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激情辣文电子书 > 大唐自在行 >

第91章

大唐自在行-第91章

小说: 大唐自在行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タ挤至盐脚桑沃且慌芍髡剑问Φ酪慌芍骱汀K沃且潭嗄辏沼诘胤е髦唬迪掷硐胱匀换崤Α6问Φ赖慕负跣矶嗳硕贾稳蓖蝗黄瓶斩ブ螅路鹈挥辛巳魏味Γ杉俗影亚浊榭吹糜卸嘀亍:⒍谟胨赐陌敫鲈吕铮痪跛褚蝗毡纫蝗胀欠希恢染普遗恕>坪笸抡嫜裕比沾笞砗蟾乔卓诙院⒍担骸叶哉庵止嫦拗刂氐纳罘绞剑诙嗄昵耙迅械剿魅晃尬叮裱嶂:⒍晕誓侵稚ナе燎缀笠鸬耐纯嗲榫熬皇亲俺隼吹摹K运畏У姆至巡豢赡苁羌俚摹!
  “而元越泽与宋师道的矛盾更是在他们二人的理念不和间展开。元越泽最终选择退避隐居,宋师道选择放纵声色,意志消沉。元越泽定居洛阳一事看起来确实有些诡异,让人摸不到头脑,但是关系也不大吧!”
  独孤策解释道。
  “这仇家都已经结下了,想再结交该有多难啊!”
  独孤峰想起三个月来独孤阀派出打探元越泽那座宅院的探子们非死即伤,后来独孤阀更不敢继续派人去骚扰元越泽一事,不禁皱起眉头道。
  其实作为一个乱世枭雄,为权势可以牺牲一切,独孤峰的心里仍然是十分想结交元越泽的。虽然真正目睹过元越泽身手的只有瓦岗军一部分人及独孤凤,可独孤峰却隐约觉得,元越泽的真正实力可能更为可怕!在这种崇尚武力,强者为尊的年代,能结交到盖世高手,对任何一个人都有莫大的吸引力。
  但如今独孤霸被折腾得如干尸一般,最近一年来更是不说一句话,甚至被那五道气芒折磨起来时,他都一脸的麻木。独孤霸的喜好及为人,独孤峰当然清楚,他会为独孤霸的死活而得罪元越泽?笑话!现在独孤峰放不下的是家族的脸面。
  “你先出去吧,为父再想些事情。”
  独孤峰长叹了口气道。
  独孤策听闻独孤峰似是有欣赏元越泽之意,当即心头大恨,却不敢表现出来,施礼后讪讪地退出书房。
  洛阳城南,贫民住宅区。
  一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中小型类似于四合院一般的宅院。
  距离城市中心越远,则住宅数量越为稀疏。
  元越泽惬意地坐在长椅上,傅君婥平静地躺在他怀中,悠长绵远的呼吸声,显示佳人已入梦乡。

()免费电子书下载
  看着面前桌子上的请柬,元越泽头疼起来。
  “夫君在想什么?为何如此怪异的表情?妾身可否为夫君分忧?”
  卫贞贞如蝴蝶一般,轻盈地从窗口飘入,落在元越泽身侧,开口笑道。
  “我在想该自己去还是该带你们去。”
  元越泽抬头道。
  卫贞贞笑道:“我们才不去呢,姐妹们都各自忙着呢。”
  “也好,那我就自己去。对了,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秀珣那里怎么样了?”
  元越泽点了点头,复又问道。
  “秀珣忙了许久,也算不出来,不过夫君不该担心,琬晶她们三人虽然淘气,但君瑜姐一向沉稳,该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卫贞贞安慰道。
  元越泽一家人大婚后离开岭南,隐居一段日子后便在单美仙与萧琲两女的提议下进驻洛阳。元越泽一出现,虽然低调,却仍惹得各方势力注意。元越泽也开始以‘大隐于市’的观念逐渐融入俗世,虽然数月来变化称不上明显,却也小有心得,对付一般有心机之人已经可以不落下风了。
  单琬晶,单如茵,傅君嫱三个小丫头呆不下去了,一个月前提出要到海外去逛逛,元越泽虽有些舍不得,可也不愿看到她们的性情被压抑,傅君瑜读过后世书籍,对游历亦是很感兴趣,四女便离家出去游玩。对她们几人的安危,元越泽并不担心,因为即便是暗中有可怕的势力在盯着他们一家人,却也不敢真的面对面硬来。元越泽担心的是以几人的天真率性的性子,一旦被人利用,那可就是糟糕之极的事了。
  江湖险,人心更险。
  “世间最可怕的并不是无敌的力量,人心才是最可怕的。”
  前半句是云机子在元越泽未入世前所说,后半句是一年前祝玉妍不辞而别时留给元越泽的字条中所写。
  随着亲身融入俗世,去体会周围百姓,贵族的各种心态,酸甜苦辣。元越泽对这句话的了解日渐加深。
  尤其是官僚贵族之间,那种一切以利益为最高,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情形,最初让元越泽很是不适应,可逐渐与他们相处,处处玩语言游戏,处处玩心机,静下来时,再问问自己的内心究竟有没有受这些事情所影响,元越泽越加发觉‘大隐于世’所蕴含的深奥哲理。
  这数月来,日日都有探子来找麻烦,当然都是在暗中行动而已。傅君婥的手段是绝对的强硬,在单美仙的支持下,不知已卸掉了多少人的胳膊与大…腿。这几日来,已再没有哪个不想活的人敢来暗中打探了。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这句话,直到元越泽真正与百姓生活接壤后才明白到其中的道理。
  生活看似平淡无奇,却让人无比的舒心与惬意。与手镯中的生活相比,更是多了一分真实感。
  直到这一日收到王世充为王通传达的请柬。
  “王世充真会装样子,还好杨广死的那日,只有美仙姐她们几人的身形被王世充看到,不然妾身都有些怕被他那双阴毒的眼睛发现些端倪呢!”
  卫贞贞想起刚来洛阳时参加王世充的宴会时,王世充外表看起来昏庸,眼神却时不时地瞥向元越泽与随行的素素及卫贞贞,其中的神色更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简直能把人看得通透。
  想到这些,卫贞贞就一阵恶寒。
  “洛阳是关乎二哥大定中原最重要的一处战略地点,我们一定不能大意。”
  元越泽怕惊醒怀中佳人,轻轻拉过卫贞贞,一通热吻。
  “呜……”
  卫贞贞周身各敏感之处早被元越泽把握得一清二楚。只一个照面后,卫贞贞就迷失起来,只知轻吟享受。
  “不……不要,姐妹们看到又要笑人家了。”


  卫贞贞被吻得分不清东西南北,唇分后长吸一口气,对元越泽嗔道。
  “谁会来看啊?现在只有君婥与你在这里。”
  元越泽轻声笑道。
  说来好笑,商秀珣大婚后开始领悟《天衍卦》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而其他几女则是准备辅佐帝星,发奋攻读起各种书籍来。尤其素素变化甚大,竟然有向辩论家发展的趋势,舌灿莲花,巧舌如簧。让一家人为之啧啧称奇。
  笑过后,元越泽色心又起,在卫贞贞一声轻呼中,又吻上她的樱唇。
  春…情被挑起,卫贞贞浑然忘记了一切,只知咿唔娇吟地回应了,水蛇腰更是来回扭动,配合双…峰上的那双怪手,意图获取更大的快感。
  似是察觉到脑后枕着大…腿的在扭动,又似是听到了熟悉的塌上仙音,傅君婥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
  “扑哧!”
  见到元越泽正与卫贞贞热吻,卫贞贞上半身已全部暴露在空气中,傅君婥一下子笑出声来。
  元越泽二人停下动作,傅君婥揶揄一笑,玉手食中二指飞快地袭上卫贞贞饱…满玉…峰上的那点嫣红,轻轻一夹,调笑道:“夫君与贞贞竟然又要白日宣yin了啊?”
  这种事对于元越泽与众女已经见惯不惯了,夫妻间闺房乐趣已经逐渐被他们作为一门学术来研讨。
  卫贞贞本是春…情勃发,无论多么地习惯元越泽的荒唐,羞涩腼腆的性子却是深植骨子里的。被傅君婥声音惊醒,本就绯红的俏脸更加娇艳,察觉到身上传来的一丝凉意,还没来得及遮掩,就被傅君婥直接掐在敏感地带上。异样的刺激传来,卫贞贞那双春水朦胧的大眼睛里满是哀求之色:“姐姐快饶了我吧……”
  傅君婥本就是打算戏弄她一下而已,见她求饶,便松开两指。却又被卫贞贞双手偷袭过来,一个愣神,两只雪兔已经被牢牢地抓住,挤压拨弄起来。
  由于身体及修习内功所带来的优势,元越泽一家人一年四季都是一身最轻便简单的装束,衣着单薄,被外来力量一抓,更是容易触动敏感地带。傅君婥刚刚醒来,身体仍然有些反应麻木,随即反抓卫贞贞,二女打闹起来。
  互相揉捏半天,二人终于停手罢战。看着娇喘吁吁的二女,元越泽大笑不已。
  在二女娇羞不依中,三人直接就地搂抱在一起,醉人的‘仙乐’渐渐响了起来,荒唐之极。
  “夫君,妾身有一事一直没敢向你说,怕你怪罪。”
  云…雨过后,喘息半晌,二女紧紧偎依在元越泽怀中,脸上皆是满足之色。傅君婥伏在元越泽胸口,却突然抬头开口道,语气里有些没底气,眼神中带着丝丝的愧疚。
  “只要君婥不是去做损人利己之事,任何事情我都不怪你。这些你们都该明白的。”
  元越泽安慰道。他也不相信他的众妻子会去做损人利己之事。
  “人家怎会做那种事,只是在去年偷偷将《凝神诀》传给了小仲和小陵。”
  傅君婥低声地道。
  元越泽听后也是一愕,怪不得这一年来双龙混得如此的风生水起,原来其中还有傅君婥偷偷传他们《凝神诀》的功劳。
  《凝神诀》很是神奇,当日元越泽将这口诀传给宋缺,宋缺不但压下伤势,更能在半月内突破到‘忘刀’的境界。只凭这一点,便可想像得到这口诀的非凡之处。
  而在山城时,元越泽并没有怎么同双龙打交道,他二人也是对山城兴趣很浓,大婚后便主动告辞。
  “夫君要怪就怪我吧,其实妾身不单单对他们有一份关爱之情,更有一份愧疚,因妾身并没如那书本中所写死去,而对‘杨公宝藏’有觊觎之心的人又不敢来招惹夫君,他们就只有去逼那两个小子,那两个小子的天分的确很高,但妾身觉得是因为我的出现才使他们到处被人追杀,传一点本事给他们也好自保。”
  傅君婥见元越泽在思索,又低声道。
  “我倒不怪你,在《凝神诀》的帮助下,那两个小子修为增长得应该会更快。你的心意我都明白,到底是你连累了他们,还是他们连累了你,我也说不清。反正就不要再自责了。”
  元越泽想了想后安慰她道。
  “他二人只有天赋是不够的,学武时间毕竟太短,而且那书本上说他二人后面有各种奇遇,‘邪帝舍利’,‘和氏璧’都对他们的修为产生了很大的促进作用。如今‘邪帝舍利’已在夫君手中了,姐姐传他二人《凝神诀》便当是个补偿吧。”

()
  卫贞贞也开口道。
  元越泽明白二女对双龙的感情,便也点了点头。
  现在双龙自己有点儿本事,混出头了,元越泽更不再担心他们来缠着自己,当下再度荒唐起来。
  皇城,一间隐约散发着药味与檀香混合气息的幽静竹楼。
  房间内设施简朴,简简单单竹制的桌椅,屏风,床榻。
  “你要好好看着他,他就是四年前的霸儿,是你亲叔叔,他有今天,就是那个坏了你心境的人造成的!”
  竹楼外,窗口处站立一老妇,一身贵族衣饰,望着小楼内端坐榻上紧闭双眼,数着念珠,嘴唇略动,骨瘦如柴的苍老男子,老妇人半耷拉着地眼皮下流出两行热泪,对着身边站立不语的少女冷声道。
  少女看着屋内如同死人一般的男子,脸色复杂,更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好。
  “你心里,到底是家族重要,还是爱情重要?那人都有了十多个妻妾了,哪个比不上你?你却死心眼儿了一般。真让嬷嬷失望啊!”
  老妇人语带凄凉地叹道。随即不再言语,转身离去。
  少女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刚要开口,却听的小楼内传来一声仿佛是看透世间沧桑与情感的声音:“是娘亲吗?进来坐坐吧!”
  转身而去的老妇人如同心死之人一般,但一听到小楼内的声音,登时转过身形,一脸遮掩不住的欢喜之色,快步走到楼前,推门而入。少女连忙跟在老妇人身后。
  “霸儿,你的脑子原来没坏掉,你可吓死娘了,这一年多一句话也不说,‘静无’那老和尚来了之后你就再也不看任何人,是不是他对你说了什么?娘为你作主,你不要怕!”
  老妇人显然是有些欢喜过头,说话也开始有些语无伦次。
  “娘与凤儿坐吧,一年多没见,凤儿成了大姑娘了。”
  床上男子动作依旧,双眼缓缓睁开,对少女一笑。
  这一笑让那少女发觉异常的怪异,因为其中蕴含着无上的平和与慈善,眼神更是有些飘忽不定,如无生命般地毫无生机,却又夹杂着对生命慈爱。
  少女对男子再清楚不过了,以他的为人与性情,居然会露出这样的神情,怎能不叫少女震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