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科幻未来电子书 > 贝壳 >

第4章

贝壳-第4章

小说: 贝壳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忙道:“那也不见得,我或者会相信,不过我还有点不明白,万先生唱歌?这是甚么意思?能不能请你详细说一说?”

本来,“听到万先生唱歌”,这句话的语意,是再也明白不过的了。但是,要知道万良生是那样的一个大亨,他给人的印象,是富有、强大、发号施令、拥有一切,能够凭他的一念,使许多许多人幸福或倒霉,像这样的一个大人物。和“唱歌”,实在是很难发生任何联系,所以我才不明白。

那年轻的水手道:“万先生在心情愉快的时候,时常会哼几句歌,流行歌曲,我们以前侍候他的时候,是经常听到他唱的。”

我点了点头:“你是说,在万先生失踪之后,你们仍然在船上听到他在唱歌?”

四个水手的脸色,在那刹间,变得十分苍白,但是他们却一起点著头。

我也感到事情的确“古怪”,但是当时,我的第一个解释便是,那是他们的幻觉,可是不论怎样,我也希望知道进一步详细的情形。

我道:“是谁最先听到的,甚么时候听到的?”

那年轻的水手道:“我最先听到,那是‘快乐号’驶回码头来的第一个晚上。”

那年轻水手说到这里,神态更明显出奇地紧张,他不住地搓著手,而且,我可以看到,他的手心在不断地冒著汗。

他道:“在‘快乐号’不出海的时候,我们照例睡在船上,那天晚上,我们收拾好了,也都睡了,我想起还没有喂鱼”

我打断了他的话头:“喂鱼,喂甚么鱼”

小郭代他回答了我的问题:“船上养著很大的一缸海水热带鱼,他一定是说喂那缸鱼!”

我向那年轻水手望去,那年轻水手忙道:“是的,就是那一缸鱼。”

我道:“你起来在喂鱼的时候,听到了万先生的歌声?”

年轻水手道:“不,是在我喂了鱼离开,回到舱中的时候听到的,万先生在唱歌,我是说,我听到了万先生的歌声!”

我呆了半晌,那年轻水手道:“当时,我吓了一大跳,以为万先生还在船上,我还大声叫了一下,他们三人,都听到我叫唤声的!”

我立时又向那三个水手望去。

这时候,我的心中紧张之极,我以为,我要用“快乐号”出海去,到那荒岛,可以找到一些万良生失踪的线索。

可是我再也未曾料到,我还未曾上船,便已在那四个水手的口中,听到了如此神秘莫测的事。

我不顾小郭在一旁摆出一副不屑的姿态,我又问道:“当时,他们三人怎样?”

第三部:神秘歌声

那年轻水手道:“我大声叫著,他们三个人都出来了,问我是不是在发神经?我说我听到了万先生的唱歌声,他们全当我神经病,我也没有说甚么,可是第二天晚上,炳哥和勤叔全听到了!”

他说著,指著另外两个水手。

那两个水手,神色苍白地点著头:“是,我们都听到的。”

另一个则道:“我是在第三晚才听到的,从那一晚起,我们就不敢在船上住了,只是在日间,四个人一起,才敢到船上去打理一下。”

我皱著眉:“歌声是从甚么地方传出来的,你们难道没有听到,万先生可能还在船上,因此仔细地去找一找他?”

四个水手一起苦笑著,道:“我们当然想到过,可是我们对‘快乐号’十分熟悉,实在没有可能有人躲在船上而不被我们发现。”

我再问道:“那么,歌声究竟从何处传出来?”

我已经看出,小郭脸上的神情,证明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最大限度,果然,他立时大声道:“声音好像自四面八方传来,捉摸不定!”

那四个水手立时现出十分惊讶的神色来,齐声道:“郭先生,你怎么知道?你也听到过?”

小郭得意地“哈哈”大笑了起来:“我怎么不知道?这根本是你们的幻觉,在幻觉之中,所有的声音,全是那样的!”

四个水手现出十分尴尬的神色来,小郭催我道:“他们不肯上船,我们是不是改变计划?”

我道:“当然不改变,万良生一个人都可以驾船出海,我们两个人,为甚么不行?”

我向那四个水手道:“你们可以留在岸上,船上还有甚么别的古怪事情?”

四人一起摇头,表示没有别的事。我的想法和小郭虽然有点不同,但是所谓万良生的唱歌声。只是他们四人的幻觉,这一点,我倒也同意!

看著他们四人的神色如此紧张,我用轻松的语气道:“现在是白天,请你们带我到船上去走一遭,你们总不致于不敢吧?”

我们一起走下码头的石级,上了小艇,驶到了“快乐号”的旁边。

到了“快乐号”的身边,才知道那真正是一艘非凡的游艇。

这艘船的一切结构,毫无疑问全是最新型的,金光闪闪,整艘船,就像是黄金琢成的一样。

如果说,我来到了它的身边,就觉得它是一艘了不起的船的话,那么,在我登上了“快乐号”之后,简直就认为它是世界上最舒服的一艘船了。

它一共有五个舱房,每一个房间,都采用悬挂平衡系统。也就是说,在巨大的风浪中,不论船身倾侧得多么厉害,在房间中的人,都可能绝没有感觉,因为房舱是悬挂著的。

这五间房舱之中,包括了驾驶舱、客厅、饭厅和卧室在内。

驾驶舱中,有著船上发动机的出品厂家的一块铜牌,上面刻著的几行字,证明这船上的三副强力引擎,几乎无懈可击。机器在任何情形之下,都有可能发生意料不到的故障,但是,只要在一般的保养情形之下,这三副引擎,决不会同时损坏。

这也就是说,就算在最坏的情形下,两副引擎坏了,另一副引擎,仍然可以维持正常的速度航行。而当它三副引擎一起开动的时候,普通的海岸巡逻艇,无论如何追不上它。

而它的驾驶过程,却又简化得如同驾驶汽车一样简单,几乎任何人只要一学就可以学会。

船舱中的一切装饰,自然不必细表,我也看到了那缸海水鱼,这一大缸海水鱼。也令我大开眼界,它被放置在客厅中、几乎占了整幅墙那么大,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布置,宛若将海底搬了上来。

我看到许多以前只有在图片上才见到过的,色彩极其艳丽的鱼,也看到了小的章鱼,活的海葵和珊瑚,以及许多活的软体动物。

我看到其中有一枚奇形怪状的螺,正在一块岩石上,缓缓移动著。

这个海螺的形状,真是奇特极了,使我忍不住看了又看。小郭站在我的身边,指著那奇形怪状的螺:“这就是在毛巾中的那枚贝壳。”

我呆了一呆:“小郭,你一直只说那是一枚贝壳,没有说那是一枚螺。”

小郭说:“那有甚么不同?”

我不禁笑了起来:“当然不同,贝壳只是贝壳,而螺却是有生命的。”

小郭耸了耸肩,自然,看他的神情,他仍然认为两者之间,并没有甚么不同,他道:“当我抬起它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它是不是有生命,后来,我到了船上,就顺手将之抛进了缸中,谁知道它是活的!”

我再仔细审视那枚螺,它移动得很缓慢,壳质好像很薄,洁白可爱。这种形状古怪,颜色浅白的螺,大多数是深海生活的种类。我自己也难以解释我对这只我还叫不出它名字来的螺,如此注意,或许是因为它曾出现在万良生的毛巾之中的缘故!

那四个水手,带著我们,在全船走了一遍,然后,他们上了岸。

我和小却在驾驶舱中,由我看著海图,他负责驾驶,我们先用无线电话,向有关方面报告了出海的情形,“快乐号”就渐渐离开了码头,半小时之后,它已经在一望无际的海洋之中了。

在舱中,稳得就像是坐在自己的家中一样,小郭叹了一声:“万良生真可以说拥有世界上的一切了,真懂得享受。”

我笑道:“他的太太,十分可怕,但是我也不相信,那会构成他带著另一个女人藏匿起来的原因。事实上,像他那样的大亨,只要略伸伸手,就不知会有多少出名的美女投怀送抱了,他怎会再去守著一个女人!”

小郭道:“那也难说得很,你不记得杰克,伦敦的小说中的人物,‘毒日头’不是放弃了一切,去和一个女孩子谈恋爱了么?”

我伸了一个懒腰,道:“那究竟只是小说!”

“快乐号”在驶出了大海之后,真令人心旷神怡,小郭一个人已是可以应付驾驶,我离开了驾驶舱,在甲板上坐了一会。

当我坐在甲板上的时候,我想起小郭说,当他第一次从水上飞机上,用望远镜看到“快乐号”的时候,看到桌上放著一杯“蚱蜢”。

“蚱蜢”是一种鸡尾酒,原料是碧绿的薄荷酒,以及杜松子酒,这种甜腻的酒,通常是女人喝的,要是小郭没有看错的话,这倒是一件很值得注意的事。我连忙起身,走回驾驶舱,向小郭问了这个问题。

小郭立时道:“我怎么会弄错?或许万良生不敢喝烈酒,所以才喝这种酒!”

我转身走进了客厅,在一角,是一个酒吧,酒橱中的酒真多。万良生看来懂得享受,在酒橱中的全是第一流的好酒。

来到了酒吧之前,我再想起,小郭说,有一瓶酒曾倒泻了,照说,在平衡舱中,是不会有倾侧的现象的,一瓶酒跌倒,而又没有及时扶起,一定有意外发生,才会有这样的情形。

自然,我决无法想像得到,当时发生了甚么情形,看看瓶上的年份,都是葡萄大收年份酿制的七星级佳酿。香槟酒之上,是红酒和白酒,再上,是威士忌,混合的和纯的,名牌琳琅满目。

酒橱最高的一格,是白兰地,其中有两瓶,陈旧得连瓶上的招纸都残缺不全了,可能是在拍卖百年以上陈酿时,以高价买来的。

然而,没有杜松子酒,也没有薄荷酒。

我呆了一呆,走进酒吧去,打开旁边的几个小柜和一个冰箱,里面也没有这两种酒。没有杜松子酒,就不能调制鸡尾酒,而没有薄荷酒,自然更不会有“蚱蜢”!

而且,我在酒吧中,找不到调制鸡尾酒用的任何器具。像万良生这样讲究享受的人,自然不会在喝鸡尾酒时,随便将两种酒倒在一只酒杯中就算数的。

我在酒吧中呆立了好一会,心中紊乱得很,我越来越觉得,在甲板的桌子上,出现了一杯“蚱蜢”,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小郭又说得千真万确!

我又回到了驾驶舱,当我再向他提起那杯酒来的时候,他的神情,多少有点古怪了。我将客厅酒吧中的情形,对他说了一遍,他道:“那么,一只鸡尾酒的杯子中,有著碧绿的液体,你以为那是甚么?”

我道:“小郭,那可能是任何东西,你看到的酒,还有多少!”小郭道:“大约小半杯!”

我知道问来是没有结果的,但是我还是要问,我道:“这小半杯酒呢?”

小郭摇头道:“谁知道,当然是倒掉了!”

我叹了一声:“怎么没有人想到,这小半杯酒,可能是一个极大的关键?”

小郭又再摇头道:“别说没有人想到,就算是现在,我也认为你完全是在无事找事做。”

看来,小郭和我之间,意见相差太远,我真有点后悔邀请他一起出来!

或许他现在已是一个大侦探了,我不应该再用以前的态度对付他,那会引起他的反感。但是有话如果不说,那不是我的性格,是以我还是道:“小郭,你在这件事上所以失败,就是因为你对于应该注意的事,根本没有加以注意的缘故。”

小郭呆了半晌,望著驾驶舱的窗外,然后,徐徐地道:“也许是,我自始至终,都将这件事,当作一件正常的失踪案来处理,而没有将之和别的神秘不可思议的事,连在一起。”

我站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头:“那你就错了,万良生失踪,本身就是一件神秘之极的事!”

小郭喃喃地道:“或许”

他在讲了两个字之后,略顿了一顿,然后,伸手指著前面:“看,就是这个岛。”

我向前看了一看,立时又俯下身,将眼凑在望远镜上。那真是一个小得可怜的荒岛,兀立在大洋之中,静僻得不能再静。

像万良生那样的人,就算是和别的女人幽会,在大都市中,也有的是地方,他偏偏会拣这样的地方,也的确有点不可思议。

在“快乐号”渐渐接近那个小岛的时候,速度减慢,十分钟之后,船停了下来,离那一小片沙滩只不过十来码远近,海水清可见底,游鱼历历可数,我们一起到了甲板上。

小郭问道:“到了,你准备如何开始侦查?”

我望著那片沙滩,海水不断涌上去,喷著洁白的泡沫,又退回来,我道:“先上去看看。照说,在这样的情形下,不会有甚么意外发生的。”

小郭道:“那很难说,海中可以有任何古怪的事情,足以令得一个人,在忽然之间,变得无影无踪,像万良生那样!”

我并不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