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34章

自在娇莺-第34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下大半身子紧密地挨在一起,手也拉在一起,她殷红的小嘴就在他身边,颤微微的,仿佛一颗熟透了的、娇脆欲滴的红樱桃。

大勇心里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种陌生的、从灵魂深处涌现出来的激情突然占据了他,这种感情他从来没有从唐小莉处体验过,他为之激动、为之兴奋,直觉地想要做一些疯狂的事情。

而这时老师也帮忙,恰好在侧着身指着投影幕讲解什么东西,他们的位置又在最角落里,偌大的阶梯教室没人注意他们,于是没有半点犹豫,他头一侧就吻上了屠雪的樱唇,同时左右手松开她的手,一下箍紧了她的纤腰。

“唔!”屠雪蓦地呆住,她根本想不到这个无良主人会突然来这手,她的手指倏地收紧,丝毫没有意识到尖尖的指甲已将自己的掌心刻下深深的痕迹。

天啊,他主动吻了我!

少女情怀。其实自从有了第一次,她就不可抑制地在梦中幻想过第二次、第三次,她是只小辣椒不假,但她很聪明、不糊涂,她明白自己的一颗芳心,已经完全牵系在大勇身上。

望着近在咫尺的大勇,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时间,停滞在这一刻。

大勇却没停,也许男人没有满足的时候,也许他是出于一种本能,反正他得了便宜还卖乖,大手一伸就握住了她高耸的胸部,这家伙还贪心的很,不是握住了一边,而是大爪子尽力伸开,一下搭住了人家两只乳房。

只这一下,屠雪魂差点飞掉,所有力气都回来了。

她触电似的离开他的大嘴,用力拍掉他的色手,怒气冲冲地瞪着他,好像下一刻就要用神术把他烧成人棍。

大勇眨眨眼,竟然无耻地做了一个V字手势。

小辣椒保镖气得用力在他大腿内侧掐了一把。

啊呜——

下午练完靶,大勇开车载着屠雪去市天文馆,那里她有一个熟人。

到了天文馆,看到那个郑姓熟人带着暧昧笑意的目光,屠雪不想有反应,奈何小女孩的天性却使她掩饰不住发自内心的羞色,连雪白的脖颈都红了。

大勇没心没肺地得意洋洋中。

对这种关系,他心里只有一点点对唐小莉的歉疚和惧怕,绝大部分的情绪则是骄傲和高兴,这不是说他不爱唐小莉,而是出于一条真理——想让男人不色,除非母猪上树。

那位郑小姐带他们到了观测室,用市天文馆唯一的一台天文望远镜,调整到霍尔姆斯彗星应该在的地方,让给他们看。

“还……真的暗了,靠。”大勇皱眉。

那么大一个天体,自然不会是真的消失,说它没了是指它忽然变回了暗天体。

“嗯,”郑小姐道:“现在全世界的天文学家和爱好者都在研究、讨论这件奇事,它不仅亮度减弱,体积也迅速缩小,现在基本恢复原状了。”

而就在一月前,它的体积比太阳还要大!

大勇皱眉。发克,谁能告诉一声到底他**发生了什么事,天杀的蚩尤老哥,你……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屠雪的心思无时无刻不在他身上,见他有点不妥,连忙谢了朋友,陪他上了车,亲自开车送他。

“小雪……谢谢。”他勉强冲她笑笑。

屠雪此时哪还有一点小辣椒的风范,温柔地道:“应该的,其实……有什么事最好不要憋在心里,说出来就好了。”

大勇鼓了鼓腮帮子,呼出一口气:“没事,就是有点担心我那把没见过面的锁。”

“嗯。”屠雪不疑有它,加快了车速。

大勇倚在靠背上想事。

现在没有人知道蚩尤和他有接触,他是有一杆火焰方天戟不假,但并没有人知道那件神兵属蚩尤所有,就算知道它的原主人是火神的爷爷,公孙家族也不会联想到蚩尤身上去。

第十章 全城搜狗

屠雪和邹子生是蚩尤的后代子孙,要不要告诉他们真相呢?蚩尤并没有交待他要向他们保密啊。

大勇摇了摇头。算了,没有得到蚩尤的同意,他不可以向任何人透露真相。

但是,要怎么把魔神找回来呢?

他烦恼地换个姿势,手不小心碰到了腰间的左轮手枪,那坚硬的现代兵器令他眼睛一亮。

对了,找李局长去,让警方发个全城“通缉”,蚩尤只要还在地球上,不可能总是隐形飞来飞去的,总会在地上停留的吧,比如上次那家伙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盯着他的盒饭那次。

主意打定,他立即让屠雪转向到市公安局去,和宫娜一起找了李局长。

李局长听了他这个古怪的要求,不敢相信地道:“全城搜狗?小张,你也太行了点吧,你那什么狗啊,就算我们的王牌警犬丢了也没这待遇啊。”

大勇道:“局长,相信我,我这条狗,是我们这颗星球上最值钱的狗,因为它是一条异能狗,可以和我交流,全城通缉它吧,保你不后悔,它对我们警方有莫大的作用。”

被诱惑了的李局长眼中直冒金星儿,略一权衡便答应下发通缉令,毕竟,那只是一条狗,不需要什么证据和程序上的确认。

很快,蚩尤的光荣形象在全市人民中间传开了,因为他形象特殊,信息像雪片似的反馈上来,经过筛选,有37%的消息是真实有效的,大勇惊讶地发现蚩尤的足迹遍布全市,不仅如此,他老哥还去了几次外地。

“这……会不会有某种规律?”

一星期后,大勇来到宫娜的办公室,研究着一张地图,地图上详细标出了蚩尤出现过的地方。

这次邹子生也来了,听了大勇的话,他和屠雪也仔细看那地图,看了半天只能摇头,因为地点有几十个之多,显得杂乱不堪,想连条线都无从连起。

“大哥,到底找那条贱狗干嘛,就算它会异能又怎样,丢就丢了呗,你想要,兄弟我再给弄去,说吧,你想要几只?”邹子生对这工作很不以为然。

贱……贱狗?

大勇冲他摇摇头,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可怜的小生,别说大哥不罩着你,哪天蚩尤知道他的后人这样叫他,你肯定死定了。

这时那黄子文探头进来,“哥,你来啦,来我这儿坐会儿啊。”

他锐利的眼神在大勇身上转了一圈,可惜大勇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连屠雪这个保镖也没发觉,这倒也不怪她,她毕竟不是专业保镖,到了警局自然而然就放松了警惕。

等邹子生走了,宫娜问大勇,“大勇啊,到底异能是什么,是某一些人有,还是大家都有,像你会的那些能学习吗,这个……我能不能学学?”

望着她热切的眼神,大勇心说我会个屁啊,就一杆魔炎戟还是人家给我的。他指指屠雪,“这个你要问小雪了,我那都是她教我的。”

屠雪偷偷掐他一把,只好道:“宫姐姐,我也是半调子,有时间咱们可以互相学习。”

宫娜很高兴地应了,“那好,中午我请吃饭。”

“到你家?”大勇故意露出色狼样子。

宫娜白他一眼:“大排档。”

大勇倒塌。

午饭时间很快到了,让大勇高兴的是,邹子生被黄子文请去吃饭了,只有他领着两位美女到了怡然酒家,这家酒店宫娜常来,因为包间已满,他们就在大厅里找了一个偏僻一点的台子坐下,暖气和空调都开得很足,很温暖。

看两位妖娆脱去冬衣,露出山峦起伏的绝美身材,大勇目不转睛地看着,不断吞咽着口水。

宫娜警服下穿的是一件橙色的翻领毛衣,做工很好,在脖子和底边处有花边图案,右胸部有一个徽章,屠雪则穿着一件白色的系扣的毛衣风衣,在两肋处有一些用勾针勾出来的悬挂品,二女都有高耸入云的美胸和纤细一发的柳腰,虽然看不到白光闪耀的胳膊大腿,但看那丝织物下的美体,比之夏天多了一种温馨。

不过……夏天还是快点到来吧。

春天已经来了,夏天还会远吗?

嘿嘿。

宫娜和屠雪都不是普通人,早把他那色样子看在眼里,屠雪小辣椒直接踢了他一脚:“注意风度,再看眼珠子给你剜下去。”

大勇吧嗒吧嗒嘴,拿过侍者递上来的菜单,递给她们,“女士优先。”

美女的饭量都不大,宫娜和屠雪各点一个,就说不要了,大勇本着好事成双的原理,又点了两个,就在他点第四个菜时,身边一暗,一个路过的人停了下来。

“大勇?”

他手上的菜单差点掉了。太巧了吧,是唐小莉!

本来他既没有偷情也没有乱搞,问心无愧,但宫娜和屠雪是两位超级美女,正和她们吃饭联络感情的当口,猛然正牌女友出现,是个男人都会吓一跳的。

“呃……吼吼,你也在这边吃饭啊,怎么没叫我?”他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在皮笑肉不笑。

“嗯,跟几个同学出来打牙祭。”唐小莉的目光飞速在宫娜和屠雪脸上转了一圈,然后在大勇身边坐下,“那边没意思,我坐这边好不好?呵呵,两位,不介意吧?”

屠雪和宫娜也觉得气氛有点别扭,连忙摇头说不介意,然后低头喝茶,不再说话。

岂止是她们,大勇也觉得无话可说,也只好闷头喝茶水发大财。

唐小莉扁了扁嘴:“呵呵,怎么,我来了你们怎么不说话了。”

这话厉害,连宫娜这位警花同学都红了脸,更别提外刚内柔的屠雪小美媚,大勇咳嗽一声,伸手握住她的小手,轻轻一捏,“那个那个……老婆啊,下午有课没,我们去玩啊,踏青。”

唐小莉眼珠一转:“嗯,好啊,不过,就我们俩,还是……”

她拿手比了比,寓意不言而明。

宫娜淡淡一笑,“我下午要上班哦。”

她只是和大勇有共同的爱好,在碎尸案中和大勇合作愉快,对他这个人没什么特殊的想法,所以她很坦然。

屠雪就不行了,她坐立不安,咳嗽一下道:“我是不去的,家里有事,没有我在身边,大勇你小心点就是了。”

未等大勇表态,唐小莉立即眉开眼笑,“没事没事啦,他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既不是国家领导人也不是演艺巨星,谁来害他啊,咯咯。”

于是大家吃过饭后就分手,大勇开着哈弗载着唐小莉去郊外踏青,后者的同学全体鄙视她重色轻友,她说我就重了怎么着,我老公就是我的一切。

大勇听了,心下只余一片感动。

郊外,雪被已经被日渐温暖的风化去,露出一片一望无垠的原野。

现在的城市全是养殖花草,被剪成规规矩矩的样子确实蛮养眼,也有很强烈的美感,但只有到了野外,才能真正感受到春天的脚步已经悄然接近,视线由近及远,青草冒出了淡淡的绿色小嫩芽,那种绿色那样浅,需要泛泛地看才能发现,目光凝聚时是无法看出来的。

草丛中飞快地掠过去两只小东西,那是两只俗称四脚蛇的小蜥蜴。

唐小莉知道那东西是无毒的,一点不害怕,她快乐地张开双手,在原野上飞舞,她小时学过很长时间的民族舞,虽然后来再没上过舞台,但私下里给男友表演过,她身材好,基本功扎实,舞姿相当之美妙,主色调仍是枯黄的原野因为有了她,立时变得生动起来。

大勇趁她舞到身边,一把揽住她,深深地凝视着她:“宝贝,你就是我的精灵,我,爱你。”

唐小莉全身猛地一震。

这是大勇首次主动说出爱她的话,以前都是在欢爱之前问他,他才肯答应一句,而现在,他不仅说了,还富含着丰富的情感,这一刻,她体会到了地老天荒的那种爱情。

大勇对于爱,也有了更多的感念。其实,爱并不需要多大的激情,爱也不惧怕酸甜苦辣,不避讳矛盾与争吵,爱是包容,爱是理解,爱最复杂,也最简单。

唐小莉的眼眸渐渐迷蒙,好看的小眼睛徐徐关上,在男友的怀里,微微向他抬起面庞,春风拂面,白皙的脸蛋反射出阳光般的健康。

大勇低头吻她。第一下就是舌吻,先是纠缠,接着将她的小舌头吸入自己的口腔,从底部卷到尖端,然后摩挲她一点也不粗糙的舌面。

女友不仅肌肤棒,各处细节也非常好,比如舌头,人的舌头上面遍布味蕾,是有一点点粗糙的,她的舌头则是平滑的、细嫩的,再比如脚丫,人类是直立行走的动物,脚部很难保持婴儿般的柔软光滑,她的小脚丫则连脚跟都保持着“婴儿水准”。

“大勇,你爱我吗?”

“爱,当然爱。”

“你会娶我吗?”

“会。”

天地在转,原野的清香近了。

女孩的身体柔韧如青草,打开时又如绽放的鲜花。

大勇温柔地压着她,用前所未有的坚定向前挺进……

第十一章 教训学痞

这是一个宁静的春天。

这是一个骚动的午后。

男孩和女孩,男人和女人,以蓝天为被,大地为床,在这寂静无人的旷野做着最原始的运动。今生今世,他们永不会有片刻忘记此情此景——人的一生,如果没有一两件值得记住的事情,那是莫大的悲哀。

回家的路上,大勇时常与女友温情相视,毫无疑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