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86章

自在娇莺-第86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脸庞滑落。

他惊讶地支起身子,扳过女友地脸来,“你……你怎么哭啦!喂,夸你几句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吧……“

唐小莉没理会他的玩笑,眼泪反倒流得更甚。她用莹白的小手抹了一下眼角,抽抽嗒嗒地道:“大勇……我现在好怕,好怕,怕你不要 我……呜呜……”

大勇手足无措,“别别,你别,哎呀,真要命,不要哭啦!”

要不怎说女人是水做的,大勇不劝还好,这一劝,唐小莉心里的委屈成倍上升,扑在他怀里号啕大哭,哗哗地飞流直下三千尺。

大勇左右劝不好,急了,吼了一声:“不听话我打屁股了!”

唐小莉被唬得一跳。大勇趁机搂紧了她,“好啦,有什么话咱们不能敝开了说的,你说吧,你怕什么,怕我不要你?放屁哪你!”

唐小莉扑哧一乐,推了一下他,“去,怎么那么粗鲁。”

大勇抱紧了她不松开,“呵呵,男人嘛,就是要有点血腥气…… 呃,血气。”

“哼。”唐小莉妩媚地白了他一眼,脑瓜在他怀里拱了两下,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用手指轻轻在他小小的乳头周围划着圈。

“放心啦,毕业后咱们就找个好日子把事儿办了,让我不要你?你答应,我还不答应呢。”

唐小莉心满意足,本想说了一下他身边美女成群的事,樱唇动了 动,终于没说出来。

“老婆,我又想干你了……”

“嗯……”

这一晚,他们几乎没有睡觉,一共办了5,大破记录……

第二天放假,唐小莉约好和同学到邻县旅游,本来累得不想动,架不住那边总催,总算倚仗着女人这方面的超强恢复力起了床,吻了吻大勇地额头,饭也没吃就走了。

大勇是真累了,和她道了声Bye后,一觉睡到自然醒。

外面有动静,他喊了一声,“小衣?”

“哎,勇哥,有事?”小衣的声音很快来到门边。

“进来吧。”大勇裹了裹身子,确认自己没有走光说。

小衣把门欠开一条缝,“咦,勇哥,唐姐姐呢?”

大勇拥着被坐起来,“早走啦,马上放假了嘛,和她那帮狐朋狗友告别旅游,呵呵,她说得周一早上才能回来。”

门霍的一下敞开,冷风一下灌到他胸口,“哎哟,你……呃,小雪好,小雪辛苦啦,麻烦您老把门关上好不?”

“哦,小鬼,很懂礼貌嘛。”屠雪推着小衣进了房间,把门关上,走到床边道:“我很老吗?”

大勇听那语气不善,连忙道:“尊称,尊称哈。”

屠雪和他的事小衣都知道,所以她也不矫情避讳,直接坐到他床 上,眨眨明亮的美目:“勇哥,跟你商量个事啊?”

咦,小辣椒什么时候变甜腻腻啦。

大勇的骨头差点酥掉,眉开眼笑地道:“这话唠的,见外哈,有事您说话。”

“嘿嘿,小衣,我可说了哦。”屠雪古怪地一笑,和小衣打了个眼色。

小衣娇羞不已,却没有表示反对,反而点了一下头。她不敢望向大勇露在空气中的肩头,却时刻受到那无言的压迫,心里怦怦乱跳。

“What?说吧。 歪着脑袋问。

屠雪拉住小衣的手,笑意嫣然地道:“那个水晶项链很漂亮,我们也要,我是说,这个我们不只我和小衣,还有小怜姐她们,全体女 孩。”

“呀!”小衣吓丢了三魂七魄,光速转身跑了出去。

大勇手一松,胸前两点尽露,小腹上一行不明黑色卷卷的毛发历历在目,往下是更多的毛毛,和一段因晨勃竖起的龙根头部……

在这寒假即将到来的早晨,张大勇先生,光荣地露了三点。 PS:第七卷胜利结束,明天第八卷

第八卷

第一章 亲戚无耻

亮的动车组长鸣一声,缓缓开动了,携着一串车厢逐 线中,大勇携屠雪和小衣离开了车站。

大学第三年的寒假来了。

寒假是要过年的,中国人的传统是不管你在多远,都要回家热闹两趟,更别提还没自立的学生,偌大的学校里就剩 40多名因 能回家的学生,剩下全跑回家去了,可怜的大勇拼着挨了家长一顿批,总算被获准不回家过年。

唐小莉就不行了,她的家教很严,闹也没用,最后还是得乖乖地坐上火车回家去,小妮子为此还哭了鼻子,大勇好一通安慰又亲了好几 口,才哄好了她。

“哇,终于自由啦——”回到家,屠雪一跃坐进沙发,小熊宝宝拖鞋甩出老远。她伸直了胳膊发出一声满足的猫叫,样子极其可爱,岁,正是女孩鲜花般的年龄呢。

大勇和小衣对视一眼,都笑了,想这位小辣椒同学真是被唐小莉 “欺负”狠了,瞧她如释重负,让人忍俊不禁。

大勇走到她身边坐下,拍了拍她的肩膀:“喂,小辣椒,这还没到春天呢,你猫叫什么。”

“去,你才叫春呢。”屠雪打了他一拳。

哐。

大勇坐地上了。

屠雪惊叫一声,连忙把他扶起来,尴尬地道:“不好意思,没控制好力道。”

小衣也到了大勇另一边扶住他,“没事吧勇哥,我都没看清楚,你怎么就嗖的一下跑地上去了。”

大勇这个受伤害啊,原来自己洝度死啵雇ε的,没想到和人家神族金丹期小姑娘比简直不值一提,郁闷Ing。

“我们去房子那头儿看看吧?”吃午饭的时候,屠雪忽然想出个主意。

大勇用下巴努了一下小衣,“丫头。去不?”

小衣嫣然一笑:“好啊,反正也没事。”

“O啦,就这么定,快吃。”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吃完了饭,开车驶往新家。

现在同时有几件大事在进行着。新房装修进行得有条不紊,鲜食品的二期工厂亦近完工,鲜文化娱乐公司的筹备工作亦告完成,即将于1月20号正式运营。力虹和一众手下都快忙飞了,让大勇等人深为自己只是个股东而没有在公司任行政职务庆幸。

死道友,莫死贫道,不好意思了哈力美媚~~~~~~

开心地开着车子。大勇嘴里哼着气死人的小调,那调门,能拐到南天门去了。

后座的一大一小美女,齐齐翻了一个白眼。

呃,俺家丫头和小辣椒都学坏了。

大勇盯了一眼后视镜。

为了挽救俺亲爱的丫头,俺决定……………………………………

今晚正式把屠雪转移到俺的房间来!嘎嘎!

哇哈哈!

不一会儿到了自家小区:南湖新区。

虽然装修公司是屠雪叔叔地,但他们还是请了一位专业装修监理,不是信不过人家,聘请监理是有诸多好处的,他可以统筹安排一些事 情。并能最好的把他们的意图传达给施工工人,这样装修出来的东西不仅质量好,风格及样式也好,从而达到性价比最佳状态。

每次来,都能有新的惊喜,看着自己的小家慢慢地成形,大勇和两个女孩的心里别提多美了。室内地水、电、暖、瓦工活已经都结束,在干木工活了,最后是铺地面、门之类的活。

“大约还要多少天完工?”大勇问监理。

“春节一周之前肯定能完成,咱这材料,您和家人买齐了家具和电器。直接就可以入住,在这儿过年,我提前向您表示祝贺,呵呵。”监理人很实在。

“那太好了。”

大勇说完,忽然想起一个大家都忽略了的严重问题:这下完蛋了,唐小莉拍拍屁股跑回家去了。她怎么挑东西装饰这个家啊,那位娘娘对这项差事可是翘首以盼好久好久了,摩拳擦掌地准备执牛耳装大拿呢,这下怎生是好。

他又和监理聊了两句,装作看房,踱步到一边,准备给唐小莉打个电话,提前提个醒,不然到时她自己醒过腔来,又要不依不饶了。

电话没等拨出去,自己先响了,一看,是表叔家的电话,他连忙接起来:“Hi, ,

表叔地语气似乎有点郝然,“大勇,你是不是在新房那儿,刚才我看到你们了。”

“是啊,表叔你在附近,来看看啊?”大勇热情地问。

大勇不是很认亲的人,和家里的亲戚都不太走动,不过表叔一家以前对他诸多照顾,又帮助跑民政局找关系收养小衣什么的,他一直觉得承着很大人情,就算开了公司

们买房买车,也还觉得报答不完他们的恩情。

“嗯,那我们来了。”表叔说完,就挂了电话。

大勇也忘了给唐小莉打电话的事,把手机收好。

表叔说我们,还有谁,表叔一家吗?呵呵,看来今晚要请客了,到哪儿好呢,华府还是天府呢……

没一会儿,一行人就进到新家里来了,竟 4人之多,幸亏新家客厅够大,不然人家都在装修摆得乱七八糟,你这么多人哄进来还真装不下。

“这几位是……”大勇看了看那3两一女,一个也不认识,不明白表叔为什么巴巴地带他们上来,他很不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而屠雪和小衣更绝,听到有人来,干脆就躲进一间没人的房间不出来了。

“哦哦,大勇,我给你介绍,这位是……”表叔尴尬地一笑,为双方引见,说了一堆大勇也没记住,反正听懂女人是表叔的妹妹就对了,住在XX市。

女人50多岁,标准水桶腰,两名男子20 岁,精瘦,三个人是母子 关系。女的他要叫表姑。两个男的是表哥。

那女人见表叔说完了,甩着一脸横肉夸张地道:“哎呀呀,这位大侄就是鲜食品地董事长啊,瞧瞧人家多有出息,你再看看你这两个哥哥混的,自己赚不到钱不说,还总惦记着朝老娘要钱过活,唉。我怎么生出你们这两个没出息的白眼狼来,可怜你那死鬼爹,那么早就扔下我走了,我拉扯他们俩长大容易吗我。”

说着。她做作的低头拭泪。

大勇是什么人,早注意到她在手背底下偷看他的反应,又听她反复在说什么钱啊钱的,他心下有点明白了,看了表叔一眼。

表叔咧了咧嘴,无奈地微微点头,并且摊了摊手。没办法,这个妹妹求到他了,他本来不想给大勇惹事,就推说大勇忙。打了个车想把他们送走,结果就那么巧,亲眼看到大勇上了新楼,他实在没辙,只好打了那个电话,领他们过来。

大勇理解地拍拍他地肩。倒像他俩地关系倒过来,他是叔叔。人家是侄子一样。

“表姑,有事你就说,能帮我就帮一下,虽然我能力也有限,呵 呵。”他说。

不管怎样。他总得意思意思,大面上得过得去。得红眼病的人大有人在,见某某有钱了就总想套关系借钱,说是借,和明抢不差什么,过后没一个还的。听说那些买彩票中头奖的人中了头奖都得散点财给亲戚。就算那样,平时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七大姑八大姨还是会摸上来。这种事,不光中国有,美子欧子照样有,不要脸地人充斥了人类历史。

动物界不是也有类似吃大帮行为嘛,雄狮子抢母狮子的食物,成群地鬣狗抢雄狮子的食物,现成的食物多好,不用自己废力气,嘿嘿,安啦,理解。

那女人一听大勇说了痛快话,干脆也不装了,黝黑的脸蛋笑没了褶皱,“那个……大勇,是这么回事,你看我吧,就想给这哥俩找点事儿做,可是总得有点本钱吧,找银行贷款,他俩一没工作二没房产三没汽车,咱这些亲戚也就你有出息,所以就找你表叔来了,想跟你借点钱买两辆车,让他俩跑活用。”

大勇心里咯噔一下子,不是吧,你要是借个万八千地,开一次口,我也就借了,我也不指望你还,只要别宣传这事、别再来烦我就行,两台车?我靠,拿我这儿当慈善机构还是当银行啊,我赚钱是给你赚的 啊?

他脸上的笑容有点牵强了,咳嗽一声道:“表姑,你那两台车多少钱?我想我能帮上一点,不过你也别抱太大希望,你也看到了我刚买了房子,还是两套,这一套,楼上一套,把我和我对象的那点工资全花光了,剩下的装潢钱、家具钱、电器钱,还得找朋友借呢,我卯大劲先不安窗帘和壁画了,呵呵,省下来给你,怎么也能省下几千块吧。”

那女人大为不满,夸张地道:“哟哟,你哪至于啊,现在上到80老头儿,下到吃奶……呃,1岁的小孩,大家都吃鲜食品,你一个堂堂董事长,吃顿饭也不止万八千的了,你就这么想,少上几顿饭馆,就能给你表哥弄出两辆车来,我们一定感恩戴德的,绝对逢人就说你的好话歌颂你,行不行?”

**,这是借钱应有的态度吗!那意思是不是说反话给我听威胁我呢,哦,给你钱,你就感恩戴德说好话,不给你钱,是不是就要破罐子破摔满世界造谣去了?

大勇火气噌一下就上来了,脸上地笑早没了踪影,就想让这女人滚蛋,不过,他看了一眼旁边的表叔,又强迫自己把火压了下去。很显 然,这女人是瞧见自己给表叔的房

嫉妒了,所以跑来也想分一杯羹,先不论这兽要不要 了她,那等于落了表叔的面子,还是和平一点处理吧。

他定了定神,“表姑,真没有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