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106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106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让我太伤心了。”佘诚说,“我从来不这么对任何人,你相信今天晚上的宴会,其实是为了庆祝你的生日吗?”

    迟小多说:“别这样,夸张过头就不好笑了。”

    “生日蛋糕都准备好了。”佘诚说,“你不相信?待会就让他们端出来。”

    迟小多说:“肯定是刚才让人做的吧。”

    “……”

    “……”

    佘诚耸肩,眉毛一抬,没说什么。

    迟小多知道佘诚肯定是想泡自己了,他总觉得这样不大好,而且有点怪怪的,但是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老实,而且觉得真美好,就像一个完全不真实的梦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佘诚又接了个电话,显然确实很忙,吃饭的时候也许他让人不要打扰了,但是一到晚饭完毕,电话就接二连三的。

    “我觉得您也许要过来了。”

    “我看看情况吧。”

    佘诚摘掉耳机,想了想,迟小多说:“有事吗?有事不用理我,我在这里等你,绝对不会走的。”

    “有一点小事。”佘诚说,“但是不想和你分开,可以陪我一起过去吗?不会冷落你。”

    迟小多忙道:“不不,我找个地方看电视也可以的。”

    佘诚说:“如果我说我希望的话呢?”

    “那可以。”迟小多答道。

    佘诚便起身,说:“走吧。”

    保镖等在门外,迟小多和佘诚下楼梯,进了四层游戏厅。

    陈真和陈朗正在打游戏,陈朗骑着个摩托车,左摇右晃。

    陈真无意中一瞥,看见佘诚和迟小多从远处走过去,马上说:“我看见小多了,小多身边的是谁?”

    “我不知道。”齐尉说,“我猜测是他们老板,刚刚我在茶室见到他们走在一起,是个凡人,我感觉不到任何妖气。”

    佘诚走进赌场厅内,桌上的筹码堆成了山,佘诚朝马蒂尼点头微笑。

    “lla!”马蒂尼笑道。

    “martiny!”佘诚与他握手,拥抱。

    “您好。”佘诚又朝可达点头。

    迟小多看到可达和周宛媛的时候瞬间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哈哈哈!叶总,您好您好!我是rurakodak。”可达起身,与佘诚握手。

    佘诚彬彬有礼地与可达握手,自我介绍道:“lla。”

    迟小多:“……”

    原来格根托如勒可达可以这样翻译,迟小多实在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封离低着眉眼,桌上的筹码一大半在可达的面前,可达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佘诚只是随意看了一眼,便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坐到封离和项诚身前,空着的椅子上。

    迟小多朝可达咬牙切齿,票的事情还没找他算账,可达只装看不到,与周宛媛两人大杀四方。

    “看电视吗?”佘诚朝迟小多问。

    “好……好的。”迟小多想应该是可达赢太多,封离发飙,让佘诚过来救场了,这实在太不靠谱了吧,赢了多少钱?桌上的东西又是什么?

    项诚拿着遥控器过去,走过去,随手交到迟小多手里,那一刻,赌桌上,好几个人仿佛都屏住了呼吸。

    “哦谢谢。”迟小多看了项诚一眼,就开始按遥控器。

    项诚站在迟小多身边,沉默地注视着他的侧脸,眼睛里带着复杂的神色,一句话没说。

    “怎么啦?”迟小多问。

    封离朝项诚招手,项诚一瞥,便转身离开了。

    赌桌背后有个超大的显示墙,随着迟小多一按,春晚开始了。

    一片欢天喜地,喜气洋洋,哐当哐当,五颜六色的吉祥物在屏幕上跳来跳去。

    可达正在看牌,瞬间风中凌乱。

    周宛媛:“能不能别看这个?”

    “全部台都是啊。”迟小多换了几个台。

    马蒂尼问翻译,是不是电视机坏了,翻译忙解释道不是坏了,是这样的。

    “你喜欢看什么就看什么。”佘诚说,“不用理别人。”说着又朝周宛媛道:“小姐,这是我的船,我也喜欢看。”

    周宛媛:“……”

    一片红彤彤的春晚舞台灯光下,三人继续赌钱,可达被歌曲联唱吵得心烦意乱,连忙示意迟小多把声音开小点。

    片刻后,开始讲相声了,于是三人就在相声的背景下玩梭哈。马蒂尼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听不懂中文,时不时问翻译,翻译把笑梗解释给马蒂尼听,马蒂尼哈哈大笑。

    听到好笑的地方,佘诚也笑了起来,迟小多则笑得在沙发上打滚。

    不到一个小时,佘诚把可达的筹码又赢了回去。

    “不行了不行了。”可达伸了个懒腰,说,“风水轮流转,我出去走走。”

    马蒂尼面前的筹码已经快光了,周宛媛始终注视着那个匣子。

    “我来吧。”周宛媛说。

    荷官发牌。

    “你会不会啊!”可达站在旁边看了眼,说,“这个时候怎么能跟?”

    “你能不能闭嘴啊!”周宛媛道,“老娘看你搓半天都没说话,瞎起哄什么?”

    “你打麻将啊?”可达说,“还带‘搓’的。”

    迟小多:“……”

    迟小多好奇地看着桌子上那个匣子,心想他们几个是要干嘛?能不能快点?

    佘诚看了眼迟小多,示意马上就好,马蒂尼的筹码剩下两个,与此同时,他终于把匣子押了出来。

    侍者上前,提着一箱筹码放在马蒂尼面前,替过箱子,马蒂尼却按着箱子,说了句话。

    翻译说:“马蒂尼先生说,筹码他要,箱子他也要,刚才的一千万筹码,只是置换箱子的交易权。”

    “嗯。”佘诚说,“很合理,我也是这么想的,请。”

    迟小多隐隐约约猜测,匣子里是不是一个什么贵重物品?他突然有点明白了,应该是马蒂尼要用赌博的方式,来和佘诚交易这个匣子,匣子里是很重要的东西吗?他听过一些地下交易的方式,使用筹码来洗钱,或者避过政府的耳目,来交易无价之宝,佘诚该不会是在做非法买卖吧!

    马蒂尼哈哈笑了几声,摇摇头,佘诚朝他微笑,又看了眼周宛媛,问:“小姐还跟吗?”

    “跟。”周宛媛说。

    “再玩最后一场。”佘诚说,“项诚,你去吩咐把蛋糕送过来。”

    “是。”项诚低声道。

    这一刻,除了马蒂尼之外的人,又是一静,可达、佘诚、封离、周宛媛四人同时望向迟小多。

    迟小多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耳朵稍微动了动,想起了什么事,转头看了一眼,项诚也转头望过去,两人目光一触,迟小多便莫名其妙地继续看电视去了。

    “那么……”佘诚说,“梭哈了,不玩了,准备吃蛋糕。”

    封离一躬身,把一千万筹码推向赌桌中央。

    “梭哈就梭哈!”周宛媛道。

    可达小声说:“你确定给报销?周小姐,这么来会死人的,要不要先打个电话问问?”

    周宛媛:“……”

    “管他的。”周宛媛小声道,“反正这票干完,失败也别想混了。”

    可达只得躬身,把筹码也推出去。

第79章 跑路

   马蒂尼笑了笑,摇摇头,身边的美女接过锁上的匣子,推向中央。

    迟小多看了赌桌中间一眼,不由得也紧张起来。

    11点30。

    周宛媛看了眼牌,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箱子上,迟小多隐隐约约,想到了一件事,先前周宛媛半路上车的身份,齐尉和可达等人对她的态度……所有不合理的细节,在这一刻都一下清晰起来。

    他们是不是就是为了这个箱子来的?!迟小多被自己的猜想吓了一跳,轩何志、陈真、可达、包括齐尉!还有周宛媛在内……这些人突如其来,没有任何预兆地出现在自己身边,一个接一个,是不是就为了今天晚上?

    可是认识陈真在闺蜜接到来澳门的邀请之前,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也会来澳门的?难不成在一个月前,齐尉就知道佘诚会来了?

    他们一定是国家的情报组织成员!迟小多心想,对!一定是这样!他根据自己看过的零零七等侦查片拼凑起了一个完整的故事——马蒂尼要在除夕夜与佘诚交易一个重大的国家文物,于是特工组织内部人员陈真、周宛媛、齐尉、轩何志等人,各自扮演自己的角色,想方设法潜入,来截住这一次交易!

    所以他们借助闺蜜的身份,与封离相亲,再想方设法地混上船去!难不成闺蜜也是国家一级特工?可是不像啊,对了!她之前找自己一起去学柔道!可是特工不是本来就会打架的吗?

    刚才佘诚这么接近自己又是为了什么呢?为了套话吗?他一句关于陈真的事也没有问啊!

    迟小多理清了总体脉络,知道自己卷入了一个惊天大阴谋中,但是细节函待补充。

    他站起来,过去看赌桌,佘诚朝他说:“很快就好。”

    迟小多点点头,心想要不要帮忙抢这个匣子,可是帮谁呢?帮可达吗?他隐约又觉得哪里不对。

    佘诚翻牌,三张6。

    马蒂尼翻牌,一张a。

    周宛媛的明牌有一对7,顷刻间“哈哈哈”地大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

    项诚色变,周宛媛哎呀哎呀地起来,说:“真是不好意思,东西交出来吧。”

    封离淡淡道:“别忙,最后一张难不成也是7吗?我看不大可能。”

    周宛媛手指拈着暗牌:“我、赢、了。”

    门打开,推进来一个六层的大蛋糕。

    “祝你生日快乐——”轩何志吹着口哨,推着餐车。

    迟小多:“……”

    可达哈哈大笑,佘诚沉默地注视着二人,马蒂尼起身说了句话,翻译道:“马蒂尼先生说他已经输了,很遗憾。”

    周宛媛把暗牌一翻,是张3。

    所有人:“……”

    周宛媛:“发什么呆!动手啊!”

    顷刻间周宛媛把桌子一掀,迟小多心想动手了动手了,赶快躲到沙发后面去,然而封离却喝道:“格根托如勒可达!你找死!”

    马蒂尼色变,抓起筹码箱,要逃向门外,轩何志却一脚踹向餐车,餐车直撞过来,佘诚喝道:“别开枪!”

    马蒂尼的保镖抽出手枪,赌场内枪声大作,外头响起尖叫。

    “东西拿到了吗?”陈真朝耳机里道,“海港巡逻队已经过来接应了!马上走!”

    黑夜里,数辆军用直升飞机射出探照灯,飞向海面中央的游轮,飞机上开始喊话,甲板上的宾客不明就里,纷纷朝天空眺望。

    又是连声枪响,赌场内子弹横飞,马蒂尼怀疑中了封离的埋伏,一连声催促逃跑,周宛媛将桌子一翻,闪身抢到枪,一秒内放倒了四个人。

    “别碍事!”周宛媛一脚把翻译踹开。

    可达扑上前去,接过周宛媛的手枪,朝着佘诚与封离一伙人开枪,双方完全无视了马蒂尼与他的保镖们的存在,在赌场内展开了激烈的枪战!

    子弹横飞,封离提着一台连发机关枪出来,朝着可达扫射,佘诚一脚踹向匣子,匣子打着旋在地面滑向迟小多,佘诚吼道:“抱紧了!”

    “你你你……你不是好人……”迟小多抱着匣子,躬身要跑,佘诚却追着他冲出去。

    可达朝耳机里吼道:“跑出来了!”

    轩何志追向佘诚,身在半空,连人带身体的重量挥出一刀,佘诚一个飞身,抱着迟小多旋转了一百八十度,一脚踢飞椅子,轩何志唰地一刀,把椅子砍成两半!

    “不要用法术!”陈真说,“绝对不要用法术!没有办法善后!”

    迟小多要跑,却被佘诚抓着手,猛地拖回自己怀里。

    “相信我!跟我走!”佘诚看着迟小多,两人注视了一秒,佘诚便低头吻了下去。

    那一刻迟小多脑海中一片空白,佘诚拖着迟小多的手开始逃跑,穿过游戏厅,陈朗还在游戏厅里骑摩托车,背后是夺命飞奔的佘诚与晕头转向的迟小多。

    “那是我的初吻啊啊啊——”迟小多怒吼道。

    佘诚只是笑,没说话。

    齐尉从旁杀出,与迟小多一个照面,迟小多登时愣住。

    “你怎么也……”

    “你快逃!”齐尉喝道,拉开架势,瞬间与佘诚对了三招,把迟小多拖了过去,佘诚一脚直取齐尉膝弯,顺势又把迟小多拖了回来,背后机枪扫射追了过来,到处都是横飞的游戏机残骸,佘诚护着迟小多躬身跑进了大厅内。

    “马上举起你们的双手!”

    “这里是澳门外港巡逻警务……”

    扩音器里的声音还没喊完,封离便提着重机枪朝着窗户一路扫射,到处都是尖叫与玻璃残渣,陈真追出来,却被另一名保镖扑倒,可达回身一脚,把保镖踹飞出去。

    可达与佘诚的保镖在用手枪互相枪战,陈朗还没察觉发生什么事,骑在摩托车上左摇,□□。

    佘诚和迟小多躲到电动游戏机后,陈朗专注地沉迷在赛车中,背后是砰砰大作的枪响,仿真电子舱阵阵震动。

    迟小多连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