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激情辣文电子书 > 大唐自在行 >

第219章

大唐自在行-第219章

小说: 大唐自在行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尹祖文赞道:“岳兄闭关一段日子,看来修为更有精进,佛门‘换日大法’果真神奇。”
  他笑里藏刀,实际是在暗暗炫耀他的眼力,打压宋师道的嚣张气焰。
  宋师道懒得和他废话,不屑道:“你该知我对你们魔门之人的恨有多身,为何还要叫我进来?”
  尹祖文哈哈大笑,道:“岳兄深悉我圣门之秘,我也不多废话,今趟是想与岳兄谈一件对彼此都有好处的事。”
  接着不无感慨地道:“自先祖卢循死后,圣门分裂,二百多年来,犹如一盘散沙,内部纷争不断、互相倾轧,外部压力重重、人人喊打,渐转势微。小弟说这些只想告诉岳兄:圣门必须要在这风雨飘摇的危机时刻统一起来,为达这目的,尹某人不怕任何牺牲。”
  宋师道冷然道:“祝玉妍不就是你们的最好领袖吗?”
  尹祖文摇头道:“祝玉妍若没有跟了元越泽,我一定会支持她,可那元越泽最是可恨,半年多前传出他是上带邪帝的弟子,还有个邪皇的称号,除了胆大妄为的做事风格与我圣门人同出一辙外,再无半分圣门人的影子,又不为圣门争取利益,可笑祝玉妍竟会臣服在他之下,临老还不忘吃口嫩草,我呸!”
  只见他越说越气,那义愤填膺的模样看地宋师道心感好笑,面色不变道:“岳某人不是来听你发牢骚的,有话快点说。”
  尹祖文好整以暇地道:“小弟只想说,我们的共同敌人是祝玉妍与元越泽,想必岳兄对他二人的实力都很清楚,‘道心种魔大法’就算真的不如岳兄的‘换日大法’,可祝玉妍若有半点损伤,恐怕元越泽绝不会放过你,听说岳兄已与祝玉妍约战,小弟也正好要对付他们,何不合作歼敌,以绝后患!”
  他词锋的确老道,说话亦句句在理,更是把握到劝服岳山的关键:岳山与祝玉妍的一战结果绝不会和气收场,就算岳山真的会赢,也肯定不轻松,以元越泽那爱妻如命的性格,岳山也休想再过安稳日子。
  事实上宋师道可以隐约查知尹祖文对魔门的忠心,但他在元越泽与李唐两者间,还是阳奉阴违地选择了李唐,只为他个人可以获得更多的利益。魔门人讲究弱肉强食、心狠手辣、自私自利的宗旨决定了它若不变,就只能一直分裂下去。从长远看,祝玉妍毫无疑问是高瞻远瞩的,尹祖文只能算是鼠目寸光。
  按照岳山那冷傲顽固的性子,一定会拂袖而去,但他数日前出席过宫廷夜宴,予人完全不同的印象,外人也只能认为神功大成后,他的性格被改变而已。特别是出身魔门的尹祖文,从典籍中读过向雨田的故事:向雨田就是修种魔大法大成后气质性格大变,这是先例。
  人都是自私的,谁会在可以活得好好的机会面前,非要选择死呢?
  尹祖文不怕性情大变的岳山不答应他。
  见宋师道神色虽不松懈,眼中却闪过几丝疑惑,尹祖文又道:“小弟只想求岳兄将与祝玉妍之战推前一段日子,在正月初一晚进行,到时不单小弟带着几个高手会助阵,元越泽也会被石之轩与白道中人拖住,甚至击杀。岳兄与石之轩比试过,该不须小弟多说他如今的实力吧?”
  宋师道起身道:“我没所谓,但要先去通知祝玉妍一声,告辞!”
  尹祖文看着宋师道消失在门外,心中大喜。

()好看的txt电子书
  不料宋师道关门瞬间说了一句:“岳某人很奇怪,以祝玉妍、石之轩眼下的修为,完全可以强行胁迫你就范,听命于他们,怎还会容你这样自在地去算计他们?”
  尹祖文从没意识到这个问题,刹那间呆若木鸡。
  一滴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流下。
  西苑贵宾馆南厢。
  数日来夜夜被元越泽强拉到一起‘蹂躏’的祝玉妍与婠婠两师徒之间再无隔阂,反倒是像对亲密无间的姐妹。
  婠婠在轻弹小曲,祝玉妍闭目聆听。
  婠婠如温玉般雪白晶莹的玉指勾完最后一个音符,转向祝玉妍道:“婠儿一直有个不明白的问题,想问师尊。”
  祝玉妍从长椅上坐起娇躯,那幅慵懒写意的醉人风…情,足以令任何男人魂为之夺,神界仙女亦不外如是。婠婠一个失神,旋即想到这就是二十年来一直外表冷漠无情,内心孤苦无依的师尊再获真爱后的样子,爱情的魔力果非一般。再想到夜间她那疯狂迎合元越泽,不断呻吟出婉转诱…人销魂之音的浪…荡模样,婠婠心中涌起一股说不出的刺激感,不由得粉面一阵燥热,迅速垂下头去。却听祝玉妍道:“婠儿是否在想我没有以圣门酷刑强迫尹祖文听令?”
  祝玉妍美眸中突然射出深刻的光辉,如自言自语般道:“或许这些年心性转变,又或许是不忍看圣门一道灭绝在我手中,我要靠实力证明给他们看,更重要的是,我答应了清儿,要她自己亲手报仇。”
  婠婠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想到数月后的圣门大会和祝玉妍的期望,不由得跃跃欲试起来,元越泽虽不会双修大法,但在助祝玉妍练成种魔大法后,二人之间每次欢好时,功力都在进步着,这情形有些类似于风行烈与谷姿仙之间那种不是双修大法,胜似双修大法的法门,由于同样修的是魔门心法,婠婠也受益匪浅,她的魔种培育极快,可以说几个月后种魔大法可轻松大成。
  想到那令人欲仙欲死的美妙感,婠婠俏脸微红地抬头望向祝玉妍,恰好见她眼中同样闪过一抹妩…媚神光,师徒俩迅速别开目光,都有些羞涩。
  气氛尴尬到不行时,房门“砰”的一下被撞开,宋玉致的声音响起,道:“玉妍姐,二哥在表叔那里留了封信给你。”
  在尚秀芳闺房前的小厅里,元越泽与尚秀芳、纪倩、小鹤儿三女合席而坐。
  一大桌丰盛的菜肴是元越泽亲手做的,三女边吃边说笑,不时发出一阵清脆悦耳的笑省。
  元越泽虽不开口,却无丝毫被冷落的感觉,因为尚秀芳与小鹤儿不停地在为纪倩‘讲故事’,故事的主角就是他本人。
  纪倩虽对元越泽不假颜色,却不再是从前那副冷冰冰的神色了,听到元越泽哪件‘糗事’时,甚至还会掩口轻笑,显是十分感兴趣。
  尚秀芳大场面见多了,发觉半天没人理元越泽,就扭过头来道:“公子认为秀芳改编的‘千年的祝福’如何?那可是要在春节夜宴上表演的。”
  元越泽举杯赞赏道:“比星吉昭的原曲还要完美。”
  尚秀芳很是受用,大方一笑,动作优雅地与他对酌。
  正欲再开口时,门外传来丫鬟的声音,道:“小姐,鸾娘说送个外域姑娘来给公子献舞。”
  屋内几人皆是愕然,整个上林苑内最有姿色的两女都在陪元越泽,那老鸨竟还会送人来,不是吃饱了撑的吗?只从她敢打扰尚秀芳这一点,可见她与尚秀芳交情并不简单。
  元越泽刚要拒绝,就听尚秀芳道:“请她进来吧!”
  接着对元越泽俏皮地道:“公子莫怪人家,秀芳也很想见见外域的音乐和舞蹈呢!”
  元越泽耸了耸肩膀,表示没意见。
  纪倩插口道:“应该是两个多月前鸾娘买回的那个快要饿死的西域女子,其后她整日把自己关在屋内,我再没见过她。”
  说完,瞟了元越泽一眼。
  元越泽举杯道:“多谢纪姑娘关心,没人可以伤得了我。”
  纪倩倏地霞烧玉颊,显然是被元越泽给理解对了,倔强的她却依旧娇哼一声,不再理元越泽。
  敲门声响,一阵异域香气扑鼻而入,数个女子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身着红色紧身短袖胡服,露出粉臂圆脐,打扮中尽显动人异国风…情的年轻女子,她低着头,长长的面纱垂在半空中,不胜娇羞地缓步前行。虽看不到她的容貌,但凭如云秀发和窈窕动人的曲线,也可知其是个难得的尤…物。其他几个女子则是怀抱乐器。
  来到元越泽三人面前,轻柔地施了一礼后,舞乐声起。

()好看的txt电子书
  元越泽这种大老粗哪会鉴赏什么舞蹈,只有装模作样地看,但他那心不在焉的眼神却出卖了他,是以只舞了一小节,尚秀芳就喝止那女子,请她一同入席,谈论乐曲舞蹈心得。
  那拘谨的胡女坐在尚秀芳与元越泽身边后,尚秀芳为她满上一杯酒,正欲开口时,突然惊呆当场。
  只见寒光一闪,那胡女右手上出现一把短刃,化作一团芒焰般的精光,直往打着哈欠的元越泽胸口印去,迅疾无伦,凌厉之极。
  异变突生,尚秀芳三女皆不知如何反应。
  短刃眼看就要刺入元越泽胸膛。
  迅速阅览完信笺,祝玉妍秀眉一蹙即舒,递给身边的婠婠。
  宋玉致道:“二哥上面说尹祖文和李渊先后找他,要提前决战玉妍姐,这里面又有什么阴谋呢?”
  婠婠轻笑道:“这信上说李渊今日派一个多年心腹刺杀夫君,真是好笑。”
  祝玉妍玉手轻托圆润的下颌,沉吟着道:“他们最终都会与我们进行一场生死决斗,为何会提前,的确让人不解,看这上面说那心腹智勇双全,想来应该是李渊背后最值得信赖的人,前些日宴会上将李秀宁许给寇仲一计,估计就是出自此人之手,真不简单,连师兄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宋玉致急道:“会否是扮成太监的席风?”
  祝玉妍抚着她的小脑袋,笑道:“席风不敢暴露太多的,应该是另有其人,夫君曾提起过当日在洛阳时,有几个神秘高手暗中保护李秀宁,想来那几人也该是李渊的心腹,可见李渊真正势力绝不弱。”
  婠婠皱了皱挺秀无伦的瑶鼻,不屑道:“李渊这大头鬼,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要不要婠儿今晚摸进去,直接把他杀在龙床上?”
  祝玉妍失笑道:“现在杀掉就可以解决麻烦的只有刘昱、席风,其他人活与死,于结果都无大关系。”
  宋玉致疑惑道:“可是若要把杨虚彦等人暗中杀死,不就省了很多麻烦了吗?”
  婠婠继续道:“把决战日期提前到春节前一天,应该就是不想要我们平安回到洛阳吧!”
  想到正月初五,一家人就要离开长安,尹祖文请宋师道在春节后动手,李渊却请宋师道在春节前动手,显然把祝玉妍搞糊涂了,随后道:“你们说得有理,我就遂了他们的意,让他们见见我们的实力强到何等地步!好了,我要出去找找线索。”
  “叮!”
  造型怪异、闪着寒光的锋利短刃没能刺入元越泽的胸口,反是被震脱手。
  那面纱被震掉的胡女骇然地望着元越泽。
  元越泽一看下去,发觉此女年约十八、九,轮廓极美,清楚分明得有若刀削,一对美眸更精灵如宝石,引人至极。思绪电转,开口道:“你是曲傲的弟子花翎子?”
  尚秀芳三女这才回过神来,慌忙起身。
  周围几个奏乐女子则尖叫着逃了出去。
  “没错,还我师傅命来!”
  娇叱声中,花翎子美眸中凶芒烁闪,显是勾起旧恨深仇,左手翻转,又一把短刃出现在手上,当胸搠至。
  元越泽微微摇头,电爪迅速前探,以比对方高过数倍的速度,准确地反扣上她的皓腕。
  刃尖就停在元越泽胸前寸许。
  元越泽猛地松开手,短刃像撞上钢铁之墙上一样,无法伤其分毫。
  全力前刺的花翎子被震得飞退,整个人在空中连续翻滚,动人的胴…体妙曼无穷,最后“啪”地一声栽倒地上。
  那模样不一般的老鸨已经手执木棍冲了进来,语无伦次地对元越泽鞠躬道:“都是奴家的错,她说仰慕公子,要献上有别中土的外域舞蹈,奴家哪知她要刺杀公子的!”
  接着凶神恶煞地冲嘴角带血的花翎子奔过去,嘴里道:“若在交给官府前,不好好惩罚你一顿,以后谁还敢来上林苑?”

()免费TXT小说下载
  元越泽制止老鸨,将她赶出去后,略安慰受惊的尚秀芳三女几句,走到花翎子面前,面无表情地抬掌道:“没杀死我的后果,你该最清楚。”
  花翎子一点不让地盯着他,以平静至诡异的声音道:“你害死了师傅,我技不如人,死也无怨言,但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元越泽被激怒,本意是要杀她,听她这样一说,反倒收功,直接做到她面前,诧异道:“我怎么害死你师傅了?当日是他先出手的,难道我要坐以待毙?”
  花翎子为之语塞,一愕后悲泣道:“我们从洛阳回铁勒的路上,师傅和师兄们都被人杀了,只有我当时在远处洗澡,才逃过一劫,要不是你重创师傅,他怎可能会死?”
  元越泽谓然道:“江湖不就是这样吗?你师傅若不伤,我早就死在他手里了?况且我没当场杀他,已算留手。”
  花翎子登时哑口无言,她是亲眼见证那一战的,老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