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90章

自在娇莺-第90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们是法国人?在说什么?”大勇问力虹。

力虹摊手:“我哪知道,不过我听懂一句西藏。”

大勇眉毛竖起。

操!

之前他一直对法国这个国家印象不错,结果亲华的希拉克下台后上来的这位萨什么玩意威胁抵制北京奥运,后来巴黎市长还下令在奥运圣火传递时把暗示支持西藏独立的标语挂在市政厅门前。他就对这个国家失去了好感。

他把嘴巴凑近了力虹的小耳旁:“我揍他俩一顿如何,揍得他们大使馆都不认识他们,让他们只能到西藏去给牦牛洗澡!”

力虹被他突然的动作搞得很不自在,微微一躲,“不,不行,我听懂了一点,他们是反对法国政府那些作法的。是朋友。”

“哦,那就好,这就叫素质啊,呵呵。”大勇说完话。嘴巴却没有移开,不仅如此,还朝她那晶莹剔透地小耳朵吹了一口热气。

力虹嘤咛一声全身都软了,娇躯茫然失去重心,竟倒向他怀里。

张大勇大大方方地把她搂住,借机在她圆润的玉臂上捏了一下。

力虹娇喘连连,为了防止自己滑倒,不由自主地把胳膊放在他的腰上。

大勇低头望着她,心满意足。他的视线停留在美女运动员丰满的双峰上,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次送酒醉的她回家的情景。和地震初临时,他和美女运动员天赐的亲吻。

虽然力虹后来没说过这个话题,他却一直知道,那以后他们地关系就有所不同了,因为那是力虹的初吻呢!

“叮呤。”

暧昧的气氛没有延续多久,电梯到了顶楼旋转餐厅。

力虹连忙推了大勇一把,狠狠瞪了他一眼。当先走出电梯。大勇微笑着擦擦鼻子,跟在美人身后,美人的眼神对于他来说,更像是撒 娇。

他有这个信心,绝对没有错判。

一名眉清目秀地侍应生引领他们到了一间包厢。其他人已经都到 了,林羽聪作为两边都工作过的人,先向公关部长周北燕表示了一下歉意,然后当仁不让地为双方介绍。

KSF派来的人姓严名亦人 《 : | 任要职的董事会成员。岁数都超过了35岁,长相清秀,十分干练的样 子,应对得体,从中可以看出KSF和HL的确对这次会面寄予厚望,把精英中的精英给派来了。

“请坐,请坐,略施薄酒,请不要怪我们怠慢贵客。”和客人握过手,力虹姿态高雅地作了个手势。在她大学学的课程里,就有一项礼仪学,她本身的气质就非常适合,做起来如鱼得水,非常自然。

“好地,非常感谢盛情款待。”严亦人和王修年同时回应,谦让了一下才落座。

力虹待

也落了座,自己才最后坐下。

圆桌座位是这样的,力虹的左边是周北燕,右边是张大勇,接着是林羽聪、钱康、严亦人和王修年。

包括周北燕在内,所有人都被力虹展现出的美丽和风度折服了,两名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外公司人员更是惊艳不已,大家落座后,仍不时将殷切的目光投注到她身上,那种注视绝不淫邪,而是人类对美好事物的正常反应,只会令鲜集团地人感到自豪和骄傲。

林羽聪觉得胸腔里充满了幸福,力虹得到肯定,就是他自己的荣 耀。

钱康见他迷了心窍,连上菜都忘了,只好代替他示意侍应生上菜。

“两位来什么酒呢?”大勇先咳嗽一声,然后问。

“哦?哦。”

严亦人率先回过神,有点尴尬地道:“客随主便,请张董吩咐吧,我都可以的。”

王修年也道:“我也是都能喝一点,只是酒量不高,张董不要让我出丑就行。”

张大勇心说屁话,你们这些人个个都是大酒包,骗鬼呢你。

“在座有女士,那就来红酒吧,呵呵。”大勇随口叫了两瓶红酒,价钱并不高,但口碑很好的那种。

“我正在排法,呵呵,所以不叫法国红酒了,不好意思。”吩咐完了,他说。

没想到这个话题立即引起了两位客人的共鸣,把法子、美子、德子等等国家地政客一通批,气氛一下就轻松起来了,各人之间也熟悉了。

“现在都抵制家乐福呢,你们还去吗?”

“嘿嘿,我们A市根本就没有家乐福。”

“我家那儿也没有,哈哈。”

“你买过LV包没有,我都扔啦。”

“我不仅扔了,扔之前还拿剪刀剪了个痛快。”

“你的车什么牌的?别告诉我是雪铁龙、标致或是雷诺的,我今晚砸去。”

“拜托,我还没买车呢。”

“你穿的什么衣服,梦特娇还是鳄鱼,脱下来,撕喽!”

“……靠,淫棍你是。”

后一项,是男人间的悄悄话。特此声明。

酒至半醺,在力虹有意地引导下,话题终于渐渐回归到了今晚的中心议题。

“张董,力总,林经理,周经理,钱经理。”王修年挨个叫了一 遍,叹了口气才道:“大家都是同行,虚的咱也不说了,实话说,现在我们的企业处境十分艰难,须臾就有倾覆的危险。”

力虹微笑道:“哪至于啊,也许你们现在的市场份额是有所萎缩,但俗话说的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们家大业大,技术实力雄厚,一定能扭转局势的,我坚信。”

王修年摇头道:“力总你一定是在笑我们,唉,如果说在你们鲜食品出现之前,我们还算有一点技术优势的话,那么现在,我们什么都没有了,我们的技术全部是针对压缩干炸食品的,和你们鲜食品的保鲜法比起来,根本不是头一个水平线上,落后得太多,简直可以说,你们的产品就是活动的餐馆,便携式的饭店,而我们的呢……这个……”

垃圾食品这个字眼,他犹豫了一下,终究没好意思说出来。

鲜食品人没有说话,但神情中自是一片自豪之色。

严亦人看向林羽聪,“一开始,林经理跳槽到鲜食品的事,让我们怎么也想不通,我们许下了相当优厚的条件,都不能挽回他的心,后 来,当鲜食品开始上市,我们仔细研究了和贵公司的产品,我们才恍然大悟,人家是凭着敏锐的嗅觉找到了终生的依靠,呵呵,林经理,祝贺你。”

林羽聪微笑道:“感谢理解的,幸好,我不是什么背叛者,我的选择也很正确,我很幸运。”

说着,他有意无意地瞄了力虹一眼。

力虹上身不动,美脚往旁边踹了一脚,可怜的张大勇先生正喝一口汤,受此无妄之灾,差点把汤喝到气管里,把头转到一边,低下身子咳了半天才好。

不过有一点他赚到了,他直起身子之前,手指极其不客气地在美女运动员的臀瓣上划了一下……

PS:强烈呼吁抵制法货、日货、德货、美货,以前还蛮欣赏白岩松的,对于他反对抵制家乐福,只能说他让人失望

第八卷

第六章 陪美女醒酒

体上臀部的肉最多,然而那个地方却是女性最敏感的 一,这一点,已经是老油条的张大勇非常清楚。

平常无论是唐小莉,还是屠雪,一旦那处秘处受到他的攻击,转瞬间就会溃不成军,不过她们又喜欢他的挨碰,就算睡觉时,她们也喜欢让他在背后搂着她们,不介意他用下体抵着她们的丰满。

力虹从来没有人到达过的禁地突然被人触碰到,何其了得,那轻轻的一划,令她几乎就要当场大叫出来,手指一颤就要一个大耳瓜子扇过去。

幸好,她及时念起这是在饭桌上,满座全是人,而且也想了使坏的人是可恶的张大勇,她总算凭着坚强的毅力把那叫声压了回去,不仅如此,表面上还若无其事地喝了一口红酒,慢慢地吞咽下去。

此时,张大勇已经一本正经地直起腰来。

“呛着了?小心哈。”力虹转过头,貌似很关心他。

“哦哦,谢谢。”大勇强烈感动中。

“别噎死你。”力虹的声音突然小了八度,然后恶狠狠地说。

“呃……”大勇张口结舌。

虽然美女把头转回去了,但感觉她仍在用余光瞪着他,全身连汗毛都散发着只有他才懂的杀气。

嘿嘿,反正便宜也占了,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美女VS色狼时一旦吃亏总是表现得要吃人的样子,其实色厉内荏,何苦呢……

他挑了挑眉毛,取了一口龙虾肉,美美地吃下。

在力虹“殷切期望”的眼神中,他面向林羽聪道:“我说几句。林经理,借这个机会,我必须代表公司全体员工,真诚地向你表示敬意和谢意,你的专业精神和高超的领导才能。使我们的公司销售业绩屡创新高,我提议,为了林经理、为了销售部,咱们干一杯。”

“张董,你这么说就是见外了,我是鲜集团、鲜食品的一员,我们是一个大家庭,我有责任有义务为这个家庭添砖加瓦。要说谢,我要感谢公司才对!干杯!”林羽聪用少有的激动语气说着,站起身来,举杯环了一圈致礼。

“干杯!”

众人站起来。互相碰杯,一饮而进。

严亦人和王修年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人家的高销售,就是他们的低销售,唉,现在地传统方便面市场飞速消失,市场调研表明,截止他们动身来A市前,鲜食品已经以65%的市场占有率高 有率。就算KSF和HL最辉煌的时候也远远没有达到过,而这个数字还在随着时间的迈进飞速递增,每一天都是他们的苦日啊!

力虹提起第二杯酒,温和地望着周北燕,“北燕姐,我也要敬你一杯,公司没有成立宣传部。你们公关部身兼二职,为公司的产品推广和宣传立下汗马功劳……不不,你不要客气,不要说什么这是由产品特色和质量决定的。好酒不怕巷子深,这话在过去是有道理。但它不适合市场经济,这一点我们大家都清楚,来,我们大家干了这杯。”

哗。

第二杯又下去了。

严亦人和王修年嘴里只余苦味了。呜呜,敢情今晚哪是什么欢迎 宴,根本是内部表彰大会嘛。第三杯该提到我们了吧。

不辜负他们地期望,力虹待侍应生为各人满上红酒,又举起了酒 杯,严王两位连忙正襟危坐,虽然掩饰得很好,眼中还是流露出了希冀之色。

大勇暗地里好笑。

其实这是他和力虹一早就商量好的主意,故意让他们着急,为正式谈判时多赚一些筹码,虽然这种筹码的意义更多是心理上的,却也对鲜食品有着相当巨大地好处。

所以,力虹第三句话还是没有波及到两位客人,而是说到了钱康。

这样,她和大勇两人配合着,就把公司公关宣传、生产、销售整个流程都表彰了一遍,也算是对公司前段时间的工作做了一个简短的总 结,严亦人和王修年哑巴吃黄连,有意见也说不出。

“看着贵公司业务蒸蒸日上,我们真的很惭愧、很羡慕。”王修年说。

“张董,力总,”严亦人诚恳地道:“这个市场还是相当巨大的,贵公司虽然技术先进,销售前景一片大好,但是也不可能全部吃下所有的蛋糕,我们企业也养活着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员工,加上周边相关企业的人、物资,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数字,所

恳请贵公司能和我们坐下来谈判,拿出一个双赢的方 大家赚,行吗?”

大勇和力虹对视一眼,放下了手中地筷子。

这番话,说得已经相当到位了,姿态放得很低,除了没说出“求”这个字,其他的意思都出来了。

“好吧,”力虹点头道:“其实我们也很诚意要和你们做一次谈 判,我想,如果你们的人同意的话,一周内就可以谈,具体时间、地 点,你们可以回去后报告一下,然后和我们传真敲定,相信这次谈判以后,我们双方都会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从而可以消除不稳定因素,静下心来搞生产,把企业做大做强。为了这个美好的愿望和目标,我提 议,咱们再干一杯。”

“嗯嗯,力总说得好啊,鼓掌鼓掌。”大勇带头鼓掌,一脸正经地作同意状。谁也不知道这家伙心里正无耻地开着人家美女运动员的玩 笑:我有信心把你地肚子搞大搞强……

于是全体起立,共进美酒。严王两位被力虹说得眉开眼笑,心情一下子转到了春天,各展所能,连连劝酒劝菜,倒像他们成了主人。

结果,从酒店出来时大家都有点醉了,两位女士量浅,醉得最是严重,不过站立还不成问题。

力虹是和大勇一起来的,林羽聪自然不敢提出要送力虹,只得和钱康一起送周北燕回家,至于严亦人和王修年则就地在桔江酒店住下,说好着急回公司复职,不再多留,明天早起就走。

“啊,就剩下咱们俩啦,你怎么样,用不用我扶一下。”大勇问醉眼朦胧的力美媚,向她伸出大爪子。

“去,咸猪手。”力虹娇嗔着在他手心上打了一记。

“嘿嘿。”大勇一点不尴尬,还故意拿手在鼻子底下闻了闻,“好香。”

“哼。”力虹努着小嘴作生气状。这家伙,不修理修理他,天理难容,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摸……摸她的屁股,可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