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82章

自在娇莺-第82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妈地,反正不舒服。

“大勇?”林羽聪叫了他一声。

“哦,啊啊。不好意思走了一下神,那个……据我所知,力总还没有男朋友呢,怎么,你要展开行动了?呵呵。”

心下,不期然地浮现出地震当天,他扑倒在力虹身上,印下的那一个火辣辣的吻,其后无数次回想起来,都是那样动人心魄。

林羽聪像一个初涉爱河的青涩男生一样扭捏道:“嗯。大勇,我喜欢力总,她是这些年来,唯一一个打动我的女孩,她简直是完美无瑕的女神……”

大勇吸了一口气。女神?嗯,力虹是当得起这个称呼的。

“那我出去了,大勇。呃不,瞧我,张董。”林羽聪抬起头,精神百倍地说,然后离开了董事长办公室。

大勇苦笑。

瞧吧。爱情的力量是无穷地呀。

林爱上了力虹,那么力虹呢?她会怎么想,她会不会答应了他……

这样一想,大勇心里莫名地发慌,起身到了力虹的办公室。

小秘书赶紧起立,“董事长好。”

“嗯。总裁在吗?”

“总裁去会展中心了,督办年终通路商大会,董事长有事的话,我立即通知她回来。”

“不不,不用了,你忙吧。”

大勇出了公司,开车回家。当薰事长就是比当总经理强,不用刷考勤,不用向人请假,想走就走,想放假就放假,反正有总经理挡着呢,嘿嘿。

林羽聪这次下决心要正面展开进攻了,力虹到底会如何抉择呢……

一路心思难定,他开门时都没注意沙发上坐了一个人,低头去拿拖鞋,却见身下突然跪下一个靓丽的身影,倒吓了一跳。

“小莉,你怎么在家?”他扶住女友地脑瓜。

“嘻嘻,今天老老实实在家,反省。”唐小莉帮他脱下鞋子,从鞋柜里拿出拖鞋,亲手为他换上。

这个事本来是任紫衣的专利,她什么时候学会了,哈哈,想必是变相地为昨天的事道歉吧,如此她犯错后就改乖一点,那就随便犯,不谋杀亲夫就成。

大勇贼兮兮地笑。

唐小莉一抬头看到了,嗔道:“笑什么笑,坏笑。”

大勇抚摸她的秀发,低头看着她:“和朋友一起玩我不反对,人 嘛,不能孤立自己,但也得注意场合、注意时间,你说冬天里那大黑天的,你们几个小丫头跑那破公园去干嘛,玩浪漫也没那么玩的。下次千万别让我操心了,行吗?”

唐小莉羞愧地点点头:“是,我再也不敢了,昨天都吓死我啦,多亏我老

神武,嘻嘻。”

大勇对她的恭维很是受用,“呵呵,没有啊,我看你是最镇定的一个,倒是你那几个狐朋狗友,什么德性了都,一个个就知道叫唤,那 个……昨天没有尿裤子的吧?”

“去,你就缺德吧你,至于吗还尿裤子。”唐小莉打了他屁股一 下。

大勇已经把绵服挂在玄关里面的衣柜里,身上只穿了毛衣,脚下也换了拖鞋,女孩所处地位置,就在他小腹前一点,女孩这一打他,脑袋一晃,不小心触在他小腹上,登时引起一道电流。

在这个冬季温暖的午后,家里只有他和老婆两个人,气氛又如此暧昧温馨,不干点什么,好像有负上天的美意。

他把手抄到女友的后脑勺,轻轻朝自己的方向推了推。

唐小莉和他作事实夫妻已久,怎能不知他的坏心思,从大勇的角度看下去,她地小脸慢慢的红了,表情有一点犹豫,不过很快就定下,抬头看他,眼波有如一波温柔的春水。

难道……她肯在不清洁的情况下,就为他做吗?

大勇怦然心动,鼓励地冲她一笑。家里是地热。木质地板不凉,女友穿着的是保暖家居服,跪一会儿,也不会腿疼地……

“哼,坏蛋,就知道欺负我。”唐小莉努了一下鼻子。

一双欺霜赛雪的玉手伸出,灵巧地为他解开腰带,然后扶住两边地裤腰。用力向下一拉。

强大的男性特征暴露在她琼鼻前方,正迅速集结为坚硬的铁棒。那处独特的男性气息淡淡地、直钻进她的鼻子,令她心房疾颤,现在她可以肯定自己的洁癣正在好转中。换作以前,她肯定会感到恶心,而且心理上就会很抗拒,不可能在他没有清洁的情况下为他做这个,但是现 在,她心里只有一点点反感,更多地,是相当强烈的刺激。

她以大勇为天。臣服在自己的男人脚下,为他亲蜜服务,在心理上讲完全没有问题。她心甘情愿,但是一直以来,那个洁癣都阻碍着她,有限的几次,也做得很勉强,结果两个人都不爽。

也许自己地改变,来自于竞争对手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大吧。那段时间她一直心惊肉跳,总有不好的预感,但现在不了,她比任何时候都安心、都有信心,因为大勇为她买了房子。还给了她毕业就结婚的承 诺。

“勇,亲爱的,我爱你。”她舒分玉指,握住男友的根部,深情地说。

大勇感动极了,轻轻梳理她的秀发。“我也爱你,亲爱的。”

女孩嫣然一笑,坐低一点,微微低头,尽力张大嘴巴,将一颗硕大的肉球球吸到嘴里,先是用力吮了两下,然后力道放轻,像玩一只鸡蛋那样让那只肉球球在自己嘴里滚动,一边这样做着,一边向上瞧着大 勇,那眼神,简直媚到了极点。

大勇要用手扶住女友的香肩,才不至于当场软倒。

他没想到唐小莉上来就吸住了他的肉球,就算以前有限地几次,她也一直抗拒亲吻这两个宝贝,今天她上来就玩这个,那刺激太大了,而且这种玩法本来就强烈刺激男性肾上腺,尤其当她用一口细白的好牙和那灵动的粉舌“蹂躏”他时,那痛并快乐着的快感一波又一波地冲击 他,使他时刻处于销魂的风口浪尖,他重重喘息着,闭上了眼睛。

轮流吸吮过男友的球球后,女孩的小脑瓜稍稍往后一退,大勇就觉出他地最前端进入了一片最温暖、最美妙的天地。

…………

…………

“你确定?”第二天中午正和屠雪、唐小莉吃午饭,大勇接到一个电话,“好,我马上到。”

二女连忙作势欲起,“有事?我们和你一起去。”

“别了,那家伙有花痴的嫌疑,还是别让他近距离接近你们,不然我会诅咒他。”大勇起身走了。

二女相视一笑。

“给。”唐小莉主动为屠雪夹了一块珍蘑。

“啊,谢谢唐姐。”屠雪从来没受过这种待遇,受宠若惊,不顾那珍 还烫,连忙吃到嘴里,嚼了两口就咽下,被烫得急匆匆喝进一口饮料,这才好受了一些。

唐小莉咯咯娇笑。原来,去掉“有色眼光”之后,这些女孩也很可爱的,这样的相处也不错哦。

大勇离了洪桐县……呃不,离了食堂,快步到了一栋教学楼,与等在那里地瘦猴会合,后者指了指一间美术教室,“在里面泡妞呢,不 过,好像人家不鸟他的样子。”

大勇骂了一句,让瘦猴自己回去,自己推门就进。

教室里,一名清秀的女生正端坐着作画,高山泉搬个凳子在旁边 看,别误会,他根本没看画,眼神全落在女孩身上。

大勇无言地翻了个白眼。这位的爱情线一定长到手背上去了,怎么见一个爱一个,他到底想有几个好妹妹啊……呃,甚至人家有了一个坏大妈……

“老高,出来一下,有事找。”他没往里走,直接把姓高的喊了出来。

高山泉心不甘情不愿地随他出来,“干嘛啊大勇,有事快说,没看我正忙着吗。”

大勇用最快速度把要求他办的事说了一遍。

高山泉显然没有料到他说地事和那又老又丑的女人有关,面现尴 尬,“这个……我和她不是很熟,我说话人家怎么会听……”

“编,再编——”大勇指着他,“我跟你说。你要追的两个人,一个是我朋友,一个是我手下,你要还想有机会,你就乖乖地帮我说一 下,不然我天天在她们面前说你坏话,嘿嘿,甭说别的。就把你和这老女人的关系提一下,你说说,她们对你的印象……嘿嘿。”

高山泉的脸都绿了。

大勇很不好意思地在心里朝祁珏和周北燕地虚像拜了拜:借一下你们的名头没事的吧,我不会让你们受到一点点损失的。作为回报,以后这小子归本少爷管了,管保他不敢再骚扰你们。

其实,自上次看到高山泉骚扰祁珏,大勇就准备充当护花使者了,这次不过是找了个更加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已。

“好吧,我帮你试试看。”高山泉下了决心,“反正那女人有的是钱,够花几辈子了,真正的美人可不多啊……”

大勇一阵恶心。“嘿嘿,够意思,对了,问你个事儿,你有没有一个亲戚,叫高山河的?”

高山泉疑惑地抬起头:“有啊,我堂哥就叫高山河。怎么?”

“呵呵,他现在是我们公司地保安部经理兼队长,大家都是自己人嘛,你更要帮忙了哦。”大勇故作亲热地拍拍他的肩。

心下则暗自嘀咕,这个小花痴。不会也是什么变异人种吧……

事实再一次证明,爱情的力量是无限的,也证明,二爷和二奶地枕边风一样威力强大。

两天后,鲜食品与巨人经贸正式签署文件,两间公司各让一步。以5万的税后价格交易了那间厂房,皆大欢喜。

签约的当天下午,鲜食品的工人就进驻厂房,开始改造,而一系列生产设备亦将于最迟三天内空运来A市,能安装的就先安装,不能安装的等改造完成后再安上。

钱,流水一般从亚洲各地流向鲜食品,各地分公司或办事处陆续成立,鲜食品真正进入了高速发展的时代。

大勇的新家装修亦同步进行中,全部材料采用欧洲最环保材料,极尽绿色之能事,以保证装修完就可以入住,两栋房子的装修工程,将在两个月内全部完成,算一下时间,年后就可以交工。

大勇百忙之中,经常给齐雨西打电话,还去过她家一次,可惜佳人的运气似乎不太好,眼疾一直没有太大起色,医生说她需要一个契机,什么样地契机,医生也不知道。

这天早上,他跑步去和力虹会合,给她又打了个电话,“要不,我抽冷子吓你一跳?说不定一下就好了呢,呵呵。”

“哎呀,不要啦,你别吓人家好不好。”齐雨西娇嗔。

哇,好温柔的小妮子,这语调,甜死个人。

闲聊了一会儿,齐雨西说要吃饭上课去了,他道了再见,挂掉手 机,还没等收好,就看到旁边贴着桔江跑来两人,正是力虹和林羽聪。

“咦,碰上的?这么巧。”他脸上笑着,心里则明镜似的,知道林是特意跑来的,林果然要开始正面追求了。

“嗯,碰巧碰上林经理了,呵呵。”力虹不太自然地笑。优秀的女孩一般都很敏感,她自然对林羽聪的心思知道一点,可她又能怎样 呢,人家又没说要追求她,总不好她一个女孩子先说出拒绝地话吧,让人家当成自作多情可就惨了。

林羽聪穿了一件浅色的运动衣,整个人显得年轻了十岁似的,大勇和力虹见面就停下了脚步,他则一直原地踏步,一边道:“张董,力 总,以后碰到的时候还要多呢,我准备不在那边小区跑了,想和你们一起锻炼,怎么样,不会不欢迎我吧?”

大勇不敢让他瞧出心里的不适感,忙道:“哪能呢,你愿意在哪儿就在哪儿嘛,谁管得着你。”

力虹似乎想说什么,大勇冲她眨眨眼睛,她又憋了回去。

他来就来他地,我们可以换地方嘛,嘿嘿。

大勇无耻地想。 PS:继续爆发

第七卷

第十六章 牲口出现

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张大勇同学打的好主意,只好用了一次,其后连续多日,林羽聪总是能出现在他和力虹身边,真怀疑这位商业骄子是不是雇了间谍打探他们的行踪。

没办法了,他们总不能跑个步还要躲到外市去吧,只好接受这个现实,好在林羽聪是有涵养的人,他只跟着他们一起锻炼,并不会去纠缠力虹什么,总算是受得住。

经过前期筹备工作,寒假到来之前的那个周末,A市6所大学汇 式开始了,演出地点就在A市新世纪体育场,因为露天演出不要票,当晚不仅大部分学生到场,还来了很多市民,把能容纳10万人 得水泄不通。

其实,虽然学生中间有很多能人高人,但其演出水平和专业水准还是差着不少的,不过这种演出大家看的不是演出水平,而是大学生的活力四射、青春无敌,和这比起来,冬天里的寒气!

大勇等借公孙小怜的光,坐在离舞台最近的贵宾席上,可以不用和大家一起挤,舒舒服服地近距离观看比赛。

也许是受春节联欢晚会影响,开场节目是味同嚼蜡的多人歌舞,邹子生看了两眼就不安分了,左顾右盼地到处找美女,不一会儿还真让他找到几个,他兴奋地凑到大勇耳边:“老大,看那几个美媚,真够水的哈。”

大勇把目光从台上撤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