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激情辣文电子书 > 大唐自在行 >

第81章

大唐自在行-第81章

小说: 大唐自在行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元越泽虽对独孤阀中的某些人有仇,但也不是那种以偏盖全之人,故而发自真心地对独孤凤道歉。
  独孤凤亦有些害羞,举杯一饮而尽,花容月貌一般的脸庞上飞快染上红霞,低声道:“当时是小女子鲁莽,公子折煞小女子了。”
  独孤策见独孤凤竟然露出从未有过的娇羞姿态,心里更是愤恨,突然脑海中又闪过一个画面,心头一惊,暗忖:“妹妹好像就是从两个多月前开始变得古古怪怪的,经常一个人发呆,不会是因为这元越泽……吧?”
  独孤策已经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眼神中的狠厉之色已经开始变得恶毒起来。
  傅君瑜与单美仙见独孤凤那扭捏的神态,也是嗔怪的横了元越泽一眼,随即亦看到独孤策眼神中的怪异,二女当下心头不悦,俏脸转冷。
  宋师道还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席上气氛不大对头,忙开始转换话题,互相敬酒,才算遮掩过去,紧张的气氛也得以缓和。
  随后的半个时辰里,众人继续进行了‘语言游戏’,表面上气氛轻松和谐,实际上却是针锋相对,尔虞我诈。
  元越泽越听越好笑,暗道:“这人都怎么了,说起虚伪话来脸不红心不跳的,就为了争权夺势,唉!”
  最终在宋师道与单美仙,傅君瑜三人的联合抵御下,各方势力终没能得偿所愿的打探到什么实质性的消息,宴会也宣告结束。
  众人随后各自返回宋阀为他们安排的贵宾别院处休息。
  “苦了你们两个了,我也慢慢学习下与他们打交道吧,不然这样斗心斗智,很伤神的。”
  回到‘听涛小筑’内,元越泽揽过二女,心疼地道。
  “妾身倒不累,为夫君分忧是天经地义的事,但妾身觉得夫君也该接触一下真正的‘入世’生活了,你忘记了娘亲留给你的字条里最后写的那四个字了吗?”
  单美仙轻笑道。
  元越泽被她一提醒,想了起‘阴后’留下的那张字条,便爽朗一笑:“说的也是,我总不能辜负了玉妍一片苦心。”
  二女见元越泽的模样,也娇笑着与他边走边聊起来。
  “小泽,你们三人来明月楼!”
  三人耳边突然响起宋缺的声音。
  赶至明月楼内,发现鲁妙子夫妇,宋缺三兄弟,傅采林,宋师道皆在场,而且神情也是很庄重。
  三人不明所以的坐下。……
  夜,一轮即将圆满之月,已缓缓爬上璀璨的星空。
  三个时辰过去了,明月楼内灯火依旧,内里却听不到任何动静。
  静静地,与周围的静谧夜色融为一体。


第031章 刀遁剑逝
  六月十四;晴空如碧,云淡风清。
  这一日对天下之人来说,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天。对岭南宋阀来说,却非如此。
  占地近十亩的山城主院大殿内,人声鼎沸。

()免费电子书下载
  整个山城内自一个月前开始就已经是处处透露着喜庆之气,但远没有此时大殿内布置得庄重与华丽。
  大殿内几乎可容纳数千人共同饮宴。‘回’字形的布局下,大典宽敞的通路两侧,各摆一排装饰考究的太师椅,中原域外各方势力的重要宾客皆安于座上。而其他各方宾客皆里三层外三层的站在后方看热闹。婚典尚未正式开始,众人或谈论着即将登场的新人,或谈论着自己在风月场上那些事儿。交头接耳之声不断。
  大殿正中的主座上,五个空荡荡的高椅罗列。人们只能猜想得到其中两个位子是属于‘天刀’与‘弈剑大师’的,其他三个位子的主人目前还只是个谜。
  婚礼,无论是古代抑或是现代,有许多固定程序,传承千年早成习俗。
  “咳!”
  婚礼主持人‘银龙’宋鲁低调的出现后,发觉场中喧闹的气氛仍不减,轻咳一声。声音虽低,却是以内家玄功推动,是故全场上千人皆听得真真切切。
  “吉时将近,先请五位家长入座!”
  宋鲁环视周围静下来的人们,开口道。声贯全场。
  在场众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了宋鲁身后的通道口处。
  “首先请宋阀阀主,家兄宋缺入座。”
  通道口处,宋缺的伟岸身影逐渐清晰起来。传闻中的上代‘天下第一美男’常年隐忍南方,虽德高望重,被万千武林同道所敬仰,但真正见过他的人却少得可怜。
  “下面再请‘三大宗师’之一的高丽‘弈剑大师’傅采林傅大师入座。”
  宋缺点头对众人示意后入座,众人还没完全从宋缺带来的震撼力中恢复过来,就听宋鲁又开口了。
  傅采林的身影同样出现在通道口处,对众人拱手后,微笑入座。
  ‘弈剑大师’许多年前曾游历中原,但只是低调行事而已。今日才是中原人见到他真面目的一日。
  “有请‘天下第一博学宗师’鲁妙子携夫人‘飞马牧场’现任场主商青雅入座。”
  众人亲眼得见‘弈剑大师’风采,头脑开始反应迟钝时,宋鲁又高声喝道。
  “哗!”
  全场哗然。
  鲁妙子是谁?
  那可是就连‘中原第一人’,天下‘三大宗师’之首宁道奇见到都要恭恭敬敬喊一声“鲁老师”的超卓人物!辈分更是在宋缺等人之上!加之江湖早就传闻鲁妙子已归天多年,今日却携夫人到来,其夫人居然是现任‘飞马牧场’的场主!而且最让人惊讶的是,他们二人今日的身份居然是家长,那岂不意味着……不知道多少内幕的各方来客又怎能不惊呆骇异于当场!
  “最后这位乃是今日新郎官的姐姐,更是今日大喜之日的证婚人,萧琲女士入座。”
  宋鲁见大殿内的众人几乎已经成了呆头鹅似的眼神在上座四人身上来回扫视,便继续开口道。
  闻听此言,几乎场中所有人都脸色古怪,因为几个家长一个比一个似乎更有名气,最后这个该是名气最大才对,哪想得到这证婚人居然无一点儿名气。但贵宾席上三大世阀的李世民,宇文士及,独孤策见到宋鲁喊话后通道口走出的年约三十的贵妇人时,身子皆一颤。
  萧后可是宇文士及的丈母娘!什么时候成了元越泽的姐姐?不是说她死在江都内乱中了吗?而且外貌怎么变化这么大?
  三大世阀的人都与旧隋皇室关系密切,是以都曾亲眼见过萧后。宇文士及一直波澜不惊的面孔上终于现出了丝丝尴尬之色。李世民与独孤策没心思考虑这些,在他们眼中,旧隋灭亡那一刻起,萧后的死活都不重要了。独孤凤在一旁根本注意不到这些,好武的她正一脸崇拜,眼冒小星星地打量着‘天刀’与‘弈剑大师’。
  “吉时已到,有请新人入场!”
  场中众人见座上五位家长年纪都在二十到三十岁间,一派淡雅如仙,笑看红尘的气度,一时间多多少少地迷失在五人魅力之中。突闻宋鲁之声,众人目光再次集中到通道口处。
  近三年来,天下间传的沸沸扬扬,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终于要现出真身了!众人皆情不自禁地压低呼吸,大殿内登时变得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首先走出来的是一身红袍的元越泽,众人望过去,但见此子,年约二十,浑身上下所发出的缥缈气质如仙人再世一般,白玉似的皮肤,晶莹通透,近乎毫无半点瑕髭。精致的五官,搭配在那张完美得无法形容的脸庞之上,让人如入仙境。最让人陶醉的莫过于那双微微泛着天蓝色深邃清澈的双眸,细看去,只觉身处无边星海银河之中,无端地生出舒畅惬意之感。


  正是:双目朗日月,二眉聚风云。泉仙不若此,月神应无形。一日插翅去,凤翱于三清。
  大殿内上千人中见过元越泽的只是极少数,是故绝大多数人初见传闻中的人,只凭其外貌气质便足以让人心悦诚服。
  元越泽的身后,依次走出头戴凤冠,身披霞帔,头顶红色薄纱盖头的十一女,单美仙,傅君婥,傅君瑜,云玉真,卫贞贞,素素,商秀珣,宋玉致,单琬晶,单如茵,傅君嫱。
  如果说刚刚元越泽的出现使人如入仙境,那么此时十一位新娘的出现,就使大殿内众人发觉此地已是仙境了!
  美女的魅力永远比美男要大得多!尤其是宾客中男子占了九成,大殿内的所有目光几乎全部集中到了众女身上。
  新娘们因玉容被薄纱盖头遮住,众人穷其目力也无法看个真切。但只看她们婀娜多姿的体态,玲珑多姿,动人心魄,垂天地之灵气才能孕育的曲线,加上那淡淡仙韵,高贵典雅,少女清丽,少…妇妩媚四种不可能同存一体的气质就生生地摆在眼前,直让人发觉宽敞的大殿内,所有光芒都已聚集在着几位新娘身上,周遭一切都已变得黯淡无光。
  大殿内寂静无声,只有偶尔可闻轻微的‘咕噜’吞咽口水之声。
  古往今来,从没有过的一场婚礼之上一男同娶十一女,仅凭此点,元越泽一家就足可名震天下了!
  元越泽的风采气度足以引得宾客中的女子为之失神。而众男宾客各种心态都有,崇拜的,羡慕的,嫉妒的。这十一位新娘虽然容貌只能看个朦朦胧胧,可一个男人如果能拥有其中的一位都可以说是祖上修来的福气了,更何况是眼前竟然有十一个!
  “新人入位!”
  宋鲁见大殿内有些人已经只受本能控制,一旦场面失控,传出去的话可就丢人了。便聚起真气,大声喊道。
  吸引了大殿内数千道目光的元越泽与十一位新娘,站在五位家长座前,犹如一道最美的风景线一般一字排开,准备行礼。
  拜天地,拜高堂后,新娘们被送入‘听涛小筑’的洞房。
  大殿内许多心志不坚的男人失魂落魄地看着渐渐消失在通道深处的十一女,神智逐渐恢复过来。
  “请各位入席,今日大喜之日,一切酒菜皆是新郎官与新娘卫贞贞亲手制作,请诸位品尝。”
  宋鲁轻咳一声,高声开口道。
  众人大讶,这传闻中的人为了款待贺喜之人竟然亲自下厨?
  元越泽会为了宴请别人亲自下厨?那怎么可能!这人只不过从不吃别人做的东西而已!此次不过是误打误撞,无意插柳柳成荫罢了!
  席位足有一百二十多个,酒菜摆放亦花费不少时间。
  主桌上可容纳二十余人,众人皆以能与鲁妙子,宋缺,傅采林这等只能在传闻中听到的人同席为荣,但他们更知大殿内着千人中,有资格的也就那么几位而已。
  “福慧前修得妇贤,好将良玉种蓝田,桃源路接天台路,缔得今生美满缘。二哥恭喜你,亦感谢你。”
  主席上的宋师道率先起立,举杯对元越泽道。
  恭喜之意大家皆知,但感谢之意却只有元越泽等几人才明白了。
  “如此怎能尽兴?换大碗来!”
  元越泽豪气大发地道。
  同席的几人皆是昨日与元越泽同桌之人,昨日元越泽一直默然,冷淡。今日却如孩童一般大呼小叫,天真率性之举无一丝做作。让几个外人皆头痛,因为这两次接触后,他们也越来越糊涂了,这元越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片刻后,大碗送到,元越泽与宋师道连干三大碗后,意气风发地入座。
  其后更是互相敬酒,因席上有三个知名度,辈分都高得吓人的前辈在,各方势力的代表都不敢太放肆。连李世民,独孤策都有些拘谨,放不开。
  宋师道正怕他们在酒席上也不老实,此刻一见他们的样子,不由得内心偷笑。
  酒过三旬,在美酒佳肴的诱引下,大殿内气氛越来越热闹。

()免费电子书下载
  “众位,请安静下来,宋某有话要讲!”
  宋缺长身而起,双手虚按,开口道。声音不大,却犹如在每个人耳边说悄悄话一般的响起。
  大殿内瞬间平静下来,目光全部集中到主席位上的宋缺处。
  “今日小女大喜之日,感谢诸位前来参加婚礼。更是有鲁师,采林兄这般成名天下一甲子以上的高人到来,宋某沉寂了数十年的比试之心亦起,与采林兄商议后,决定明日巳时之初,于山城大校场内切磋一场,众位如有兴趣,亦可前来观战!”
  “轰!”
  大典内顿时一片喧哗之声。
  今日各方势力代表,许多江湖中人能够亲眼见到‘天刀’及‘弈剑大师’就已经十分满足了,现在又听闻二人明日将比武的消息,在热衷武道的这个年代,绝对没有什么消息比宋缺的话更有震撼力了!
  众人甚至连今日元越泽大婚之事都忘到脑后。亲眼见证宗师对决,那是何等的荣幸?悟性稍高的更是有机会在观战比武后通过自身领悟进一步提高实力,一举两得!
  “众位请安静!宋某还有话说。”
  宋缺见大殿内众人情绪似是已失控,便又开口道。眼角却偷偷地飞快撇了左前方一眼。
  “宋某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