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29章

自在娇莺-第29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很好,又有几个单下来,他飞快地将之转给销售部,后者自会通知财务室查账,查到货款到了,销售部再转给工厂发货,这套流程很简单。

他不是经理,但做这种业务很有成就感。因为他不喜欢完全依靠自动化,对那种行径嗤之以鼻,所以做的这套电子商务都需要他最后把关才行,没有他的许可,销售部只能看到订单,而无权处理。

1小时后。他在看了一堆小说、美女图、视频后,心满意足地关了电脑。尽管这电脑的电池是9芯的,出发前也充足了电,也得省着点用,不然晚上就没得玩了。

“勇哥。”下面小衣在叫。

“嗯?”他探出头,发现她已经把那盒子收起来,小手里转着一副扑克。

小姑娘仰望的眼睛亮晶晶的,“别总自己呆着啦,陪我们玩扑克好吗。”

“一起?”

“当然。”

大勇看看屠雪的臭脸,嘀咕一句不和她一般见识,下了床铺,坐到她对面,小衣也下来,坐在他身边。

屠雪秀眉微皱,樱唇动了动,终究没好意思拒绝小衣的好意,放下手里的GAMEBOY。她知道小丫头是不想让自己感觉受冷落才建议要打扑克的。

三人简单商量一下,决定玩二打一,输的人贴纸条。二打一这种玩法战斗激烈,很容易挑起气氛,屠雪一会儿和小衣一伙,一会儿和大勇一伙,很快就融入到他们中间,渐渐有了笑容。

“40分啦,勇哥你输喽,来,贴一个。”

“瞧瞧咱这牌,35分我全收了,谁也别跟我抢哈!”

“我靠,这样的牌也输,见鬼了!”

大勇越打越是愤愤不平,断定某女用了某种卑鄙的神术,到了车厢里亮灯时,他脸上已经荣幸地被美女的口水沾满——也就是说贴满了纸条。

不过也有个天大的好处,因为床小,和小衣挨得又近,他虽然很往里靠了,仍然免不了和小衣的大腿碰在一起,无敌小美女的美腿弹性惊人,每一碰触都令他口干舌燥,一开始还假惺惺地尽力避开,到后来他不仅不动地方,有时小衣的腿离开了,他还借抓牌的动作主动和人家挨挨蹭蹭,而且常常做深呼吸运动,呼吸二女处女芳香。

哈——真他妈是绝顶享受啊。

这要是和两个男同学一起走,就只能闻一路臭脚丫子味了。嘿嘿,有福有福。

小衣似乎对此一无所觉。屠雪却于偶然间发现了他无耻的行为,鄙视地瞪着他,害他脸如火烧,差点把满脸纸条点燃。

幸好观音菩萨保佑,这时公孙小怜的电话过来了,他借口接电话躲了出去。

走到车厢连接处他接起电话:“小怜你好啊。”

“大勇你好,还得坐几小时?”公孙小怜的声音轻快,听起来心情不错。

大勇看了看外面,“嗯,晚上10点能到家,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有事?”

公孙小怜笑:“是。我没去送你,没生气吧?”

大勇装哼哼,“当然很受伤啦,到现在还……开玩笑开玩笑,邹子生不是也没来吗,我没事的,送什么送,我又不是七老八十。”

“嗯。其实是这样,我本来想去送你的,结果被家里叫回去了就没去成,我得到消息,邹子生没去也是和我一样的原因。那就是……我们两家的家主为了进一步表示诚意,准备各自给你立一个保密账户,拨一笔款给你,另外我的父亲还会在春节前亲自赴你家,请求你的接纳。”

“我的天啊,不是吧!”大勇惊叫。

收了电话回去,很长时间他都迷迷糊糊。

不过有一点他很肯定,这个钱,他不能要。

幸福来得太快,就是深渊了,换言之,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不会平白无故地掉馅饼。钱是好东西,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一路晃荡着,他的决心也慢慢坚定。唐小莉最明白他这个人,他决定了的事,一般不会再改——这次,只能让两大家族甚至四大家族的家主失望一下了。

火车10点20分准点到达他的家乡D市。

下了车,他首先停下来,深深地呼吸。清新、甘甜,带着一点冬夜熟悉的寒冷,这就是家乡的味道。

在这里,他度过了童年、少年时光,两年前他从这里踏上前往大学的路程时,他难得地哭了,那天送他的有父母、亲戚、朋友,他没有让家人送,自己孤身一人到了陌生的他乡,飘零至今,第一学年他为了工作没有回家,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外面过年,家里打了多少电话、吃了多少埋怨,现在,他终于回来了!

屠雪望着这个男人的背影,一瞬间,寒冰一块的心灵竟有了一丝暖意。

任紫衣挽起哥哥的胳膊,“勇哥,我们走吧,人快走光了。”

大勇一笑,招呼屠雪一声,“走,我没给家里打电话,咱们打车回去,给他们一个惊喜。”

“嗯。”

大勇忽然住了脚,疑惑地看了一眼屠雪。后者处之泰然。

听错了?刚才好像是两个应声。

他摇摇头,当前带路。车站广场前就有无数出租车和小客车专门等站的,他们选了一辆宽大的红旗,一路向他家驶去。

任紫衣毕竟年少,在车上时又没有睡,下车的时候竟然睡着了。

屠雪就要推醒她,大勇摆摆手阻止了她,示意她拿着三个人的包包,他则弯腰把小姑娘抱了起来,进小区、单元门,一直抱到电梯里上到十五楼,小丫头被电梯的声音惊醒,慌忙挣着下地,十分不好意思,被他好一阵取笑。

开门的是妈妈。

妈**泪一下就掉下来了。

大勇本来以为长大后的自己再也不会哭,却没想到此情此景如何能忍,也哭得唏哩哗啦。屠雪始终跟在他后面,悄悄地扭转身子,拭了一下眼泪。任紫衣早已热泪盈眶。

“好啦好啦,大勇都回来了,你哭什么。”爸爸出现在门边,目光越过他的肩膀,“她们是……”

“这位是我同学屠雪,这个小姑娘是我领养的女儿。”大勇大言不惭。

二老都吓了一跳,“什么!”

任紫衣头一回听勇哥叫她为养女,还是当着二老的面,她不知该叫他们什么,手脚都不知往哪儿摆。

屠雪则淡淡地叫了一声叔叔阿姨好。

大勇坏笑,“走吧走吧,咱们进屋说。”

张父张母不是那种爱啰嗦的人,赶紧让他们进去,为他们煮了一点夜宵,慢慢听大勇说了任紫衣的故事,不由唏嘘。

张母慈祥地摸了摸小衣的头,“丫头,以后你就是我们家的一员,你和大勇没差几岁,别听他胡说,叫他哥哥就是了。”

“嗯,其实以前我就叫他哥哥的。”任紫衣被老人的手摸在头上,只觉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投入心湖,心湖荡漾开来,产生道道波纹,那波纹越来越大,渐渐形成永恒的节奏和旋律,她知道,这种感觉就叫做幸福,它再也不能磨灭,她的一生都将与张大勇不离不弃。

屠雪呆呆地望着眼前感人的一幕,此刻,那个可恶的张大勇,好像顺眼了许多……

第三章 牛叉大了

今天是周末。

张大勇睡醒时已是清晨,外面小鸟的欢唱声不绝于耳,打开窗帘,他对着阳光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回家第一天而已,早起锻炼身体的事还是向后推迟一天吧。

他给自己偷懒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伸几下脖子扭几下腰,他穿着睡衣出了阁楼,到楼下洗手间洗漱。客厅没人,餐厅里有人说话,可能大家已经在吃饭了。

昨晚有2位娇客在,他这个主人当然要礼让,乖乖地让出自己的房间给小衣,客房给屠雪,自己则睡在阁楼,阁楼里没有电脑没有电视,反正他也困了,几乎着枕头就睡着,连唐小莉的电话都忘了打。

洗漱完毕,出门看见屠雪和小衣在客厅,估计她们刚吃完饭,刚才的吵闹声是在抢着洗碗吧,不用说肯定被老爸老妈撵出来了,他挥挥手:“美女早,一会儿带你们出去玩玩。”

屠雪本想呛他一句早个屁、已经快8点了,一听后面的话立即打消了念头,年青人谁不喜欢玩,特别是到了一个新地方,国内国外的名城她倒是没少去,D市她从来没来过,自然想逛一逛。

大勇胡乱吃了点东西,和爸妈说了一声要出去玩,就带着小衣和屠雪出去了。临走,妈妈把他拉到一边塞给他一沓钱,估计怎么也有1千多,他不要,妈妈死活要给,说他自从找到工作都没用过家里钱,她不高兴。

他笑呵呵地亲了亲老**腮帮子,又掐了掐老爸的大肚子,换来一个小小的耳光和板栗。这就是老人的心,可爱的父母。

D市的市容市貌很好,建筑有自己的风格,街道宽敞整齐,他们家住在2环内,离市中心只有20分钟车程,不过离风景区就远一点了,就算打车走也要1个多小时。

“早知道开车回来了。”大勇撇嘴。

小衣新奇地张望着周围的景象,“勇哥,咱们就这么走着吧,对了,你小时候在哪所学校上的小学和中学?近吗?”

大勇见屠雪也好奇地望着自己,哈哈一笑,指了指远处的一栋教学楼,“那边那个是中学,初中高中都在一起,小学是它后面的楼,紧挨着,我爽吧,等于是小学到高中就没动过地方。”

屠雪不屑:“那岂不是坐井观天。”

大勇瞪着她:“屠丫头,我命令你做一件事。”

屠雪虽然十分讨厌他用“命令”这个词,却也挑不出什么,人家是那个什么狗屁主人嘛,只好从牙齿缝里挤出一个字:“说。”

“请你立即回家,拿行李走人!”大勇突然加力喝道。

二女怎也未料到刚才还心情愉快的他突然发飙,回家第二天就赶人走。屠雪呆了。小衣也呆了。

一直以来屠雪都对大勇不太友好,是因为她小女孩心理,认为她堂堂屠氏大小姐,竟然被这小子占了初吻,又亲又摸,还要屈尊当他的跟班,难道不表现得委屈一点,还要表现得欣喜若狂荣幸之至吗?

屠雪只觉无限委屈涌上心头,跺了跺脚,转身便欲跑掉。

小衣一把拉住了她,回头道:“勇哥你怎么啦,你瞧你把雪姐姐气的!快帮我拉住她啊!”

张大勇本来不准备在伺候这位小姑奶奶,但见屠雪一双大眼朦胧起雾,泪珠差一点就要滚落,心下不禁又软了,再怎么说那事也是自己占了便宜,如今拿主人的身份欺负人家,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你站住。”他说。

屠雪倒也听话,不再挣扎,但也不转过身,就那么垂头站着,小手揪着衣角,像个受气的小媳妇。

大勇好气又好笑,真没想到屠家大小姐也有这种姿态的时候,这位可是传说中的神裔啊。

“好啦好啦,小姑奶奶,”他走上前去,学着古代书生的样子作了一个揖,“算我不对,我给你陪不是,你不要走了好不好。”

笑是会感染的,小衣首先咯咯娇笑,屠雪终也憋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小脚丫跺了跺,小蚊子样的小声道:“无赖!”

大勇也笑,不过也要趁这机会说说她:“咱可说好了,你不许走,但也不许再抢白我,不许挖苦我,不许对我翻白眼,不许阳奉阴违,不许……”

“你!”屠雪转过身,柳眉直竖。

“最后一项,不许躲雪球!”大勇俯身捏了一把雪,未等起身就飞了出去,正击中屠雪美好无限的胸前。

屠雪哪想到这无良主人竟然如此无耻下贱,呆了一下后,尖叫着向他冲来,他倒聪明,笑嘻嘻地拿任紫衣当挡箭牌,把着小衣的小腰以她为轴心前后左右窜来跳去,屠雪不敢用神术,一时之间还真抓不住他,到后来她也爱上了这游戏,想办法解救了小衣,联合起来抓雪团和他对打。

美女银铃般的欢笑声吸引了很多市民驻足,人人脸上现出笑意。

年轻,真好!

D市经济发达,市中心可逛的地方很多,又是周末,人如潮涌。他们逛得很尽兴,感觉时间没一会儿就到了中午。

“饿了吧丫头,要不要去吃饭?”大勇宠溺地摸摸小衣的头。小姑娘营养上来了,连带着头发的质量也好了,乌黑发亮,本来的学生头现在已经长成披肩发了。

“唔,”小衣看了一眼手机是11点过几分,问屠雪:“雪姐姐你说呢?”

屠雪点头,“吃吧,其实我也有点饿了,呵呵。”

“好,走,咱们上商场顶层美食天地去吃。”大勇带着她们上了电梯,想了想回过头,“小雪,以后多笑笑吧,我喜欢,嘿嘿。”

屠雪虽然红了脸,却不甘示弱地翻了个白眼:“去死。”

因为顶层的快餐类食物弄得还真挺好吃的,更重要的是卫生条件非常好,所以逛商场的人一般不会去外面吃饭店,逛累了就上去吃点东西,再接着逛。等他们到了的时候,里面已经是人山人海,大勇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三人位,赶紧让她们占上位,自己去订餐。

他当然没白和二娇“同居”,对她们的喜好了如指掌。屠雪小辣椒喜吃辣,他给她订了一份川味香菇辣面。任紫衣喜欢吃鱼锅,他也喜欢,就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