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115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115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能进库房就行。”项诚说,“剩下的你不用管。”

    “事到如今不管也得管。”陈真说,“东西被你带走了,我推不掉责任。”

    迟小多想到陈真也许会因为这件事而丢官,一时间又犹豫起来,不知道自己做得是对是错,如果只是自己与项诚的责任,那么哪怕做再多事情,他的信念都是坚定的。

    然而一旦把别的人也带上,就不再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了。

    陈真拉开抽屉,写了几行字,表情迟疑,片刻后撕了重写,迟小多和项诚都没有打扰他。

    “你拿着这个条子。”陈真最后交给项诚一张条,说,“去给老佛爷盖印,在她那边露个脸,刚好我这边有一张还没发出去的工作证,是云南的外派调令,因为驱委各办公室被查,这个叫赵伦的人还没入职,现在我给你做一张。”

    陈真开打印机,让项诚背对墙壁,拍了张照,做出工作证,项诚接过,别在西服胸袋前,陈真又说:“就说周老师下午决定提审项诚,请她开权限,把真武暂时取出来。”

    迟小多心想谢天谢地。

    项诚折好条子,转身出去。

    “统战部有镇妖铃吗?”迟小多怕项诚惊动老佛爷,不由得有点担心。

    陈真摇头,说:“大领导有很多法宝是妖骨和内丹制的,其实整个驱委里镇妖铃很少。”

    陈真看着迟小多,两人静了一会,迟小多问:“这次一定给你带来很大麻烦。”

    “没关系。”陈真说,“你做的是对的事。”

    迟小多有点郁闷,没想到最后变成了这样。

    “小朗很想你。”陈真说,“不过今天你俩不要接触了,回去以后抽空给他发个短消息。”

    迟小多点点头,陈真疲惫地吁了口气,说:“到底是谁呢?”

    迟小多知道陈真还在思考那道闪电落下来的事,不由得庆幸自己赌对了,陈真果然没有出卖他们。现在的目标范围再一次缩小,剩下可达、周宛媛和轩何志。他不大相信可达和周宛媛是内鬼,也就是说,唯一的可能是轩何志。

    “会是轩何志吗?”迟小多问。

    “我觉得不会。”陈真说,“你不了解他,虽然在一些小地方他这人比较奇葩……但大体来说还是不大可能,毕竟他的父母也是死于……算了,这个先不提。”

    “总不会是可达和宛媛吧。”迟小多说。

    “你别忘了,还有曹斌。”陈真说,“他也是知道我们行动的人之一,只是他都在外围支援,一直没有露面。”

    “可是曹斌已经辞职了。”

    “是的。”陈真答道,“而且他的法宝全部上缴了……”

    项诚站在电梯里,电子声报楼层:“统战部。”

    “查一下工作证。”安保人员说。

    项诚交出工作证,安保用一个随身携带的机器扫了上面的条形码,对照工作证上的照片和人。

    “叫什么名字?”安保问,“怎么显示未入职?”

    “今天刚来的。”项诚说,“电脑还没录入。”

    安保示意项诚可以走了。

    林语柔和乔大师正在办公室里说话,项诚透过大窗户看了一眼,敲敲玻璃,林语柔侧头看。

    “……轩何志到现在还没找到迟小多……”

    项诚推开门,掏出字条,问:“请问,哪位是林局?”

    乔大师:“……”

    林语柔:“……”

    林语柔奇怪地看着项诚,项诚忙掏出字条,毕恭毕敬地交给林语柔。

    “什么意思?”林语柔蹙眉道。

    项诚没有说话,一脸茫然。

    “我问你,什么意思!”林语柔重复道,“你是组织部的?叫什么名字?”

    项诚递出工作证,答道:“我叫赵伦,林局您好。”

    林语柔看了一眼工作证,乔大师怀疑地看着项诚,说:“新人?”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项诚说。

    林语柔上下打量项诚,再看字条。

    “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和我说话的。”林语柔道,“陈真居然让一个新人来办这种事?让他自己过来!”

    “不敢。”项诚忙赔笑,躬身道,“我第一天来上班,确实是字面上的意思,陈主任说如果拿不到您的批文,明天就不要来了。如果有令您误会的地方,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乔大师无奈摇头,笑了起来。

    “炮灰。”乔大师漫不经心道。

    林语柔有点烦躁不安,拿起桌上的电话。

    “给我接周部长办公室。”林语柔说。

    电话没有人接,听筒里传来微弱的长声。

    项诚的衬衣背后湿了一片。

    组织部:

    办公室外面敲门,陈真马上退后,迟小多躬身躲到办公桌下面。

    “请进。”陈真说。

    迟小多躲在桌下,看到陈真下一个动作是站起来,便知道对方应该是领导,果不其然,周茂国的声音说:“陈真。”

    “是。”陈真说。

    “坐吧。”周茂国扔过来一根烟,陈真没接住,掉到桌子底下。

    迟小多捡起来,陈真躬身,拿到烟。

    “随便聊聊。”周茂国坐在沙发上,出了口长气。

    陈真点了烟,静默了足足一分钟后。

    周茂国:“说实话,我不想难为项诚。”

    “这件事发展到现在。”陈真说,“他迟早会被卷进去的,一个历史遗留问题。”

    周茂国说:“你对古代巫山神话,了解多少?”

    陈真想了想,说:“巫山北部,与巴山相连,在古楚国文化里,巫、巴两个山系,有过不少传说。”

    “姚姬。”周茂国说,“瑶姬。”

    迟小多:“……”

    “我总觉得当年的事,仍有不少疑点。”周茂国说,“当年的人,也都死得差不多了,过去的十年里,我始终想到建华的老家去看一看。”

    陈真没有说话,周茂国想了想,又说:“项诚魔化的原因,有一大半是来自于他母亲的宿命,而要解开他的心魔,也许关键在于姚姬的身上。”

    “可是她已经去世了。”陈真叹了口气,说,“就连骨灰也已经流向大海。”

    “所以我在想。”周茂国说,“当年他的父母是怎么认识的,初识之地又为什么会在那里,按道理说姚姬如果是负责孕育下一任天魔的圣女,她为什么会提前醒来?”

    “项建华为什么会认识她……”周茂国弹了下烟灰,眉头拧了起来,“姚姬与巫山神话中的那个‘瑶姬’,又有什么关联。”

    陈真:“……”

    双方再次沉默,片刻后,陈真开口说:“连您都不知道,我想知道的人确实很少,我其实想……试试项诚的口风。”

    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陈真按了下免提,林语柔的声音说:“陈真,周茂国在你办公室?”

    “在。”陈真说,“周老师,老佛爷找您。”

    周茂国走过来,迟小多听到脚步声,登时背上全是冷汗,陈真抬脚,踩着迟小多的肩膀,将他推进去一点,周茂国停在办公桌前,说:“老佛爷。”

    林语柔的声音在电话里说:“我这里来了个人,拿着陈真的条子……”

    周茂国接起电话,看了陈真一眼,拿着电话道:“怎么了?”

    “你让陈真提审项诚?”林语柔在统战部会议室里说。

    项诚垂手,站在一旁,看着批文,沉默不语,林语柔瞥了一眼项诚,项诚始终没有反应。

    周茂国看着陈真,陈真拿了一支笔,在白纸上写下:【真武恐被调包。】

    “是的。”周茂国答道,“关于当年巴山的事,我有一些疑惑。”

    “需要真武做什么?”林语柔不客气地问,“郑老师还没到,现在不允许动用。”

    “我有一些事需要确认。”周茂国随口答道。

    躲在桌下的迟小多心跳得砰砰响。

    “人和武器只能交给你一样。”林语柔说,“自己选吧。”

    “那就武器吧。”周茂国说。

    “必须你亲自去取。”林语柔冷冷道,在批文上签了名,交给项诚。

    周茂国那边挂了电话,项诚转身要走,林语柔却道:“站住。”

    项诚忙又转身,林语柔打量他,眯起眼,说:“我怎么觉得在哪里见过你?”

    “上一次您巡查云南的时候。”项诚说,“大理,蝴蝶泉,我给您带的矿泉水,跟在白主任身旁。”

    “是吗?”林语柔奇怪地说,“那么你进来的时候,为什么会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项诚有点为难地答道:“时间太久了,人和官职我对不上,主任也经常这么说我。”

    乔大师笑了起来,无奈摇头。

    林语柔淡淡道:“驱魔师考过了么?”

    “没有。”项诚答道。

    林语柔转念一想,问:“老白身体如何?”

    “他已经去世了,林局。”项诚答道,“中的蛊毒太深,年纪也大,撑不住。”

    “我忘了。”林语柔叹了口气,说,“老了……”

    会议室里一片静谧,林语柔似乎想起了一点往事,摇了摇头。

    “老朋友们一个两个的都走得差不多了。”乔大师随口道。

    林语柔没有再说话,项诚微微躬身,这次顺利走了,离开统战部,衬衣后背湿了一片。

    周茂国挂了电话,走到落地窗前,背对办公桌,背着手。

    “自古都说,解铃还需系铃人。”周茂国沉吟道,“也许在解开这个疑问后,我们可以不必再把巴蛇封进落魂钟里。”

    “老佛爷已经这么决定了么?”陈真说,“这是非常冒险的尝试。”

    周茂国略一点头。

    陈真道:“落魂钟已经有裂纹了,小朗告诉我,落魂钟的容积是有极限的,里面羁押了太多强大的灵魂,何况蛇魂带着魔种,一旦撑破了结界,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还是其次。”周茂国说,“使用翻天印加固落魂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但是我们不知道,在落魂钟里的妖魂会不会因此而产生变化,万一魔种吸纳融合了别的妖魂,麻烦只会更大。”

    说完周茂国转身,陈真在转椅上也转过身,椅背挡住了周茂国的的视线,刚好令他看不见迟小多。

    周茂国说:“我走了,你看着办吧。”

    陈真起身要送,周茂国却摆摆手,径自离去。周茂国看了眼电梯,左边先到,进门后,右边的电梯叮一声打开。

    “组织部。”

    左侧电梯合拢,项诚从右边电梯里走出来。

    迟小多从桌子下面钻出来,看了眼陈真。

    迟小多:“好险。”

    陈真:“……”

    “老佛爷到底在想什么?你不阻止她吗?会很危险的。”迟小多说,“封在落魂钟里,不怕让那些妖魂全部合体,最后变成奇怪的东西吗?”

    陈真答道:“没关系,反正关在监狱里的也不是项诚。周老师的话你都听见了,有些话我不方便说,就交给你了。”

    “谢谢。”迟小多心想这次一定是把陈真给害死了。

    “不客气。”陈真说,“为了朋友。”

    迟小多听到这话时,突然很感动,眼泪就要掉下来了,就在此刻,外头又有人敲门,迟小多忙热泪盈眶地又躲进桌子底下,进来的却是项诚。

    项诚:“……”

    迟小多说:“我们绝对没有做奇怪的事情。”

    项诚哭笑不得,陈真说:“拿到了?”

    项诚朝陈真出示一张卡,陈真说:“这个给你们,隐身符。”

    陈真交给迟小多一张符,说:“最后一张了,只能维持十分钟。”

    “她说需要周茂国亲自去取。”项诚说,“我打不开。”

    陈真示意无妨,从抽屉里取出沙漏。

    “不能让周老师去,否则就跑不掉了,沙漏底下有周老师的符印。”陈真说,“用它能骗过保险箱,密码是这个。”

    陈真在纸上写下密码,让项诚和迟小多看了记住,继而把它几下划掉,纸张放进碎纸机里。

    “沙漏用完以后拿到五楼,交给小朗。”陈真说,“再从五楼的对外出口离开,接下来无论你们去哪里,请和我保持联系,随时报告进度,我去想办法拖住监察部。”

    迟小多和项诚出门。

    项诚关门前,看了陈真一眼。

    “谢谢。”项诚说。

    “不客气。”陈真正在收拾东西,抬眼一瞥项诚,答道,“为了世界和平,我也相信你能控制住自己。”

    迟小多和项诚在等电梯,迟小多说:“陈真很好的。”

    项诚神色复杂,没有回答,迟小多牵着他的手,晃了晃,他很少听到项诚说谢谢——除非对服务员。

    也许陈真的行为,多多少少也能打动项诚吧,迟小多从来就觉得,自己虽然改变了项诚,但其实这个世界,和项诚所想也不完全一样。像陈真、可达、周宛媛……朋友之间或许各自抱有私心,然而在大节上,却是从来不含糊。

    如果陈真是驱委的*oss,也许一切都会有所不同吧,年轻人聚在一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