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激情辣文电子书 > 大唐自在行 >

第141章

大唐自在行-第141章

小说: 大唐自在行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宋金刚在洛阳一直蛰伏不出,今日的到来,在思想上,必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宋金刚大踏步拱手前行,长脸庞上那双聪明机灵,略带忧郁的眼睛奕奕生光,爽朗道:“岭南一别,今日元兄成就无限,让人羡慕钦佩不已。”
  他指的当然是元越泽为洛阳‘太上皇’一事。
  元越泽回过头,继续凝望星空,开口道:“宋兄客气了,不知所为何来。”
  已伫立在元越泽身侧的宋金刚脸上闪过一丝无奈,没想到元越泽会如此直接,当下压低声音道:“在岭南时,宋某就可看出元兄志向远大,今日一见更是不疑,只是,请恕宋某口无遮拦,元兄‘这一步’走得有失妥当。”
  简单几句话,意思亦很明显:元越泽于此时夺得洛阳,绝对不是一步好棋。
  元越泽神秘一笑:“宋兄以为岭南宋家真的会不理我的死活吗?”
  他的话其实是在自嘲,宋金刚的话里有话,包括真正确认元越泽与宋阀的真正关系,又指出元越泽目前的困境,借以扰乱他的心神。不过目前来说,无论过去宋阀与元越泽是否是在做戏,已经不重要。元越泽占得这中原战略大城,宋阀一定不会不理他的死活,由于姻亲关系摆在那里,加上元越泽的个人威名,足以让宋阀倾尽全力助他。
  可宋金刚却在岭南时亲眼见证了宋智不甘为人下的态度,是以到底这洛阳是元越泽说了算,还是宋智说了算,他不敢确定,故出口以话语试探。但答案显然让他很失望,因为元越泽的回答模棱两可,听得宋金刚更是糊涂。
  宋金刚讪讪道:“元兄所言在理。当今中原势力混杂,真正几方有势力的,不过是巴蜀,飞马牧场,关中李唐,以及元兄罢了。”
  巴蜀与飞马牧场,如今可以说是自成一国,巴蜀有地理优势,飞马牧场却有‘科技’及人力优势,因为一方面有成名一甲子以上的高人鲁妙子坐镇,他发明了太多守城的新工具,又凭借武力干掉四大寇,威名空前之盛。另一方面,商青雅早于元越泽大婚后就对外宣布:“飞马牧场将恪守祖训,永久保持中立。”
  是以各方有野心的人是有贼心没贼胆,又因战马所需,只能眼看飞马牧场在江北成为一个独立的小国家。
  不过宋金刚刚刚提到元越泽也算有势力的一方,显然只是碍不下情面而已,加上他又没提起刘武周,反倒更显出他的客观与实在。
  元越泽干笑一声道:“宋兄太客气了,眼下洛阳只是一个孤城,哪里算得上真正有势力。”
  宋金刚正容道:“过去天下群雄中,论声势自要数战无不胜的李密为首,但论实力则以窦建德和杜伏威不相上下,元兄是否同意在下作此谬论。”
  李密已成过去,不过也只是不久前的事实。

()好看的txt电子书
  元越泽道:“李密最终还是败了,他凭什么与窦建德和杜伏威相比。”
  宋金刚尴尬一笑,外人眼中,李密的确是败在元越泽手上,但也绝不是元越泽所评价那般不堪,于是开口道:“李密和杜伏威的分别,在于一个要收买人心,另一个则只求胜利不择手段。故前者采行募兵制,而后者则从一开始便强征平民入伍。因此杜伏威每能在短时间内补足兵源,只要兵器粮马各方面应付得来便成。此法的弊处是兵卒杂而不精,士气散漫。但在杜伏威严苛的手段压制下,在一般的情况下是不会出乱子的。”
  元越泽隐隐把握到了宋金刚此行的目的,并不答话,继续仰望星空。
  宋金刚再补充道:“杜伏威声势虽盛,照我看却是个没有大志的人。有大志者,眼光岂会如此短浅,只顾目前之利。”
  他本欲再给李密几句好评价,但李密早成过去,是以只有硬生生的将话题打住。
  元越泽心念电转间,已猜测出宋金刚此行的目的:如今情势有些微妙,洛阳虽是一座兵力稀少的孤城,但李密新败,本是投诚在他手下的宇文阀,徐圆朗皆独自去占地称王,复又在鲁郡,彭城,梁都等地与窦建德,孟海公争战不休,以图扩大战果,故无暇兼顾洛阳。西边的最大威胁李阀则有占据西秦的薛举父子和李轨这两个后顾之忧,又有虎视眈眈,伺机欲动的刘武周和梁师都,即使李世民能掀起滔天的风浪,一时也不会波及到洛阳。
  但这并不意味着元越泽与洛阳将会一直高枕无忧。盖因元越泽的名声摆在那里,而且后面还有个宋阀。不过宋阀目前却可以无视,一是由于鞭长莫及,二是由于宋阀的士兵皆为僚兵,其战斗力在北方会明显下降,最重要的一点是,宋阀失去了威震天下的无敌统帅,‘天刀’宋缺领导,其震慑力早已大不如从前。
  那么,眼下元越泽与洛阳的最大威胁只是来自与南方的几大势力,萧铣,林世宏都因地处宋阀与元越泽之间,加上南方势力本就比北方混乱,是以他们并不敢随意乱来。威胁最大的莫过于江淮的杜伏威,这也正是宋金刚为何在话语里反复提起杜伏威的根本原因所在。以如今关中以东的形势来看,新秦霸王薛举上趟被李世民所败,痛定思变,正密锣紧鼓准备大举反攻,那时长安将自顾不暇,那有能力兼营关外,只能坐看杜伏威耀武扬威。至于窦建德,一天破不了宇文伤和徐圆朗,亦不敢轻率南下,何时才轮到他兵迫东都。只要杜伏威取得江都,便会沿运河北上。再由于杜伏威有整个江淮作后援,不虞有粮食不继之患,那时天下谁还能与江淮劲旅争锋?
  宋金刚本就没打算真的从元越泽口中询问出宋阀的出兵意向,那并不重要,只要有脑子的人,都知宋阀不会放弃此良机,他最初只是要打开话题而已。他的目的已经再简单不过:刘武周欲取太原,便以宋金刚前来游说元越泽,以‘共同的敌人’一说来打动元越泽,使他去对付杜伏威,而刘武周则可从容挥军太原,进击关中。
  沉思半晌,元越泽摇头道:“宋兄的来意,我已完全明白,但如今洛阳只能勉强顾及自身,包括募兵,练军等等,你该知一旦李唐或窦夏从眼下的危机中恢复过来,那第一个将会对洛阳下手,更可怕的是他们很可能会联合起来。”
  宋金刚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他又怎会不明白元越泽话中的意思,洛阳兵力只有区区六万,分别镇守在周围的几个下属城市。这一点宋金刚本来可以拿出来作为提点元越泽与刘武周合作的本钱,可又因为这一点,元越泽完全可以以自顾不暇为理由而拒绝出兵。是以最终宋金刚也没能拿这一问题要挟元越泽。
  但又听元越泽道:“不过我会考虑一下宋兄的提议,毕竟这世道下,谁能活过明天都难说,与其担心未来的灾难,还是眼下更为重要,杜伏威的确称得上眼下你我的最大敌人。”
  宋金刚听后大喜,点头拱手道:“元兄眼光的确高明,宋某知元兄定不会看错形势,改日再行拜访,元兄请留步。”
  宋金刚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元越泽心头冷哼道:谁会和你这种民族败类合作,不过敷衍你而已。
  旋即又想到眼下的形势,瞬息万变,洛阳的确到手了,境地却更加危险,最危险的莫过于周围所有势力联合起来而已。还好自己家的几个大才女口才都很了得,极具政治手段,所以一方面分化环伺的众敌,一方面洛阳并不扩张,保持低调。应该可以过渡到最终统一契机出现的那一刻。只要那一刻到来,就无人可以再改变中土的运势。
  但,真的如此吗?
  蓦地,元越泽突然想到,这里可是大桥上!来往该有许多行人才对,刚刚的话虽然二人都是压低声音在密谈,可一旦被有心人听了去,那岂不是作茧自缚。
  环顾左侧,元越泽察觉到如今桥上行人已经不多,稀疏的行人,最近的也离自己有十丈开外。再看向右侧,元越泽心头一凛。
  离元越泽三丈处,站有一人。
  正是男装打扮,俊秀儒雅,淡雅如仙的师妃暄。
  似是察觉到元越泽猛然间由心平静气到杀机暴现的巨大变化,师妃暄只迈两步,便来到如雕像般仰望星空的元越泽身侧,几乎与他并肩站立,柔声道:“妃暄并非有意听得公子与别人的谈话,请公子见谅。”
  她柔美如天籁的声音,以一种带有音乐般的动人语调,于这略微带写嘈杂之音的大桥上娓娓响起,实具有无与伦比的感染力。
  元越泽早就猜到她必定不会放弃纠缠自己的机会,但刚刚与宋金刚的谈话地点选择在这里,已是一个巨大失误,无论二人声音压得多么低,很明显逃不过师妃暄的耳朵。元越泽更是恨自己一专心想事情就把周围的所有东西都忘掉了,甚至师妃暄何时到来,自己都不知晓,而她第一句话仿佛是在告诉元越泽:你与宋金刚的对话,我都听到了。
  心头暗骂自己一句,元越泽依旧如雕像般一动不动。
  二人站在那里,许多行人都呆呆立在远处观望。
  明月,洛水,新中桥,宛若仙人的一男一女。
  这种画面使外人无法再前行,唯恐因自己的介入而破坏掉这个根本不属于人世间的场面。
  元越泽仰望苍穹,师妃暄低头凝望流动不休的河水。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师妃暄终于开口了,只听她以堪比天籁的动人声音道:“公子并不是魔门中人,又为何与魔门中人打得火热?”
  二人对峙,由站在一起的那一刻已经开始暗中较劲,精神层面上的战斗,师妃暄自是不敌,只凭她率先开口便可推知。


  她打开话题的方式很巧妙,即便元越泽认为她定是因政治原因而来,却也没有办法不理会她,因为她的话语中没有丝毫牵扯到政治。
  可师妃暄亦有失误,那就是她的后半句话显然是针对婠婠。
  元越泽看也不看她,淡淡道:“元某就是魔门中人,有何不可吗?”
  师妃暄清冷的玉容终于现出一丝不解,又开口道:“公子的气质,内息,真气不带半分邪气,又怎会是魔门中人?”
  魔门的名声自从汉朝大逃亡以后越来越差,其中固然与魔门的行事方式越来越暴戾乖张有很大关系,至如今的朝代,魔门的名声早就臭得不行,除了魔门中人以外,还有哪个正常人会以身为魔门中人而自豪?
  元越泽就是那唯一的一个。
  “元某早说过关于正邪的看法,姑娘该不是忘记了吧。”
  师妃暄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轻微地点了点头,复又恢复平静。半晌后,又以充满悲国伤时的语调道:“自魏晋南北朝以还,洛阳屡成兵家争战之地,多次被毁倾颓,累得百姓流亡,中原萧条,千里无烟,饥寒流陨,相填沟壑。”
  元越泽亦点头叹道:“古今兴废事,还看洛阳城。”
  师妃暄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望向元越泽道:“公子为何会令尊夫人坐上城主之位呢?”
  言下之意已再明显不过。
  元越泽眯起双眼,以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道:“不是我使落雁坐上去的,元某可以指天起誓,洛阳的一切政务,我都不是主事人。而姑娘今日如果要谈论什么天下大势,就请免开金口,因元某并不太了解,更不感兴趣。”
  师妃暄脸上现出错愕的神色,却依旧微笑道:“公子刚刚与宋金刚先生谈得不是很合得来吗?又怎是不了解天下大势之人。”
  见元越泽依旧一副死人模样,师妃暄苦笑一声,无力轻叹道:“妃暄实是不知公子为何对敝师门有如此大的偏见,妃暄可以感觉得到公子对敝师门以及妃暄本人的厌烦。”
  元越泽暗自冷哼一句,好一个以退为进!
  长长呼出一口气后,元越泽将双眼望向师妃暄,只见她那副气质,配上楚楚可怜的神情,真的比世间任何媚术都更是勾人心神。更重要的是,这情形让人丝毫无法与下三滥,被人诟病的‘媚术’二字联系到一起!
  “哼!”
  元越泽岂是寻常人?
  修道之人心志坚如钢铁,元越泽并不是修道之人,但他的心志,却比修道人只强不弱!
  冷哼一声后,元越泽道:“我对你并无厌恶,那日都对你讲过,你的情怀,元某是佩服的,但你师门的做法,元某却是不敢苟同。”
  师妃暄对元越泽的不屑态度有所不满地道:“敝师门只是为天下的太平,百姓的安定谋福,这又有什么不对的吗?”
  元越泽道:“了空大师不是说过吗,想法与做法是两个范畴的事。”
  眼角瞥见师妃暄正盯着自己,元越泽继续道:“如果我说你们所行之事都是为了维持慈航静斋和净念禅院所代表的佛道两派的地位及利益,什么为天下百姓选明君,都只是一个借口,你说对还是不对?”
  师妃暄秀眉轻蹙道:“天下有正又有邪,佛家讲究普度众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