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科幻未来电子书 > 贝壳 >

第7章

贝壳-第7章

小说: 贝壳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而那两个人,又全然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这更是绝不可能的事!

我觉得有向他们两人从头说起的必要,是以我道:“是的,很重要。一个人失踪了,这个人,就是这艘船的主人。他是一个极重要的人物,他失踪了,你们是不是曾见过他?或者见到他被别的甚么人,用暴力侵犯?”

那两个人用心听我说著,等我说完,他们又一起笑了起来!

我的话有甚么可笑的?我想不出来,但是他们两人,的确在笑著,而且,他们的笑,决不是做作出来的,我不禁有些气恼:“别笑,你知道警方动用了多大的力量来找这个失踪的重要人物?”

那两人止住笑声,但是神情依然很轻松。

我已经尽量将事情说得十分严重的了,可是我显然失败,这两个人,一点不觉得有甚么严重之处,其中的一个,伸手在我的肩头上,轻轻拍了一下:“朋友,别紧张,他现在很好!”

另一个人也道:“别去打扰他,由得他自己喜欢吧,他有权利选择自己喜欢的日子。”

这两个人的话,令我完全呆住了!

因为听他们的说法,他们像是完全知道万良生失踪的内幕!

我不知有多少问题要问他们,但是我拣了一个最直接的问题,我大声道:“他到甚么地方去了?”

那两个人望著平静的海面,在他们的眼中,又出现那种神秘的光芒来,他们异口同声地道:“谁知道,只有他自己知道!”

我觉得我要采取行动了,这两个人,显然知道很多有关万良生失踪的内幕。

我虽然还不能肯定,这两个人有没有甚么犯罪行径,但是他们那种神秘、闪烁的言词,总叫人觉得他们对万良生的失踪要负责任。

我陡地伸手,抓住了他们中一个人胸前的衣服:“听著,说出来,万良生在甚么地方,你现在不说,等到警方人员到了,你一样要说的!”

那人被我抓住了衣服,就大声叫了起来:“喂,你干甚么?”

他一面叫,一面伸手来推我。

当我出手抓住那两个人的一个的衣服之际,我已经打定了主意,他们一共有两个人,我要对付他们。就必须先打倒其中的一个!

所以,当那人伸手向我推来之际,我一伸手,抓住了那人的手腕,身子一转,手臂一扭,只听得那人怪叫一声,整个人已被我摔了起来,结结实实,跌在沙滩上。

我估计那被我摔在沙滩上的人,在两分钟之内,起不了身,是以我立时又冲向另一个,我双手疾伸,抓住了他的肩头。那人大叫了起来:“喂,你是人还是猩猩?”

在那样的情形下,那人发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来,令我也不禁很欣赏他的幽默。但是我的动作,却并没有因此而减慢十分之一秒!

我双手扬起,一起向他的头际,砍了下去,“拍拍”两声响,那人中了我的两掌,眼睛向上翻著,身子摇晃著,倒了下去!

我再回头看那个被我摔倒在沙滩上的人,他显然也昏了过去。

我拍了拍手,颇以自己的行动快捷而自豪。我在想著:我应该怎样呢?

这两个人,一定和万良生失踪有关,虽然他们的话,还有许多不可理解之处,例如他们竟认为万良主和我很相似之类。

但是,这两个人,一定知道万良生的下落,我有必要将他们交给警方!

要将他们交给警方,有两个办法,一个办法是将他们两人,弄上“快乐号”,我加快速度,驶“快乐号”回去。另一个办法是,我和警方联络,请警方人员,立时搭直升机赶来。

当然后一个办法可靠些,因为他们有两个人,我在押他们回去的时候,他们可能会反抗!

我后退著,向后退去,一面仍然注视著这两个人,他们仍然昏在沙滩上。

我返到了海边,转身,跳上了“快乐号”。立时奔进了驾驶舱,开始无线电联络,和警方的无线电联络,很需要费一番功夫,我无法确切说出我究竟费了多少时间,大约是两分钟,517Ζ或者三分钟,正当我开始呼唤的时候,我听得舱门口有脚步声,我立时转过头来,只见那两个人已来到舱门口了。

我立时起身,神情紧张,瞪著那两个人,那两人略为张望了一下,像是若无其事一样,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向我道:“喂,你怎么和他不一样?为甚么要这样对付我们?”

我大声道:“站著别动,我已通知了警方,他们快来了!”

那两人的神情更讶异,一个道:“为甚么?我们做错了甚么事?”

我冷笑著:“别装模作样了,你们令得万良生失踪,至少,你们知道他去了何处!”

那两个人的态度,却一直如此轻松,和我的紧张,恰好相反,他们道:“真的,他现在在甚么地方,我们完全不知道,但他如果改变了主意的话,一定会出现的,你焦急甚么?”

这人的话,说得更肯定了,我慢慢向前逼近去。

他们两人的态度,虽然很轻松,可是一看到我向前逼近去,他们就立时后退。

但虽然他们退得很快,他们的那种神态,总是十分古怪的,我很难以形容,勉强要形容的话,就是他们一点也不认真,好像我和他们在玩捉迷藏一样,一面向外迅速退去,一面还在笑著。

我立时又追了上去,他们两人一直退到船舷边,我以为他们已经无路可退了,他们一个转身,纵身跳进了海中,我奔到船首,看著他们向前游去,我也纵身跳了下去,我自问游泳的速度,不算是世界冠军的水准,要在水中,追逐普通人,也是没有问题的。

是以,当我在水中,用力向前划著的时候,我对于再捉到他们两人,还是充满信心的。

可是,这两个人在水中的动作,却快得出奇,当我游出了不多远,抬起头来向前看时,只见那两人,已经登上了他们驾来的船。那时候,我和他们之间的距离,足有四五十公尺!

那实在是不可能的,当我跳下水,开始追逐他们的时候,我和他们相距很近,就算他们游得和我一样快,我们之间的距离,应该不变,可是现在,他们多游了近五十公尺!

我追不上他们了,而且,我发现自己的处境,极其危险,因为我还在水中,而他们两个已经上了船,其中的一个已奔进了舱中,他们的船,已在移动,如果他们驾著船,向我疾冲过来的话,我是根本无法躲避的!

我这时唯一的办法,就是向海水深处潜去!

我连忙翻了一个身,潜向海底,一面仰头向上看著,我看到海面之上,生出了一蓬白色的水花,那艘船,在向远处驶去。

当我又浮上海面的时候,那两个人的船,只剩下一个小白点,立即就看不见了。

我在海面上浮了一回,再向前游著,回到了“快乐号”上。

我心中乱到了极点,当我在甲板上坐下来的时候,我甚至提不起劲来抹去脸上的水珠。

我遇到的这两个人是甚么人?他们的话,实在太神秘,太不可思议了。他们是不是曾遇到过万良生?他们是不是知道万良生的下落?

一连串的问题,在我脑中拥挤著,而当脑中有那么多的问题,却又无法获得答案之际,那实在是十分苦恼的一件事情。我的思绪,一时之间无法平静下来,直到过了好久才再想起,那两个人的神秘之处实在太多,例如,我离岸上船,只不过两分钟的时间,他们分明是被我击昏过去的,如何会突然出现在驾驶舱口?

第五部:一枚深水螺

我又回想著当时我游泳去追他们的情形,照他们的游泳速度来说,只怕连世界游泳冠军,都要自叹不如!

再加上他们虽然始终未曾说出,他们曾遇到的是甚么人,只说那人和我相似,我自问一点也不像万良生,然而,听他们的话,那人确然像是万良生!

当我想起这许多疑点的时候,我是身在警局的高级人员杰克上校的办公室之中。

当天,我在那荒岛上,一直等到黄昏,希望再能见到那两个人,但当我发现我就算再等下去,也是白等之际,我就驾船回来。

在回程中,我和杰克上校取得了联络,向他大约报告了我遇见那两个神秘人物的经过。是以我一上岸,一辆警方的车子,便将我直送到了警局,进了杰克上校的办公室,小郭也被上校请来了。

于是,我再将经过的情形,详细的叙述一遍,当然,我在叙述的时候,也将再想到了的几个疑点,一起提了出来,以作共同研究。

小郭和杰克上校两人,都一声不出,听我讲著,等我讲完,又提出了我的疑点,令我恼怒的是,杰克上校,竟然打了一个呵欠。

我有点愤然:“上校,你应该动员一切力量,去找那两个人!”

上校冷冷地道:“如你所说,他们游泳的速度,都如此之快,怎么还找得到他们?”

我怒意在上升:“甚么意思,你根本不相信我所讲的话?”

杰克上校摇著手:“别发怒,事实上,我就算相信你所讲的每一个字,我也无法采取行动!”

我吼叫道:“为甚么?”

杰克上校道:“那两个神秘人物,他们遇到的人,和你相似这是你自己说的而万良生,你自己看,和你像么?”他一面说一面推过了一张万良生的放大照片来。

我根本不必再看万良生的照片,早已知道我和他不像!

杰克上校又道:“照这两个神秘人物所说,他们知道一个人的下落。那个人和你相似,而我们又未曾接到这样人物失踪的报告,你说,叫我如何采取行动?”

无法反驳杰克上校的话,因为在事实上,他的话很有理由,无从反驳。

杰克上校也看出了我的尴尬相,他又道:“而且,那两个神秘人物的船,船名叫甚么?你连这一点都讲不出来,我们怎么查?”

当时,我的确没有注意到他们的那艘船的名字,那自然是我的疏忽。

杰克上校的神态更得意了,他再道:“照你所说,这艘船,在离开的时候,是向西南方向驶去的,速度极高,是不是?”

直到这时候,我才讲出一个子来:“是!”

杰克“嘿嘿”地笑了起来,将桌面上的一份文件,向我推了过来,道:“在接到你的初步报告之后,我已经下令调查,这是有关部门给我的答覆,请你看。”

我望了望他,再看那份文件,在那份文件上,有著一幅海图,标著经纬度。我立时在这份海图上,找到了那个荒岛。

杰克上校在提醒我:“请你看西南方!”

我看海图的西南方向,上面成弧形,画著许多大小不同的船只。这些船只,距离那荒岛,大约是四五浬左右,我道:“甚么意思!”

杰克道:“海军正在那里,进行大规模的演习,这艘船如果向西南方驶去,一定会被发现,可是事实上却没有人见过。”

我呆了半晌,杰克上校“哈哈”大笑了起来,我懊丧地道:“有甚么好笑?”

杰克上校道:“根据我的判断,你所遇到的那两个神秘人物,只不过是两个在演习中负责执行巡逻任务,而又富于幽默感的两个海军人员,卫斯理,他们和你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我的脸迅速涨红起来,我知道杰克上校的推测是错误的!

可是,我却又想不出甚么话来反驳他!

我用力拍著桌子:“如果真是有那样两个海军人员的话,你去将他们找出来!”

杰克摊著手:“何必?谁会像你那么认真,一些玩笑也开不起?”

我狠狠地瞪著上校,又转头去望小郭,小郭虽然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是一望便知,他站在杰克上校那一边。他之所以不说话,只不过是因为他不想得罪我而已。

我吸了一口气:“好,既然如此,那就算了,以后,我不会再来麻烦你们了!”

杰克上校道:“不要紧,我们欢迎有任何线索,万良生毕竟是一个重要人物!”

我“哼”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怀著一肚子闷气,回到了家中。白素开门给我,第一句话就道:“万太太打了两次电话来找你,她说,她要知道,你进行得怎样,是不是有了结果。”

我不加思索,就道:“你打电话去告诉她,我已经有了新的线索,但是还不确切,我要继续使用‘快乐号’,叫她别心急。”

白素也看出我的神情很沮丧,所以她不再说甚么,去打电话。

万太太的声音,响得我离电话有几步还都听到,我没有听下去,走进了书房。

在警局的时候,我本来是还想和杰克上校提一提,我曾听到万良生唱歌一事的,但是我终于没有提,要是说了的话,除了增加杰克上校对我嘲笑之外,还会有甚么特别的结果?

但是,事实上,我的确听到万良生唱歌,我必须相信自己的听觉。

但是那必须肯定万良生当时是在我的附近。可是事实上,万良生不在。

我想得有点头痛,以致白素在我的身后站了很久也不知道,直到我转过身来,她才温柔地道:“你又遇到了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