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88章

自在娇莺-第88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嗯嗯,24岁,英国人,毕业于剑桥,双学士学位,每年 ::)奖学金的高材生,20岁时就开始兼职工作,等等……天啊,这 。 。 的洋妞竟然2公司的副总裁,这也太离谱了吧!

PS:伊娃。格林,嗷嗷嗷,好漂亮、神秘感超强的性感尤物啊,没见过的可以看一下《皇家赌场》,就知俺所言非虚,吼吼

第八卷

第三章 气愤

伟恭敬地坐在椅子上,大气不敢喘。

一名表情严峻的中年男子坐在书桌后面,手里捧着一本《发散性思维》看的正酣。

他是付伟的父亲,付德江。

这是一间宽敞古朴的书房,满屋子除了书架就是书,唯一的电器就是头上的电灯,如果有老人在场,自然会看出这书房的布置是仿照中南海毛主席书房的,大气,具有王者之相!

付伟已经等了快一个小时,依然不敢说话。

有一个当上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的老爹,无疑是很牛叉的,但是也着实累人,当面对他的时候,一定不能乱了礼数,不然惹怒了老爷 子,人家不待见他了,他拥有的一切就都完蛋了,包括他的公司、钱和女人。

有老爹才有他,没有老爹,他什么都不是。这一点道理,他早在懂事之初就明白了,所以只要不要他的命,他永远效忠他老爹。

老爹明明知道他有事相求,为什么一个小时了还不理他,难道上次孝敬他的风骚白领,他不喜欢?

付伟忐忑不安地想。

“哼。”付德江忽然把书抛在桌上,不满地甩了儿子一眼。

付伟一愣,不明白自己的哪里做得不对,想了想,小心翼翼地讨好道:“爸,渴了吗,我去给您倒杯茶来。”

付德江脸上的神色缓和了一些,摆摆手:“去吧。”

付伟连忙去沏了杯茶,毕恭毕敬地奉给老爷子。

付德江接过茶,吹了吹,轻轻喝了一口,放到桌子上。

他看了看儿子,欣慰地点点头,不过忍不住还是说道:“早就告诉你要修身养性,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卧如弓,这说的立坐行卧的姿势,也指人的品行。你瞧你。刚刚坐了一个小时就受不了,是能成大事的人吗!”

我这一肚子心事呢,钟个鬼啊钟。

付伟心下不以为然,当然不敢还嘴,连忙唯唯诺诺地应着。

付德江又喝了两口茶,“说吧,这次又是什么事找你老子来了。”

付伟咧嘴一笑,“是这样的。爸。您也知道,我们天诚娱乐在本省娱乐界一直吃独食,为本省乃至全国挖掘了一大批人才,作出了非常大的贡献。但是最近新开了一家鲜文化娱乐,凭着它母公司的雄厚资 金,它一下子成了排名前列的娱乐公司,那些人不讲职业道德,用优厚条件吸引人才跳槽,娱乐业被他们搞得一塌糊涂,我们天诚娱乐也不例外,人才流失得相当严重。”

付德江看了儿子一眼,冷笑道:“你小子,跟你爹还打马虎眼。以为我不懂娱乐业是怎么回事吗,这件事我知道,人家是正常运作,既没有鼓励哪一个歌手或创作人与原来的公司解除合同,也没有以大欺小拿钱打压哪家公司,总之没有任何违规地记录,你到底想说什么。照直了说,两父子,没必要扯那些没用的。”

付伟十分尴尬,“这……是是,父亲教训得对。”

“那我就直说了。爸,”他斟酌着词句,“我和古力,还有另外几名薰事研究了一下对策,都觉得不能坐以待毙,应该推陈出新。利用现在我们依然存在的资源优势,好好推一下老人,出一些新人,否则继续等下去,就一切晚了。当然,这需要强大的资金支持,所以,我想让爸爸出面,为我们拉一些投资,或者银行贷款,爸,您看行吗?”

“嗯……”付德江并没有立即答应他,只抬头思索着。

“他们的母公司是鲜集团是吗,做鲜食品的那家?”

“是的。”

“一群很有冲劲的年轻人啊,你应该好好向人家学习,别一天到晚就知道搞女人。”

“……是。”付伟暗地里翻了个白眼。这话你也好意思说,五十步笑百步,咱俩谁也别笑话谁,好不?

付德江皱眉道:“你地事我能不上心吗,我已经看了报道了,听说他们竟然把VIRGIN公司的副总裁都拉来了,这事不假吧?”

“一点不假,”付伟无奈地道:“本来我也没拿他们当回事,一帮搞食品起家的,淌娱乐业的浑水,不摔他们个嘴邪眼歪才怪,可是这位伊娃?格林小姐一来,那一切都不一样了,她可是一个厉害角色, 也很神秘,鲜文化要是在她地带领下把我们打得没有饭吃,那我真的不甘心。”

“嗯。”付德江点头,眉头皱得更重了。

不得不重视!

VIRGIN唱片公司,一家在流行音乐。影视音乐

音乐方面都颇有建树、缺少大腕明星却非常有特色的

它原属于VIRGIN集团,成立于集团创始人的名字。

这样一家公司地副总裁,肯放弃职务和祖国跑到中国来发展事业,那伊娃?格林显然是看中了鲜文化的巨大潜力,没准天诚娱乐真会 完蛋的,既然儿子入了这一行,能帮就帮帮吧,况且,他自己也在天诚娱乐下了重本,天诚娱乐在他心里的分量,远比他家另几个公司重。

他拿出手机,找到一个人的号码,拨了过去。

这下有钱搞事了,鲜文化,张大勇,来吧!

付伟欣喜地看着他的老子,心里下定决心,过两天就把那几个校花分一个给老爹耍耍,哈哈!

与此同时,大勇刚刚和唐小莉通完电话。小妮子回到家才想起来装修后买东西的事,磨了几天,总算和家里请好了假,待新房装修完她就坐火车赶回来,买完东西再赶回去过年。

“汗了,这不是折腾吗,瞧这瘾头,真大。”大勇撇嘴。

“呵呵,正常,你不明白女人。”屠雪递给他一块西瓜。

嗯嗯,冬天里地西瓜,够甜。

有一件事要对不起二老了,那位伊娃?格林身份实在是显赫, 她在鲜文化的重要性无需多说,大家都清楚,所以当新房装修好后,15楼那个就要先给她当宿舍用了,同时公司已经用公款给她买好了同楼同单元十二层的房子,立即做欧式装修,前后也差不了两个月,幸好二老本来也不想这么快过来,已经协调好了。

“你俩说说,那个什么娃,有那么好的工作不要,跑到人生地不熟的中国来,不会是想作商业间谍吧?”大勇含混不清地说。

小衣大点其头:“有可能哦,就拿我来说吧,要不是江西老家没人了,我肯定不会跟勇哥来这边地。”

小姑娘说起这个话题,已经没了哀痛的感觉,很自然,因为在这边她过得更好、更幸福,家乡的一切除了父母和儿时的记忆,慢慢的已经变淡了,更像是一个符号。

幸福,将那个自卑、敏感的她彻底改变了。

“不可能,你们以为是间谍小说啊,”屠雪翻翻眼,“人才流动这是再正常不过,再说EMI中国叫百代,人家有公司。”

“呃……”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屠雪给大勇上了一课。

“知道啦,夫人。”作为回报,大勇在她脸蛋上掐了一把。

屠雪羞涩地看了看任紫衣。

小丫头扒着窗台看什么呢,好像不太高兴似地。

“怎么了,紫衣?”她走过去,挨着丫头往楼下看,“咦,那个 是,你同学?”

任紫衣跺了跺脚,“这人肯定是疯啦!讨厌死啦!”

大勇知道有异,忙抢过来看。只见一个身穿校服的小子正在楼下,用痴痴的眼神仰望着这边,不是边宇还有谁。

“操,我去揍死这个丫挺的!”大勇转身就走。

“啊别,勇哥,那样不好。”小衣连忙拽住他。

屠雪也不同意他那样做。这毕竟是个法制社会,打人是犯法的,进了局子怎么办。

“他这是骚扰。”大勇说,脸都气红了,总之有人打小衣的主意,他就生气,不管是这个姓边的,还是杨小邪。对了,今天得找杨小邪出来,**,把话说清楚,谁也别打我家丫头主意!

“要不,我去给他做个心灵手术?”屠雪问。

“那不行。”大勇摇头。

神术不能用于不道德的用途,这边宇虽然可恨,却仍然是追求的一种方式。

“别理他,眼不见,心干净。”小衣拉上窗帘。

然而等她回过身,大勇已经不见了!

PS:电脑坏鸟,在姐姐家上一会儿

MD, 一 , ,  看在俺找地儿更新的份上。票票~~~~~~~~~~~

第八卷

第四章 同行终于来了

衣叫一声糟糕,拨腿就往楼下跑。

“不用去,那家伙就活该收拾。”屠雪拽住了她。小辣椒这时也认出来了,楼下那个学生就是偷拍过她和大勇亲热场面的衰人,她上次就想教训他,那时是大勇拦住了她,现在大勇亲自动手,她乐不得。

“哎呀,我的好姐姐,”小衣急道:“那人是讨厌,可还是个学 生,哪受得了勇哥一拳,别给打死喽,那勇哥怎么办?”

屠雪一听,这才和她一起跑下楼。

可是大勇和那边宇不见了,那辆SUV也不见了,打大勇的电话,只通了一声他就给关机了。

屠雪笑道:“哈哈,这家伙来了脾气,那小子要惨。”

小衣花容失色:“不要啊,勇哥千万不要做傻事呀……”

“放心,”屠雪搂住她的肩膀,“勇哥猴精猴精的,不会做太出格的事的,我是说‘太’哦,反正一般出格的事,做一做也死不了人,走吧,咱们着急也没用,要相信自己的男人嘛……”

此时,她又想起了上次边宇说紫衣喜欢大勇的事。

果然,她的话刚一说完,小衣的脸就白了,然后变作娇艳的红,吃吃地道:“什么嘛……雪姐你别乱讲……”

屠雪仰天而笑:“哈哈,被我说中要害了吧……哦哦,好好,不说不说,走,咱们接着上网研究家具电器去,还有那些床上用品啦,小摆设啦,唉,应该注意的东西太多了,要努力哦,别到时都被唐小莉那家伙挑,那咱们多没面子。”

这话超好使。小丫头不再犹豫,被她哄着上楼去了。

车上。

大勇看了看后视镜,“干嘛小子。不服是不是,你别瞪个死鱼眼睛瞅着我,有能耐你上来咬我。”

“我……”边宇干瞪眼,心想我倒想咬,咬得着吗!

刚才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就觉身子一轻,整个人被倒扣进了车后座,完全丧失了行为能力。

该死的张大勇。该死的车,该死的皮座椅,该死的味道!

“嘿嘿,”大勇笑。“你就享受吧,不到地方不许晕哦。”

话未说完,边宇真晕了,不过是被气晕的。

待他从昏迷中醒来时,发现已经到了一片荒野之上,倒霉的他躺在地上,张大勇站在他面前不远处,身边多了一人,长得那叫一个好看。那人他认识,是张大勇的跟班。名叫杨小邪,相当有名的纨绔子弟。

“你们想怎么样?”

毕竟还是个孩子,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荒郊野地,面对着心目中地假想敌,边宇终于害怕了,语音已经颤抖。

大勇耸耸肩,“小邪。刚才是不是没有人注意到我们。”

“毫无疑问。”杨小邪面无表情地说。他不明事情真相,只以为大勇叫他来是帮忙吓唬这学生的,自然要扮戏扮得像一些,做恶人嘛,不用学。他本来就是!

“哦,那附近有人吗?”

“没有,耗子倒有几只。”

“哦。那么……如果我在这里让他消失,是不是神不知鬼不觉 啊。”

“除了你我,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说到这儿,他们桀桀怪笑起来。

不过暗地里两个人都狂汗不已。这等国产警匪电视剧上屡见不鲜的拙劣台词,也就能拿来骗骗小孩吧,说给别人听要被笑死。

可惜边宇还真就吃这一套。他吓得哆哆嗦嗦地叫起救命来,喊声尖利凄然,就差没向老天控诉张大勇的暴行了。

“好啦好啦,别鬼叫鬼叫的,说了这儿没人。”大勇不耐烦地打断了他。

“你你……你不要胡来,你要是敢伤害我,我一定会报案,警察会把你抓进牢里的。”边宇试图恐吓大勇。

“咦,我的事我以为你都明白呢,拜托,我就是警察,你说他们会抓我吗?我就说我查案时你突然袭警,然后我不及劝阻,呜枪示警,你仍然向我猛扑,我果断地举枪射击,英勇地将你击毙,嘿嘿,还能上报纸呢。”

说着,大勇把那只左轮手枪掏了出来,哗的转了一下轮子,打开了保险。

这下不仅边宇吓个半死,杨小邪也慌了,主人这是……要玩真地!

“不要,不要,不要啊——”边宇以手代脚,疾速向后就逃。

“站住,不然我开枪了!”

那个该死的张大勇阴冷的声音响起,感觉像就在他脖子后面吹冷 气,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连忙止住身子,举手道:“好好好,我不 动,不动!”

单恋苦中有乐,但是为此送命,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