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古今穿越电子书 > 庶女性福手册 >

第77章

庶女性福手册-第77章

小说: 庶女性福手册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鸫Ρ茉至恕V皇恰形迨嗷思业姆课荼簧栈倭耍簧焙Φ陌傩找灿邪儆嗝宦佣岬牧甘掣遣患破涫 彼档胶竺妫呙纪方糁澹战袅巳贰

 “这笔仇我们迟早会算。石千总,先帮我打探一下你**子的下落,她还怀着身孕,我不想她流落在外。”席夜枫的话里带着一丝心痛。

 “这是当然,我早就派几个机灵的士兵去打探**子的消息了。”石高道,见他目光落在那被翻乱的床褥上,怒然解释道:“将军府里的东西没收拾,是因为我想叫将军亲眼看看这些西羌人的恶劣,这一次绝不能姑息他们!对了,我还让属下开了粥棚,叫一些没家的人暂时住在了军营。”

 “甚好。”席夜枫吐出一句,满脸的疲惫。

 “将军先在这儿凑合着歇息一会儿罢,明日我让黑子几个一块过来收拾一下。”石高放低了嗓门道。傻子都能看出来,将军这一路上定是没吃没喝,日夜兼程地往西阳赶。

 席夜枫淡淡地嗯了声。待石高走后,他捧着手中的信纸看了许久,慢慢凑近信纸上大大的王八,半阖着眼眸,在那壳上轻柔地吻了吻,呢喃道:“鸢儿,等着我,我接你回来,以后再不离开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嘤嘤、、、这一更很肥,当成两更看吧……默默蹲墙角……

 小剧场:

 1,父子俩

 小包子泽泽五岁的时候,跟他老爹席夜枫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简直是太像了。

 席夜枫最爱把儿子顶在脑袋上瞎晃荡……小泽泽双脚缠在老爹的脖子上,不亦乐乎地挥动着小爪子,笑眯眯的。于是,一张小脸一张大脸,一个小身板一个大身板,简直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旁人时不时瞅过去看两眼,一个小姑娘天真地问一边的娘亲,“娘亲,那两个人长得好像。”

 席夜枫耳朵一动,乐呵呵地笑了,我的儿子当然跟我像。

 那小姑娘又说,“一个小的,一个老的。”

 席夜枫顿时黑了脸,他老了么?么?

 2,关于一个叫四翼草萌妹纸的幽怨

 草:嘤嘤~~作者骗银,包子捏?包子肿么还不粗来。

 淡定夜:喔呵呵,在鸢儿肚子里呢,马上就出来了。

 草:骗纸,大骗纸~~

 淡定夜:咩哈哈,这一次绝壁是真的,两人见面的时候包子就粗来了。乃想要啥馅的?

 草:豆沙包!!

 淡定夜:乖乖等着,摸头~~咩哈哈

77下落成谜



 席夜枫在屋中小憩了片刻后赶往了西阳军营;一路上难免见到被毁坏的房屋,一些出逃的百姓听闻西阳兵打退了西羌人;许多已经返了回来,有的看着自己被毁的房屋哭泣,有的在庆幸自己带走了家当和保暖衣袍,席夜枫握着缰绳的手越来越紧;泛出清白之色。思达尔,这些仇我们下回一次性算清!

 知道将军回来了;军营里低沉的氛围稍稍活跃起来。在军营里随便找了点儿干粮吃下后;席夜枫召集了几个得力属下。

 “将军;我们什么时候杀回去?如今朝堂政局稳定;将军上报皇上招兵买马灭掉西羌;皇上一定不会反对的!”李黑子铁着一张脸建议道,眼中恨意喷薄而出。

 席夜枫满脸寒意,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石高将李黑子拉到一边,挤了挤眼。旁边其他几个士兵也小声凑过去说了几句。

 席夜枫低垂的眼眸猛一睁,唰一下调头看向几人,声音沉沉,“你们方才说什么?”

 几人吓得一怔,李黑子被身后几个没义气的弟兄往前一推,黑着的脸有些别扭地看着席夜枫,赌气般道:“就算如此,我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西羌王既然想着和咱大宸国联姻,为何又派人偷袭西阳百姓,做了这么多恶事!是可忍孰不可忍?”

 席夜枫冷眼看着为首的几个小兵,“知道你们为什么一直是个小兵么?就是因着你们不会动脑子!西羌王和西羌公主在我大宸国境内,如何敢叫属下骚扰我西阳百姓,除非他活腻了!前段时日西羌发生了内乱,哈扎礼的王弟欲篡夺王位,教唆哈扎礼手下的两位大将索泰和禾贺造反,后来事情败露,一干人**退到西边的荒远之地。这次作乱的人除了思达尔不会有第二人!他这些年收拢的手下不少,早晚会成为哈扎礼的最大威胁。你们难不成想帮这奸猾之人除了哈扎礼,然后让思达尔成为新一代西羌王?”

 席夜枫一番训斥叫一干人恍然大悟,羞愧地低下头。因着西羌和大宸国在战争结束后约定和平共处,但并未商定互通往来,两国基本相互闭塞,西羌产生内乱之事,许多士兵并不知晓,是以西阳出事时根本没往别处想。席夜枫没将此事公开的原因也是怕着这些性子冲动的士兵要趁着西羌族内乱想讨伐西羌。但是没完没了的战争并不是他想要的,能和平共处就是最好的结局,在他有生之年,他想做的便是守护大宸国的和平,不是杀戮征伐,在这一点上程梓墨的想法与他一致。

 “不过,为了给西阳百姓一个交代,思达尔的人头就由我们亲自去摘下来!”席夜枫目光扫过众人,眼中寒光一闪,狠意掠过。想起自己方才听到的话,席夜枫眉头皱起,一双犀利的眼紧盯着几人,“黑子,你们方才说了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黑子咽了咽口水,半边身子躲在身子庞大的石高身后,朝席夜枫干笑两声,“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方才他们几个小子提醒我了句话,我这才反应过来,将军已经是西羌公主的驸马,我以为将军是因着这个才护着西羌人,适才听了将军一席话后我方明白过来,将军做事从来不偏不倚,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将军可别恼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席夜枫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真想骂娘。“哪个混蛋说我成了西羌公主的驸马,那人是蠢蛋吗,啊?我已经有你们**子了,还娶什么西阳公主!”

 “将军,是京都来的商队说的,整个西阳都传遍了,你可别告诉我们,这都是谣言?”这次,石高开口了,因着这事儿,他还在心里怨忿了席夜枫好久,**子多好的人啊,将军居然还娶了个劳什子的西羌公主,多对不住**子啊。而李黑子等人根本就没有怀疑过这消息的正确性,将军如此英俊潇洒,哪个女人不爱,何况将军还一路护送西羌公主去了京都,西羌公主对将军日久生情也是很正常的。

 “胡说八道!我当初追你们**子追得多辛苦,把她当成心肝宝贝儿地捧在手上,若我娶了公主,对得住你们**子么?!真是一**缺心眼的蠢蛋!”席夜枫忍不住爆粗口。若是整个西阳都传遍了,鸢儿肯定也知道了!要他知道是哪个混球散布了这消息,他非要一脚踹死那人不可!小媳妇挺着个大肚子,大夫还特意交代过这段时日经不起刺激,最好什么事儿都忍着让着,他还没来得及呵护小媳妇就让这谣言伤到了她,真让人恼火!鸢儿宝贝儿,你可要相信你夫君,他就你一个心肝啊,别的已经入不了眼了。席夜枫在心里烧香拜佛道。

 “将军真没有娶西羌公主?”李黑子小声问了句,底气不足。没有发生西羌人偷袭一事之前,他还以此为荣,大嘴巴地到处宣扬,这可是一件颇为荣耀的事,瞧瞧,整个京都里的人都不及他们将军,西羌公主只看上将军了。虽然**子很好,但是公主也不差,所以**子用来宠,公主用来摆着看,这样想想真是不错。

 席夜枫剜他一眼,“除了你**子,别的女人根本入不了我的眼,我又岂会娶什么西羌公主,你们的脑子里装了浆糊还是别的,这种事也信?!”

 几人默默无言,倒是石高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就说将军怎么会娶别的女人,**子那么好,那西羌公主才比不上**子。”

 “对对,我也觉得**子是最好的。”李黑子忙笑嘻嘻地附和道,“我原先只是以为将军迫于无奈才娶了公主,若是人家小姑娘非君不嫁,皇上又一道圣旨下来,将军只能娶她了,嘿嘿,我当然相信将军只对**子一人痴情。”

 身后几人对李黑子抛去鄙视的一眼,脸变得真快。

 “你**子若是出了事儿,你便和我切磋一下罢。”席夜枫无视李黑子堆了满脸的笑,朝他淡淡道。

 李黑子听到切磋两字,身子不由打了个寒颤。将军,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该质疑将军对**子的痴情,您老就别跟我一般见识了,李黑子在心里哭丧道,什么抱怨委屈只能憋着,若真是跟将军说了,将军肯定是加倍回报。

 “天儿越来越寒了,趁着现在天还不算太冷,你们叫手下弟兄赶紧帮助百姓重新修葺房屋,那些暂时没地方住的百姓都送去将军府罢。”席夜枫沉默稍许,决策道。

 “将军,这样恐怕不妥!”石高忙道。将军住的地方挤进一大**平民百姓,这像个什么样子。

 席夜枫睨他一眼,“有何不可?这座将军府本就是西阳百姓送与我的,他们如今无家可归,我将军府又空着,正好叫他们住进来。”

 石高顿时无话可说,垂着的脑袋立马抬起,眼里难得地放出亮光,“将军,既然你如此说,我和雪梨能不能也住进去?当时候看到屋子烧没了,我觉得自己很是对不起将军,好在雪梨丫头没事,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打探到消息,当时雪梨在顾**子那处呆着,出事后几人一块逃了,雪梨这会儿暂住在顾**子的表**家里。嘿嘿,我准备等会就出发将雪梨接回来。”

 “将军将军,我和媳妇的屋子也被烧了,能不能也住进去?”李黑子立马凑上来道。本想将媳妇和小黑子暂时接到军营里住的,只是这话不好开口,军营毕竟有军营的规矩,小黑子还行,媳妇是个女人,肯定是不妥的,这样纠结了许久,李黑子便一直没说。没想到将军竟主动提到住进将军府,这法子简直太好了,军营哪里有将军府住着舒服。

 席夜枫心里有些酸,这些小子都是团团圆圆的一家子,他的鸢儿如今却是下落不明,儿子和媳妇都没了。

 “可以,住进来罢,雪梨本就是我府里的丫头。”席夜枫涩然道。

 “将军,我和媳妇呢?”李黑子连忙提醒一句。

 席夜枫顿了顿,一本正经道:“若是府里的几处厢房够百姓住,你便住进来,若是厢房不够住,没关系,我还有几间装杂物的仓房,腾出来叫你们想住进去也成。”

 李黑子顿时无言。那还不如住在军营里头呢。

 “西羌王和西羌公主不久后抵达西阳,在这之前,你们将我同你们讲的缘由给大伙说说,顺便散播给西阳百姓,不要叫百姓怨恨上西羌王。届时我会让西羌王亲自给我西阳百姓道歉,也还百姓一个公道。”席夜枫思忖着吩咐道。

 几人点头,“这样说的话,百姓那关也过得去。只是,恐怕西羌王搁不下面子给西阳百姓道歉。”

 席夜枫冷笑一声,“这事儿由不得他不同意。”朝几人心烦地挥了挥手,“行了,你们都赶紧办事去。”

 几人见他面露烦躁,巴不得早些离开,听了这话如获大赦。

 “对了!将军可否告知,为何西羌公主也会跟着西羌王回来,她不是来咱大宸国联姻的么?”李黑子走到门口,好奇地回头问了几句,其他几人听到了也觉奇怪。将军方才可是亲口说了,西羌王和西羌公主不日将抵达西阳,西羌公主居然也跟着回来了,看来谣言并不是瞎诌的,定是谁听到了西羌公主要来西阳的消息,又联系西羌公主是来联姻的,便以为将军娶了公主,然后准备带回将军府。

 席夜枫显然也想到了这儿,顿时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在程梓墨那只狐狸面前出什么馊主意,羊肉没吃着,空惹一身骚。

 “西羌公主此次是和驸马一起来的,为的是让公主跟西羌王道个别,驸马也能亲自送老丈人一程。”席夜枫回道。

 “驸马是京都里哪位将军,或者是个文官?”李黑子追问到底。

 “……是刘兄弟。”席夜枫烦躁地掷出一句,“等他来了,有什么事直接问他!”

 几人从震惊中回神,张着的嘴还未合拢,见将军发火,连忙溜走。

 石高停在门口,担忧地看了他许久。虽然他平时粗里粗气,但是将军在担心什么,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将军,我已经让弟兄们放出消息,逃走的百姓不日就会回来,**子我也派了许多弟兄去找了。你就别担心**子了,**子肯定没事。”

 席夜枫积蓄了许久的担忧后怕在听到石高的话后如同决堤的水,一下冲了出来,登时红了眼,“你懂什么?!她还怀着六个月的身孕,六个月了!随时都可能早产!我的女人怀着我的孩子一个人漂流在外,你叫我如何放心得下!你们说得轻松那是因为你们的小媳妇没出事!”

 “将军……”石高埋下了头,他光顾着自己高兴,忘了将军这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