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3章

自在娇莺-第3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张大勇本想问任紫衣为什么她家不搬到山下去住,幸好又把话噎了回去。人家家里什么情况难道他不知道吗,真是脑袋进水了。

回到家,他向任紫衣伸出手,“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张大勇,呵呵。”

也许是因为他的捐助者身份,和任紫衣相处他没有半点初识的窘态,话说回来,这家伙好像跟谁都是自来熟那伙的。

“啊……大勇哥好。”任紫衣脸红红地和他握了一下手,又碰了蛇吻一般急忙松开。她小女孩心态,正为刚才路上邻居们异样的注视羞涩不堪。

张大勇自顾自地在院里支好小桌,把一堆好吃的摊开,“来,红肠、辣鸭脖、卷饼、拌凉菜、汉堡包、蛋挞、鸡翅、饮料、甜筒,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你,你怎么哭啦?”

第四章 提议

任紫衣连忙抹了一把眼泪,歉然道:“真不好意思,大勇哥,我就是忍不住,今天,是我最幸福的一天。”

“以后,幸福会一直陪伴着你的。”张大勇微笑着看着她。

容易满足的人将更容易得到幸福,不是吗。

“嗯。”任紫衣低下头,不再流泪,脸上只余灿烂的笑容。

“吃吧,多吃点。”张大勇一次又一次,亲手为小女孩夹菜,自己倒没有吃多少,看着她轻声答应,小心翼翼地夹起幸福的菜肴,用心地咀嚼每一份味道,他就已经饱了。

唐小莉说他伟大,他不觉得,他惭愧,惭愧为什么不早一点帮助任紫衣的家庭,那样,或许她的父母就不会因为对生活绝望而自杀了。

那天接到电话带给他的冲击,直至现在还没有消散。

父母之爱,是人类最伟大的情感。他理解任紫衣的父母是因为不想继续拖累她,所以双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但他不认为那是正确的选择,因为那样的伤痛很可能并非幼小的任紫衣能够承受的,父母之逝,也许会是她一生的梦魇。

她没有做出过激的行动,真是万幸。她的确有着坚强不拨的精神。

吃过饭,张大勇趁任紫衣收拾饭桌时,进屋打量了一下任紫衣的家。

相对于普通农村人家宽大的住房,她家只有两室一厨,都很狭小。顶棚糊着报纸,墙面斑驳失修,室内用“家徒四壁”来形容正合适。这处山区已经通了电和自来水,但她家竟然连台电视机都没有,唯一的电器只是一台半新的电饭煲,家具也不知使用了多少年。

但是,尽管家境如此,她的家却收拾得井井有条,从里到外都很整洁。有一个房间明显看出是她的少女闺房,室内的摆设和色调搭配显示了她玲珑的心,被褥是紫色的,几个剪纸小饰品也用紫色的彩纸包着,处处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望着那些剪纸饰品,他发出由衷的赞叹。无论是火红的福字,还是金色的风铃,或者绿色的竹林,个个都那么漂亮,那繁复、独具匠心的样式,让他看了眼花缭乱。

“大勇哥,”身后响起任紫衣好听的童音,“我只会这个,本来想给你寄去一份,可是试来试去,总没有满意的作品,所以拖到现在,请别怪我。”

张大勇摇头:“怎么会,你有这份心我就很高兴了,我会等着,你一定要送我一份最漂亮的剪纸哦。”

任紫衣高兴地应道:“嗯。”

从开始到现在,张大勇没有一句劝慰她的话,但从行动上,他始终不忘引导她、开解她,让她重新燃起生活的信心,和对未来美好的憧憬。

贫穷并不可耻,苦难也无摧毁性的力量,关键在于人心。

任紫衣果然和他想象的一样,对自家的穷困她没有一丝羞赧的意思,既不做作,也不耿耿于怀,她是一个自尊、自爱的少女,所以他相信她会坚定地走下去。如此,他此来就算圆满完成任务了。

不过……

他心下一动。来的路上,在飞机上的一个想法又涌了出来,这想法一旦涌出,就不可抑制,而且以他的能力,实施起来没什么难度,鉴于她的前途着想,替她安排这一步吧,答不答应由她自己选择,起码自己心意到了才行。

他转过身道:“小衣,为了你的前途,我有个提议,不知当讲不当讲。”

任紫衣就在他身后,听他说得郑重,知道事情不小,连忙点头:“大勇哥你说。”

双方距离很近,这一细看,张大勇才发现任紫衣面部线条很柔和,配合明亮的双眸和小如樱桃的嘴唇,竟然长得非常美丽,明显是个美人胚子。平时可能营养不良造成的瘦削和难看的肤色掩盖住了她的底蕴,这是一块纯洁的、未经雕琢的朴玉啊。

任紫衣见他怔怔地望着自己未说话,略有不安地轻叫道:“大勇哥……”

张大勇回过神,“啊啊,呵呵,小衣,想不到你长得这么漂亮,把哥哥都看呆了,哈哈。”

任紫衣毕竟是个小女孩,怎能不爱美,跺脚娇嗔,“哎呀,大勇哥——哪有嘛!”

两人相视而笑。最后一点陌生和隔阂,也就在这一笑中消失无踪。

张大勇让她带着出去逛逛,路上,一边望风景,一边把自己的建议和她说了,很简单,他要带她走,去他身边读书,让她享受更好的教育和生活,至于户口和入学等问题,他家亲戚帮得上忙,不足为虑。

任紫衣很意外,也很高兴,这里已经没有了让她眷恋的元素,张大哥人好心善,外面的世界又那么精彩,随他走是好棒的主意,但是……

她犹豫再三,歉然道:“大勇哥,感谢你的建议,但我还是不出去了。”

张大勇仰头看看山顶,接着望向女孩。

这里已经离她家的居民区颇远,山上的气温总要比山下低一些,虽然她衣服穿得不少,小脸还是冻得发红,倒让她的脸色变得正常了些。瞧她低个小脑袋,躲闪着自己的目光,明显言不由衷。

“是因为担心钱的问题吧,”张大勇一笑,“完全没必要,这些我都考虑过了,到了那边你还可以卖剪纸作品,那价格绝对会让你吃惊,没多久啊,没准你就成小富婆了,我得朝你要钱花呢,哈哈!”

任紫衣听了,倏的抬起头,眼睛里闪过的光亮令天地失色,“真的!大勇哥,你别骗我!”

“怎么会,小傻瓜。”张大勇知道事情成了,心情大好之下,竟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摸上了才醒悟这个动作有点唐突了。

“唔。”任紫衣羞涩地低下头,捏着衣角道:“那……我愿意跟你去。说实话,虽然山里人大都心地好,可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我……我怕……”

坚强只是一种麻醉。她,毕竟是一个14岁的小女孩!

感受着她心底里的孤独与无助,张大勇忽然做了一个自己也吃惊的动作,张开怀抱,将她揽入怀中。

“大哥!”任紫衣纤细的胳膊绕到他背后,用全身的力气抱紧他。她没有流泪,泪已干,有的,只是浓浓的感动。

新的希望,在小女孩心底无限滋生。人间,真情永远。

不知过了多久,天上悠悠扬扬飘下了白雪,慢慢将山上犹绿的松林漂成白色。

任紫衣放开张大勇,举着小手,快乐地又蹦又跳。本地即使是在山上,也很少看到下雪,这是否是一种吉祥的预兆?

欢笑是可以传染的。张大勇微笑着看着她,真想和她一起舞蹈,可惜他年龄已过,觉得自己要是那样做,有点装嫩的嫌疑。

他的目光忽然一凝。

远处某棵大树后面有个人,正探着头往这边瞅。那人黑黑的脸,年纪在二十岁左右,身上竟然只穿了件西服。

任紫衣虽然在玩,其实无时无刻不在注意张大勇的动静,见他发呆,忙跑到他身边问什么事。

张大勇指指那边,“你看,那个人是不是找你的,怎么穿那么薄,不怕冻死啊。”

任紫衣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见那人已经从树后走出,向这边走过来。

“啊,是他!”

“这人有问题?”张大勇注意到她一脸厌恶。

“嗯,”任紫衣向他靠近一点,低声道:“这人也是我们山上的,从十二岁就在外面打工,他……不是好人,上次回来看到我,就说要和人家处对象,还找人说媒,人家不理他他还缠着,不要脸!”

张大勇扑哧一笑,拍拍她的肩,“那有什么的,窈窕淑女嘛,小人也好逑啊。”

任紫衣瞪了他一眼:“大勇哥!”

“是是。”张大勇不敢再和她开玩笑,举手告饶,“没事,有我呢,看我的。”迎着那青年走去。

那青年却根本不理他,直勾勾地盯着任紫衣,心痛地道:“紫衣,我都知道了,这不赶紧赶回来看望你,你还好吗?紫衣,答应我,和我过日子吧,有我保护你,没人敢欺负你!”

说着,他狠狠瞪了张大勇一眼。

张大勇心想我靠,我倒成了欺负人的啦,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不过这家伙的语言竟然很溜,不愧是在外面混过的,换作普通小姑娘,没准真被他感动了呢。

然而任紫衣是何等人物,只听她用那比冰雪还要冷几分的声音道:“何志强,请你不要再说这种话,大家虽然邻里乡亲住着,我家和你家却没什么来往,我更是不认识你,请别再骚扰我。”

第五章 爆炸

任紫衣的话已经非常不客气,如果是张大勇绝没脸再呆下去,可惜那位何志强根本不以为意,翻来覆去只是说那几句话,瞧那意思他瞧上了女孩,女孩就一定会同意。

对这样的强盗逻辑,任紫衣气得骂也骂不得,打也打不得,漂亮的大眼睛直忽闪,小脸更红了。

张大勇哪能眼看着这可怜的小姑娘受流氓的气。他见过类似的厚脸皮型人才,对付这样的人,不出一点狠药他肯定要纠缠个没完没了,是时候出场了。

他上前一步挡住了他的身子,微笑着道:“这位兄弟可能不知道,紫衣的年龄只有14岁而已……”

“那,那又怎么样,”面对个头足足高过他一头的张大勇,何志强有点紧张,向后退了一步,口吃道:“我们这儿14、5岁结婚的多得是,结了婚过几年再办结婚证嘛,再说,就算一辈子不领结婚证也没人管。”

张大勇眉毛一挑,“哦,是吗,那么我请问你一句,结婚是不是两个人的事,你一个人能定?结婚,是不是要自愿?紫衣她那么讨厌你,难道你看不出来?醒醒吧兄弟,要是多恳求几次、多磕几个头就能求成婚,世界上的美女都被狗娶回家去了。”

任紫衣发出“嘻”的一声,连忙掩住小嘴。

何志强胀红了脸,“你,你是谁,和,和紫衣什么关系?”

“我?我是她远房表哥,是她的保护神,”张大勇张臂揽住任紫衣的肩膀,“你别以为她父母逝世就可以欺负她,实话告诉你我这次来就是接她的,你别再骚扰她,赶紧滚——”

最后一个字他语速突然变快,是吼出来的。

何志强明显吓了一跳,捂着胸口跑出老远,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嘴里不知嘀咕了几句什么,落荒而逃。

任紫衣指着他的背影哈哈大笑,声音如银铃般悦耳,在山间回荡。

张大勇也很开心。小女孩的神情上,终于有了那些本属于她这个年龄的东西。唉,如果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苦难多好。

好好地逛过山景,回到任紫衣的家时也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中午的菜还剩下很多,他们没有再开新的,饱餐了一顿,就准备睡觉了。

任紫衣红着脸让张大勇睡到她的房间去,说另间房是她父母的,意思怕他嫌弃,张大勇哪里肯让,任紫衣到底拗不过他,只好回了自己房间。

张大勇打了几通电话。第一个是求亲戚在那边安排好接收任紫衣,亲戚的能量足,答应以最快速度落上户口、找一所离他大学近的好高中。第二个电话打给姜老师,让她帮忙办理这边的转学手续,本来以为起走小衣的户口一事得自己跑,没想到姜老师主动说她有熟人,要帮着办,省了他的事。

第三个电话打给唐小莉。到江西后就给她报了个平安,她不要生气才好。

“小莉,在干嘛?”他柔声说。

唐小莉哼一声:“上网玩呢。你怎么才打电话!太不像话了吧你!”

看起来情况还不错,没有变河东狮。

张大勇倚在床头,把见到任紫衣之后的事情说给她听,说的过程中任紫衣进了房间,搬一张凳子坐在他身边,注意听着他打电话。

大勇看看她绞在一起的手指,知道她有点彷徨不安,忙结束了和唐小莉的谈话,安慰她不要怕,唐小莉是很好的女孩,她们一定会相处愉快的。

“大勇哥,唐姐姐她,她会不会讨厌我……”灯下,任紫衣小嘴微撅,紧张的神情惹人爱怜。

张大勇笑了,“小傻瓜,你是我请去的客人……嗯,不,应该说我就是你的亲人,她怎么会讨厌你,她是我的女友,不支持我的工作哪成,还想不想进我家门啦。”

“呵呵,那算什么工作嘛。”任紫衣放松下来,吁了一口气。

张大勇想起一事,翻开包,把唐小莉买的那件新衣服拿出来,“差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