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科幻未来电子书 > 贝壳 >

第10章

贝壳-第10章

小说: 贝壳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人所得到的是希望的幻灭,是在忍受了挣扎的痛苦之后,再忍受希望幻灭的痛苦。而就算一个希望实现了,另一个希望,又会接著产生!

我一只手臂挟著白素,一只手臂仍然在不断地挥动著,可是这时,我心中所想的,却和我的动作,恰恰相反,我也开始感到,人生要完全没有痛苦,就得完全没有欲望。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事,因为人与生俱来的本能,就是求生的欲望!

突然之间,我开始莫名其妙地大叫起来,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甚么要大叫,那完全是无意识的,或许我要藉著大叫,来抵抗我自己所想到的那种念头。

我一直在大叫著并没有停止我的动作,我也完全未曾留意白素的反应,甚至于忘记了自己是浸在汪洋大海之中。

我已经进入了一种可怕的狂乱状态之中,我完全不知道在我的四周围,曾发生了一些甚么事,直到一股强光,突然照在我的脸上!

我骤然惊醒,这才听到了白素的叫声,白素在叫道:“一艘船,一艘船发现了我们!”

我看不到甚么船,因为那股强光,恰好照在我的脸上,但是我知道白素的话是对的,一定是有一艘船发现了我们,除了这个可能以外,海面上不会有别的东西,发出那么强烈的光芒来。

接著,我就听到了另一个人的叫声:“快接住救生圈!”

在强光的照耀下,一只相当大的救生圈飞了过来,落在我们的面前。

我先推著白素,使她抓住了救生圈,自己也游了过去,救生圈有一根绳子连著,我们迅速地被拖近一艘船,强光也熄灭了,我和白素被两个人分别拉上了那艘船的甲板。

我们躺在甲板上,几乎一动也不能动,全身软得像棉花,甲板上很暗,我只看到有两个人,站在我们的面前,可是却看不清他们的样子。

过了一会,其中的一个走进舱中,立时又走了出来,手中拿著两只杯子,俯下身,先扶起我,将杯子凑到我的唇边,我急促地喘著气,拿住了杯子,我也不知杯子中的是甚么,一口气就喝了下去。

杯子好像是酒,酒味很浓,令我呛咳了好一会。同时,我也听到了白素的呛咳声,我向白素看去,她已在挣扎著站了起来。我也站了起来,这时,我已经看清那艘船上,将我们自海中拖起来的是甚么人了!

而我的惊讶,也是难以形容的。

这两个人,就是我一度在那荒岛的沙滩上遇到过,被杰克上校认为是“两个富于幽默感的海军”的那两个人!

白素扶住了舱壁,她先开口:“谢谢你们,要不是遇到你们,我们一定完了!”

那两个人齐声道:“不算甚么,你们需要休息,请进船舱去!”

他们两人,一个扶著我,一个扶著白素,走进了船舱,船舱中是有灯光的,在灯光之下,我更肯定,我绝没有认错人!

可是那两个人,却像是并不认识我,他们对我完全没有曾见过面的表示。

这使我想起,我有一次见到他们时,他们曾将我误认为另一个人,而现在,他们又像是不认得我,这证明这两个人认人的本领,实在太差了!

但是,我同时又想到,我一见他们,虽然在甲板上,光线并不充足的情形下,就可以认出他们是甚么人来,他们难道真的记性差到这种程度,对我一点没有印象?

那么,这两个人是故意装著不认得我?可是,他们故意装著不认识我,又有甚么作用呢?

我一面脱下湿衣服,用乾毛巾擦著身子,一面拼命地思索著,可是我却一点也没有头绪。

白素已进了浴室,那两个人也早已退了出去,过了不多久,白素穿著一套不伦不类的衣服。走了出来,她的脸色已红润了许多。我一见到她,立时低声道:“小心,这两个人,很有点古怪。”

白素呆了一呆,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下,我的话,的确是不容易理解的,白素在一怔之后,也立时道:“你在说甚么,他们才救了我们!”

我将声音压得更低:“是的,可是他们故意装著不认识我,事实上,我和他们,曾在荒岛中见过面。而且你想想,现在是甚么时候了?他们何以会在这种时候,驾著船在大海上游荡?”

白素张大了口:“这两个人,就是你说过的在荒岛上遇见过的人?”

我点了点头,白素也蹙起了眉:“奇怪,如果是他们的话,他们应该认识你的,我们该怎么办?”

我低声道:“见机行事!”

我一面说著,一面也在房舱的衣橱中,取出了一套衣服来。那套衣服,和白素身上所穿的一样,只能用“不伦不类”四个字来形容,它是和头套进去的,看来像是一件当中不开襟的和服。

穿好了衣服之后,我打开了舱门,扬声叫了两声,那两个人自另一个房舱中走了出来,我道:“多谢你们救了我们,能不能送我回去?”

那两个人沿著艇舷,向前走来,道:“你们是甚么地方来的?”

我道:“如果你们有海图的话,我可以指给你们看,我们来自一个小荒岛,我们的船,就停在那里!”

那两个人的神情,看来很爽朗,我一直在观察他们的神情,看不出他们有丝毫作伪的神情,他们好像是真的不认得我了!其中的一个,用快乐的声音道:“我知道你指的是甚么小岛了,有一艘金色的船,经常停在那里!”

我加动语气,同时直盯著那人:“是的,那艘就是我的船!”

那两个人忽然笑了起来,刹那之间,看他们的神情,像是已记起我是甚么人来了,他们像是突然之间,变得和我熟落了许多。

其中的一个,甚至伸出手来,在我的肩头上,重重拍了一下:“你终于改变主意了!”

我陡地一呆,在那刹间,我的心情,可以说是既紧张,又疑惑。

又是这句话!

第一次我遇到这两个人,他们隔老远就说过这句话,意思是一样的,只不过语气稍有不同,那时,他们说:“你怎么改变主意了?”

当时我完全不知道他们那样说,是甚么意思,就像是现在,我一样不知道他们那样说是甚么意思一样。白素是听我叙述过第一次遇到那两个人时的全部经历的,是以她这时,一听得那人这样说法,她也立时奇怪地张大了口,不知说甚么才好。

而我在回头看了白素一眼之后,立时想再次提醒那两人,他们又一次认错了人。

可是,我还没有开口,那另一个已然道:“怎么啦,你不是说已经受够了,决不会再改变主意,可知要改变生命的方式,不是容易的事!”

这一句话,最令我震动的那一句“改变生命的方式”这句话。这可以说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相信没有人在听到了这句话之后,能够不经解释,就明白它的含意的。但是,那人在说出这句不可理解的话之际,却十分流利,像是那是一件很普通的事一样。

我觉出白素来到了我的身后,又碰了碰我。

我明白她的意思,本来,我已经想出口指出他们认错人了,但是现在,我改变了主意。

这两个人两次都认错了人,那是一件不怎么可能的事,除非我和那个人,真的十分相似。

但看来那两个人的确是认错了,不像是在做作。

所以,我的新主意是:不提醒他们认错了人,而和他们胡诌下去。

那么,我至少可以多少知道这一点,他们究竟将我错认了哪一个人!

我立时装出无可奈何的神情来,顺著他们的口气:“是啊,那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两个人坐了下来,很有兴趣地望著我,我和白素使了一个眼色,我们也坐了下来,那两个人中的一个又道:“你觉得不满意?”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我只是含糊地道:“不,不,可以说满意的。”

那两个人中的一个,向前俯了俯身子,他的神情和声音都很神秘,他道:“万先生,如果你觉得不满意的话,我们可以改变为另一种方式!”

那人说了些甚么,老实说,我根本没有听清楚,别说他的话,就算是用心听,也不容易理解,就算不是的话,我也一样的听不清楚的。

他一开讲话时的称呼,已经足令我震动了,他称呼了我一声“万先生”!

这两个人,第一次认错人的时候,我就以为他们是将我误当作了万良生。但是由于我和万良生毫无相似之处,是以我才假设了其中还有一个“某君”。

可是现在,那人称呼我为“万先生”,那么,这个假设“某君”,可以说是根本不存在的,那两个人,是错将我当成了万良生!

一时之间,我只是呆呆地望著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而白素的神情,也十分紧张,她伸过手来,握住了我的手,她的手是冰凉的。

或许是我的神情太古怪了,是以令得那两个人也呆了一呆,刚才那个称我为万良生的人,笑了一下:“是不是你这一次的经历,很不愉快?”

事情到了这一地步,老实说,我也没有这个耐性再胡诌下去,看来非摊牌不可了!

现在是在船上,如果一摊了牌,他们两个人,就算想走,也是走不了的。我预料我们之间,会有一场剧斗,是以我先向白素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才一字一顿地道:“两位,你们以为我是甚么人?”

这句话一出口,那两个人陡地震动了一下,只见他们互望了一眼,其中一个,自衣服的口袋之中,取出了一张照片来。

我一眼就望到,那是万良生脸部特写照片,而任何人只要有这种照片在手,和眼前的我相对照。就可以发现我和万良生。绝不可能是一个人,因为我和他,根本一点也不像!

可是,这两个人,取出了万良生的照片,却望了望我,又望了望照片,再望了望我,其中的一个才指著照片上万良生的鼻子,道:“是,我们认错了人,你看,这一部份,他好像高一点?”

另一个又指著照片上的万良生的眉毛,道:“还有,这一部份,他比较粗而浓!”

那一个又指著万良生的下颏:“这里的线条,也有多少不同!”

看他们的情形,听他们的对话,完全像是两个贝壳分类学家,在分别“锯齿巴非蛤”与“和蔼巴非蛤”之间的不同一样!

我的耐性再好,这时也忍耐不住了,我大声道:“我和他完全不同,你们应该一下子就看得出来!”

那两个人像是并不知道他们这时行动言语的荒诞无稽,他们中的一个道:“真对不起,看来都差不多。”

这一句话,我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了,我霍地站了起来,直截了当,开门见山地问道:“万良生哪里去了?”

那两个人陡地呆了一呆,其中一个道:“万良生?”

我向前走出了一步:“就是你手中照片上的那个人,他到哪里去了?”

那两个人互望了一眼,其中的一个,皱起了眉:“那我们真没有法子知道了,海洋是那么辽阔,谁知道他在甚么地方?”

我倏地伸出了手,在那同时,白素也陡地站了起来。我一伸出手,就抓住了那人的肩头,我抓得十分用力,紧抓著他的肩头。

同时,我又大声喝道:“你们别再装模作样了,你们知道万良生在哪里,我正是来找他的!”

我说著,已抓住了他的手腕,在那样的情形下,他是全然没有反抗的余地的了!

我心中正在想著,我已经制住了他们中的一个,再制另一个,就容易得多了。

可是,正当我准备将那人的手背扭到背后之际,他们两个人,却一起大声叫了起来:“喂,这算是甚么?甚么意思?”

他们两人一起叫著,那个被我抓住的人,竟突然挣了一挣。

那一挣的力道十分大,撞得我的身子,立时向后,跌退了出去。

而那两人,也行得极快,他们不约而同地,一起向舱门奔去,企图夺门而出!

我怎么再肯让他们溜走?我身子直跃了起来,在半空之中,身子陡地打横,一脚踢了出去。那一脚,正踢在其中一个人的背后。

那人捱了我的一脚,身子向前疾冲而出,撞在另一个人的身上,他们两个人,一起发出了一下极其古怪的呼叫声来。

我唯恐他们反击,是以在一脚踢中之后,立时站稳下来。而当我落下来之后,我才知道,我那一脚的力道,竟然如此之甚!

那两个人相继跌出了舱门,而舱门之外是船舷,他们不但跌出了舱门,而且跌过了船舷,直跌进了海水之中!

第七部:两个不像真人的人

我和白素,同时向外冲去,我听到他们两人,跌进海水中的声音,我也来得及看到他们跌落水中时,溅起来的水花。

我立时大声叫道:“上来,你们没有机会逃走的!”

这两个人,的确是没有机会逃走的,船在汪洋大海之中,天气又黑又冷。离最近的陆地,也要游上近二十小时,我和白素刚尝过这种滋味,知道任何人无法挣扎到最近的陆地。

可是,海水溅起之后又回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