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75章

自在娇莺-第75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间出租房的厨房很小。但是厨房和阳台是打通的,阳光畅通无阻的涌进来,把他家姑娘的围裙镶上一道金边,和见到她的第一天相比,女孩长大了很多。长高了、去了孩子气,女性第二性征也越发明显,本来宽宽大大地围裙在那胸部陡然高耸,竟是一个标准木瓜型的超级玉 乳,哗……

任紫衣尝了一口汤,自己点点头。把火关掉,转头想告诉大勇哥早饭做好了,就看到他闪烁着异样光芒的眼神,顿时心下一颤,慌慌张张地道:“勇哥,你你……你吃饭吧,我走了。”

说着向外就走。

大勇一呆,一把拉住她:“喂,不吃饭就要走,干嘛啊你,约会 啊。”

入手宛若一手滑腻的春水,惹得他地心儿荡漾开来,天啊,这小妮子是妖精吗!

“啊,勇哥,是是,我都忘了我还没吃,呵呵。”小衣纤细的胳膊被他男人略显粗糙的大手一握,这才明白自己的不妥,忙挣开他的掌 握,借口要去叫屠雪和唐小莉,跑出了厨房。

伊人已去,空余香风。大勇望着她的背影,心里只转着一个念头——她,已经长大成人!

一个电话,班导那边搞定。

别说现在张大官人成了名人,就算以前他凭着优异的成绩以及和学校老师、领导良好的关系,他半年一年的不上课也没个屁事,偶尔不去更是招呼都不用打一个,但是,为人弟子的,他宁愿礼貌一点,只要想得起来,他都会请假。

开车到了教师花园,按响宫娜家地电子门,大勇耐心等待。

他没给宫娜打电话,因为有祁珏那个内奸在,他对宫大警官的行踪了如指掌,那位仙女正在家睡大觉是也。

也真可怜了女拿破仑同学,她的业余生活真是没劲到了极点,工作之余,除了钻研业

睡觉了,不看电视、不玩电脑、不去夜生活、不去逛 通女孩子爱玩的那一套,都和她这位大警官无缘。

今天,俺就要下决心调教调教你。

“喂——请问找谁?”

呃,这声音听起来像含着牙膏呢,现在是北京时间早上9点半,还 好,没有睡到下午起。

“我,大勇,可以进来不?”

“大勇?你怎么来啦?进来吧。”

咔嗒。电子门开了。

上楼进门,宫大警官穿着一件男人气十足的竖条图案睡衣睡裤,嘴里果然嚼着牙膏牙刷,嘴唇上吐着白沫道:“干嘛,视察工作跑我这儿来啦?”

大勇真没想到她私下里是如此不修边幅,皱眉道:“我说姐姐,你这是从医院偷回来的怎么的,搞件病号服穿上干嘛?”

宫娜莫名其妙地低头看看自己地睡衣,不以为然地挥挥手,进了洗手间,“切,这有什么,哪个穿着舒服就穿哪个嘛,我这人,生活上没讲究。”

大勇想起个好招,立即捋竿往上爬,“宫姐,今天我来就是看看 你,没什么大事,要不,今天我就花点时间陪你逛街去?买几件衣服也是好的嘛,你挑选,我付钱,如何?”

宫娜从洗手间探出头来:“哈,不是吧,你陪我买衣服?”

“怎么……不行啊。”大勇硬着头皮说。

宫娜的脑袋缩了回去,“行,怎么不行,又有人陪、帮拎包、又有人帮着付款,切,有便宜不占是傻瓜,就这么定了,你先看会儿电视,我一会儿就得。”

“哦。”大勇抹汗。今早的拜访,让他领略了这位警花性格上的另一面,那就是没比她那迷糊妹妹好多少,她妹妹是迷糊、愣头愣脑,她则是……男人婆!

听着宫娜在洗手间里哼小调,大勇苦笑着抄起茶几上地机顶盒遥控器,刚想打开电视,眼角余光看到茶几最下面一隔放着一本相册,心想就这么一会儿看个屁电视啊,还是看看相片欣赏一下,便放下遥控器,把那本相册拿了出来。

相册上面灰尘不少,看来好久没人动过了。

他也不嫌弃,拿张报纸垫在腿上看了起来。

相册里有宫娜和祁珏一家,还有一些同事、同学照。宫娜很少穿裙子,上学时穿比较中性服装,后来就一直穿警服,而祁珏则相反,尽显娇柔身段,有几张露着一双漂亮到极点的美腿,看得他眼睛都差点变成手了,真想伸进照片里摸她几把。

“喂,看个照片那么入神,有病吧。”

身边忽然响起宫娜的呼声,接着肩膀被拍了一记,把他吓了一跳,“啊啊,呵呵,我在看你家照片呢,你父母……真年轻哈。”

“嗯嗯,那是……咦,这一页没有他们啊。”

“……看过去了,是这张。”大勇赶紧翻回去一页。

身边忽然没了声息,接着,是浓重的喘气声。他惊奇地抬头看去,就看到宫娜眼神发直地盯着他手里的相册,他顺着她的目光看下来,就看到一名英俊男子地军装照。

陆军肩章,黄底红杠,两个横杠,四颗星!

他喜欢警务,爱屋及乌,也就多少明白点军事常识,一眼就看出那男子竟然是个大校,不由吓了一跳,中国解放军陆军军衔中,大校军衔可是正师职!

“这……这是谁,是写真服装,还是真的……真的军装啊?”大勇口吃地问。

宫娜怔怔地坐到他身边,拿过那本相册,纤手轻轻抚摸照片,不知思绪飞到了哪里,眼圈竟悄然红了。

“这是你男朋友?”大勇其实已经确定,却仍不死心,要问清楚。

虽然那小子够英俊够潇洒,但是死者最大,他心里并无别的想法,只有对宫娜强烈的怜惜,她,可是经历过生离死别的人呢,刚出校门不久的女孩就要承受那样的哀痛,该是怎样的心酸。

叭嗒。叭嗒。

宫娜没有回答他的话,晶莹的珠泪却一点一滴的落在相册上。

望着她的痛苦,大勇感同身受,禁不住做了一个大胆的动作——张开怀抱,把她拥入怀中。

甫一入怀,宫娜就从悲痛中醒来,娇躯轻颤,像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挣扎了一下,轻轻推开了他,“谢谢,不用了。”

大勇微感失望,不死心地道:“他是谁?”

宫娜吸了一下鼻子,嗔怪地瞪他一眼,意思你看人家哭还问。

大勇佯装不懂地回望着她。

宫娜叹口气:“他叫董卿,不是军官,是我同班同学,我们……相处过一段时间,确切地说,是一星期……” ' 天6千'

第七卷

第五章 陪警花逛街

门后,大勇一直默然。

宫娜把和男友交往的经历详细说了一遍,和祁珏说的差不多,但是她连自己的心理活动都交待了,明确地讲,她是董卿出事后,才“爱”上他的,这种爱,不是爱情的爱,而是敬爱的爱,一个男人在危急时刻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挺身而出不惜献出生命,确实是值得敬爱的,是名副其实的英雄。

听完了,大勇在表示钦佩的同时,劝说她不要活在过去,要解开心结,薰并非因为她而死,那是一个突发事件、概率事件,本质上和她没有关系,她不必为了他感到内疚。

宫娜直摇头,说如果不是因为她,董卿不会赴死,他可以呼救、可以报警、可以选择把财物交出去,因为她在,他生怕委屈着她,这才奋力一拼。

“我想,很长时间内,我都不会忘记他,也不会再找男朋友,或 许,是永远。”

宫娜最后这样说。

现在,大勇总算明白祁珏的举动了,她不是心血来潮要为乃姐拉皮条,她是真的明白姐姐的心思,担心她就此消极一生、小姑独处一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和这比起来,就算他是个花心大萝卜又如何?只要他能真正拨动姐姐的心弦,谁管他有多少女人。

毕竟,姐姐身边这么多追求者,只有大勇能真正接近她,能让她另眼相看。

“喂,咱们就一直走着去啊?”宫娜已经平复了心情,碰了碰大勇的胳膊。

“嗯?”大勇抬起头,竟发现自己迷迷糊糊的带宫娜出了教师花园小区好远了。

“晕,你怎么不提醒一下我,我开车来的啊。”

“提醒个鬼啊,我神仙哪,谁知道你开车来的。”

“那个……最近的商场在哪儿?”

“……得,我看也别往回走了,再走1公里就到了。回去得走里。”

“……”

结果,这二位貌似精神有点问题的人,大冬日里的有暖和和的车子不坐,愣是走路到了商场。

总算是挨着到了地方,进了温暖的商场,大勇跺了跺脚,把沿路踩到地雪痕抖落,转头一看。A市警 。 》 。 宫娜小姐,已经被冻得簌簌发抖了,漂亮的高鼻梁、小琼鼻头通红,那形象跟《白雪公主》里的害羞鬼有点像。

“哈哈。”他忍不住笑了。

“还笑。没心没肺!”宫娜气得捶了他一记。

“哎哟,我说姐姐,俺不是沙包,您可轻着点。”他龇牙咧嘴,倒不是夸张,这妞的力气确实是不一般,如果不是他,别人早趴下了。

“哼!”宫娜四处看了看,玉手一挥,“走。先看看美甲的 去。”

前两天出某现场,不小心把一只指甲弄劈了,今天好好修修,顺便弄点漂亮的花样,她不可能一直像个老修女似地。

“哦。”大勇也不知什么叫美甲,反正跟着她走就对了。

到了美甲区,他的色眼突的就亮了。比1000瓦的灯泡还亮。

哇噻,一色地靓女,瞧瞧,这手不错不错,那只也不错。这脸蛋漂亮,那奶子够翘,哎呀呀,瞧这少妇的大腿,那就一个直……咦,还有一位把脚巴丫子都贡献出来了也。强大。

宫娜已坐下在美甲了,偶然回头看见他一脸猪哥似的表情,赶紧转过头,一副我不认识的样子。

美女再多,大勇也不可能在人家旁边站一上午,见宫娜不招呼他坐下,只好厚着脸皮坐到她身边的塑料凳子上。

“对不起,先生,这里是女士服务区,请到那边的休息椅上就 坐。”美甲店里的店员客气地将他驱逐出境,人家可不管你是男友、老公还是二爷。

“哦哦,那好,我到那边等。”大勇只好移驾休息宫。

二楼以上的休息椅占不着座,一楼的休息椅很少有人坐,他一人大马金刀地占据了椅子一大半的空间,晃着脑袋四周看,看到美女就会眯着眼睛大肆欣赏。

商场里人多暖气足,呆了一会儿他就热了,把棉服脱下来放在腿 上,正好把胯上地左轮手枪支起的包遮住,以免被人误当成他有一根永不服软的神枪……

看了16个美女,总算宫娜做完了指甲护理,他跟在警花 一家又一家精品屋。

他陪女孩逛商场也算是老油条了,最开始是陪唐小莉,后来陪过小衣、屠雪、力虹,他有个习惯,就是怎么陪都可以,陪一天也不怎么抱怨,但他基本不进屋,女孩进去挑衣服了,他就在门口晃。

这回跟瞄美女没关系,他不进去,主要是受不了女人讲价,还有那些店主的腔调。

一种是捧。

“姐,你瞧这版多洋气,穿你身上简直没治了……”



悠。

“老妹儿,现在拿货不,正好没开和,给十块钱利就走了,就当交你这么个朋友,以后多给我介绍点顾客就行啦……”

一种是不屑。

“280钱还贵,便宜的没这质量,你是买质量呢还是买便宜 呢……”

一种是骂。

“讲了半天价又不买了,没钱你逛什么商场,SB…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千篇一律,讨厌透顶。前两种尚可忍受,后两种那种嘴巴缺德的家伙,让人想拿刀捅了她也不解恨。

中国的商家,不管是小商小贩还是巨贾官商都一门心思想从老百姓兜里掏钱,这本天经地义无可厚非,但商家这掏钱地方法、态度和服务水平一直上不去,都被老百姓惯坏了,国家搞什么3。15应该像国外企业那样自发、自愿地用一套完整有效的方法提高服务水准,提高企业从业人员的素质,天天3。15对。

在力虹的建议下,鲜食品从创立之初就注意强调员工的亲和力,信奉“亲切诚信,不卑不亢”地企业文化,绝不倚仗技术上的优势而对客户不礼貌……

正在发那莫名其妙的感慨,冷不防里面的宫娜来一句,“过来。”

大勇进了店,“宫姐,有何吩咐。”

卖货的小丫头抿嘴一乐,这位是太监吗。

“这家店没设试衣间,你来,帮这女孩一把手,拉着这块布遮着我点儿,拿着。”宫娜语速很快地交待完毕,把一块布的一端递到大勇手里,卖货女孩则扯着另一端。

“转过身去啊,笨蛋,想什么呢你。”宫娜拎着手里地一件冬裙,不满地对石化状态的大勇说。

“嗯?哦哦!”大勇一愣神间,见警花的玉手已经伸到了柳腰上,作解腰带状,吓得他慌忙转过身。

心脏砰砰乱跳,最后一眼,正落在警花漂亮的丰臀上,她出门穿的是一件百褶冬裙,刚才已经在卖家的遮挡下去除,所以看到的是贴身穿的那种肉色保暖裤,这不是在冬天也穿裙子露大腿的外国,大冬天里的干冷干冷的,出门在外根本看不到女孩美妙的大腿,这种够轻够薄的肉色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