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科幻未来电子书 > 贝壳 >

第12章

贝壳-第12章

小说: 贝壳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想说,这两个人不是人,人在昏迷不醒的时候,我也见过,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但是,我只是那样想,并没有讲出来。

我之所以有那样想法,完全是基于我的直觉,而找不出任何根据来的。任何人看到了眼前这个人的情形,都会以为这个人是一个昏迷不醒的人,没有人会怀疑他不是人,因为他不但皮肤温暖,有脉搏,而且还在流血!

然而,我却有怀疑,怀疑这是一个假人!

我的脑中乱到了极点,因为我何以会怀疑这是一个假人,我一点也说不上来,而且,我也无法去捕捉我这一点假设是由何而来的。

我听得白素叹了一口气:“我以为,要尽快将这两个人送到医院去!”

我木然地点了点头。白素提议是对的,应该将这两个人,尽快送到医院去,可是我又立时想到,这两个人如果根本是假人,将假人送进医院,这不是很滑稽的事情么?

我的心绪,由于过度的紊乱,因之在情绪上,已经呈现一种自我控制的失常状态,当我一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白素有点恼怒:“有甚么好笑!”

我指著那个人:“我们曾以为那是两个假人?将假人送到医院去,不是很好笑么?”

白素大声道:“他在流血,只有真正的人,才会流血!”

我咽下了一口唾沫:“可是,你见过一个人,睁著眼,像是甚么也没有发生,但是却流著血的么?”

白素呆了一呆,说不出话来。

那人手臂在流著血,流出的血,已经相当多,可是他的神情,一直没有变,还是那样,睁大了眼睛,一动也不动地躺著。

白素俯下身,扯下了那人的衣袖,将那人手臂上,在流血的伤口,扎了起来:“不管怎样,我们一定要快点回去!”

她一面说著,一面指著驾驶台,我对她这个意见,倒是同意的,现在,我和她,好像已堕入了一个迷幻的、不真实的境界之中,在这个境界之中,一切好像全是不真实的,我们的情绪变得不正常和难以控制,我们的思考能力,也变得十分迟滞。

要打破这种情形,唯一的方法,就是回到真实的境界中去。

那也就是说,回到有众多人的社会中去,和众多人接触,让众多的人,来和我们同时看著这个流血的人,让他们和我们有同样的遭遇。

我发动了引擎,船向前驶去,我的脑中仍然极紊乱,但总算还可以保持足够的镇定,来驾驶船只。我估计在一小时之后,我可以到达那个荒岛,那时,我可以先登上“快乐号”,和警方联络了。

海面上十分黑,那艘船的性能很好,我和白素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因为在这样迷离的境界中,我们都不知说甚么才好。

直到二十分钟之后,我才听得白素叫了一句:“他……还在流血!”

我回头向那个躺在舱板上的人看了一眼,他手臂上的伤口,白素已经替他扎了起来,但是,包扎伤口的布,已经被血渗透了,一片鲜红色。血还在不断地渗出来,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白素吸了一口气:“这样下去,他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我望了那人的脸一会:“我看不必担心会有这种事发生,你看他的脸色!”

那人的脸色,看来仍然很红润,他已经流了不少血,可是单看脸色,绝看不出来,而且,他还是一样睁大著眼,一动也不动地躺著。

白素苦笑了一下,找了一条带子,抬起那人的手臂,在那人手臂的臂弯部分,紧紧扎了起来。

同时,她在喃喃地道:“世上不会有能流血的假人!”

我已经转过头去,专心驾驶,但是我还是说了一句:“要制造一个身体有血的假人,其实也不是一件难到不可以的事情。”

白素立时道:“或许并不难,但是有甚么用?”

我没有再出声,因为我实在答不上来。

船在海面上向前驶著,又过了近三十分钟,白素来到了我的身边,她取起了一个望远镜,向前看著。

我估计船离那个荒岛,已不会太远了,我道:“看到那荒岛没有?”

白素放下了望远镜来,当她放下望远镜的时候,她的脸上,现出一种十分古怪的神色来。

一看到她那种神情,我立时可以知道,她一定在望远镜中,看到甚么古怪的东西了!

我连忙自她的手中,取过望远镜来,也向前看去,那望远镜看来虽然不大,可是效率却十分惊人。

我不但看到了那座荒岛,而且,还看到了“快乐号”。而我这时,也更知道,何以白素脸上的神情,如此古怪!

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我实在难以相信那竟会是事实,但是,那又的的确确,是我所看到的!

我看到,“快乐号”上,灯火通明。

我看到,“快乐号”的甲板上,有三个人,正在说笑著,自然我听不到他们在讲些甚么,但是从他们的神情看来,可知他们十分愉快。

我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三个人,一个是神秘失踪的万良生,还有两个,是被我踢下海去的那两个人!

我陡地放下了望远镜,白素也立时问道:“你看到他们三个人?”

我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人的手臂还在流著血,他的面貌,和在“快乐号”上,和万良生笑谈的两个人的其中一个,一模一样。

我们究竟遇到了甚么事?这一切,究竟要如何解释?我再拿起望远镜来,万良生和那两个人,仍然在甲板上,他们坐在一张桌子边,我看到万良生的手指做作手势,在桌上移动著,又仰天大笑。

我竭力想从他们口唇的动作中,来获知他们究竟在说甚么,可是我却一无所得。

当我一面用望远镜向前观察著,而事实上,我们离“快乐号”也越来越近。

这时,不必用望远镜,也可以看到灯火通明的“快乐号”了。

自然,距离近了,在望远镜中看来,“快乐号”上的情形,看得更清楚。

我看到他们三人,一起转过头来,望向我们的船,他们虽然看到我们船驶近了。

那两个人作著手势,不知对万良生在说些甚么,而万良生耸著肩,作出一个十分轻松的神情来,转身就向舱内走去。

当万良生在甲板上消失之后,那两个人一齐自“快乐号”的甲板上,跳了下来,跳进了水中,我看得很清楚,他们在水中游著,潜下水去,由于他们迅速地游出了“快乐号”上灯光所能照射的范围之外,是以我无法再在漆黑的海面上找到他们。

我立时又望向“快乐号”,我看到“快乐号”上,那个作为大客厅的船舱中有人影在闪动,那当然是万良生,我还可以看到他坐在酒吧前的高凳子上,在转来转去,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

我也可以猜测得到,如果这时,我离得足够近的话,我一定可以听到他的唱歌声。

万良生的确是在船上,可是,他是躲在“快乐号”的甚么地方呢?

那真是不可思议的事。“快乐号”虽然够大了,但是,也还未曾大到可以在船上躲著一个人而不被人发现的地步。而且,万良生为甚么要躲起来呢?

万良生的神情,十分愉快,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不论是他和那两个人在一起,还是他自己一个人,他都显得极其愉快。

那么,万良生的“失踪”,是他自愿的了?

在我的而且确地看到了万良生之后,我的思绪更乱了,自从这件事,和我发生关系以来,其间经历了许多变化,也发生了许多新的事,但是到现在为止,这究竟是甚么性质的事,我还说不上来,一点头绪也没有!

我看到万良生在高凳上转了一回之后,又来回踱著,这时,是白素在驾著船,我一面注意著万良生的行动,一面道:“将速度提高些,我们可以看到万良生了!”

我才说了那一句话,就看到“快乐号”上的灯光,突然完全熄灭了。

我无法再看到万良生的行动,但当我放下望远镜的时候,已可以看到,我们离那个荒岛只不过几百公尺了。ZEi8。Com电子书

不到两分钟,已经离“快乐号”更近,由于我们的船,向前驶去的速度十分快,所以当两艘船接近之际,发生了一下猛烈的撞击。

我和白素都被震得跌在舱板上,但我们立时站了起来,奔到甲板上,跃上了“快乐号”的船舷上。

不论在这一节时间内,发生过甚么事,有一点我们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万良生一定还在船上,他不会有机会离开“快乐号”的。

所以,我一跃上“快乐号”的船舷,就大声叫道:“万良生!”

可是“快乐号”上很静,一点声音也没有。我站稳了身子,又扶稳了白素:“快去将船上向灯全著亮,我们要好好和万良生谈谈!”

我和白素一起向前奔去,白素去著亮全船的灯,而我则奔进了那个作为客厅的船舱,也著亮了灯。

在三分钟之前,万良生还是在那个船舱中的,可是现在,舱中却没有人。

万良生一定曾在这个船舱中的,别说我刚才看到过他,在酒吧上,有著半杯未喝完的酒,也可以证明刚才有人在这里坐过。

我又大声叫道:“万良生,出来,你的把戏玩够了,出来!”

我一面叫著,一面四面走著,在每一个可能藏下一个人的地方找著。

这实在不必化费太多时间,只要一两分钟就行了,这个船舱中没有人。

白素也进来了,我道:“他不在这里,要是他一定不肯自己出来的话,我们就将他找出来!”

白素点了点头,我们开始在“快乐号”上寻找。要找一个人,并不是甚么难事,我们找得极详细,连机舱都找到了。

可是,万良生不在船上。

我应该说:我们找不到万良生,但是事实上,这两个说法是一样的,我们找不到万良生,那就等于说,万良生不在船上。

不过,万良生一定是在船上的,他没有离开船的机会,而且看他的样子,他也不必离船而去。

我还在寻找著,忽然听到白素的叫声,我抬起头来,并没有看到白素,但是我却已知道白素为甚么要高叫了,因为我看到,那艘船那两个人的船,已经离开了“快乐号”,在向前驶去。

同时,我看到那两个人中的一个,自驾驶舱的门口,探出头来,向外张望了一下。

我立时叫道:“追他们!”

我奔进驾驶舱,白素已先到我一步,发动了引擎,我奔到控制台前,一开始就以全速追上去。

我知道“快乐号”的性能十分佳,要是有一场海上追逐的话,没有甚么船是“快乐号”的敌手,所以我极有信心追上他们。

由于“快乐号”一开始就全速进行,是以船身震动得相当厉害。

那艘船的速度也极快,海水自船两边,飞溅起来,好像是一艘喷水船一样。两艘船之间的距离,始终不变。

荒岛早已看不见了,可是前面那艘船,仍然未曾被我们追到,白素吸了一口气道:“想不到那艘船,也有那么高的速度。”

我紧抿著嘴,速度表的指针,已指示接近红色的危险区了,但是我还在增加速度。那怕是“快乐号”因此毁了,我也要追上那艘船。

果然,在我又增加了速度之后,和前面那艘船之间的距离拉近了。

这时候,天色渐亮。由于两艘船的速度十分快,而且距离又在渐渐拉近,是以两艘船之间的海水,鼓荡得极其厉害,517Ζ水柱像是喷泉一样。

两艘船之间的距离,还在逐渐拉近,我看到那两个人中的一个,自船舱中走了出来,来到船尾,摇著手,大声叫著。

我听不到他在叫些甚么,我对白素道:“你控制著船,我去和他谈谈。”

白素接过了驾驶的任务,我出了驾驶舱,来到了船头,两艘船的距离,只有三四码,我一到船头,溅起的海水,立时将我淋得全身湿透。

我听到那人在叫道:“喂,你干甚么?”

我大声道:“停船,我要和你们谈。”

那人摇著手:“你太不友好了,我们没有甚么可以谈的。”

我叫道:“我们要谈的实在太多了,譬如,你们是甚么人?”

那人也提高了声音:“你的船超过了设计的速度,机器会损坏的!”

那时,“快乐号”几乎已可以碰到前面那艘船了!

同时,“快乐号”的船身,激烈地震荡了一下,又传出了两下轻微的爆炸声。

我知道,那是“快乐号”的机器,已经超过了负荷!

我连考虑也没有考虑,陡地跃起身子,向前扑了过去,跃到了那艘船上,撞中了那个人,和那个人一起倒在船尾的甲板上。

同时,“快乐号”的速度,也陡地慢了下来,而那艘船还在迅速前进,转眼之间,“快乐号”已只剩下一个小黑点了。

第八部:放弃人生寻找自我

当我才跃上对方那艘船之际,我预料会有一场极其激烈的争斗。

可是,那人却并没有挣扎,他被我压在身下,只是用力想撑开我的身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