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77章

自在娇莺-第77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齐雨西玉手紧握,指甲在掌心处留下深深的印记,她一点不觉得 疼。绷带每天都要换新的、上药水,但是她一直遵医嘱没有睁开眼睛,患处除了一开始有些不适,其后数天就完全没有感觉,她实在是心里没底。

大勇怔怔地望着她明艳的小脸、高贵的额头、洁白的皮肤,她就像天山上的一朵雪莲。纯洁无瑕,花开无败,眼盲的她另有一种独特的举世无双的气质,他想把她捧在手心里,又想把她藏在心窝里,他本能地想用一生来守护她,给她幸福、快乐和安详。

这种感情如此突兀和另类,甚至超越了爱地概念。

齐雨西长长的睫毛颤动了许久。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大家都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我……我看见了!看见光亮了!”齐雨西颤声说,随即捂住了小嘴,医生告诉她。一旦恢复光明,情绪不可过分激动,尤其不能哭泣。

饶是如此,她的眼角亦已湿润,只是凭着强大的毅力,才不至于当场痛哭失声。

二老哭了。

齐雨南也哭了。

大勇亦心有戚戚。

世上残疾之症最痛苦最无奈的就是盲人,一个每天每时每刻活在黑暗之中的人,是谈不到什么真正的幸福的,即使有,就算是海伦凯勒。那也是自己安慰自己地精神胜利法,他们的内心比任何人都要痛苦,有首好歌唱的好,活就要活得明明白白,活就要活得清清楚楚,你自己都看不清自己,还明白个鬼、清楚个鬼!

众人皆心情大好。松了一口气,然而一波乍定,一波又起,未等他们感慨多久,忽听齐雨西惊叫道:“不对啊。是能看见了,但是看不 清!好模糊!”

大家伙的心一下子又提起来了,按照瑞士专家地说法,这种手术立竿见影,患者一旦见光就可迅速恢复视力 0。8以上,时间最迟 》:分钟。可是现在都快10钟了,雨西怎么还是看不清楚!

齐父急道:“快快,雨南,把电脑打开。”

齐雨南听了,赶紧进卧室把电脑打开。瑞士医院租借给他们一台医学专用的摄像头,可以通过网络进行远程诊疗,就和现场专家会诊一 样。

大勇连忙安慰众人,更主要他是安慰齐雨西:“别慌别慌,我们再等一下看,这个时间不过是概率,也许雨西的体质更弱一些,所以恢复也就慢一些,别现在就告诉那边,医生误诊就糟了。”

“啊,是的,好,我们再等等,谢谢你大勇,雨南,给人家沏杯茶啊。”齐雨西听到他磁性的男音,心中忽然为之一定,微笑着坐下静 等。

“好好,别麻烦了。”大勇坐到沙发上。

秀色可餐。只要可以盯着美人看,别说一杯茶,不吃不喝几天也没事,嘿嘿。

“哎。来啦。”聪明伶俐的齐雨南从卧室出来,去厨房沏了茶过来,亲手递到大勇手里,忽然对他意味深长地一笑。

大勇被她笑得心里直发毛,心想不是对小姑娘的姐姐有色心被人家瞧出来了吧,连忙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喝得急了,刚倒的热水差点把他舌头煮熟,疼得忍不住龇牙咧嘴。

欣赏美人原来也有受罪的时候啊,呜呜。

“雨西,你最好闭一会儿眼睛,隔一会儿睁开一次,慢慢地就好 了。”他说。

“嗯,你说的对。”齐雨西听话地闭上美目,那乖宝宝地神态让人爱煞。

美人如诗。

“爸、妈,你们也进屋休息一会儿吧。”齐雨南对父母说。

“好,还真有点累了。大勇你随便一点,雨南,帮我们招呼大 勇。”齐父齐母说着,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客厅里只剩下了一男二女三人。

齐雨西一如既往地沉静,大勇作吹茶水状,其实注意力无时无刻不在她的身上。就在这时,齐雨南突然嘻的一笑。

大勇心尖一颤,“那个……雨南,你笑什么?”

“嘿嘿。”齐雨南不怀好意地继续笑着,看了看姐姐,又看了看大勇,一屁股坐到大勇身边,小身子往他跟前一凑。

大勇只觉女孩身上带来一股淡淡的香风,从鼻子眼一溜烟似的钻进了他的心肝里,吓得他咧着嘴向旁躲去,眼睛瞄着她骇然道:“你 你……你干嘛……”

齐雨西听到动静,忙睁开眼睛,虽然看不清楚,仍能模模糊糊看到妹妹地动作,亦惊叫道:“小南你在做什么,不许胡闹!”

齐雨南对乃姐还是很怕的,连忙坐直身体,撅起樱桃小嘴道:“人家能吃了他啊,就是告诉他个悄悄话而已嘛。”

“呃……悄悄话……”大勇心说这倒新鲜,玩过家家啊,连悄悄话都出来了,说就说,我还怕你个刚上大一的黄毛丫头不成,“那好,你再来,我听着。”

齐雨西微笑道:“小南这丫头,就爱胡闹,说是说,不许恶作剧 哦。”

“切,没过门就心疼上了。”齐雨南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嘀咕了一句,一把扯住大勇的耳朵。

“哎哟,你倒不客气,看是我地了对不对?”大勇没好气地埋怨。女人,为什么都喜欢捏男人的耳朵和腰,愿意捏,你可以捏下面钢炮 嘛。

香气再次清晰可辨。

意乱情迷间,只听齐雨南在他耳边道:“怎么样,我姐漂亮不,看得出她对你的印象还不错,我给你俩牵牵线,你俩处处?”

这句话说得极轻,齐雨西是断然听不到的,大勇却听得清清楚楚,他听完就呆了,天啊,现在的美女都怎么了,现在的妹妹都怎么了,祁珏如此,齐雨南亦如此,她们地姐姐都那么出色,可谓天之娇女,怎么就这样被她们的妹妹拉拉……啊啊,罪过罪过,不是拉拉,是拉皮条了捏?

他心中一动,故意转头问齐雨南道:“你确定,依我看,好像你姐和边吉祥有点……”

“拉倒吧,他俩?边吉祥是一头热好不好,我姐只拿他当兄弟,他俩怎么可能,有近亲的嫌疑。”齐雨南被他的男子气息一逼,首次慌 神,向旁边让了一点,总算躲开他灼热的呼吸。

大勇流汗。这美媚说话真够辣,连近亲都出来了。不过,听着倒很切题的感觉。上次齐雨西就表示过这层意思,边吉祥对于她来说,就和家里人一样,跟他没可能来电。事实上传说中的青梅竹马,最终成为情侣的概率极低,就像公孙小怜和杨小邪、邹子生和屠雪,大家太过熟悉,哪里会有爱情澎湃的激情。

“怎么,我姐那么漂亮,眼睛又马上就要好了,你竟然还敢犹 豫?”齐雨南见大勇总不答话,大为不满。

“不是啦……”大勇摊手:“我可得说明,我有女朋友了。”

齐雨南瞪圆了眼睛。

大勇续道:“出于男儿本色来说捏,我是不介意再多个女友滴,如果你和你姐也不介意,e,baby,谁怕谁,俺求之不得矣,吼 吼……哎呀,干嘛敲我脑袋!”

齐雨南噌的站起,俯视着他道:“敲你是轻的,有女朋友你不早 说,还想劈腿,做梦去吧你,打死你个死人头!”

大勇崩溃。敢情这位小姐是霸道型的,说话全然不讲道理,你自己不会先了解清楚吗,俺哪知道你要干嘛。

齐雨西一直听不清楚他们讲什么,见妹妹突然发难,连忙制止了 她,“好啦好啦,看看时间,过了多久了,我……怎么还是看不清 楚。”

大勇和齐雨南各自掏出手机,看了时间后,一颗心均往下沉。

自雨西拆去绷带,已经过去半小时!

'~ 。 票哈各位'

第七卷

第八章 偶遇周北燕

是的,可以看见亮光和模糊的图像,但是无法看清, 行,就像焦距对不准一样。”

齐雨西沉静地用英语对摄像头说,语气中听不出一点点不妥,沉静得不可思议。

一家子人,包括大勇,都站在她身侧陪伴着她。

“请靠近一些,将瞳孔对准摄像头,距离5米最佳。”专家团听了她的陈述,也急了。

“好的。”齐雨西已能见到光亮,无需家人相助就离近了些。

好一通折腾后,专家团给出了一个既让人高兴又让人迷惑的结果:她的眼睛一切正常,完全可以恢复视力了。

“可是……我确实是看不清啊。”齐雨西迟疑着说。

专家道:“哦,不不,美丽的中国小姐,那将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因为你是在上大学后一个月发现致盲的,本来青春、美丽、斗志昂扬的你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和爱,在那一刻,你心理上受到致命打击,其后你遍寻名医,却一次次的失望,时间久了,你自己都不敢相信眼睛能治好了,但在我们这里手术成功后,你又重新寄予了巨大的希望,致使你忽略了恢复视力需要时间,虽然这个时间很短,但你在看到亮光后发现并不能看清东西,那种失望和以前的失望重合,产生更大的威力,再与复明的希望一相碰撞,你就变成了现在的情况。”

二老不懂英语,听得云山雾罩,大勇和齐雨南却是听懂了的,都为齐雨西感到高兴。

齐雨西作为当事人,则有点不敢相信地道:“医生你是说,我这纯粹是心理因素造成的?”

专家在视频框里摊了摊手:“很明显,请相信我们的专业能力,迟早会恢复的,或许是明天,或许是一周。你放心好啦。”

结束了通话,齐雨南高兴地作了一个代表胜利的手势,上前一把抱住了姐姐,“耶!我就知道我的好姐姐没事,哈哈。”

“这疯丫头。”慈爱的齐母拍了女儿一把,看了一眼手表,“这 样,小张。今天就别走了,在这儿吃饭。”

“谢谢伯母,不打扰啦,我每天晚上还要接妹妹放学。呵呵。”大勇没有自恋到以为人家老母亲看他像丈母娘看女婿,对人家的客气 话,赶紧婉拒。

齐雨南自然是负责送他出去的人,小丫头一路走,一路用斜眼鄙视他,他不明所以,问了她才知道,在南方某些省份,叫女孩父母为伯父伯母,是准女婿才有地专利。而她家正是有这样的习俗。

“哈哈。不知者不怪嘛,好了,送行千里终有一别,拜拜了您 哪。”他挥挥手。

齐雨南抹汗,只不过从楼上送到楼下,走了不超过20米 伙竟然拽上词了。

“快走你的吧。”她瞪眼睛。

大勇扁扁嘴。知道她仍对他有女友的事不满,可是那能怪他吗,谁让他玉树临风潇洒倜傥卓越不凡来着……

“咦,边哥,你怎么来啦?”齐雨南忽然看着他身后问。

他回身。就看到那个边吉祥正用喷火的眼睛瞪着他,不由满脑袋问号,奇怪道:“干嘛,想咬我啊你,我一直在雨西家,哪儿惹着你 啦。”

“闭嘴。雨西也是你叫的吗!”边吉祥不听则矣,听了他的话更加生气,脸胀得通红。

大勇皱眉向后退了一步,“拜托,不要挨人这么近好不,不礼貌得很哦。”

这一退,齐雨南就在他身边,他伸嘴到她耳边道:“我明白为什么你姐跟他不来电了,他有口臭。”

哇噻,超级小美女的耳朵是玉做地吗?晶莹剔透,美轮美奂,简直是一件艺术品,此时天还早得很,阳光清清楚楚地把她耳上的些微绒毛映射出来,可爱到了极点。

齐雨南被他灼热的气息喷上耳朵,嘻的一笑,缩了缩肩道:“有话好好说,我怕痒。”

边吉祥见他们那样亲密,真是气得一佛冒气、二佛升天,“雨南,你不是说不让外人打扰吗,连我和雪梅都不让来,他为什么在你家?”

齐雨南可不是什么善茬,你好好说话便罢,不好好说话,她也没什么好气给你,柳眉一竖道:“勇哥是当初就和姐姐约好地,姐姐也答应了,怎能失信?再说边哥,我们愿意让谁来就让谁来,什么时候我家的事轮到你管了?”

边吉祥一惊,心想想泡雨西,这小姨子可不能先得罪光了,赶紧赔笑道:“我不是那意思,你别误解我……那个……雨南,什么时候买的这身衣服,真漂亮。”

齐雨南穿了一件最新款的粉色风衣,腰形纤细,长度刚刚盖住丰臀一点,显得玉腿那样修长,她身上和乃姐最大的区别就是她有一点点娃娃脸,穿了这

就像一个大洋娃娃了。

“哼,算你会说话,那你上去吧,我姐已经能看见了。”小姑娘 说。

“好的。”边吉祥横了大勇一眼,自行上楼去也。

大勇冲他背影吐了一口:“我呸,就知道喝醋,也不说先关心雨西的眼睛怎么样,去死吧!”

齐雨南用力一砸拳,“着啊,你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这人到底爱不爱我姐啊,靠!”

“呃……”大勇被这女孩的彪悍闷得一窒,眨眨眼睛道:“我真得走了,学校好像要搞个什么艺术节,闪啦。”

齐雨南在后面喊:“喂,我们学校也要搞啊,听说本市几所高校要联合汇演呢,到时你是唱歌我喝倒彩哈,演小丑我才鼓掌哈……”

大勇哪敢再听,一溜烟上了车,用一个疾速启步开跑了,只留下车轮剧烈摩擦地面产生的一缕青烟。

齐雨南头一次看到这动作电影中常见的镜头,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