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古今穿越电子书 > 庶女性福手册 >

第25章

庶女性福手册-第25章

小说: 庶女性福手册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席陌凌一双低垂的眸因为惊诧倏然一抬,“里面还有小姨子送来的东西?”

席夜枫微微一怔,然后点了点头,漆黑的眸子一点点儿眯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将军,有人惦记你媳妇了,赶紧秒杀!!

咳咳,今个儿更晚了,本来还想多更一些的,等明个儿争取再多一些,群么一个

☆、32堂弟心思

席陌凌将袖笼微微收紧;目光闪烁两下。

席夜枫听他方才语调一下由抑至扬;心中疑惑顿生;这会儿又扫见他这番动作,心里那不靠谱的猜测便如那吊枝尾的一片枯叶;被大风刮过;飘摇而下;终于尘埃落定。于是;心湖似猛然激起几道浪花,恨不能击得一边的岸石粉身碎骨。然不管心中所想,脸上的笑意却未退,朝他道:“将这东西抽个时间带给弟妹罢;她看到后必会很高兴。”

“小弟明白,多谢堂兄特意来送。”席陌凌微勾了勾唇笑道;说道间眼中的黑色似乎从中破出一道光,却又立马隐藏了起来,接下来他说出的话便于不经意间低了几分,道:“岳父被贬至西阳一事,小弟单力薄,也没什么机会帮得上忙。堂兄恰那处,日后还望堂兄多多拂照岳父一家。”

席夜枫高笑两声,“堂弟是不是太多虑了?洛大是去西阳做官,又不是去做苦力,西阳虽为边城,却还算个富足的地方,不似东疆那种苦寒之地。堂弟无需多虑,只需照顾好弟妹,洛大和洛夫知晓后便甚为欣慰了。”

听他最后一句话说得极为透亮,席陌凌心里忽地就一紧,虽见他笑得恣意,他却从那带笑的眉眼里看出什么。蓦然记起他有一双如鹰利眼,仿佛能直接看入心底,席陌凌下意识地垂了垂眸。“堂兄既然过来一趟,不如就留这里同小弟一块用膳,们堂兄弟两个到底是许多年没有好好聚一聚了。”

席夜枫略微一想后摇摇头,“多谢堂弟一番好意,只是这次本就回来得匆忙,西阳那边还要诸多事情未处理,若放任那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兵们呆得久了,怕他们会惹出什么事端。另外,每次回来能呆的时日不长,是以想多陪陪家中父母。堂弟好意心领了,等到什么时候卸甲归田,兄弟二再好好畅叙一番。”

“堂兄多陪陪大伯和大伯母也是该的,看来小弟只能等下次了。”席陌凌言语间不免惋惜。

席夜枫拍拍他的肩,“以后机会多得是!对了,还未恭贺堂弟今年高中榜眼之喜,这真乃席家的好事。堂弟以后好好干,皇上定会多加重用。”

被他夸赞,席陌凌非但未感到欣悦,反而有种莫名的压抑,只朝他随口笑了笑,“多谢堂兄,堂弟必当不负众望,好好为皇上尽心尽力。”

“堂弟如今仕途顺畅,家也有了,以后便好好顾着家,同弟妹好好努力,争取早些让叔母抱着孙子才是。”席夜枫眼眸幽幽一转,若有所指地嘱咐道。

席陌凌那只捏住袖子边的手不由一颤,过了少许后,那手慢慢垂下,嘴角勉强往上牵了牵,“小弟明白,母亲先前才同说过。倒是堂兄,老大不小了,也该早早娶一房贤妻,省得大伯和伯母担心才是。”

“哈哈,堂弟说得极是,也正有这想法,约摸明年,也能有个堂嫂了。”说起这个,席夜枫顿时眉飞色舞起来,看得席陌凌诧异不解。堂兄多年来对娶亲一事丝毫不上心,伯母暗地里因着这个不知道操了多少心,他光是听尤氏无意间提起都听到好几遍。

“堂兄可是看上京都里哪家的姑娘了?若是门当户对,只怕伯母恨不能这会儿就去下帖子呢。”席陌凌眼中含了一丝笑,问道。

席夜枫脸上的笑意立马一深,“告诉堂弟也无妨,堂兄粗一个,喜欢的并非京都里这些娴静婉约的大户小姐,而是那种丝毫不造作又带了几分野性的西阳女子。”

席陌凌听到这句话,方才一直莫名紧绷的心仿佛一瞬间松开,舒服了许多,眼中那刻意掩住的一抹亮便破了黑色而出,语气也轻快许多,难得打趣道:“不知道是西阳哪户家的姑娘,竟有如此福气可以得到堂兄青睐?”虽如此问,席陌凌心中却想:这女子既是西阳士的话,依他席家的门槛,那女子娶进来也只是做个妾罢。不想坏了席夜枫此时的兴致,这句话便被他放心里没有说出口。

“呵呵……那女子不是别,正乃弟妹的庶出妹妹洛清鸢。”席夜枫笑道,颇为愉悦地打量着他的表情,将他每一个细微反应悉数纳入眼底,眸子中竟有道道精光掠过。

“……嗯?”席陌凌缓缓抬头,懵然地盯着他,过了几瞬,那双眼裹着的一层迷茫茫灰光才一点点被剥开,露出里面原本的清明,双眼微瞠,唇翕合两下,才又重复着问了一句,“兰儿的妹妹,的小姨子?”似有不信,连着又问了好几句,“堂兄说的可是洛学士的庶出女儿?可是堂兄方才还说喜欢的是西阳之地那种豪迈狂放的女子,这会儿为何扯到小姨子身上了?”

席夜枫眉头一扬,“洛大既然迁至西阳,想来是要那处呆上许久的,鸢丫头以后自然也算西阳女子了,再说了,这丫头可一点儿不比西阳女子收敛,性子也是大胆活泼得紧,实合的口味。”说到这儿,低沉地呵呵笑了两声,连眼角都跟着眉梢一起高翘了起来,浑身的舒爽劲儿好似刚跑了个热水澡,再加上那暖洋洋的春风一吹,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爽了个透底,还伴着一种微微刺激着血脉的凉意,简直就是爽到骨子里去了。

席陌凌忽然觉得那笑容刺眼极了,直刺到了他心坎上,有些发酸发疼。

“堂兄,小姨子是庶女,伯父和伯母是不会让她进席家门的。”席陌凌提醒道,目光却微微移开,不想看他脸上一直未退的笑意。

“会想办法让母亲和父亲同意鸢丫头进门的。”席夜枫说得信誓旦旦,这种铿锵有力誓词般的话语让席陌凌心中生出几分艳羡。他从未像他这般恣意地说出过自己心中的想法,他的顾忌实太多了。

“进门?”席陌凌脑中亮光一闪,将这话咀嚼了几下,便意会出了其中的意思,堂兄说的只是准她进门,却未说一定是正妻,难道堂兄只是想纳她为妾?席陌凌抬起头,目光复杂地看他几眼,一时无话可说。为何不是他先一步说出口,若是他先说了,堂兄会不会就将这话憋回了肚子里,正同他此时一样,心里有一股愁闷的火儿怎么都消不下去。

“堂弟,还有事,得先走了。堂弟无需多送。”席夜枫朝他淡笑着点了点头,几个大步迈出,不一会儿便走出许远,席陌凌甚至还为来得及多说一句话。抬头看去,也只是看到他带了一股潇洒恣意劲儿的背影。他走路的时候从来都是昂首阔步,给一种天之骄子的感觉,只便是那份豁达也怕是无能及罢。

席陌凌瞅了一眼桌上的那杯未饮尽的茶水,很想举起那茶杯,然后将里面的茶水泼到自己的脸上。厅房里呆呆地杵立许久,直到小厮墨宝门口小声提醒了一句,他才转身去了书房。

取出袖袋里的东西,席陌凌握手里半响才慢慢拆开,动作带了一分小心翼翼。小囊袋里果然有一封折叠好的书信和一个绣着桃花图样的扇套,虽然做工不算精细,他却看得出了神,打量了那扇套不知多久,方慢慢地将东西都放了回去。接而身子一软,他趴了案桌上,满心满脑的懊悔。

为何,为何他没有早一些向太太开口!如今洛大被贬谪西阳,身份家世非同昔日,若是他上门求亲,洛大或许就一口答应了。可是,这事不怨别,怨只怨他自己顾忌太多,他思虑的是,他方娶洛家大女儿不久,这会儿子再向洛尹峰提亲,岂非是对这正妻的侮辱。而且,兰儿她作为妻子……很好,他一时半会儿狠不下心来。

说到当初那件事,席陌凌只得头痛地唏嘘一声。他相中的本是洛府的二女儿洛清鸢,可那是他并不知道她的确切身份,只晓得她是洛大学士的女儿。后来他便央求了太太去打探,还形容了她的样子,她穿着翠荷色的长裙,笑起来的时候右脸蛋上有一个极浅淡的梨涡。看起来大概十四五岁的样子。尤氏素来疼这个儿子,难得他亲自开口央求她,又思及洛学士三品文官,与席家也算门当户对了,当即便答应了席陌凌,于次日寻个理由拜访了洛家太太。

后面带回的消息无疑就是他相中的正乃洛学士的嫡女洛青兰,这样一来,写帖子合八字,采纳送礼等,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可是,有时候得到太顺利的东西往往不是心中所盼望的那样,揭开盖头的时候,他真的是失望了,她不是她。

他后来才知道,他心里的那女子是洛大学士的二女儿,是个姨娘所出的庶女。听到这消息后他的不甘心被惆怅所代替,就算洛江氏没有跟太太说错了,他也没法子娶她,谁叫他是家里的嫡子,她却只是个庶女呢,太太和父亲根本不会准许他娶她为正妻。即便如此,他还是有些痛恨洛江氏,即便他娶不成洛清鸢,她也不该让他娶了错的。他如今娶的若是别的话,他就不会陷入两难的境地,这会儿他便可以拍着胸脯跟洛尹峰保证到,即便鸢姐儿嫁给他只能算是个贵妾,他也会待她极好极好。

席陌凌只能想着等再晚一些的时候同太太提这件事,然后为表心意,亲自去西阳走一趟,向洛家提亲。加上洛尹峰之前对他的好感,这事十之八、九就成了。他是怎么都没想到,他的堂兄居然也会看上她,还当着他的面亲口说了。如此一来,他若再坚持的话岂非光明正大地同堂兄争女了,这样的话他又与禽兽有何差别?恐怕说出去都只会被耻笑诟骂!

头枕着双臂趴案桌上,他忽地双肩抖动,哈哈地苦笑起来。也罢也罢,不过就是个女而已,不过一个女而已,大丈夫何患无妻!可是,这笑中却全是苦涩,如水中涟漪一层层漾开,整个书房都好似充斥着一种苦涩的味道,苦得其他跟着一块皱起了眉。

“爷是怎么了,为何苦笑?”洛青兰站门口看他,声音轻柔,眉头紧紧锁着。

席陌凌抬头看她,敛起脸上所有情绪,淡笑了一声,“夫怎么来了?”

她微微一笑,“听墨宝说回来了,便过来看看,饿不饿,叫厨房去熬点儿粥可好。”她走至他面前问道。

他忽地就起身抱住了她,目光幽幽闪烁几下,“没什么,只是有件东西求而不得,让很苦恼。”

洛青兰展眉劝慰道:“爷无需总记挂心上,有些东西或许不属于,但兴许还有别的好东西等着,爷可别顾此失彼呀。”

席陌凌微怔,接着呵呵笑了两声,眼中的涩意退去很多,“夫正乃个万事通透的妙,娶为妻真是一件幸事。”说到这儿,他轻推开她,将案桌上的布囊递给她,“拆开看看,就当是给的一个惊喜。”

洛青兰狐疑地瞅他一眼,慢慢解开布囊上系好的带子,待看到那折叠的纸信时,双眼蓦地一抬,惊喜地望着他兴奋道:“这是……这难道是娘家寄来的信?”

席陌凌笑着点点头,“此次堂兄回了京都一趟,是他从西阳捎带来的,里面是母亲亲自写给的私信。”指了指那扇套子,加到,“还有那桃花扇套子,是小姨子亲自为绣制的。”

洛青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自然瞧见了那绣着几朵桃花的扇套子,拾起桃花扇套细细打量几眼,心里纳闷,这真是二妹亲手绣的?为何这上面的针法路数一点儿不似二妹的。洛青兰心里嘀咕几句,便忍不住兴冲冲拆开了信封,思及当着席陌凌的面有些不妥,便辞了他回屋细细看起来,每看完一句,心里便熨帖一分。看完后,有意无意地瞥了那扇套子几眼,心中数落道:懒丫头,该不会滥竽充数罢?

作者有话要说:将军得瑟地翘着腿儿说:小子,就凭你跟我斗,还是太嫩了。。

不晓得为啥,堂弟对着桃花扇套看了许久的时候,我忒想笑,哈哈。。我邪恶了,咳咳

☆、33劝说母亲

忠勇侯府丁旺;门槛大,大房老爷承袭了忠勇侯位,是三个房中最为体面的,再加上嫡长子乃当今圣上最为器重的定远将军,极为风光。可是忠勇侯和大太太为了嫡长子婚姻一事已经愁了好几年。

按理说,以席夜枫这样的门第;想嫁入忠勇侯府的该是多不胜数才对。三年前席云氏本看上了一桩不错的婚事;没想到那李承宣使家的闺女却不慎落水;忽然就没了。如此也就罢了,算席家晦气;可那李家吴太太却到处嚼舌根子;道席夜枫身上杀戮重;谁跟他定亲都是要触霉头的,到时候好亲事没攀上,平白折了闺女就亏大发了。这样一来,有些难免望舍了将闺女嫁入忠勇侯府的念头。

再者,席夜枫虽身为定远将军,却常年呆西阳边城之地,将闺女嫁过去就意味着让自己闺女远嫁。京都里多是一些养深闺里的大家闺秀,父母又如何舍得把自己女儿嫁到边远之地,过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