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激情辣文电子书 > 大唐自在行 >

第5章

大唐自在行-第5章

小说: 大唐自在行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则吃惊的看着单婉晶刚才还是烫得通红的小手在被元越泽轻抚一下后就又恢复了原来的嫩白。
  “婉晶妹妹,刚才对不起,差点伤到了你。”
  元越泽一脸歉然。
  单婉晶显然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单美仙则开口问道:“公子刚刚所使用的是何功法?为何如此神奇?”
  元越泽则是先笑了笑,对单婉晶问道:“应该不疼了吧,放心吧,以后不会留任何疤痕的。”
  单婉晶点了点头:“谢谢元大哥。”
  元越泽笑道:“你要是真把我当大哥就不该如此客气,张口谢闭口谢的。”
  随即把目光转向窗外,自言自语道:“我从来没体会过这种感觉,也许这就是'家'的感觉吧。”
  三女只见元越泽突然变得神秘莫测,身形飘忽不定,明明坐在那里,眼望窗外,却偏偏让人感觉不到那里坐着一个大活人,如果不是眼睛告诉她们那里坐着一个男子的话,她们都不会相信那里正坐着一个人。
  半晌,元越泽回过头来,抱歉的笑了笑:“刚刚想起了家师,有些感慨。”
  单美仙道:“敢问公子令师如何称呼?”
  元越泽看她一眼:“家师云机子。”
  “云机子?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但是看这元公子的本事,他的师傅一定是方外神仙似的人吧?”
  单美仙想道。
  看着单美仙脸上的表情,元越泽多少猜到了她的想法:“美仙姐姐不用在意,我想这世上除了我以外就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我师傅的,所以你们没听说过也很正常。”
  单美仙闻得此语,脸上一红,道:“那令师肯定是老神仙吧,只以公子的实力推测,令师一定是方外高人。”
  “美仙姐姐不用客气,如果当我是自己人,就叫我一声越泽或者小泽,总叫公子未免太客气了。”
  “其实我也想说说师傅,他离开我已经一段时间了,但是关于我以及我师傅的事情,恐怕我说出来你们都会当我是疯子,傻子在胡言乱语。”
  元越泽道,自己穿越而来这种事说出去,这时代的人都会当自己是疯子吧。
  “哦?难道小泽的师傅真的是神仙不成?”
  单美仙开玩笑般的道。
  元越泽脸色古怪地轻轻点了点头,看得三女一脸疑惑。
  抿了一口茶后,元越泽长呼一口气,仿佛下定什么主意似的,整个人变得严肃起来,看得三女有些莫名其妙。
  “美仙姐姐,你们三个能不能发一个誓言,我接下来所说的一切都只能限于你们三个人知道,不能告诉其他人。因为我的身世在你们看来是无比的惊人,甚至不可相信。”
  三女又是一楞,不过看着元越泽那严肃的表情,便想都没想分别发下毒誓。

()
  “那么我也发个誓:接下来我所说的每一句话,如有半字虚言,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死后也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三女完全傻了,看样子他的身世的确会很惊人,否则又怎会发下如此毒的誓言。不过又一想,自己居然能被告知他的惊人秘密,三女不禁也心里甜甜的。


第003章 美仙情动
  因为元越泽来自于二十一世纪,对什么发誓之类的东西嗤之以鼻,不过鉴于古人重誓言,而且自己的身世说出来也太难另人相信,所以发个毒誓也算一举两得,于人于己。
  元越泽虽然人生二十年里少与外人打交道,但是在天山之颠也曾读遍师傅云机子所收藏的各类书籍,也曾在七年闭关前的日子里与云机子在闲暇时光看看电视,电影什么的,论见识并不比当时的外人差,他唯一的弱点只在走过的‘心路’太短,他到现在的人生经验就如一张白纸一般。
  目光扫过已经在极力控制自己呼吸的三女;元越泽娓娓开口道:“我师傅名叫云机子,是混沌神界的上古之神,神号'上古剑仙',我来自一千四百多年以后的时代,师傅在我四岁那年遇到了我,然后便带我上天山,然后……”
  洋洋洒洒一通说,把自己在天山炼化身体,师傅测算自己桃花劫深重,送给自己空间手镯,自己穿梭时空来找寻情缘,百年后登临上界等等,自己所有的秘密全部说了出来。直说得口干舌燥,才算全说完。
  松了口气,一口气喝干一杯茶水,抬头再看三女,皆秀目圆瞪,小嘴张得大大的。
  “可能给他们震惊太大了吧,不过也没什么,他们给了自己家的温馨感觉,告诉他们也无妨,即便有人想来打自己主意,那自己也能干掉,有什么好怕的。”
  元越泽暗想到。
  “小泽,你……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单美仙问出这句不禁后悔:刚才人家都发了那么毒的誓了,她还问人家是真的假的。不过也怪不得单美仙,只因为元越泽身世实在太惊人,无论放在古代还是现在,都让人太难以接受了。他从开始所说的任何一句;几乎都是超出了下界人的认知;任何一句都是石破天惊之言;更何况他就这么洋洋洒洒的说了半个时辰。老实说;元越泽这小子还是吃亏在人生经验上;即便对方是救过自己性命之人;哪有刚认识了一下午就开始掏心窝子把自己老底全抖出来的!元越泽没有坏心眼;但是他又如何保证对方有没有坏心眼呢?就算他有不灭金身,即便武艺在当世也名列前茅,元越泽此次的做法也完全是不智之举。如有人阴谋诡计算计于他,不是他的对手还可以拿他的身边亲人来威胁他。但元越泽今趟算是拣着了,因为就算对方想算计他,他现在也是老哥儿一个。那以后呢?
  人心难测。
  不过傻人有傻福,元越泽这小子运气还算好,单美仙本就无害他之意,就更别说另外两个略显青涩的小丫头了。
  单美仙三女就那样目瞪口呆的听完元越泽的身世,人都快傻掉了,房内一片寂静,只有偶尔传出元越泽轻声抿茶的声音。半刻钟,一刻钟,半个时辰,三女终于恢复了过来,但是看向元越泽的眼神却越发的古怪,仿佛后世哥伦布发现新大陆那般。
  三女此刻内心的想法倒也一致,都在反复的重复一句话:天呐,坐在我们面前这个男子竟然不是凡人!
  单美仙又闭目一会,缓缓张开秀目,却不知该从何说起,几次三番张口欲言。
  “三位不必着急,我知自己的身世在人间是多么的惊世骇俗,你们先平静一下,之后我们再谈。”
  元越泽看到三女的情形,开口道。
  “那元大哥见过仙女吗?是不是长得像传说中那样的美丽?”
  单琬晶才不管你是人是神,她内心的确喜欢眼前这个大哥哥。这个大哥哥给自己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这种感觉只有在娘亲身上才能感觉得到。而且小丫头心性,考虑事情也没有多么的深奥。单琬晶现在要确定的是自己的元大哥对自己是什么样一种态度。她虽然因自己大哥总是盯着自己娘亲的绝世容颜的做法很恼火,也因自己大哥对一个丫鬟异常亲切而吃醋。她更忘记了自己与东溟尚氏一族已有婚约的事实。
  元越泽哪知道单琬晶在想些什么,他如实回答:“我一直都是在天山之顶修炼,连俗世都还没入过。”
  看着单琬晶那略带失望的眼神,元越泽很自然的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他这个动作要放在平时,绝对会让人眼前一亮,只不过三女今天“受惊”过度,即便对着他这潇洒的动作也无多大的反应。
  三女知道即便问下去自己也不会理解太多,还是慢慢消化的好。今晚可算是他们人生中最为震惊的一晚了。
  “小泽以后可千万要记住,不要对人随意说起自己的身世,一是你的身世惊人,二是怕有心之人算计,利用你。”
  单美仙沉思半晌,以大姐姐的口吻提醒道。
  元越泽笑了笑:“我觉得美仙姐姐与两位妹妹是可信之人,所以也没什么值得顾虑的。”
  三女闻得此言,内心也是一片感动,只认识一下午,对方就如此的信任自己,随意便将最大的秘密说与自己听,怎能不叫他们感动的一塌糊涂。

()
  其实她们哪里知道,现在的元越泽,看谁都是一副好人,值得相信的样子。如果今天的场景换个地方,换在四大门阀,慈航静斋,或是魔门内,难免不会被人所利用。盖因这几方势力都是以“利益至上”为最高准则的。
  “元大哥,你的身体?”
  四人谈得投机,再加上三女一直处于震惊之中,已经忘了此时的时辰,此刻已经是二更天,亥时之初了。聊得投机,自然忘记了动,此时天早已变黑,屋内并未生起任何灯火,却是一片的明亮。单琬晶率先注意到元越泽脸上以及外露的手臂上泛起||乳白色的光芒,奇怪的问道。
  “我的身躯是这样的,只要将真气自然扩散,夜里并不需要照明。”
  元越泽指了指自己那发着宛如日光灯般光线的脸,答道。
  三女又是一片惊叹。
  “何况油灯会有烟冒出,你们皮肤那么好,时间长了肯定要被油烟所影响的。”
  元越泽又半开玩笑地说道。三女闻得他赞扬自己皮肤,也都一阵的羞涩。
  “不知小泽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单美仙一句话终于问到点子上了,略带紧张的问到。另外两个小丫头同样是一脸紧张的望向元越泽。生怕他说出明天就走这样的话来。
  元越泽倒也没特别注意三女的神情,老实说他自己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打算。
  出去寻情缘?他连恋爱是何滋味都不知道。
  出去建功立业?这就更不可能了,他本就是一懒散之人,更是受不得拘束。
  那自己接下来该干点什么呢?想着想着头不禁疼了起来。
  看着他一脸迷惑的样子,单美仙也大概想到了他此时的迷茫:“要不小泽先在我们这里住段时间?你自己出去也是人生地不熟,而且你现在的心性单纯,出去了我们也担心你被人算计。虽知你本事不小,可被人算计始终也不是什么好事。”
  听到单美仙的挽留,元越泽也想和她们生活一段时日,可能是因为三女是他活到现在最先接触,并且接触最深的异性,所以他这雏哥儿也难免被吸引。
  答应了单美仙的要求后,看着三女脸上一片欣喜,元越泽也不知道她们为何如此的高兴。
  又问了下现在的具体年份,元越泽回想一下自己看过的小说,算了一下大概要八个月后才会是宇文化及取长生诀,双龙现世的日子。到时候自己再去凑凑热闹也不迟。他对双龙并没什么特别意见,只是纯粹的想过去见见这两位主角而已。不过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也对寇仲最终选择退避,徐子陵重色轻友颇有意见。
  其实仔细想想,元越泽又有什么资格来鄙视别人,他自己就一懒散人,又为自己的民族,国家做过些什么?只能用一句来解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都有选择自己所要走的道路的权利。在理想的道路上,想要有收获,就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看你心里如何去衡量得失,取舍罢。
  时间已近午夜,元越泽虽然一年不睡都不累,但三女的已经露出疲态,虽然三女还想了解关于元越泽的事情,比如他的武功,他的其他本事等等。但是她们的身体已经有些吃不消了。想想来日方长,反正元越泽还要住上一段时日,慢慢了解也不迟。光是今天所知道的事情就足以让她们失眠了。
  随意几句话后,各人道别,回各自房间安寝。
  单琬晶和单如茵两个小丫头累得不行,回去草草洗洗倒头便睡。
  单美仙却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思前想后,脑中满是元越泽那俊朗的风姿,飘逸的风采。然后又想起自己这几十年来的各种经历,一股苦涩之感涌上心头:我难道对小泽动心了?不对,我都多少年没这样过了。回想自己这一下午和一晚上所脸红的次数,单美仙自己也觉得奇怪。每当元越泽痴痴的看着自己的时候,自己就忍不住的脸红心跳,更有一种莫名的欢喜浮现在心头。想来想去,内心不禁一时欣喜一时难过。欣喜的时自己比女儿更有魅力,元越泽与她们谈话时,大部分时间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而且几次与自己目光对视时还会脸红。难过的是自己的年纪都可以做他的娘了,自己又不是完壁的身子,退一万步说,就算元越泽也喜欢自己,那自己又有何脸面面对他呢。
  想得心烦,单美仙越发的清醒起来,由于修为的高超,所以并不像女儿那般容易疲惫。既然睡不着,索性出去看看吧。
  午夜时分,船上只有几个还在轮流站岗的下人在。单美仙轻手轻脚的打门,一股凉风扑面而来,使人神清气爽。望向船头,元越泽那亲切的背影映入眼帘,还有他那神力所发出的光芒,把船头照得宛如白昼一般。
  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