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激情辣文电子书 > 大唐自在行 >

第108章

大唐自在行-第108章

小说: 大唐自在行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突然想起萧琲曾三番两次对元越泽说过,万万不可小觑了王世充,此人人前人后完全是两个人,真正实力更是个谜!
  元越泽胡思乱想起来,的确不敢采取大意的行动,暗骂自己不早些去独孤家把事情办好,否则又怎会让王世充拣了这么个漏子!
  “待会他出来后定要旁敲侧击地询问一下!”
  元越泽暗忖道。
  洛阳城外。
  一口气奔出二十多里后,双龙才在一座山脚的密林处停下来,气喘吁吁地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快给我看看!”
  寇仲急道。
  徐子陵解开腰间小包,打开木匣,微笑道:“看!”
  一方纯白无瑕,宝光闪烁的玉玺,出现在徐子陵左手上。玺上镌雕上五龙交纽的纹样,手艺巧夺天工,但却旁缺一角,补上黄金。
  两人看得心神皆颤。
  这就是春秋战国时群雄争相夺取,天下独有的无价之宝,并留下了传诵千古‘完璧归赵’的故事,秦始皇得之以取天下,建立一统中原的稀世奇珍和氏璧了。
  寇仲探手取过后大叫一声:“啊!为何这么烫手的?”
  徐子陵一呆道:“没有理由,明明是冷得像冰块般。”

()好看的txt电子书
  二人感觉不同,徐子陵半晌后道:“这玉果非凡品,寒中带热,热中含寒,里面更似隐藏着无穷尽的能量。若能细心参研,定有一番意想不到的收获。”
  寇仲苦笑道:“问题是连慈航静斋和净念禅院的尼姑和尚都拿它没法,我们可以有什么作为?”
  徐子陵淡然道:“我有办法,趁现在离天亮尚有一个时辰,我们立即着手参研,冀有所得。若不能在短时间内功力大进,明天将是我们的受难日。说不好还会连累娘与元大哥!那些和尚们已经认出是我们了!”
  “等等,你不觉得我们偷得太容易了吗?我被那四个大和尚围攻时,总觉得有一股奇怪却有强大的力量在暗中帮助我似的!”
  寇仲脸色古怪地道。
  徐子陵答道:“你就总爱神叨叨的!那些和尚们都是讲礼之人,遇到我们这种从不走常路的混混,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
  “那就不要废话了,我刚刚将真气输入其中,发觉没有半分变化,你又有什么法子来激发这里面的奇异能量?”
  寇仲点头敲着和氏璧问道。
  “刚刚我摸上这宝贝时,无形中念起《凝神诀》竟然有一种心神与它同化的感觉,想来定是与这宝贝有关,我们聚阴阳二气,以《凝神诀》做辅助,定可吸取其中的力量!”
  徐子陵沉思片刻后道。
  二人说做就做,面对面端坐大石上,四手将和氏璧挤在中间,眼神一对,真气顿走。
  宝璧立时莹亮生辉,彩光流溢!随着二人面部表情越来越痛苦,和氏璧亮度不断剧增,亮得有如天上明月,彩芒闪耀,诡异无比。
  也不知经过了多少次和多少时间。忽地双龙顿感到像天崩地裂般一阵剧痛,全身经脉若爆炸开来似的,身体同时向后方弹开,和氏璧上黯淡无光的掉落石上。
  二人躺在地上,只懂喘气,一时都爬不起来。
  “嘻嘻!多亏了你们两个小子呢!”
  一个婉转柔弱的声音似是从四面八方传来,飘忽不定。
  双龙气息依旧没有平静下来。听到这阴柔的声音,不敢大意,强提真气戒备,左顾右盼:“谁?出来!”
  “本后不就在这里吗?”
  双龙目光随着声音同时聚集到一点。
  入目的是一团火!熊熊燃烧的火!炽热夺目,犹如天外陨石一般发出强烈高热温度的火球!
  眨眼后,双龙发现大石块上,一面覆轻纱的红衣女子手捧和氏璧俏然而立。乌黑盈润闪着亮光的长发随意披散肩头,晶莹剔透的秀额,淡淡地黛眉,长长地睫毛,一对秀长凤目凝望和氏璧,冰肌雪肤如同凝脂,修长曼妙的身段,纤细的蛮腰,修美的玉项,配上那一套极其随意地宫纱,更衬托出她的仪态万千与雅淡清逸,朦朦胧胧有若仙女下凡一般。
  那么刚刚那团火是怎么一回事了!
  更让双龙惊骇欲绝的是,此女不知身具何种功法,只看一眼就好像被她勾走了魂魄,只觉全身燥热,血脉狂涌,浑身血液似都在流向男人的命根子,生理反应不期然地被勾起!
  徐子陵心性修为还算不错,发觉到异样,当即冷哼一声,惊醒痴呆的寇仲,随即二人默念《凝神诀》压下气血。
  “呔!妖女!你使的是什么妖法!”
  心思电转,寇仲发觉到对方很可能是修习某种极其高明的媚术,不然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将双龙体内的欲…望给勾出来。当下怒声喝道。
  “你们使命已了,本后慈悲,送你们最后一程!”
  红衣女子小心翼翼地将黯淡无光的和氏璧收入腰间包裹内,语气转冷道。
  话音未落,双龙惊骇之色再度写在脸上。
  天地间顿时化做一片火海,炙热得足以叫人窒息的气流扑面而来,双龙心中惊惧无以复加。

()好看的txt电子书
  下一刻,红衣女子如厉鬼魂般出现在双龙头顶,双手化出连串无数精奇奥妙的掌法,掌心更是逐渐生出如真似幻的火焰。
  眼见一双纤细的手掌在眼前不断变大,双龙顿时感到他们的心灵已被这可怕的女子所制。
  临死一刻,双龙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双双迎上红衣女子,刹那间交换五,六记你攻我守,我守你攻的凌厉招数。
  两声惨号后,双龙口喷鲜血,被被硬生生地震飞。
  在直可煮铁溶金,焚化万物的高热气势影响下,内息愈发不畅的双龙只叹不该打这和氏璧的主意!
  就在红衣女子取得全面性压倒优势之际,眼中杀气再度闪过,却突然停了下来。凭着超乎寻常的气机感应能力,突感自身竟被一倒强横得不容忽视的剑劲锁定,八处大||穴已成为攻击目标,如不专心化解,后果绝对不会乐观。
  红衣女子并没有继续追击双龙,而是凝神戒备。一道肉眼难辨,飘忽不定的白光由远方射来,如旱天惊雷,一剑直取红衣女子!剑式看起来软绵绵,毫无力道。可只观红衣女子却明白这一剑大巧若拙,不变中隐藏着无穷无尽的变化,剑未至锋芒先制敌!来者仿佛人兵通灵,其中蕴含着的沛然莫测气势,只教红衣女子进退维谷。
  红衣女子眼中闪过不屑之色。来者一剑幻化八招,可无论剑招如何神鬼莫测,红衣女子剑指仍能捉紧剑芒落实的攻击点,先一步截挡封煞,招式毫无花巧,却极具自然之道,其神通境界更是掌握至妙绝巅峰,当真已达无招无意之境。
  来者身形尚未落稳,红衣女子急速破招后连消带打,简单朴拙的一掌拍出,白影眼中,只觉这一掌轻重缓急,快慢强弱根本无法判断,最要命的是其来势仿佛在不断转换角度,叫人无法察觉最终会击在哪里。
  白色身影招式已老,肩且对战经验不足,兀自运起最强一剑,迎了上去。
  一声清脆的交击之声过后,白色身影被震飞倒退。
  瞬间完成一个回合对攻,红衣女子对上白影,终于看清来者的面容。却不知为何身形轻微地抖了一下。
  “嫂子!”
  双龙看清楚来人,喜出望外。突然察觉周遭那种干涸,炎热,如沙漠般没有任何生气的火海已消失,双龙刹那间明白到,刚刚一切都只是红衣女子由气势及精神力所发的气场。
  但体内的热劲还在,心境一变,经脉内登时火热难受,当下不敢再言语,慌忙静心调息起来。
  “阁下好算计!城南城东两处也是阁下所设的陷阱吧!”
  白衣女子冷声喝道。
  红衣女子并不答话,眼神中甚至都无一丝波动,只是细细端详着白衣女子。
  “不敢承认吗?那王世充与你有是什么关系?以为牵制住我家夫君便可万事无忧?”
  白衣女子并不急着进攻,再度发问道。
  红衣女子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淡淡道:“本后与王世充并无关系。你可敢回答本后一个问题?”
  白衣女子亦是一愕,来不及猜测对方所言是真是假:“回答便回答,有何敢与不敢之说?”
  “你叫什么名字?”
  红衣女子问了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萧琲!”
  红衣女子眼神依旧毫无波动,更让萧琲莫名其妙,刚要动手,只听红衣女子口中缓缓吐出一句让人更是难懂的话:“你要活下去,切记自强不息,莫辜负了你的天赋!”
  语毕,红衣女子抽身一个起落间便已消失不见!
  眼见萧琲听到那一句不知所以的话后,便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双龙更觉百思不得其解。
  “禀大人,元公子求见。”
  王世充从宴会上抽身出来,正在后院享受侍女的按摩,屋外响起通报声。

()好看的txt电子书
  “唔,请元公子进来吧。”
  王世充挥退侍女,端坐于书案前。
  “尚书大人,元某打扰了。”
  步入房门的元越泽略带焦急地开口道。
  心头暗笑一声,王世充表情谦虚地问:“公子为何不在前院享用酒菜,可是有事情找我?”
  “明人不说暗话,元某想请问将军这块玉佩的来历!”
  元越泽直截了当地指着王世充腰间的玉佩问道。
  “噢!这块玉佩只是犬子特地为我准备的,公子有兴趣可查看一番。”
  王世充解下玉佩,递了过去。
  元越泽本欲再追问来历,可王世充竟然把玉佩递了过来,他也只好顺手接下,翻转查看后,元越泽面色微变,心头暗叫一声:不好!
  眼见元越泽归还玉佩,拱手后疾速飞奔而去,王世充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


第040章 圣尊法后
  成都,独尊堡。
  西厢房大片的豪华考究房屋中,独有一间毫不起眼的小木屋。
  恰恰这小木屋坐落在大片房屋的最中心。与周围看起来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屋内设施简单,说不上破旧,可也绝称不上华丽。房屋中间一个香炉,屏风后隐约可见的一张床,几把木椅,一张桌子,以及上面所放的茶杯等器皿外就再无他物。
  小床上,宋玉致歪歪斜斜地靠在床头,翘着二郎腿。素素在床角仪态大方地端坐。床头同样端坐一年约二十五,六的女子,这女子身上三处特点最引人主意,一是身材与素素有九分相似,二是长相与宋玉致足有七分相像,三是眉宇间的幽怨之气极其浓重,让人一见下会忍不住猜测她的身上到底生过什么事情才会生出那么强烈的幽怨之色。
  屋内一片寂静,床头女子怪异的眼神时而观向宋玉致,时而观向素素,继而低头继续沉思。
  时间足过去了近半个时辰,那女子缓缓开口了。
  “那就是说小妹是来说服独尊堡支持宋家?”
  柔弱的外表下,声音中竟然透露出一丝倔强与坚强,让人叹为观止。
  “扑通!”
  宋玉致直接趴在床上,表情夸张地喊道:“大姐,你憋了这么久居然会想到这个事情上?”
  这女子竟是嫁入独尊堡数年的岭南宋阀大小姐,宋师道及宋玉致的大姐,宋玉华。
  宋玉华见宋玉致的样子,幽怨之色暂时消失,娇笑起来。忽而又发觉有失礼节,继续做回那副大家闺秀的样子,缓缓开口,语带责备地嗔道:“你这样出去,还哪里像个大家门阀的小姐?叫外人看到了还不笑话死?爹爹及家族的脸面不被你丢尽才怪呢!”
  宋玉致似是甚为尊敬宋玉华,忙起身盘腿坐好,美眸中却是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神色,显然并没真的将宋玉华的话听入耳中。
  宋玉华无奈苦笑一声,旋即又开心地舒展笑靥,语气中似是颇有感慨地道:“小妹的样子,让我又想到了我们四,五岁时的情景,那时小妹就是活泼可爱,总喜欢给人捣蛋的调皮丫头。”
  “可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一举一动却不得不规矩起来,随心所欲,自由自在都不再属于我们。我们亦不再属于自己。”

()免费TXT小说下载
  宋玉华继续开口道,眉宇间的愁苦愈加浓重,似是陷入了某种伤心事中。
  宋玉致忙上前抱住宋玉华的藕臂,试着安慰她一下,却有发觉一时半会儿想不出什么该说些什么。
  “这便是成长的代价吧!”
  素素在一边开口了。
  宋玉华一愕,随即微笑点头道:“可能就像妹妹所说吧!”
  “大姐听了我的讲述后,为何第一句话会问到说服独尊堡这种事上来呢?”
  宋玉致一脸不明白的表情。心忖:刚刚都把夫君,家族的所有秘密及这几年来的事情一点儿不差的告诉给姐姐,为何她对夫君没兴趣呢?太奇怪了!
  “你们此来还会有其他什么目的吗?师道与妹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