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古今穿越电子书 > 庶女性福手册 >

第5章

庶女性福手册-第5章

小说: 庶女性福手册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备了。”话毕,目光落在席昭珞身上,径直走过去,将手里的小金锁在她眼前晃荡两下后,递给了她,“喏,可要拿好。”

“鸢姐姐,这是小孩子身上戴的小金锁,鸢姐姐给我作甚,不过这金锁真是好看。”席昭珞嘻嘻道,将那金锁翻着看了好几遍。

“姐姐我可没这好东西送你。”洛清鸢笑道,见她好奇看自己,才笑吟吟地说了,“方才去净房的路上碰到个面生的嬷嬷,叫我将这东西转交给你。那嬷嬷说,是一位身穿竹青色袍子的高大男人托她给你的,叫你见云夫人的时候交予她,道这是当表叔的对麟哥儿的一番心意,而那人却是有急事先走了。”

席昭珞一听这话,一双杏眼变得锃亮,秀气的眉不由一扬,语气也欢快了不少,“那定是我大哥哥,一年才回来笼统两三次,每次都忙忙碌碌的,这一次没呆多久他怕是又要走了。”说到最后,已经是愁多于喜,也没了继续玩耍的兴致。有些个好奇的姐儿便借了一些由头取了她手里的金锁看,无不称赞那金锁精致好看,连带着挑选这金锁的人也夸赞了。席昭珞听了这话自然欢喜。

金锁正面是竹,反面却是两把交锋的剑,竹有报富贵平安之说,那么剑呢?难不成这席夜枫希望豁哥儿长大后也去战场杀敌。洛清鸢微微勾唇,不知为何,心中发笑。

没多久,先前那丫鬟桂圆走了来,也是一脸喜庆,“姑娘们,夫人说宴席开始了,让姑娘们这会儿都过去呢。”

宴席办了好几桌,洛清鸢和这些未出阁的姐儿们一共分了两桌,那些夫人们也坐了好几桌。席昭珞笑呵呵地去找了席云氏,凑在嘴边不晓得说了些什么,将席云氏哄得笑不拢嘴,然后才又蹬蹬地跑了回来。

席云氏和那儿媳赵氏收了贺礼,这会儿抱了才一个月的麟哥儿出来,让众人瞧了瞧。

“这麟哥儿长得可真好看,瞧那小脸小嘴,以后长大了还不知道是怎么个俊俏郎呢。”不知谁开了头,这夸赞声便一直没少过,那云氏笑得嘴都合不住。

一场宴席吃吃喝喝下来已是不早,洛清鸢总算是捱到了头。马车上,江氏心情显然不错,洛清鸢心里却打起了小鼓,方才吃酒席的时候明显察觉到几道打量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但是洛清鸢心里明白,婚姻一事由不得她插嘴,江氏若真和哪家夫人达成了共识,那自己就真可能被嫁出去了。比起这些京都中的大臣贵族之女,洛清鸢若是能自己选择的话,倒宁愿嫁入一个家世稍微平庸些的,这样的话,就算以后丈夫对自己没有感情也会给她留着面子。

江氏这会儿高兴,的确是因为洛清鸢的婚事有了着落,一回了洛府,江氏就跟洛尹峰商量了起来。

“……老爷,这两家你对哪一个比较满意,我瞧着那秘书监家的应该不错,虽然是个庶子,可我听那夫人说家里老爷却是极疼他的,以后说不定也有出息。至于那卫家,当家老爷也只是个六品小官,据说还是买来的,鸢姐儿就算嫁了卫家的嫡子,我也觉得会委屈了她。”江氏思量道。

洛尹峰听了,拧眉想了许久,问,“夫人可曾应下哪位太太?”

“我这不是拿不定主意,才回来跟老爷商量么。两位太太也只是私下里同我说了说,我晓得这分寸,并没有答应下来,只道回来再好好想想。”江氏知道自打上回刘节度使家拒了这婚事后,洛尹峰就对鸢姐儿的婚事上心了许多,似乎赌了一口气,就是让别人瞧瞧,哪怕他洛尹峰被贬到西阳边城做了个五品知州,他的女儿照样能够嫁得风光。

“夫人,咱们后日就要离开京都,此事需要速速定下来,明个儿我打听一下这两家的公子,如果真不错的话就在离开之前把婚事定下来。”

江氏点点头,“是这个理儿。”

结果,待第二日打探完江氏提到的这两家公子时,洛尹峰差点儿气个半死。

“一个是庶子,还是庶次子,半点儿身家背景没有不说,自己也没甚出息,另一个虽是嫡子,却是吃喝玩乐嫖赌样样没落下,这就是你为鸢姐儿看上的好亲事!”

江氏被他说得眼红了起来,哭道:“我怎的知道这两家的公子如此不靠谱,再说,我这不是没有应承下来么。”

“我洛尹峰的女人何愁嫁不出去,这天下又不只是京都的这些公子哥儿才配得鸢姐儿,鸢姐儿还小,以后再另外物色好人家!”一句话,铿锵有力,江氏以后对洛清鸢的婚事也更加上心了些。

——————————

洛府门口已停了好几辆马车,那些丫鬟婆子坐在后面的下人马车,需要一同搬过去的货物也满满地装了好几车,预备分几批送,由府中的护卫护着一道去。

“娘,我想和二姐姐一块留下来照顾祖母。”豁哥儿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洛老太太和洛清鸢,朝江氏道。洛尹峰正同洛老太太告别,没有注意到马车那边的动静。

江氏一把捂住豁哥儿的嘴,低斥道:“祖母有你姐姐照顾,哪里还需要你去凑热闹,你还嫌娘操心不够么?”说完,抱着豁哥儿上了马车。

“母亲,儿子前些日子已经遣人将城外的旧宅子清扫干净了,等明个儿就能搬过去,几个忠心的嬷嬷和妈妈也都留了下来,你尽管使唤。旧宅子那里清净,母亲的病也能好得快。”说完又看向洛清鸢,有些愧疚地摸了摸她的脑袋,“鸢儿,好好照顾好祖母,等祖母身子好了些,再和她一道来,你是个心细的,留下你我也放心些。”

洛清鸢扶着洛老太太,点了点头道:“爹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好祖母,定让祖母快些养好病,然后早早儿地就去追你们。”语气轻快,让洛尹峰也听着放心了不少。

“好了好了,快些走吧,不要给耽搁了。不过上次风寒不小心落下了病根,再养个几天也就差不多了。”洛老太太一直绷着的脸稍有松动,催促道。

洛尹峰又嘱咐了几句,这才作罢。一转身,却忽地顿住,不远处一片蹬蹬的马蹄声响起,几人俱是一惊。举目望去,见数十个骑兵朝这边奔来,洛尹峰心里咯噔一跳,莫不是皇上反悔,不愿他去西阳,而是要革了他的职?一想到这儿,洛尹峰手脚拔凉。

“这……这是怎么回事?”洛老太太手下意识地抓紧一旁的洛清鸢。

洛清鸢拍拍她的手,“祖母别担心,我听这马蹄声杂乱无章,不像是有备而来。”

待到那批人行近,为首的人又驾马驰出几步,快到洛尹峰跟前时猛然勒马停住,利落翻身而下。

洛清鸢看清那人后,有些吃惊地扬了眉,姐夫席陌凌?第一次这么近地打量他,洛清鸢觉得洛清兰能配这么个人还是不错的。

“陌凌,你怎的来了?”洛尹峰惊道,微微瞥了他身后一眼,大概二十有余的骑兵在三十丈开外的距离站着,看起来气势凌凌。

“岳丈,我晓得你和岳母今日要西下去边城西阳,只是这一路遥远苦累不说,我还听说这路上常有匪徒出没,兰儿听了也是惊吓不已。我这才向堂兄借了这些兵马来,他们都是要去西阳的,正好顺路,让他们护送二老,这样我和兰儿也可放心许多。”

洛尹峰听完,震惊之余全是欣喜,忙道:“这怎么使得,我们这一路上坐的马车,必是要慢上很多。”

车内的江氏和豁哥儿听了动静早便探了个头出来,听到席陌凌这番话,心里熨贴极了。江氏想到什么后不由朝洛清鸢那边瞅了瞅。

“岳父不用推辞,这都是陌凌应该做的。”席陌凌淡淡笑了笑。

洛尹峰又谢了一番,才上了马车。马车哒哒而行,二十多骑兵跟在了几辆马车的后面。

而等到那马车走动了,席陌凌才看到被马车挡住的两人,她们正站在洛府门口,望着那逐渐走远的一批人马,席陌凌双眼紧盯着那碧荷裙装的女子,眼瞳微微一缩,意识反应过来之前,自己已是几个大步迈了过去,“你们怎的没有跟着一块走!”表情不知是喜是怒,语调却是十分急促。

忽地察觉到自己失礼,席陌凌忙朝洛老太太垂了垂头,又恢复了先前的从容,疑虑而问:“不知老太太和小姨子为何留了下来?”

洛老太太对席陌凌很满意,虽有些乏了倒也耐心地解释了一番。

“姐夫,我祖母身子还未好,方才又站了许久,我先扶祖母回去了。”洛清鸢见这席陌凌半响不走,洛老太太又累极,只好先发了话。说话极为客气,面上带了得体的笑。

席陌凌微微一愣,然后连忙点了头。

席陌凌盯着两人背影,直到那碧荷色身影消失在洛府大门内,门后的家丁于吱呀混沌一声中阖实了大门,留下的最后那一门缝中,他似乎还能看到一片灼眼的碧色。

               

作者有话要说:发现前面有几处bug,我等会儿回头抓一下。。现在日更ing,求虎摸撒花~~感谢贇子_yoka扔了一颗地雷,么之~~~

☆、路遇惊险

洛家的旧宅子位于京都的城外,虽然不大且有些简陋,却胜在周围人流稀少、环境清幽。

洛清鸢每日按时端了药到洛老太太房里,亲自喂了她吃。洛老太太心里极为熨帖,每每看着她都不由叹气出声,眼里有着惋惜。

“祖母作何叹气?孙女能留下来照顾祖母乃是替父亲和太太尽孝道,要是被父亲晓得我让祖母每日唉声叹气,到时候孙女可没脸见他了。”洛清鸢笑,拿小勺子舀了碗底最后的药汁递到她面前,哄道:“最后一口了,祖母可不许使性子不喝。”

洛老太太发笑,“鸢丫头,祖母不是个孩子,哪里需得着你哄。”说完,低头就着那勺子喝完了里面的药汁儿,因为太苦,皱起了脸,面上的褶皱在这一瞬仿佛又多出了几道。

洛清鸢忙取过满玉递来的丝绢帕子拭了拭她嘴角渗出的药汁,带着几丝喜意,“这药是宫中方太医开的,良药苦口,我瞧着祖母近日也好了不少呢。”

“老太太气色看起来是好了很多,这几日的药材都是大姑爷专门派小厮送来的,哪有不好的理儿。”一旁的满玉笑着插嘴道,拿好洛清鸢递还过的空药碗出了屋,嘴里还喃喃嘟囔着,“大姑娘可真有福气,嫁了个好郎君。”

洛老太太听了满玉的话,悠悠地叹了口气,这一声儿叹息中有欣慰也有苦楚,“陌凌那孩子实在是有心了,专门找了方太医为我这老婆子看诊,还在城里抓了上好的药材过来。”

洛尹峰先前在的时候请的是京都中有名的坐诊大夫,可与太医相较就不是一个档次了。其实,洛尹峰若真肯跟宫中的几位太医说说,太医必然会给这个面子,只是洛尹峰跟老太太提及的时候,被洛老太太回绝了,洛尹峰自此后便没有再提起,洛老太太有时候口上和心里想的又岂会是一个样儿,洛尹峰到底是不懂她。现如今,一个外姓女婿反倒为自己请了宫中最有资历的方太医来,这么一对比,洛老太太心里自然生出几分悲凉。

洛清鸢不知道席陌凌怎么有面子让那方老太医放下架子,肯来这么个偏僻的地方,但这总归是件天掉馅饼的好事,便笑弯了眼,朝洛老太太道:“以前我还担心大姐嫁过去有些辛苦,毕竟忠勇侯府人多又杂,如今我瞧这姐夫连祖母的事都能考虑得如此周到,想必更会对姐姐细心呵护。以前倒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姐夫最近大抵是真的忙了一些。”

洛老太太人老却并不傻,自然听出这话里的端倪,当即问,“鸢姐儿,你大姐跟你提到些什么?”

洛清鸢俏生生地勾起桃瓣嘴角,语气松快地像唱着一曲小调,“还能有什么,也就是小两口子之间的一些小碎事呗,祖母可休想从我嘴里套话。”口上这般说,心里也在想,不晓得当初给大姐的那个补气壮阳方子派上用处没有。

洛老太太见她一双眼睛亮堂得如同缀满了夜幕繁星,心里知道这小丫头藏着事,不由笑着摇摇头,直感叹道:“老了老了,小孙女都有自己的秘密不肯跟祖母说喽。”

洛清鸢陪着老太太在旧宅子里住了将近一个月,洛老太太身子已是大好,主动提及早些出发去西阳,不要耽误了最后一批杂货的运送。与之相反,洛清鸢觉得住在这么个小宅子里挺好的,洛老太太听她碎碎念后,不由敲了一记她的脑袋瓜子,斥道:“你若想当个没爹娘的孩子,你就独自个儿在这呆着,祖母我绝不拦着你。”

洛清鸢再不敢再念叨什么了,有些话只能藏在肚子里。的确,若是没有洛尹峰这个父亲,自己也就没了经济来源,若是没了江氏这个嫡母,以后也没人替她说亲事。

——————————

刘勇是府中的老护院,被父亲留了下来护送祖孙俩,另有几位身子壮实的家丁。最后一批杂物大都是一些暂时用不着的厚袄子和被褥等,整整地装了两车。

洛老太太虽然老了,却是个雷厉风行的性子,东西收拾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