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64章

自在娇莺-第64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叫你个头,叫你老头子行不!”

“喜欢啊,那我叫你老婆子。”

“你……”

“哈哈!吃饭吃饭。”

1点,他们开车离开校园,利用车里的GPS系统找到市地震局的位置,驱车前往。

一路上,大勇心里七上八下,有几次看到路上有动物,甚至神经质地特意停下车来看人家有没有异动。他倒希望自己预知地震的能力是假的,这样地震也就不会来了。不过万一是真的,那可是5。1级地震,他**,搞不好要出大事,就邻县和郊区的平房那抗震水平,地震一来就是个折,那得死多少人!

可惜,他只是预感到将有地震,却不能预测出地震发生的确切时间,更拿不出任何证据,这是两个大问题,谁会相信他的一面之词?如果地震局没有发现地震的预兆,而地震真的要来,怎么办?

忐忑不安中,车子驶近了市地震局。

经过20分钟的驾驶,大勇的心情也定下了,他下了一个算地震局没有监测到异动,他也选择相信自己,也就是说,如果地震局把他当神经病,他自己必须把地震的消息传于公众,让大家做好必要准备,尤其是那些平房区的居民。

地震猛于虎。就算最终没有发生地震又如何,几个经济损失能和人命比吗!

想了想,他靠边停车,带屠雪进了一家话吧。先用电话看看,能不暴露自己是最好的。

话吧的单间内有电话薄,他找到地震局的电话拨通,“你好,市地震局吗?”

“是,你有什么事?”电话那头的声音比冰块还冷。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大勇皱眉。他一个学生,很少和政府部门打交道,心想难道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都这么冷淡吗,狗屎,你难道不是为人民服务的吗,牛个屁啊牛!

依他往日的脾气早挂掉了,但这次他忍了这口气,说:“你好,我想汇报个情况,近期内将有一次5。1级的地震,不知道地震局有。:现……”

接电话的人不耐烦地道:“我刚接过一个说7。8级的,你说谁的?”

大勇一惊,这世上还有能预测地震的人?

未待他问话,那人接着道:“每个月我们这儿都能接到十几个电话说预测到地震的,结果呢?一群神经病!”

啪,他把电话挂了。

大勇苦笑,屠雪亲了他一下,帮他把电话挂上,交了电话费。

“走吧,我们去,直接找他们局长。”美女小辣椒善解人意地用小手牵着他,上车走人。

地震局大楼气势磅礴,从中可以看出A市越来越有钱了,连地震局这种没什么捞头的清水衙门都混得不错。

大勇和屠雪下车进门,那门自动打开,对面是数盆巨大的盆栽,左右两边是楼梯,走廊里有人,但没有人来询问他的来意,管理很松懈。毕竟本市上次地震还是一百多年以前,地震局自己都不重视自己了。

屠雪展开神觉,告诉大勇,局长办公室在三楼右拐尽头处。

大勇点点头,随她上楼,在局长办公室门前松开她的小手,吸一口气,敲响了房门。

里面很快传来应声:“请进。”

大勇旋开门走进,屠雪跟入。

局长室并不大,两边墙是书柜,中间一张板台,后面坐着一位黑面方耳的大叔。

“您好,您是局长?”大勇问。

“是的,我姓曹,曹锐,两位请坐。”局长大叔素质很高,比接电话的家伙礼貌多了,让大勇对公务员的印象大为改观。

大勇拉屠雪坐下,向曹局长介绍了一下自己两人的身份、姓名,开始道明来意。

…………

…………

10分钟后,大勇指手画脚完毕。

“局长,您听明白了吗?”

曹局长看着他,陷入沉思中。

这个年轻人身上有一股如有实质的亲切气质,让人忍不住信任、亲近,地震局这样的部门确实有时会碰到捣乱的人、恶作剧的人,他们幻想自己有了预测力而跑来献宝,但这个人不是,绝对不是。

身为地震局的局长,他的见识自然要比常人强上一些,对于奇人异事,他并不一味不信,在这世上确实有一些用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能够将精华甄别出来,才是唯物的态度。

良久,曹局长缓慢地点头,“听明白了,首先说明一点,我个人愿意相信张先生有预测地震的奇异本领。”

有戏!

大勇大喜,忙向前欠着身子道:“那您可不可以向全市人民发一篇紧急通告呢,我是说,立即?”

曹局长笑了。

他先是点头,然后又摇头,“当然……不可以。”

“为什么?”大勇急切之下,都忘了自己先前已经有心理准备。

局长用手指轻敲桌子:“先生,没有证据啊。各测量仪器没有任何发现,鸟兽近期没有异动,我们怎么能随便发通告呢,即使要发通告,也得报给省和国家地震局,然后报给市政府才行,光凭你一面之辞怎么可以,我和领导说你人品好,人家不削死我!”

果然是这个道理。

“真的不行?”大勇失望地叹气。

“对不起,不行。”曹局长反倒有点不好意思。

大勇默然坐了片刻,只好站起身伸手,“打扰了曹局长,我们是有点草率、有点异想天开了。”

曹局长见他并不纠缠,更加确定对他人品的判断,反面觉得心里很过意不去,礼貌地站起和他握了一下手,递给他一张卡片,“这是我的名片,再说一遍,我个人十分相信小兄弟说的话,只可惜……如果你能提供证据的话,一定要第一时间和我联系,切记!”

大勇大感受宠若惊,小心翼翼地将名片收好,把自己的手机号也交给他,携屠雪离开地震局返家。

望着车外的景物,他郁郁寡欢。没办法,只好尽他所能通知这边的亲戚和朋友了,但是那才能帮助多少人,而且他认识的人都在城里,楼房的建筑抗震能力都在6级以上,不需要太担心的,关键是那些无辜的平房区居民。

屠雪安慰他,秩序社会一切都要按程序来,别说他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白丁,就算他是一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提供不出科学上的证据人家也不可能按他说的办。

大勇嘴里念叨几句,忽然想起个主意,用力一掌拍在方向盘上,转头看向小辣椒道:“小雪,你说,咱们去求祁珏怎么样?”

屠雪呆道:“不是吧……你打祁珏的主意,你别把人家搞得工作都没了!哎呀,看前面!”

“吱!”

哈弗发出一声长啸,歪在路边,一辆超长大货呼啸着从边上开了过去,吓得他们身上所有肌肉都崩紧了,好险!

屠雪用力敲了大勇脑袋一记。

第九章 照片

大勇看了看拿倒车镜,没有看到那大卡停车,估计那车的司机也吓得够呛,而且不是脾气暴的,否则人家就停车过来骂他们一顿了。

坐在副驾驶的屠雪连续几个深呼吸,好半天才把紧张的心情平抑下去,忍不住掐了大勇腰眼一把,埋怨道:“拜托你能不能稳当点,这是开车,不是打篮球,也不是跑障碍赛,你以为你是姚明还是刘翔啊!”

“是是,再也不敢了。”大勇抹汗,他也是阵阵后怕。伤了自己倒没什么,要是伤了这位小宝贝小公主、坏了人家光滑白嫩的皮肤,那罪过就大了,恐怕人神共愤了就。

小心翼翼地驾车到了报社,一打听才知道小记者出去采访了,大勇骂了一声自己猪脑袋,赶紧打电话给宫娜。

美女警官正在为苏总密室被杀一案头痛,他问了一下有没有进展,宫娜说没有,除了尸检结果证明被害人死于中毒,确系谋杀,其他没有任何疑点,破案陷入僵局。

“那就对了,好破的案子就不叫密室杀人案了。”大勇说,“苏的老婆呢,不是说他们最近关系不太好,会不会……”

“也没有,”宫娜叹气,“事发前后他老婆有不在场证明。”

“切,”大勇不屑地道:“那可没准,她雇人不行啊?”

他喜欢刑侦剧,但其中最为诟病的就是这点,无论是《柯南》、《金田一》还是老美、港剧,因为他们遵循“疑点利益归于被告”,总要受制于“不在场证明”,真是没脑子的刑侦理念,其实狗屁不在场证明,有几个罪犯会亲自动手犯罪的,尤其是有钱人,他们那身子是多么金贵,不雇人,傻了他!

“唉,我们当然也有想啊,但是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当然了,他老婆是重点嫌疑人。”

大勇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看了看屠雪,眨眨眼睛对着电话道:“我说姐姐……”

“干嘛,有事说,有那个放。”现代女拿破仑不客气。

“办案时,那个李晓明没占着你便宜吧?”

“去死!”

笑闹中,两个比朋友近点、比情人远点的不明关系的年轻人,关系似乎又好了一点。

这时,大勇说明打电话的本意。

“嗯?找我妹妹,啥意思?是不是有什么不轨企图?”宫娜在电波那头开玩笑。

大勇汗下,“你想哪儿去了,我有件大事要找她,可不是说笑的,快告诉我。”

“哦……”宫娜在那头嘟嚷了两句什么,告诉了他妹妹的电话。

大勇立即拨通,“喂,祁珏,你在哪儿呀,我有要紧事找你……哦哦,好,我过去了。”

挂断电话,他牵着屠雪的手回到车上,发动车子驶上主路,“那丫头真有那个劲头,跑去采访一桩车祸现场去了,就离咱们学校不远的地方,真服了她,不怕晚上做噩梦呀,我都不敢看。”

屠雪掐了他腿一把:“还说!你刚才就差点车祸知道不!”

“哎呀!”大勇怪叫一声,作生气状:“你再掐我可翻脸啦!”

屠雪柳眉竖起:“来呀来呀,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翻脸。”

“嘿嘿。”大勇忽然邪邪一笑,往她豆腐般水嫩的大腿上瞄来瞄去。咦,豆腐?哦哦,原来有个说法叫做男人吃女人豆腐,是这么来的,哈哈!

夏天就是好啊,坐在副驾驶位的美女更是好,女孩那双欺雪赛霜的玉腿反射着奶白色的光泽,弄得他心里好痒痒。

屠雪凭着对他的了解,暗觉不妙,警惕地道:“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小丫头,你觉悟吧!”大勇左手握紧方向盘,右手倏的向右下方一探,伸进了姑娘的裙子,正插在她两条大腿之间。

“哎呀!”屠雪根本想不到这家伙这么骚,陡然受袭,本能地夹紧了双腿。

大勇嘿嘿一笑,手指轻轻一勾。

屠雪再次惊叫,双腿奇痒之下再难合并在一起,分开了一条缝隙,被他飞快地连摸了几把。她小脸通红,咬着牙拼命把身子往坐椅里挤,可惜那只色手不依不饶地跟着她的玉体,竟然直接按在了她的私处。

“啊!”自己男人的刺激,使女孩的心瓣都湿润了,她感觉得到,就那么几下子,玉体体竟凝聚起晶莹的露珠,糟糕了,别被他摸出来。

她断断续续地道:“不……不要,快拿出来啦!讨厌啊你!”

“嘿嘿,女人说讨厌,那意思就是不要停不要停,嘿嘿。”大勇动着手指,上下左右,轻划、重压、旋转……

对待自己心爱的女人,他

会那么缺德,不会把未经清洗的手伸进女孩的玉体,打擦边球嘛,他轻重有度地摩挲着女孩的柔嫩,一边做一边注意观察周围,他没那么大方任别人观看激情戏。

靠,怕什么来什么,对面真来车了,不是一辆,而是一堆,他赶紧把手拿出来,斜了臊得成个红人的女孩,微笑着把手指伸到鼻子底下闻了闻。

“臭家伙,打死你,打死你!”屠雪挥舞小手打了他两拳头,却见他发动了车子,不敢再闹,只好恨恨地放过他。

不过……不得不说,那感觉相当刺激、相当销魂……

他们找到祁珏后,祁珏刚好做完访问,陪他们到了一家咖啡厅,听完大勇的话眼睛就绿了,“大哥,你这不是害我吗,我一个小小记者,哪敢捅那娄子,就算我是报社总编、就算我是第二个周老虎也不行啊,我请咖啡好了吧,呵呵。”

屠雪扑哧笑了,差点把面前那杯香浓的蓝山咖啡吹飞掉。

大勇翻翻眼,人家小妹妹话都说到这地步了,他哪还有脾气。

唉,难道真的没有办法。

大勇又一次念起了蚩尤的好处,那位老哥起码法力是比这几位小年轻强得太多,能起到主心骨的角色,要是那家伙在,咔咔咔,什么地震局、报纸的都不需要,全市人就都知道了。

祁珏樱唇动了动,似乎还有话要说。

大勇看出来了,摊手道:“和我还客气什么,有话就说。”

“是有点事……不不,还还是不要了。”祁珏犹豫着。

大勇奇怪了:“哎呀,看来这事还不小,得,你哥哥我这忙帮定了,说,不说就是看不起我。”

汗,这台词怎么有点像电影里土匪的对话,而且,貌似他还在上大学,人家已经工作了,到底谁大谁小是个问题。

祁珏见屠雪也用鼓励的眼神望着自己,终于下定了决心,羞涩道:“勇哥,你是学计算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