那道闪电。”

    “闪电也很可能不是他放的。”迟小多答道:“而且咱们做的法宝,还没有派上用场呢。”

    项诚从外套里摸出那个小图腾,看了眼,两人都没有说话。

    “郎犬。”项诚说:“不要吃了。”

    郎犬看了两人一眼,项诚道:“你现在把小朗送回家,开车回去。保护他的安全。”

    郎犬哦了声,起来摇摇陈朗,陈朗睡熟了,郎犬便把陈朗抱走了。

    外面车启动,离开后,迟小多说:“咱们现在怎么办?”

    “买单。”项诚说:“马上就有人来了,如果没猜错,郑衾的弟子现在就在外头等着咱们吃完。”

    “他怎么知道咱们回北京的?”迟小多说。

    项诚打了个响指,示意服务员进来买单,果不其然,服务员道:“先生,已经结过账了,外面有人在等您。”

    “请进来。”项诚随口道。

    外头来了个人,穿着中山装,站在门口。

    迟小多想起来了,上次在电梯里碰见过,正是跟在郑衾身边的弟子。

    项诚斟了一杯酒,放在桌旁。那弟子微微一点头,接过,干净利落地喝了,杯底一亮。

    “在下名叫陶然,师父有请两位。”弟子说。

    项诚和迟小多起身,项诚抖开外套给迟小多穿上,两人跟着出去,夜晚,北京就像笼罩在一个巨人无处不在的势力之下,穿梭全城的大风正在咆哮,道旁的树被吹得几乎折断。

    街前停着一辆加长的红旗,两人上了车。

    “春脖子短。”陶然说:“师父知道两位在北京没有落脚之处,特请移步。”

    项诚嗯了声,一手放在迟小多膝上,覆在迟小多手背上,稍微握了握,迟小多看项诚的眼睛,从他眼中读到“放心”二字。

    轿车驰离市区,两道昏暗,继而上了高速,足足数小时车程,没有人说话。

    直到车下高速,驰进一片荒芜的村庄内,月光下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庄园,庄园占地足有数平方公里,花园两侧的树木几乎要被狂风压断,铁门打开,车开进庄园内,迟小多看到两道的路灯造型奇异,灯罩上是一种特别的防御符。

    下车时,风沙迎面刮来,项诚挡在迟小多一侧,两人快步进了正门内,大门轰然关上。

    迟小多本以为按照郑衾的风格,所住应当是个中式的豪华大宅,却没想到是个西方化的庄园。

    “请跟我来。”弟子说。

    项诚与迟小多跟着上楼去,弟子把他们带到走廊外,两名保镖示意不必再跟,迟小多看了眼,感觉到一股妖气。

    两个保镖都是妖!

    迟小多不敢用龙瞳看,门被打开,周璇的歌声流淌而出,房间非常的宽敞,壁炉里装上了电暖装置,朝外发散着红光。

    “回来了?”

    郑衾合上手里的一本书,项诚与迟小多一同鞠躬。

    “我看看?”郑衾说。

    迟小多看看项诚,项诚示意给他,迟小多便从包里翻出图鉴与浑天刀,保镖上前接过,走过去递给郑衾。

    “过来点儿。”郑衾缓缓道:“老人怕冷,四月里头还点着炉。”

    两人走过去,郑衾要把刀拔出鞘,迟小多却道:“血魔的力量还在里头,怨气很重。”

    “嗯。”郑衾满意地答道:“我知道把这件事托付给你,是一定能成的……”

    “是乩仙告诉您的吗?”迟小多突然开口问道。

    郑衾一笑,摇摇头,回头看了迟小多一眼。

    “师兄的事儿,终于也完了。”郑衾摘下墨镜,若有所思地看着炉火,继而把浑天刀放到一旁。

    安静中,项诚道:“您还有什么事吩咐的?”

    “我给你的父母报了仇。”郑衾缓缓道。

    项诚与迟小多同时一震,郑衾又道:“当年巴山之战,我是想去的,可惜一把老骨头,实在动不了。”

    “您也知道……”项诚颤声道。

    “当然知道。”郑衾没有看他俩,笑道:“我师父活了一辈子,到死还惦记着师门出了逆徒的这点破事。如今你俩帮我门中诛灭叛徒,我该说声谢谢才是。”

    “应该的。”项诚答道。

    “可是呢。”郑衾又自言自语道:“我门下弟子不争气,本该我九华门内解决的派中之事,如今竟要托付给两位门外的兄弟来解决,这事要是传了出去……嗨。”

    郑衾笑了起来,看看项诚。

    迟小多不明所以,答道:“我们一定为您守秘密。”

    项诚摆手,示意迟小多不要说话,想了想,答道:“我父亲生前说过,项家是不动明王后裔,后辈有心,却实在无法成全郑老收徒之名,否则倒是很好的。”

    “自然不敢。”郑衾一哂道,继而望向迟小多。

    迟小多看到郑衾那金色的龙瞳,一下有点不知所措,又看项诚,心想郑衾是什么意思?他突然醒悟,郑衾是不是想收他当徒弟?

    “小多是个好孩子。”郑衾说。

    “你愿意吗?”项诚朝迟小多问。

    迟小多心脏狂跳起来,大概明白到了郑衾的意思。

    “我……我得想想。”迟小多说:“郑老师,您的要求……这太突然了,我一直没想过。”

    “也好。”郑衾说:“当初,老师让你做一把浑天刀,一本图鉴,找一枚魔种,如今你都带来了。”

    “您的表述有误。”项诚说:“郑老,魔种世间只有一颗。”

    “魔种有许多颗。”郑衾说:“由你心里的那颗,能投射出更多的魔种,一级比一级低,你现在是不懂的,等你成了天魔,魔的力量就像蒲公英一样,繁衍出去。”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郑衾叹了口气,说:“有怨忿的地方,就是魔种的土壤,它会在里头植根发芽,反哺天魔,也就是未来的你。”

    项诚的神色发生了些许改变,郑衾又道:“老头子冒昧地问一句,你希望留着它吗?”

    “不。”项诚答道:“我现在很好。”

    郑衾说:“当年,我的师父研究出一种法术,希望为丁师兄把它分离出去。”

    迟小多屏住呼吸,心想太好了!

    “但这个法术从来没有用过。”郑衾摇摇头,叹息道:“我就这么看他越陷越深,无能为力,最后还是用了一个两败俱伤的办法。先前为你世家寻找六件法器,也是有此打算,毕竟不动明王之力,是世间唯一能威胁到天魔的东西。”

    “如果能找齐六件法宝。”郑衾说:“再为你分离魔种,说不定能将它顺利销毁,眼下既然缺了一件,来日就只好采取封印之法,暂时将它封存。”

    “也就是说,郑老师,您要帮我们把魔种分离出来吗?”迟小多问。

    郑衾没有说话,项诚答道:“再说吧,小多,郑老累了。”

    “也罢。”郑衾说:“小朋友需要想一想,老头子也需要想一想,我们就各自想一想罢。你们这些日子,就先住在我这里。驱委是不可再回去了,待我将他们收拾了再说。”

    迟小多道:“驱委……也是郑老师的布置吗?”

    郑衾说:“你俩帮我九华门这大忙,老头子很承项家这个情,当年的一点旧怨,便顺手帮你报了这个仇,怎么?”

    “没。”迟小多紧张道:“我们回来以后,想联系陈真……”

    “那小子为虎作伥。”郑衾慢条斯理地说:“助纣为虐,周茂国与林语柔有不少把柄抓在他的手里,幸而迷途知返,现今已洗心革面,答应协助我。”

    迟小多:“……”

    项诚说:“那是挺好,我看那群人不顺眼很久了。”

    郑衾说:“你俩想为他求情?我本就没想过动他,事情办完了,他还是会回去的。”

    迟小多答道:“我……起码给小朗报个平安,这么久没见,小朗应该会很担心的。”

    郑衾说:“他眼下不能露面,你告诉他弟弟就是,若信得过我,待驱委的事消停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