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激情辣文电子书 > 大唐自在行 >

第41章

大唐自在行-第41章

小说: 大唐自在行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身后的傅君婥被这两剑震得芳心尽碎!沉醉地盯着前方不远处那一人一剑!远处草丛中的双龙也是目瞪口呆地望着元越泽。
  “嘿,这一招如全力发出,从前的岳父恐怕亦不敢小觑。宇文化及你的命还是留到干掉杨广之后再说吧!”


第016章 敌踪再现
  江都,总管府。
  宇文化及脸色略微带着些惨白地坐在桌前品着热茶。陪伴着他的是江都总管府总管尉迟胜。
  二人不但是素识,关系更是非比寻常。
  在杨坚建立大隋朝前,他乃北周大臣,后来杨坚在周宣帝宇文赟病逝后,勾结内史上大夫郑译和御正大夫刘昉,以继位的宇文单年幼为由,矫诏引杨坚入朝掌政。一年后,杨坚便迫静帝退位,自立为帝。
  北周的宇文姓的天下,从此由杨姓替代。
  但因宇文姓的势力根深蒂固,杨坚虽当上皇帝,仍未能把宇文斗阀连根拔起,到儿子杨广当上皇帝,宇文姓再次强大起来。
  严格来说,宇文姓虽看似忠心侍隋,其实只把仇恨埋在内心深处罢了。
  杨坚攫取地位后,分别有三位支持北周宇文家的大臣起兵作乱,就是相州总管尉迟周,郑州总管司马消难及益州总管王谦,这批人不是舆宇文家有亲戚关系,就是忠于北周王室。其中的尉迟周,正是尉迟胜的堂叔,由此已可见两人的关系密切。
  宇文化及叹了一口气道:“这书实在事关重大,我已预备了能手,只要得到宝书,立即假作破译成功,拿给那昏君去修炼,保证不出三月,就可把他练死。哪想得到本该手到拿来的东西,竟是一波三折,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先把伤势养好了。”
  尉迟胜冷哼道:“就算没有宝书,恐他杨家仍要宝座难保。天佑大周,自这昏君即位后,对内横征暴敛,大兴土木;对外穷兵黩武,东征高丽,三战三败。现在叛军处处,我们只要把握机会,必可重复大周的光辉岁月。化及还是先养伤要紧,宋阀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
  宇文化及双目暴起寒芒,沉声道:“那元越泽的确了得,而且竟然不知从哪学得我宇文阀的武功!不过化及也是亲自与其交过手了,那人绝无传言中那般厉害!看来‘失去童男之身后,失去妖力’这个流言还是可信的。”
  尉迟胜也一脸冷然:“化及觉得那元越泽的武功大概如何?”
  宇文化及答道:“化及确实非其对手!但只要宇文阀高手尽出,应该可灭此人。”
  “如此看来,此人只不过本事高超一些罢了!不过最让我担心的是宋缺到底与其之间有什么秘密勾当!万不可让他坏了我们的大计啊!‘法后’听闻宋缺与元越泽之事后,上月底从‘天外天’传来旨意,要我们万事小心。”
  尉迟胜叹了口气道。
  “什么?‘法后’有话传来?如此看来,我们现在也不宜与姓元的及宋阀硬碰硬了。”
  宇文化及有些不甘心地道。似乎这“法后”的旨意比“圣旨”还要厉害。
  “哼!‘法后’交代之事当然要做,但宋阀与那元越泽,也休想过得安稳!”
  尉迟胜冷哼道。
  “我们可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尉迟胜看着有些好奇的宇文化及,便凑到他耳边,低声道来。
  宇文化及听完,面露喜色地大赞道:“好计谋也!”
  言罢,二人对望一眼,得意地大笑起来。
  元越泽两招败退宇文化及后,带着傅君婥与双龙回到宋阀船上休息。

()免费电子书下载
  宋玉致二女则是有些埋怨傅君婥脾气为何那么倔。傅君婥也只好默认低头:她只是不想再多与汉人打交道,受其恩惠罢了。而且对于面对元越泽,傅君婥也仍然有些内心不安。惶恐地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双龙早就被元越泽那一掌一剑给吸引住了,上得船后,刚刚为几人安排好船舱,寇仲与徐子陵就跑到傅君婥房间门口敲门。因为他们俩在隔壁已经听到元越泽与傅君婥谈话的声音了。
  元越泽这一次可谓是失误之极,救人之心一起,就忘记了被双龙亲眼目睹他的神威后,他该如何的面对双龙的纠缠。
  进得傅君婥房门后,刚刚开口寒暄几句,就见双龙闯了进来。
  傅君婥心情矛盾无比:既想好好和元越泽享受下二人时光,谈谈心。又有点不敢面对元越泽。至于理由太复杂了,诸如元越泽已有几个妻子了,傅君婥认为对方根本不会对自己动什么歪念头。又担心自己与她接触时间越久,就会越来越沦陷其魅力之中,到时自己怎么和师傅交代?元越泽可是汉人啊!
  傅君婥一边羞涩,一边担忧,心乱如麻,患得患失地面对着元越泽的问候,双龙敲门声响起,傅君婥长吁了一口气:救星到了。随即又有写失落。
  双龙进得门来,先看看已经无事的傅君婥,目光再转向元越泽,早没了之前的那种冷漠感。
  “元大哥,你本事好厉害!两下就把那宇文化骨给打得吐血逃跑!”
  寇仲嬉皮笑脸地道。
  元越泽一听寇仲如此说,才意识到自己原来已经被寇仲给盯上了。避无可避,脑中一转,就把话直接和他们说了吧!
  “小仲你不用恭维我,日后你们两人也可以有这番修为的。”
  元越泽道。
  “日后?是多久?我两兄弟现在还只是逃亡中的小混混而已呢!元大哥就不要安慰我们啦!”
  寇仲可怜兮兮地道。
  “我很清楚你们二人,你小子刚刚只是想博得我的可怜,然后想学武功,干一番大事业对不?”
  元越泽笑道。
  寇仲老脸一红,显然被说到心里了,随即奇怪地道:“我们应该是初次见面才对,为何元大哥说‘很清楚我们’呢?”
  “这个问题先不说,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你们怀中的《长生诀》是本奇书,乃黄帝之师广成子所著。而且更重要的是你们与《长生诀》有缘,日后你二人更可凭其成为大宗师级的高手。寻常人得到这本书还真的很难练成呢。”
  元越泽解释道。
  双龙一脸不信的样子,傅君婥也一脸怪异地开口道:“元……元公子,我也翻看过那本书,那上面记载的是武功?”
  “君婥你认为我有无必要骗你?又有无必要骗他们?”
  元越泽开口道。
  三人默默不语,脸上仍然是不信的神色。
  元越泽叹了口气将自己的行功法门说了出来,听得双龙云里雾里,傅君婥则是一脸凝重。
  “公子,这就是你领悟出来的功法?这套功法如果练下去,不出半年,就会将人的身体撑爆哩。肉身再强也无法长时间吸纳天地之气!”
  傅君婥是习武之人,片刻思索便可想通几分。
  元越泽耸肩一笑:“我说的都是真的,所以说教了他们反倒是害他们。”
  “好了,我和小仲去休息了,元大哥你与娘慢慢谈吧。”
  徐子陵拉着满脸失望的寇仲退了出去。
  二人进到自己的船舱,坐在小几旁倒上茶水。


  “小陵你说是不是元大哥看不起我们的出身,才说出那种古怪的功法?”
  寇仲对徐子陵道。
  “我看不是,我刚刚仔细看了一下,他的眼神里没有一点轻蔑的意思。而且我总是可以莫名地感受到元大哥体内的真气,的确是天地间浩然之气的气息!”
  徐子陵脸色古怪地答道。
  他此时根本还不懂武功,可以感觉到元越泽体内的气息说起来的确很玄异。
  “而且你注意到没有,元大哥似乎认识我们!”
  徐子陵接着道。
  “我也觉得很奇怪,这应该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他怎么会知道我的理想呢?”
  寇仲也奇怪地道。
  “你有没有发现,他的背影有些熟悉的感觉?”
  徐子陵道。
  “好像是的!在江岸上我们站在他身后时,我也发现有些熟悉的感觉,不过当时他们打得太激烈,我也就没注意。”
  寇仲沉思道。
  “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双龙默然地沉思一会儿后,寇仲敲着自己的脑袋大叫。
  “嘿,我说小陵,我见你起初好像很讨厌元大哥似的?是因为娘的缘故?”
  寇仲一脸揶揄地道。
  “恩,我起初觉得他只是个小白脸,人确实是长得挺俊,但是他已经是宋阀的姑爷了,还和娘那么亲近,我怕娘被骗了!”
  徐子陵干脆地答道。
  “后来你亲眼见他本事高强,便不再敌对于他了?”
  寇仲接口道。
  徐子陵默默点头。
  “总之别想那么多,娘又不是傻子,能分得清是非黑白的,看人也比我们看得准。我们还是先研究研究这鬼画符的破书吧,该从哪开始练呢?”
  寇仲直接躺到地上,从怀里掏出《长生诀》乱翻起来。
  洛阳雄踞黄河南岸,北屏邙山,南系洛水、东呼虎牢、西应函谷、四周群山环抱,中为洛阳平原,伊、洛、瀍、涧四水流贯其间,既是形势险要,又风光绮丽,土壤肥沃,气候适中,漕运便利。
  故自古以来,先后有夏、商、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隋等八朝建都于此。
  所谓河阳定鼎地,居中原而应四方,洛阳乃天下交通要冲,军事要塞。
  杨广即位后,于洛阳另选都址,建立新都。
  新皇城位于周王城和汉魏故城之间,东逾瀍水、南跨洛河、西临涧河,北依邙山,城周超过五十里,宏伟壮观。
  杨广又以洛阳为中心,开凿出一条南达杭州,北抵涿郡,纵贯南北的大运河,把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连接起来,洛阳更成天下交通商业的中心枢纽。


  洛阳城西,一处豪华的府邸内,装修考究的书房中。
  “混账!一群废物!”
  案几后一年约四十的中年男子拍案大怒地骂道。
  只见这男子,形象威武,不怒自威,显然是长期习惯发号施令之人。双目之中更始精光炯炯,神态冷酷,颇有不可一世,舍我其谁的霸气。
  几前跪着的三人垂头不语;脸上却有些委屈的神色。
  “尔等可知犯下了多大错?”
  座上男子稍平静下来,声音仍然冷冷地道。
  跪着的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中间那个壮汉开口了:“回圣使,属下明白,但这错属下绝不认!”
  “哦!这么说是我冤枉你们了?”
  座上男子怒气似乎又上来了。
  “属下不敢!属下与岭南细作都是按照圣使命令去做的,圣使也知,我们的计划刚刚开始,那姓元就不见了踪影,而且其后我们也打探过东溟单系一族人,那人说亲眼目睹姓元的驭剑飞天而去。再者,不光是我们,就是其他各大势力,也在那之后再无姓元的消息。”
  “放屁!‘圣尊’修为天人,天下无敌,都没有成仙而去,那姓元的毛头小子凭的是什么?”
  座上人怒骂道。
  “圣使当日应该也听到了姓元的那一声怒吼,属下以为……”
  “那是妖法!本圣使今朝接到江都传来的消息,姓元的在丹阳江边与宇文化及大战一场,结果宇文化及只是受了一些伤而已,而且还是在姓元的与‘罗刹女’联合攻击下才会迫得宇文化及战败。宇文化及是什么东西?假如姓元的真的本领通天,为何会与‘罗刹女’联手?又为何会让宇文化及逃掉?”
  “可是属下真的是……”
  地上跪着的人还要狡辩。
  “尔等失职,任务没有顺利完成,下去准备准备吧,黄昏时分接受‘教规’处置!”
  跪着的三人一听次话,冷汗直流,瑟瑟发抖起来,右边的那壮汉竟然当场失禁!可以推之,这‘教规’似是异常的恐怖!
  随着座上男子一声令下,门外闪进三个黑衣人,面无表情地将屋内跪着的三人押走。
  “唉……”
  座上男子长叹了一口气。
  “圣使大人不必如此长吁短叹,水主持那边不是还有布置任务的吗?”
  一声阴阳怪气,不男不女的声音从屋内的屏风后传来,光听这声音就让人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荣轩,你不必安慰我了。我觉得似乎这次一切都出乎我们的意料了!以前还觉得一切都在把握之中似的。”
  座上男子眼角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屏风道。
  “圣使可是怕‘圣尊’出关后会惩罚于你?”
  屏风后的声音再次响起。
  “惩罚只是一方面,我任务失职,也甘心受罚。只是怕我们密谋了这么多年的宏图大业在即将成功前被人给破坏掉!”
  “圣使也不必如此,那姓元的之前失踪,确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虽然我也并不信那什么‘成仙’的说法,但是天下人谁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这也是个事实。所以‘岭南’计划出了点差错,也没有什么大关系,只要水主持那边把事情办妥。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