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激情辣文电子书 > 大唐自在行 >

第15章

大唐自在行-第15章

小说: 大唐自在行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一旁的单如茵则是低头不语。
  见女儿扭捏不知该如何开口,单美仙复又道:“昨天我与夫君商量的就是这事儿,夫君倒是喜欢你,但这种事也不能强来,还看问问你自己的意愿。”
  “可是元大哥都有了娘亲,还要我来作什么?再说这样岂不乱了辈分?”
  小丫头忘记了自己整天管已是自己“继父”的人叫大哥,酸酸地道。
  “那又怎样?夫君的身世神奇,日后更会超脱三界之外,无人能及,又重情重义。即便是拥美天下,也完全有这个资格!”
  单美仙倒是落落大方地道。
  “娘说的就是元大哥自己的意思吗?”
  单琬晶非要对方亲口说才算安心。
  “是,琬晶,昨天我和美仙谈过后,都想清楚了,不过也不能因为我一厢情愿地喜欢你就强迫你,所以也要问清楚你的想法。”
  元越泽说得极其自然。张开双手:“如果你也愿意,那就过来吧……”
  激动的泪水喷薄而出,单琬晶不顾一切地扑了过去,小粉拳雨点般落在元越泽胸口上:“死人,死人,你知不知道人家等你这句话等得多苦?你知道不知道人家看你对娘那么好有多心酸?”
  “好了,琬晶,美好日子终于来了,以后慢慢享受吧。”
  元越泽轻抚单琬晶抖动的香肩,安慰道。
  转头示意下单美仙,单美仙知机的把单琬晶搂到怀里,微笑着慈爱的摸着满头女儿的一头秀发:自己终于再无遗憾了!女儿的归宿也定下来了!
  元越泽看着仍不敢抬起头来的单如茵:“如茵,你为何不抬起头来?我也有话对你说。”
  单如茵根本不敢想像元越泽到底会对自己说什么,是让自己别再胡思乱想?可自己根本控制不了啊!越想越不敢抬起头来。
  “如茵,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与琬晶一样就似我的女儿一般,你可愿委屈自己下嫁给夫君?”
  单美仙转头向单如茵问道。
  单如茵娇躯一抖,脑子里想都没敢想的事就这样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她有些迷糊,有些欣喜,又有些害怕。低着头还是不敢抬起来。
  “美仙说得是,如茵可愿委身下嫁元某?如不愿意,我总不能强迫你嫁给我这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吧?”

()
  元越泽笑道。
  听他说得有趣,三女都“扑哧”一笑,元越泽顿如掉如百花园中一般。
  单如茵终于抬起头:“可是……可是,公子,我……我……”
  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自己是什么身份?眼前这个男子根本不是凡人,他喜欢夫人,公主都可以理解,但自己只是个小小婢女,打死自己也不敢高攀于他啊!
  “既然如茵对夫君没兴趣,那此事就算了吧,我们也不能强迫于你,唉。”
  单美仙一见单如茵那样子,顽皮心顿起,假装遗憾的逗她道。
  “不是……不是……夫人,奴婢愿意,如茵愿意……”
  听单美仙说出那话,单如茵马上急了,再也顾不得想什么身份,尊卑的问题了,急急抬头解释道。但见抬头映入眼帘的却是单美仙母女以及元越泽那一脸坏笑,顿时知道自己上当了,窘得玉颈飞红,死死垂下头去,再也不敢抬起头来。
  元越泽也不忍见她继续受窘,挨过身去一把将她搂住:“如茵以后就和美仙,琬晶一样了,不许再低看自己。我对你们都是一样的好。”
  单如茵羞涩得靠在男子怀中,闻着那好闻的男子气味,如坠梦中:天呐,自己暗恋的男子要自己嫁给他,自己也答应了。而且他没一丝轻视自己的意思,还说像对夫人,公主那般对待自己。我不是在做梦吧?如果是梦,那就千万不要让我再醒来!
  二女事情完全解决,现在自己有了三个妻子了,元越泽不禁飘飘然。
  调皮心起,低头对埋首在自己怀中的单如茵道:“如茵叫声夫君来听听。”
  “夫……夫君……”
  大半天后,单如茵终于憋出了像蚊子哼哼似的一声,说完后仿佛全身力气都被用完一样变得软绵绵。
  “琬晶也叫一声听听。”
  单琬晶则是落落大方,直接就是一声干脆的:“夫君”元越泽开怀大笑,单美仙也是满意的看着女儿。
  随即元越泽又指着单美仙道:“你们两个以后要管美仙叫姐姐了,还不快叫一声?”
  三女一听这家伙如此不顾礼法地胡来,都面红耳赤地齐啐一口。虽然以后同事一夫,辈分上的确是该叫单美仙姐姐,可单琬晶可是从会说话起就一直叫娘亲的,这句“姐姐”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口。单如茵则一直都是婢女身份,记忆里的夫人一直都是高高在上,叫她“姐姐”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了。
  见两个小丫头窘得不行,单美仙也不好在继续陪他们胡闹下去,转开话题:“尚家不久后就会回来了,琬晶和尚明又已有婚约,夫君本领通天彻地,希望可以和平解除婚约。”
  单琬晶一听,也紧张起来,顾不得害羞,双眼满是期盼的忘向元越泽。
  低头略一思索:“解除婚约的事倒不难,我在意的是其他事。”
  元越泽道。
  “其他事?”
  单美仙好奇地问。
  “美仙你该知我志在逍遥自在,随意洒脱,我也想过段时间带你们一起去游遍天下,过着自由自在的日子。此次我想干脆就把东溟派的事彻底解决,你可愿陪我一起走?”
  “恩,这些年妾身也累了,争名夺利,被帮派责任压得死死的,如今得见夫君,什么都看开了,如果事情能妥善解决也是皆大欢喜。只是我们走了,东溟派该置于何地呢?干娘当年将整个东溟托付于妾身,我这样走了觉得有些对不起干娘的嘱托。但又不想夫君惹上太多的麻烦。”
  单美仙还是担心地道。
  “美仙有如此想法是人之常情,恩怨分明,重情重义。婚约之事好办,只是东溟派该如何处置,未来的路又会如何,是个难题。”
  “美仙担心东溟未来,我理解,不过你想,即便你如今继续做稳龙头,那么以后呢?继承人的才德是不可能完全如你这般的。东溟派以买卖兵器为主要生意的,一直和各大势力都有来往,但是就因为这样,使得所有的势力都对你们很忌惮,倘若乱世之时,东溟派的兵器生意将会非常好,但是天下平定下来后,最先会被消灭的就将是东溟派。天下万事万物,由人主宰,因人而定,百年后,起起落落,是兴是衰,皆不是前人所能控制的。”
  元越泽略微感慨道。


  “夫君说得在理,是妾身心急了,尚家的人确实有私心,不过将帮派全交给他们,相信他们也会仔细打理的,他们一直与单系斗就是因为被压得不服气罢了。”
  单美仙也看开了。
  “如此甚好,我们就这样等他们回来吧,交代一切后,带你们三个出去好好享受生活,整日憋在一个帮派内有何乐趣?看天下还有无数人为了权势,名利而疯狂。”
  心头事情放下,四人又开始欢声笑语起来。
  当晚,单美仙着元越泽到单琬晶的闺房内。不用多想,元越泽也知是什么意思。
  来到单琬晶布置高雅奢华的闺房内,就见她坐在秀床上发呆,与推门而入的元越泽目光一接触,俏脸立即烧红,迅速垂下头去。不过她只着单薄的睡袍,挺直腰板端坐,恰好将她玲珑曼妙的身材显露无遗。闺房内盈溢着淡淡地花香,看来她该是刚沐浴过。
  元越泽来到她身前,一手扶上她有若刀削的香肩,一手轻轻抬起她的下颌,与她神情对视,感慨道:“老天爷待我不薄,竟可做上公主的夫婿。”
  单琬晶粉脸烧得更厉害,“嘤咛”呻吟一声,软倒在他怀里。
  元越泽低头寻上她的香唇,开始挑逗起那条生涩诱人的小丁香,大手亦灵活地滑入她的领口,触手一片雪腻粉嫩。
  单琬晶娇躯开始颤抖扭动,呻吟声亦渐高。
  元越泽的手从她柔软挺翘的香臀上活动许久,中指顺着两瓣圆月中间的沟沟滑了下去,指尖触到她敏感的花蕾与会阴时,单琬晶娇躯立即板起,呻吟亦转为快乐中夹着难过。元越泽稍向前一动,指尖立即与少女的玉壶洞口相触,滑腻湿润的感觉告诉他,单琬晶已经动情不已,同一时间,单琬晶“啊”地一声夹紧双腿,螓首死命贴上元越泽的胸口,呼吸转为沉重。
  等回过神来事,她赫然发觉自己已被剥了个精光,元越泽正目瞪口呆地欣赏着自己引以为毫的娇躯。赧然地闭上双眼,她任由元越泽饱餐秀色。
  元越泽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这具性感惹火的胴体,直感到说不出的诱惑。精致粉嫩的俏脸,修长洁白的玉颈,雪白的胸脯上高耸着一对饱满而有弹性的玉||乳,娇嫩的||乳尖是粉色的,腰肢纤细有力,两条修长的玉腿浑圆优美,没有半分瑕疵,胯下最神秘的那点上,荫毛不浓也不稀,整整齐齐,犹如一把刷子一样向中间聚起一条黑色的山脉。
  俯下身去再去亲吻她,元越泽的手温柔地分开她紧闭的美腿,由秀额开始,美眸、瑶鼻、小耳、樱唇、玉||乳、小腹,一路吻下来,幽香盈鼻,少女最神秘的地点终于展示在元越泽眼前,只见柔软的阴阜上芳草密集,一条微微裂开的鲜嫩肉缝,两边粉色的小荫唇被Yin水打湿,泛着亮光,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淫靡感觉。由于两条腿张开的角度过大,连那花蕾般的小小屁眼都可以若隐若现的看到。元越泽一口吻了下去,像是舔雪糕似的舔着她那粉红色的花瓣,手指不时按按她花房上可爱的小红豆,不一会便感到潺潺的花蜜开始流出了,把她迷人的花房弄得湿润起来。粗大的舌头,不时的在肉洞里面的进进出出,贪婪地探索那层层相叠的秘肉玉洞,渐渐地,单琬晶的Yin水越流越多,元越泽则像是沙漠中饥渴的游人一样贪婪地吸吮着。不消片刻,他口中满是单琬晶分泌出的滑嫩香甜的Yin水,鼻腔充塞着少女隐秘禁地独有的最私人的气息。
  强烈的刺激感如电流般袭遍全身,单琬晶娇美的脸庞遍布红霞,微闭的双眼水汪汪的充满醉人的风情,娇躯颤抖的同时,小口中失神地呻吟开来。
  不过元越泽的动作似是有些大力,少女阴Di若不能全露出来,还是不可操之过急,听到她呻吟声的痛苦,元越泽知道自己力气用大了,再吸了一口Yin水,起身吻上她的小嘴,将微咸的黏液渡了过去,单琬晶吞下瞬间才知道那是自己分泌出来的东西,心中一阵恶心的同时,却有种说不出的刺激感。
  知道她已经是春情泛滥,元越泽的巨物轻轻在她小荫唇上摩擦几下,缓缓挺入紧凑异常的小口,只听轻微的一声“噗”两片嫩肉被粗暴地分开,柔弱地迎接巨物的侵袭。
  单琬晶疼得眼泪立即流了下来。
  刚刚顶破了那层膜,元越泽也不着急,温柔地亲吻抚慰,用了半盏茶时间,方将巨物全根没入单琬晶的玉洞内。全根没入后,元越泽停了下来,只觉得单琬晶的蜜道紧凑异常,里面暖暖的,一种湿滑柔软的感觉紧紧抱拥着长枪。那滋味妙至言语难以形容。
  疼痛感已经被快感所取代,单琬晶被那涨满的感觉激起了一声轻吟。一种愉悦而舒心的快感从那紧紧缠夹着硬梆梆的长枪周围的荫道壁传来,流遍全身,直透进芳心脑海,那种满满的、紧紧的、充实的感觉,火热的紧迫感,令单琬晶彻底忘记了刚才瞬间的开苞之痛、落红之苦,代之而起的是强烈的肉欲情火,英姿飒爽、清纯绝美的东溟公主娇靥羞得火红,芳心娇羞万千,玉体又酥又麻,痴迷地享受着这种紧胀、充实的快感。
  在细细品味过刚进入的滋味后,元越泽开始来回抽动起来,力道由轻转重,单琬晶大脑一片空白,除了用红艳艳的小嘴发出激发元越泽兽性的诱惑人呻吟外,再也记不起其他事。
  只觉得她花道里面是越来越滑,越来越舒服,元越泽越来越兴奋,开始了疯狂冲刺。
  “噗滋!”
  、“噗滋!”
  的声音越来越大,单琬晶的呻吟亦越来越嘹亮。
  Gui头不停地撞击着少女娇嫩的子宫口,阴囊不断打在荫唇上,那动人的声响真是一首美丽的交响乐。
  不到半刻钟,单琬晶浑身痉挛,尖叫一声,玉腿死死缠住元越泽的腰部,花道剧烈抽搐开来,她达到了人生第一次高潮。
  良久,从美妙的感觉中回过神来时,单琬晶发觉元越泽依旧是生龙活虎的模样,但她刚破了身子,短时间内无法承欢,只好叫来单如茵。
  单如茵一直都在外面偷听,只听得面红耳赤,浑身再无力气,被打开门的元越泽看个正着,扫了一眼睡袍下高高挺起的巨物,单如茵一声轻吟,直接倒在元越泽怀里,再也不敢睁开双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