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激情辣文电子书 > 大唐自在行 >

第232章

大唐自在行-第232章

小说: 大唐自在行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眼看那在月色下仿佛闪耀着圣洁光芒的玉掌周遭空间开始扭曲,裴寂心叫不好,瞬间再聚起凛冽澎湃的杀气,直迫单美仙而去。
  他身上的便服已开始微微逆风拂动,接着幅度更大,猎猎作响,不但声势倍增,更是真气提升至顶点的信号。
  单美仙却是动也不动,她的一只玉掌化成了能容纳一切的宇宙一般,将裴寂的所有气劲全部吸纳,来者不拒。通透的灵识生出警爪,她的视线迅速移向右侧。
  只见漫天银芒亮似星辰,铺天盖地卷了过来。
  一束束凌厉的气流割肤生疼,距离单美仙身前尺许时,倏地化作一点,当空刺至。
  扇未至,惊人的压力扑面而来,吹得单美仙长发、衣衫向后飘飞。
  单美仙香肩轻晃,下一刻竟出现在裴寂身边,手掌连续拍上扇架,四声沉闷的声响过后,裴寂心生恶寒,单美仙连消带打,瞬间吸去扇身上的气劲后,足可贯穿一切的玉手已点向他的额头。
  “什!”
  铁扇张开,强挡下单美仙的一指和下面踢出的一脚后,裴寂旧气用完,身形飞退。
  半空中,四个小型凹陷扭曲的球型气团此刻才开始消失,可见二人刚刚拼斗速度之快。
  单美仙优雅而立,微笑道:“妾身并不想杀人,怎奈裴大人是大明尊教之人,只有抓住你才可问到一些消息。”
  裴寂清楚知道单美仙实力在他之上,但他已无路可退。
  后方两丈外就是高逾百丈的山崖,大罗金仙掉下去恐怕都活不成。
  见到他眼中闪过一丝决然,单美仙微感错愕,道:“裴大人尚有家小,为何不与我们合作?另外一名圣使可是与我们合作过的。”
  裴寂仰天长笑,冷声道:“别拿王世充那种小人与我比,裴某人的秘密,家族中无人知晓,我就算死,也绝不会出卖圣教半分消息。”
  单美仙瞬间就明白他为何这样不顾及亲情,还是由于他在很小时就被神秘收入大明圣尊座下,王世充却是后来才入教的,人生经历的不同,注定了他们选择的不同。王世充顶多算是小半个宗教份子,眼前的裴寂却是个纯正疯狂的宗教份子。
  多说无益,杀!
  念头一起,单美仙凌空跃起,头上脚下,踢向裴寂。
  已经无法用“快”来形容这一脚,修为如裴寂者亦产生在‘察觉’到单美仙跃起时,她的一脚就已蹴至他面前半丈处这样的错觉。
  天地仿佛停顿,一片萧煞肃穆,生机死气仿佛全集中到单美仙的莲足上,泰山压顶般踢了过来。
  裴寂夷然不惧,昂然轰出一拳。
  “砰!”

()好看的txt电子书
  一声巨响后,裴寂的身体被轰至半空,鲜血喷洒,直坠山崖而去。
  单美仙不禁动容:此人对宗教的忠诚已到了入魔的地步,刚刚那旷古绝今的一脚实是她生平最高修为,无形有质的气机早就锁死裴寂,使他无法逃脱,岂知裴寂自断一臂,以之为媒介,吸纳单美仙的功力,只为自绝,这种疯狂的行径确非常人能做得出来。
  冷风吹过,裴寂的狂笑声隐约传来,他似乎还未坠到崖底。
  实际上他也有够可怜的,从小就被刘昱利用,三十多年没见过刘昱,还如此忠心,却浑然不知刘昱是天底下最卑鄙无耻、自私自利之人。
  死,对他来说,可能也算是个解脱。
  只是不知君婥能否追上席风,一举干掉。
  感慨一番,单美仙收拾情怀,迅速返回城内。
  西市,凝翠堂右厢。
  长安共有大小净堂百余所,凝翠堂与东市的清风泉、北里的乐泉馆是其中最著名的三所,用的都是温泉水。这右厢寻常人等花钱都进不来,属最高级的那一种。
  用料奢华、装饰考究、热气升腾的圆形水池内,隐约可见四条‘美人鱼’。
  尚秀芳、纪倩、小鹤儿,还有一个人竟是侯文卿。
  小鹤儿一边撩水一边道:“嫂子明早就要离开了吗?明日就是春节了呀!”
  侯文卿深知元越泽与她们的关系,故对她们的问题没有一丝隐藏地回答,她现在是‘赌后’,名声飚涨得极快。
  尚秀芳亦对这坚持多年,终报大仇的女子很是欣赏,接口道:“既然外人一直在猜测卿姐与公子的关系,干脆就进皇宫看一次表演再走,岂不更好?”
  外人的确一直在猜测侯文卿与元越泽的关系,就因为当日在成都时,二人曾同行过一段路,这也正是尹祖文心里真正不愿投奔祝玉妍的原因,只是他没说出来罢了。
  侯文卿笑道:“大仇既报,我想和师道去过些平凡的日子,这么多年的奔波,弄得身心俱疲。”
  小鹤儿嚷道:“嫂子也该歇歇啦!否则日后当上皇后,可就没这么多自由啦!”
  侯文卿摇头苦笑。
  一侧一直不开口,默默听着三女对话的纪倩神情越来越复杂,带着几滴晶莹水珠的修…长秀眉都开始颦了起来。
  虽然考虑到尺度问题,侯文卿当日没有提出杨文干乃香家长子一事,但香家却再无翻身之日,没有庞大家族支持的杨文干迟早都会死掉。她将香家斗垮一事,对纪倩的冲击实在太大,她最初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消极感觉,甚至该感谢还是痛恨侯文卿,她都不知道,因为侯文卿就像一下子把她的人生目标和理想完全剥夺去,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她自己都不知道。只是机械麻木地生活着。侯文卿今日的话对恢复了一些的她再度产生冲击:她旁听到了元越泽的计划,最终竟是要将帝位让给宋师道,而眼前的侯文卿明显对‘国母’的位子无甚兴趣,纪倩生活的圈子与他们并不相同,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不喜欢功名权位,但她终于知道小鹤儿前段日子告诉她的“春节前会有人来将香家斗垮”一事并非子虚乌有,这一切都是元越泽与侯文卿暗中努力的结果,想到当初自己还对此话嗤之以鼻,纪倩脑中突然闪过元越泽的那句“胸大无脑”她虽仍心有不服,却不得不承认自己自大过头。
  小鹤儿游了过来,好奇地道:“小倩在担心明天的宴会吗?放心吧,李元吉若敢发难,我敢保证元大哥会让他比上次当街尿裤子更难堪!”
  几女见她也沾染上女流氓气质,说话毫不顾及,登时笑得前仰后合。
  侯文卿不无感慨地道:“小妹被玉致和秀珣带坏了。”
  想到自己的两个“流氓”前辈,小鹤儿粉面微红,在蒸汽下显得更为娇艳,接着语带憧憬地道:“听玉致姐说,外出未归的琬晶、君嫱、如茵三位姐姐才是真正的流氓呢,人家还差得远!”
  三女笑的幅度更大,纪倩却是强装笑颜,暗道元越泽一家初五就要离开,他保得了我一次,下次呢?莫非自己真要臣服在李元吉之下?
  管他呢!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
  纪倩转身加入撩水嬉戏的三女中。
  皇宫,御书房。
  天色已晚,李渊与其三子仍未睡。
  听李世民讲述完今日所发生的事情,李渊与李建成、李元吉虽为真正参与其中,却依旧心胆俱寒。

()免费TXT小说下载
  元越泽、祝玉妍、刘昱、石之轩、宁道奇、毕玄、了空、四大圣僧、岳山,加上玄门精神领袖梵清惠,全天下修为最高绝十几人刻下竟全部集中到长安。
  白道可以说是全军覆没,李渊暗中派出去的高手也还没回来,他的心直往下沉,猜到可能是死在元越泽手上。元越泽不过二十上下,一日内先后力克神秘高手、四大圣僧和李唐最隐秘的绝世高手,事情太过匪夷所思,却又使人不得不相信。
  他们虽不知那神秘高手就是刘昱,却从李世民处听到白道高手们对他的评价,神出鬼没的刘昱,实力绝不比三大宗师低!
  父子四人各有各的想法,李建成和李元吉虽恐惧元越泽的实力,更多的却是幸灾乐祸,暗道佛道两家支持老二,现在傻了吧,虽然未死,但武者经历这种事,大多会一蹶不振,元越泽这混蛋的确阴险到家。李建成眼角瞟了李元吉一眼,二人心灵相通,李元吉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二人眼中闪过得意的神色。
  大敌当前,李世民最终选择与暗中算计自己的兄弟合作,无非就是认为元越泽这头号敌人是刻下最先要对付的而已,哪知李建成与李元吉却暗留后招:杨虚彦已暗中知会过李元吉,他那方明日将有高手将元越择引到城外,在李世民送佛道两家人回来时,暗中埋伏好的太子党人将发动攻势,斩杀李世民,再嫁祸给回城途中的元越泽,一举两得。
  李元吉也不是傻子,隐约猜到有本事把元越泽引出去的人该是石之轩,他明知石之轩心怀不轨,却还与他合作,只是自负罢了,他坚信杨虚彦那样的人定不会甘心受石之轩摆弄,所以先锄去元越泽,其他事以后再说。
  李渊对因自己优柔寡断而引起佛道两家人不满一事深有无奈,苦笑道:“你们都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吧!”
  李建成忙道:“孩儿以为我们眼下不必再做无谓的牺牲,元越泽再强,也只是一个人,如何面对千军万马?我们重要的是先备战,待异日出关征讨再击败他不迟。还好今天发生的事,知者甚少,否则对我们的声势影响极大。”
  他话里说的都是事实,暗中却在指责佛道两家人自不量力,差点成了元越泽声势大涨的垫脚人。
  李渊怎么说都是为皇者,闻言面色转冷,沉声道:“元越泽隐藏得太好,此事亦不能怪玄门的高手们,你们二人以为太子所说的法子如何?”
  他话语里一直试图调节兄弟三人的平衡、缓和他们的关系,却不知只是在徒然耗费力气。
  李元吉虽对元越泽狠到骨子里,却不敢再造次,附和道:“孩儿同意太子的说法。”
  李渊愕然,要知道李元吉被元越泽捉弄一事早在街坊间传得沸沸扬扬,百姓虽然只是暗中议论,但李渊耳目遍布城内,早有耳闻,见李元吉竟能如此忍让,还以为他成熟了,欣然道:“元吉放心,我大唐恩怨分明,元越泽定会为他的作为付出代价的。”
  李元吉垂头道谢,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沉默许久,李元吉抬起头,犹豫道:“孩儿……孩儿还有一计,只是……”
  李渊紧盯他,道:“只是什么?”
  李元吉犹豫半晌,道:“只是要委屈秀宁。”
  李渊大概猜到了他的意图,沉吟道:“你先说来听听,我们父子详议后再做决定。”
  李元吉立即点头。
  白清儿道:“人家想说,现在有石之轩给尹祖文撑腰,清儿恐怕敌不过他,无力只靠自己报仇了。”
  元越泽道:“不是还有我吗?你后日就要为李渊表演了吧?怎么不担心此事?”
  白清儿笑道:“夫君会容许自己的妻子给别的男人跳舞吗?”
  元越泽干笑一声,正容道:“当然不允许,刚才听了你的消息后,我有了一些想法,本来我们都猜得到尹祖文的意思就是要你迷住李渊,然后控制他,随时可以下手。不过想到白道已知连贵妃腹中胎儿是杨虚彦的骨肉一事,很大可能该已告知李渊,虽不知李渊怎么没处理这件事,但此刻你的作用却变大了,石之轩甚至有让你取代连贵妃的意图。”
  闻采婷插口道:“李渊就算现在不处置杨虚彦,待那孩子生下来时,也该验证一下,最起码可以搞一个滴血认亲的仪式,那杨虚彦还怎么隐藏秘密,所以公子的说法可能性极高。”
  白清儿又道:“清儿要后日才会献舞,夫君还是想想如何面对明日太子党的暗算吧!”
  元越泽失声笑道:“这还用想吗?计划不如变化快,白道现今已无人可战,刘昱一方又损失惨重,长安唯一有本事能算计我的人,只有石之轩一人,我只要全天呆在皇宫里,谁的邀请都不介绍,他们能有什么法子?”
  接着不等二女答话,飞速抱起闻采婷,留下一句“清儿就说你婷师叔半夜离去,我走了,明晚再来会你!”
  被个小自己近四十岁的男子就这样抱着,闻采婷都有些害臊,潜出尹府后,才颤声道:“奴家多说一句,公子不该小看了石之轩,他的幻魔身法举世无双,怎可能会追不上一个受伤力疲之人呢?”
  元越泽顿住身形,点头道:“凤儿追到一半就被刘昱甩开,我那国师岳父最近也开始神出鬼没,我本以为有他干扰,石之轩定不会成功,不过大姐说得有道理,石之轩老谋深算,我确实不能小看他。”
  闻采婷欣喜道:“公子肯听奴家胡言乱语,完全具备明君的资格,为何不自己当皇帝呢?”

()好看的txt电子书
  元越泽神神秘秘道:“当皇帝我还哪有时间陪你们!你不觉得我现在比皇帝还要逍遥自在吗?”
  说完一屁股坐在屋脊上,仰望星空。
  闻采婷就坐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