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文学名著电子书 > 红色风暴之迷 >

第9章

红色风暴之迷-第9章

小说: 红色风暴之迷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刻各个钟楼发出的无与伦比的悦耳钟声标志着东正教的复兴。1917年前莫斯科有848
所教堂,苏联时期大部分被毁,到1990年时只有78所还开着门。苏联解体后,教堂
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很多是人们自己出资兴建的。其实,俄罗斯本来就是一个
信奉宗教的民族冻正教近千年的影响根深蒂固。哲学家别尔嘉耶夫认为:“俄罗斯
人民,从自己的类型和心灵结构上讲,是信仰宗教的人民,即使是不信教的人也有
宗教性的烦扰,俄罗斯的天神论、虚无主义、唯物主义,都有宗教色彩。劳动阶层
中的俄罗斯人,即使他离开了东正教,也在寻找神和神的真理,寻找生命的意义”。

    70年来倡导无神论似乎没有给人们思想打上多深的烙印,亘古以来的宗法制思
想是宗教赖以生存的基础。西方“休克疗法”的引人使俄罗斯经济陷入瘫痪,通货
膨胀使人们的积蓄几乎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卢布变成废纸,工薪阶层从中产阶级
的地位一下子沦为赤贫,巨大的现实反差引起心理畸变,失望的俄罗斯人找不到出
路,只有皈依上帝,到宗教那里去寻找精神慰藉。

    俄罗斯人还喜欢游泳,喜爱体育运动。在旅游城市海参崴的海滨浴场上,竖有
一条百米之长,5 米多高的巨幅标语,赫然写着:“人民的健康,是国家的财富!”

    全民健身运动的普及奠定了它世界体育强国的基础。幅员辽阔给体育运动的全
民性提供了发展的空间。几乎每一处俄罗斯居民住宅区,都有一大片体育设施或一
块草场。据不完全统计,差不多每一个俄罗斯家庭都有一名成员是从事过正规或业
余体育活动的,都上过不同规模的体校并达到一定水准,总统普京就是一个杰出的
范例,他曾经得过柔道冠军,现在日理万机中仍抽出时间健身、游泳。

    俄罗斯人的休假也是一种休闲文化,他们常说:“不会休息的人,就不会工作。”

    他们懂得劳逸结合,非常看重休假,为了休假可以节衣缩食,可以放弃挣钱的
机会。

    当然俄罗斯新贵另当别论,他们可以随便飞来飞去领略异国情调,欣赏地中海
的波涛。广大工薪阶层也自得其乐,无论是春夏秋冬,无论是风霜雨雪,热爱自然
的他们总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休闲方式。在白桦绽绿的春日,他们或者在冰雪初融的
湖边牵着可爱的小狮子狗慢慢地散步,或者在林间空地上伴着袅袅的炊烟美美地野
炊;在阳光明媚的夏天,他们可以去黑海边的索契、波罗的海边的加里宁格勒和大
海尽情嬉戏,也可以沿着古罗斯人的足迹到苏兹达里的教堂中寻求心灵的宁静;在
黄叶飘零的秋季,有的俄罗斯人静静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读着托尔斯泰的名著,有
的则到自己的乡间小别墅去享受一份恬静;在银装素裹的冬天,一些俄罗斯人踏着
滑雪板在原野中飞快地奔驰,一些俄罗斯人则在冰封的湖中刨开一块水面,像海豹
一样灵巧地跃人冰冷的水中。

    列宁说过“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俄罗斯的传统教育搞得很好,这是每
一个到过俄罗斯的外国人的一致看法。在俄罗斯,有关历史和文化的古迹、纪念碑
随处可见。俄罗斯人崇尚英雄,城市广场、花园、街道、影剧院、博物馆、体育馆、
地铁站等,均以英雄。烈士的名字命名。在英雄的家乡和战斗过的地方,可以看到
他们那栩栩如生的雕像。这些纪念物时时把人们带回过去,使人们回想起那一个个
令人刻骨铭心的事件,一个个催人奋进的英烈。俄国人还注重通过节日,弘扬勇敢
善战的民族精神。每一对身着婚服的新人都不忘记到克里姆林宫旁的无名烈士墓前
献上鲜花,以表达对死去的英雄的缅怀。每年5 月9 日卫国战争胜利日,是俄罗斯
神圣而隆重的节日。这一天白发苍苍的老军人胸前佩戴军功章,充满着自豪感,走
上街头,参加老战士协会举办的旅行和纪念活动。为继承优良传统,牢记先辈们的
功绩,俄罗斯人经常带孩子去瞻仰革命英雄纪念碑,去参观历史博物馆,注重用英
雄的形象和业绩教育后代。在日常的生活,同样注意从小培养孩子的勇敢性格。冬
季,在俄罗斯居民小区周围的林间小路上,经常可看到推着婴儿车散步的年轻妇女。

    尽管是零下二三十度的严寒,母亲们也让婴儿裸露出娇嫩的小脸,呼吸清新、
凛冽的空气,让孩子从小适应寒冷的气候。对大一点的孩子,则鼓励他们去户外活
动,通过体育锻炼培养孩子的勇敢性格。大雪之后,总会有一些天不怕、地不怕的
孩子们趴在雪橇上,沿着陡坡飞速滑行,尽情地在雪海里搏击、打逗,而四周却没
有大人陪伴、呵护。在大街上,很少看到母亲缓步与幼小的孩子同行。常能看到刚
会走路的孩子,连跑带颠地跟在大步流星的母亲后面。即使孩子摔倒了,大人也不
会去扶助,而是看着孩子自己爬起来。子从小适应寒冷的气候。对大一点的孩子,
则鼓励他们去户外活动,通过体育锻炼培养孩子的勇敢性格。大雪之后,总会有一
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们趴在雪橇上,沿着陡坡飞速滑行,尽情地在雪海里搏击、
打逗,而四周却没有大人陪伴、呵护。在大街上,很少看到母亲缓步与幼小的孩子
同行。常能看到刚会走路的孩子,连跑带颠地跟在大步流星的母亲后面。即使孩子
摔倒了,大人也不会去扶助,而是看着孩子自己爬起来。

          六、自由与懒散:俄罗斯人的天性

    俄罗斯人的文化情结和良好嗜好,使其性格极具魁力,也使他们的人生非常充
实而有意义。俄罗斯人性格中所具有的这些优点,着实令人倾倒,但是也有一些缺
点令人费解。在俄罗斯,几代人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使得俄罗斯人习惯了大锅饭,
十分懒散,缺乏创新精神,老牛拉破车式的工作方法渗透到了各个领域。社会交往
中办事节奏十分缓慢,缺少办事效率。马雅科夫斯基在《开会迷》中写道俄罗斯人
喜欢开会,凡事不论大小、轻重,一律照章办事。通过层层审批、签字。开会讨论
等完全没有必要的官僚主义手续,导致十天半月也无法办好一件事。其实,俄罗斯
人也很讨厌开会这样的形式,因为除了相互争吵,什么结果也不会有。但领导也没
有新办法,又觉得不开会许多问题解决不了,上到议会下到平民百姓也不得不承认
这种事实。

    如果你与俄罗斯朋友洽谈或约定一件事情,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在经贸活动中,
外来人要想会见企业或部门的“头头”非常难。来访的客人,先要出示证件,经门
卫的审查,得到他的同意,向行政长官(接待科长)报告,接待科长问清来人情况,
表示同意,再由他用电话向第一首长报告,得到批准后,他才通告来人在人口处等
待,第一首长派具有权威的工作人员,同接待科长交换意见后,通知门卫放人,才
有工作人员带领客人入门。这一整套复杂报告手续,至少需要半个小时。工作人员
带领来访客人进入秘书室,才由秘书按首长的旨意,决定在秘书室等候,还是直接
进入第一首长办公室,得到的回答是再等5 分钟,往往有时不知为什么,要等上几
十分钟或更长。

    19世纪的俄罗斯人对现实生活往往掉以轻心,但对未来,对理想格外关注。他
们是现实中人,但富于幻想,向往、追求现实以外的某种存在。英国人格拉姆这样
描述俄罗斯人的这种特点:“和英国人谈话结束于谈论体育,和法国人谈话结束于
谈论妇女,和俄国知识分子谈话结束于谈论俄罗斯,而和俄国农民谈话结束于谈论
上帝和宗教。”

    今天的俄罗斯青年的心态又是怎样的呢?苏联解体后,许多青年人失去了奋斗
的目标,不知道为什么活着。

    莫斯科公共观点研究中心的报告指出,有 50 %的人对前苏联感到丢脸。《时
代镜报》的调查表明,俄罗斯只有 60 %是真正的爱国者,而在美国至少有 88 %。
一位在莫斯科呆了5 年之久的日本记者说:“这个国家的青年人是很奇怪的群体,
对政治的冷漠在世界上实在是少见的,他们从来不想为什么活着的问题。”这和19
世纪的“注重理想、关心国家”的俄罗斯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的确,无论是过去
的“自由”、“民主”式的辩论,还是“8 ·19事件”后的政变示威,莫斯科大学
生走上街头的实在不多,他们反而苟苟营营追求自己的利益。莫斯科的麦当劳、肯
德基早已成为俄罗斯青年的时尚,他们买来一些汉堡包和饮料,带着录音机,在麦
当劳一坐就是半天。这些无所事事的年轻人大多是彻底的无政府主义者,他们不管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一味地追求眼前的享乐,没有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
也没有人用心去面对明天。但还是有许多俄罗斯人为国家的命运担忧。30多岁的俄
罗斯新闻记者阿尔卡季说:“20世纪俄罗斯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两次大剧变(1917
年十月革命和1991年苏联解体),我们的心情十分复杂。在新的世纪,我首先祝愿
世界保持和平,不要发生战争,尤其不要发生核大战。其次,我希望我的女儿卡佳
生活得比我们这一代更好。”

    俄罗斯科学院美国和加拿大研究所所长罗戈夫对国家的前途尤为关注,他在《
独立报》撰文指出:“在进入2000年之际,俄罗斯的国民生产总值只占全世界的1 
.5 %,而美国占21%,北约占50%左右,在90年代受到削弱的俄罗斯经济处于空
前依赖西方的境地。”罗戈夫在谈到车臣分裂势力时又说,现在,美国等西方国家
在车臣问题上对俄罗斯施加压力,要求谈判解决车臣危机。但是,如果车臣战争按
照叛匪的条件停止,那么俄罗斯领土的完整将面临威胁。因此,“俄罗斯决不允许
别人用命令的口气与自己讲话。我们能够而且有义务捍卫自己的国家利益”。也正
是因为此,2002年8 月以来普京政府对车臣分裂主义和恐怖主义进行了坚决而果断
的打击。

            七、春天里的莫斯科女人们

    进入夏季,凡遇阳光明媚的日子,你可以在莫斯科大学前的观景台两旁的草地
上、库斯科沃庄园的小河边,地铁线尽头的任何一个森林公园里,甚至是公路两旁
的草地上,看到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身下铺一小块塑料布或毛毯,男土要么只着
一条三角短裤或于脆一丝不挂,女士上身只着一条乳罩(有的干脆就来一个“无上
装女郎”),下身同样只着一条短的不能再短的三角裤,戴着护目的墨镜服纸或书
刊,身边放着啤酒或水,或坐、或立,或俯身、或仰卧,或是一对情侣、或是三口
之家,更多的时候是在他们的身边还欢快地跑着俄罗斯人不可缺少的特殊的家庭成
员——狗,他们悠然自得地享受着太阳光的温暖、清新的空气,享受着大自然的无
私恩赐。

    在中国可不能这样。那些年轻漂亮、或略有姿色、或没有姿色、或不太漂亮的
姑娘们,或不太年轻更不太漂亮的女士们,一且看到室外毒辣的太阳光后,往往是
令人可怜地皱起了她们的的眉头,小声咒骂着该死的太阳,然后动用一切“武器”
——防硒霜、墨镜、大沿的帽子、长长的袖纱肥自己一块块地、一层层地、紧紧地。
密密地包裹起来,同时也把自己的美丽与天性掩藏起来。于是让中国的老爷们,让
中国的“好色”男士们,只能以极其惋惜的心情,以吃葡萄般的感觉,以看天外来
客的眼神,欣赏身边匆匆走过的女士不留情面的背影了。

    啊!春天到了,花红柳绿,连小鸟都在高兴地梳理自己的羽毛,欢快地歌唱着,
忘记掉冬季的不快,也希望给自己同类的异性以光彩和美丽。可是我们的女士们却
是这样的吝啬,她们怕晒黑了自己的皮肤,同时也拒绝了大自然的恩赐。

    在俄罗斯,在莫斯科,恰恰相反,人们以自己拥有一身黑红色的皮肤为美,因
为那是经过自然之手所着色的作品,没有半点修饰和矫情。于是,在阳光明媚的日
子里,男人和女人赤裸地走进了大自然中。看到这一情景,不由得不让人动心,由
衷地感慨生活的美好,大自然的恩惠。

    俄罗斯人称之为“日光浴”,而在中国则被一些人称之为“晾肉”,初听起来
似乎很不雅,完全破坏了其中的情趣。但是细想起来,讲究实际的中国人的说法也
不无道理,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