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激情辣文电子书 > 大唐自在行 >

第175章

大唐自在行-第175章

小说: 大唐自在行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婠婠上气不接下气地跟在他身后。
  元越泽紧紧盯着祝玉妍的双目,一言不发地缓缓走到床前。


  “师尊,他……他非要来,婠儿拦不住,婠儿不知道他今日会回洛阳,不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婠婠慌忙解释道。
  但她却发觉屋内的气氛异常的沉闷与压抑,元越泽冷冷地盯着祝玉妍,祝玉妍樱唇微一抽搐后,就面色苍白地垂下螓首,婠婠俨然成为了一个碍事的人。婠婠深呼一口气道:“婠儿先去外面。”
  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走出房门后的婠婠心思电转,她早已察觉出二人之间的关系绝非一般,很有可能是男女关系,但她想不通他们二人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出于对祝玉妍的尊敬,婠婠又不敢问,而元越泽也从不谈起这种事,使得婠婠的好奇心越来越重,走了几步后,轻轻退到门口的一侧,收敛毛孔,仔细听了起来。
  “夫君,我……”
  屋内沉默了不知多久,祝玉妍柔弱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婠婠心中剧颤,暗道师尊刚刚叫那冤家什……什么?
  “啪!”
  就在婠婠心中暗自惊讶的当儿,一声响亮的耳光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元越泽疯狂的怒吼:“住口!你答应过我什么!”
  婠婠早知道祝玉妍武功尽失一事,听到元越泽癫狂的吼叫,立刻明白他这一巴掌一定一定不会轻,绝不是祝玉妍可以抗得住的。婠婠再无闲暇多想,直接冲入房中。
  胸口剧烈起伏的元越泽坐在床尾,双目血红,宛若魔鬼。祝玉妍则侧头而坐,嘴角的鲜血一滴一滴地滴在素白的中衣与薄被上,绽开了一朵又一朵凄美恐怖的血花。
  婠婠连忙扶起祝玉妍,只见她的左侧脸颊肿得老高,眼中泪水狂涌。
  婠婠一边小心地为祝玉妍擦拭血迹,一边对元越泽不满道:“你凭什么打师尊,你要再动手,奴家也不和你客气!”
  元越泽杀机暴绽,盯着婠婠一字一句地道:“你要想活命,就不要再废话。”
  婠婠心中委屈,却依旧倔强道:“本来就是你错了,你还凶人家!”
  祝玉妍对元越泽的了解绝不比单美仙几女差上多少。她清楚地知道元越泽现在就是魔鬼,此刻,在他眼中,除了他妻子外的任何人,他都可以毫不犹豫的杀掉,于是拍掉婠婠的玉手,轻声道:“婠儿出去吧,我和他有话说。”
  婠婠虽不放心,却只有走到门外,继续偷听。
  屋里又沉默了许久,祝玉妍的声音再次想起:“夫君,你……你听玉妍解释……”
  婠婠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师尊真的与元越泽有男女关系,而且还绝不简单。婠婠心中突然有种酸酸的感觉,好象一个小孩,被夺去了心爱的玩具一般。
  尚未等祝玉妍说完,元越泽冰冷的声音又打断她道:“闭嘴,你还要不要脸?谁是你夫君?你多大了不知道吗?你都能做我奶奶了!我可高攀不起!”
  婠婠外屋外都开始恨起元越泽来,他说话实在太难听了,那完全是在侮辱祝玉妍的人格。
  祝玉妍却不见丝毫愤怒地轻声道:“你听我解释完,再做决定不行吗?”
  “不行!”
  元越泽断然道,随后又语带凄凉地自言自语道:“我心爱的祝玉妍早死了,他活在我心里,却不是你。”
  声音一顿后又冷冷地道:“我元越泽对你如何,你说!你对我说过大隐于世,我认为你是对我好,就照做了。可你呢!我比女人还要罗嗦地三番五次提醒你不要使用玉石俱焚,是在害你吗!你说啊!”
  祝玉妍深知元越泽对她的心意,元越泽本是个木讷迟钝,对感情不太敏感的人,但从几年前开始,他每每面对祝玉妍时,都表现出狂热的样子,那非是他平时虚伪,反而是他对祝玉妍的感情是如烈火一般炽热,他的爱是最疯狂的,同样,一旦成恨,也是最疯狂的。
  祝玉妍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元越泽疯狂至不再听她解释,那样的话,祝玉妍恐怕与元越泽之间再无任何可能。
  因为她太清楚元越泽对人对己,都是那么的绝。
  祝玉妍凄惨一笑后道:“是玉妍辜负了你,你听我……”

()免费电子书下载
  元越泽伸手打断她后,长身而起,背对着她,平静地道:“祝玉妍,你记好,我对你的恨有多深,你比谁都明白,告辞!”
  祝玉妍泪流满面,朦胧地目光中,元越泽的伟岸身影渐渐远去。同时苍凉的声音响起:“十里长亭霜满天,青丝白发度何年。今生无悔今生错,来世有缘来世迁……”
  祝玉妍娇躯剧颤,喃喃道:“笑靥如花堪缱绻,容颜似水怎缠绵。情浓渺恰相思淡,自在蓬山舞复跹。”
  这正是从前元越泽对祝玉妍吟诵过的诗,本来表达的是一个倍受相思之苦的女子的忧愁与哀怨,此刻,却成了元越泽的写照。
  婠婠迈步进屋,正好听到二人先后吟诵的诗句,眼神复杂地来到祝玉妍身边站好。
  祝玉妍的眼神突然便得空洞,凄然道:“这就是报应吗?”
  随后有些发疯地笑了起来:“苍天何其残忍,难道我祝玉妍注定一无所有吗?”
  声音悲然,长发凌乱,看得婠婠心中都是一阵剧痛,慌忙抚慰。
  得而服失的滋味,的确不好受。
  元越泽的心情矛盾,在问清婠婠后,他喜出望外,可在赶来路上的半个时辰内,他心中却涌起了恨意,恨祝玉妍随意使用玉石俱焚,恨她自做主张,恨她不为他想想,恨她……
  “夫君!”
  失魂落魄走出荒村的元越泽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前方飞奔来一道熟悉的倩影,正是一脸焦急的单美仙。
  元越泽一把将她揽在怀里,疯狂地吻上她的香唇,怪手更是四处游走在她玲珑别致的娇躯上。
  单美仙当然也想与他亲热,可眼下显然不是时候,而且她也察觉到了元越泽的不对劲,挣脱开后才试探问道:“见过娘了吗?”
  元越泽神情一冷,面无表情道:“不要再说她了。”
  单美仙一颗心直往下沉,刚要解释时,就见元越泽已经开始为她解衣服了,大骇下慌忙按住元越泽道:“夫君不要乱来,你听我说……噢!”
  小嘴直接被堵个正着。
  单美仙热烈地反应着,她知道现在的元越泽需要发泄,这是从前的元越泽绝不会做出的事,可现在却不一样了,他的心,其实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在天山修炼二十载,却从未入世,不是孩子心性又是什么?其实元越泽的表现已经很好了,换成其他人,恐怕真的就是个再世恶魔了。
  元越泽狠狠吻上单美仙方向丰润的朱唇,一只手摊在她丰满的胸脯前,拇指与中指恰好隔着单薄的衣衫按在因情动而变硬立起的单美仙玉峰上的两粒相思豆上,另一只手顺着她柔软的蛮腰滑向挺翘的圆臀,两下动作就将连成整体的纱裙撩到腰间,入手的是滑腻如雪的肌肤,顺着她短小洁白的亵裤腰部,直接将大手按在一个柔软有弹性的丰臀上。
  “噢!”
  多时未与元越泽亲热,又是处在对欢爱极沉迷年纪的单美仙喉咙中发出一声醉人的呻吟。
  元越泽已经放开她娇喘吁吁的小嘴,大嘴游到她晶莹修长的玉颈间,一口又一口地亲吻她每一个敏感的部位。上面忙个不停,下面却也没停,那只怪手的中指顺着单美仙嫩滑的臀瓣缝隙缓缓下行。
  艰难地来到那最神秘的洞口,元越泽感受得到那喷着热气的花道口早已泛滥,在指间走过她带有几丝杂草的的会阴,轻轻触碰到花道口的刹那,单美仙的勾魂呻吟突然变得高昂,随着一声“呀!”
  后,单美仙颤抖的娇躯体开始略微后仰弓起,两只玉腿紧紧地夹住元越泽的手指。
  下面的手暂时停止了活动,元越泽的大嘴已经移到单美仙被褪掉肚兜的一对雪兔上,一只手挤压着左边的红润突起,灵活的舌头在右边的||乳头上旋压舔噬。
  “恩!”
  单美仙的声音已经越来越高。
  秀眸微闭,面泛桃花的单美仙呼吸越来越急促,一只小手抱住元越泽的头,另一只手开始熟练地为元越泽宽衣解带。
  飞快地取出一条毛毯,铺在树林中青黄的草地上,元越泽将一丝不挂地心爱佳人放在了上面。


  秋风吹过,带起丝丝凉意,更显惬意。
  “宝贝,腿分开些啊!”
  元越泽咬上单美仙晶莹中带点细腻汗滴的耳珠,轻咬一下笑道。
  单美仙粉面潮红,目光迷离,一只手搭在元越泽的脖子上,另一只手在上下套弄着那杆粗壮雄伟的长枪,闻言轻轻点了点头,大腿慢慢张开腻声道:“夫君,人家要来了。”
  元越泽做这种事,从来不分地点,二人也不是第一次在野外做,但每一次,单美仙都可以清楚的感受得到元越泽心中对她的爱,甚至为了让她享受,元越泽都很少顾得上自己的感觉,毕竟他的身体太过变态。在这种年代,如此疼爱妻子的男人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他们在一起的每一次欢爱,都让单美仙觉得她自己在沉沦,沉沦在元越泽的魅力与疼爱中,更使她自己对自己有了自豪,她清楚知道元越泽对她的依恋,那是谁都比不了的。而每次在野外,都会让单美仙在刺激下显得特别地疯狂。今次又是‘小别胜新婚’,是以在元越泽的挑逗下,不片刻,单美仙竟已激动投入地就要达到第一次高潮。
  元越泽的中指缓慢地进入到那万千褶皱,虽生过孩子,又经过这几年二人无数次的欢爱却也没有半分松弛的泥泞花道,指尖在花道上壁那略微突起的点上一按,拇指在外面两片粉嫩的花瓣之间那突起的小肉粒上轻轻一旋,单美仙顿觉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开始无法呼吸,一声尖叫后,双臂死死抱上元越泽,玉腿紧紧地合上,娇躯与花道一同剧烈地痉挛起来,喷出一股冰凉滑腻的透明液体,将元越泽的手掌打湿。
  平复片刻后,眼角带春的单美仙松开双臂,沉醉道:“感觉好美。”
  元越泽低头轻点一下她的秀额道:“你可美了,差点把我勒死。”
  单美仙玉脸更红,妩媚地横了他一眼,身形下挪,樱桃小嘴张圆,将那根八寸左右的长枪头部轻轻含住。
  元越泽躺在毯子上,舒服得一阵哆嗦,单美仙虽然在嫁元越泽之前只有过一次男女之事,就是被边不负侮辱的那次,但这几年来,除了女性月事的日子,他们几乎没有一天不在欢好,各种姿势,方式都被他们试遍了,单美仙的口活亦是越来越精。
  就见她那樱桃小嘴勉强能将硕大的枪头含住,灵巧的丁香小舌正在那马眼与枪头棱角处打转,力度时大时小,正是元越泽最喜欢的感觉。
  再过片刻,单美仙开始缓缓将长枪一分一分地吞到口中,直吞进入了六寸左右,抵到她的喉咙间,接着前后吞吐起来,带起嘴角的一丝香津与喉咙中的咿唔声因,直让元越泽都忍不住的轻声哼了起来。
  “美仙不要难为自己了。”
  半晌后,元越泽拉起她枕到自己胳膊上。
  单美仙摇头道:“妾身喜欢这样服侍夫君,否则总觉得对不起夫君的深爱。”
  元越泽爱怜地道:“没有什么对不起与对不起,你以后都不许有这种想法了。”
  单美仙感动地点了点头,做出‘大’字型躺下,调皮地道:“妾身今日特来领教夫君高招!噢!”
  元越泽早在她躺下瞬间,已经飞快扑了上去,继续开始对她胸前那对‘宝贝’开始蹂躏,单美仙高潮刚过,刺激之下,又迷失起来,一只小手下伸,抓住长枪,自己在自己漆黑的草丛中那条满是晶莹水渍的粉嫩肉缝上活动起来,枪头每碰到最上面那粒小肉珠时,她都心神俱颤。
  “噗!”
  的一声,在单美仙将长枪活动到洞口的这一刹那,元越泽一挺腰,直接全根没入佳人湿润窄小的幽深甬道中。
  单美仙痛得眉头紧皱,却知道元越泽需要发泄,于是配合地呻吟着。
  元越泽半跪半坐,胯下长枪在单美仙的花道中飞速抽插,每一下都顶到花道与子宫接口处。
  “夫君……快点……”
  单美仙神智已经开始模糊,嘴中淫声浪语连连,“啊!”
  又一声高亢的尖叫后,元越泽只觉单美仙的花道再次开始了那熟悉的抽搐,甬道中无数的鲜嫩肉芽仿佛具有生命一般撩拨着枪身,一股冰凉的液体直喷在硕大的枪头上,有一部分亦在二人紧密相连的下体缝隙中滑了出来,直打到二人乌黑的毛发处。
  再次一枪到底,搂着娇躯不由自主颤抖的单美仙,元越泽一动不动,顶在子宫口的枪头正被那环型的小口像婴儿吃奶般一下又一下地吸啜着。
  等抽搐渐渐平复,元越泽站了起来,一把将单美仙被浪水打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