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24章

自在娇莺-第24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大勇噎住。

屠雪白玉也似的小手一翻,手上出现一台照相机,递给他,“拿去,也许你会感兴趣。”

大勇接过相机,莫名其妙地看向她:“你的意思是……”

屠雪淡淡道:“不好意思,一直想用什么方式帮你,晚了几天才研制出来,这叫情景追溯机,影像、声音俱全,会对你同学的案件有很大帮助。”

大勇惊愕,猛地抓住她纤细的胳膊问:“你是说它能追溯出以前发生的事?比如,是谁放了那瓶神水?”

“孺子可教。”屠雪甩开他。

第十五章 黑手

刚刚被班导师训完大勇就犯戒了,课也不上,带着屠雪急匆匆地埋头往宿舍跑,一路上遇到熟人也自动忽略,他太想知道事情真相,不想被任何人任何事情打扰。

可惜怕什么来什么,拐过一个楼头,他俩就被一队人马拦住了,领头的正是公孙小怜,那些人有她的同学、有自告奋勇的护花卫队、还有几名是保镖。

见到大勇她眼睛一亮,向其他人挥手告别,走过来挽住了大勇的胳膊。

大勇分明感受到从她的支持者处发射来的传说中的杀人目光,以及身后屠雪的冷哼。

“呃……我没什么可说的。”他抢先举手交待。自从认出他的神兵是火焰方天戟,公孙小怜就总缠着他问东问西,大有不问出底细不罢休的趋势,**,我就不说能咋滴,校花的性骚扰也是骚扰丫!

公孙小怜噗哧一乐,“我又没问你那个,你要干嘛去,我陪你。”

“那个……我尿急,上厕所。”大勇编了个蹩脚的理由,他不想让她跟着,虽然校花美得冒泡,虽然压在自己胳膊上的挺翘淑乳弹性惊人,虽然他正想入非非。

没想到校花大人面不改色地道:“哦,上厕所嘛,她可以陪着,我就不行吗?”

大勇抹汗:“马上就要上课了哦……”

“翘了,正好没试过呢。”公孙小怜潇洒甩头,带动美好的胸部在他肘部一蹭,一道电流自那禁地倏的传递到全身,从未领教过的刺激把她吓了一跳,忙不迭地放开。

大勇知道被她缠上就脱身不得,只好道:“O啦,其实我是想调查一件事,也没必要瞒你,Followme。”

公孙小怜见他应允,顿时忘了刚才的尴尬,高兴地向身后一甩头,冲屠雪示威式的扬了扬柔和的小下巴,后者扁嘴扭头,两人像斗气的孩子,大勇忍不住为这有趣的画面偷笑。心里却有一点失落:你示威就示威,干嘛放开手嘛,让俺再享受一会儿多好,还有屠雪小妖精,你什么时候也冲动一把呢……

宿舍到了。

恰是上课时间,走廊里没人。二女第一次进到男生宿舍楼,好奇地打量周围。

大勇掏出那小巧的相机,按下电源钮。屠氏强大,这相机做的就跟普通的数码机一个样,但背面显示屏清晰地还原出镜头前的景物,竟达到了“人眼”级别,眼睛是大自然赋予人类的绝妙器官,在成像界,尚没有任何一台机器能达到人眼对色彩和景物的还原,多少都会有一点失真的。

大勇感激地看了一眼屠雪。只看这台机器就知她费了相当多的心血,这东西已经严重超越了地球科技,要是暴露在世人面前,价值连城。

屠雪淡淡地道:“侧面有一个暗箱,用你的食指按一下,这个我都开不了。”

大勇依言打开那个暗箱,里面自动以匀速弹出一个银色的小转轮,上面标示有时间刻度。

“直接用的话是小时档,转轮旁边的三个档,第一个是天数档,第二个是月份档,第三个是年份档。”屠雪介绍,没有半点得意,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大勇和公孙小怜已经听呆了。太牛叉了这机器!

狗仔队要是得到它,天下的明星都不敢玩潜规则了,陕西周老虎的真相也昭然了,天池怪兽上岸了,尼斯湖怪兽无所遁形了,UFO也下地尿尿了……

公孙小怜小心翼翼地说,“大勇,你呆了5分钟了哦。”

大勇从意淫中恢复,吸了一下嘴巴,“啊啊,不好意思走神了,呵呵,来吧,我们往前倒几天,看看到底哪个孙子下的套让我室友钻。”

时间刻度调到天数,很快就找到了发现神秘包裹的那一天,再把时间刻度调到小时档,一格一格地慢慢查看,一直没有找到什么异常。

两名大美女一开始还帮他盯得欢,后来就不敢看了。地球人都知道男生宿舍楼是什么样子,怪异行为比比皆是,唱歌抠鼻孔捶屁股扭腰抛媚眼的千姿百态,帅哥还好,就怕那些人妖状的物体浑身脂粉气惺惺作态,简直吓死人。

大勇笑言这还算好的,毕竟不是夏天,要是夏天你看到那些臭拖鞋烂袜子,那才是真吐呢。这家伙到底是男性公民,一人孤军奋战,终于找到了那个期待已久的画面。

但放包裹的并不是人,而是一只手,那是一只男人的手,粗糙,有力,突然出现,放下包裹在门上敲了两下,就消失在空气中。

大勇大感泄气,盯着相机骂了一声。

公孙小怜和屠雪闻声知道他有了发现,凑过来让他回放一遍录相。

大勇摇着头把影像再放了一遍。

“等等!”公孙小怜忽然叫停,“再放一遍。”

大勇精神为之一振,连忙倒回去,按下播放钮。

公孙小怜伸小手按在暂停钮上,凝视观看着图像画面,在那只手敲门时飞快地按下暂停。

她回头看了看屠雪,“这个人应该用了隐身术,你瞧这姿势和高度,他是蹲着的,你见过这种隐身术吗?”

屠雪不屑地道:“屠氏一族丢不起那个人,隐身还要剩下一只手,切。”

公孙小怜娇躯一震,缓缓道:“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市和谐医院,最好的病房。

这里专为权贵服务的VIP天字第一号包房,说是病房,其实装潢得跟七星级宾馆似的,就算迪拜酋长到这儿来也说不出二话来。

杨小邪此时正躺在床上,舒爽得仰着脑壳,双手扶着一位骑在他身上的爆乳美女,帮助她奋力起伏。他鼻子术后不久,仍贴着十字贴,所以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从他往死里干那美女,想必是把那女人当成出气筒了。

美女穿着一身粉色护士服,头上的护士帽戴得正正经经,胸襟却被拉开了,两只庞大的乳房随着她的动作上下掀飞,殷红的乳头证明她绝对是一名未经多少人事的少女,短裙褪在腰上,内裤歪在一边,时开时合的大腿不时露出她那不足为人道的妙处。

杨小邪嘿嘿淫笑着,不时在她雪白的大腿上、纤细的腰肢上、丰乳上掐两把,再或者抄到她大屁股后面用力拍击,弄得少女娇哼不已,发出不知是痛楚还是快乐的呻吟,加上他们连接的部位那种特殊的声响,室内气息火热,连透过窗纱射进来的光线都泛着淫靡的味道。

正进行到如火如荼时,“哐当”一声惊天巨响,门被人一脚踹开。

杨小邪勃然大怒,挺起身子就要发飙,但当他看清那人竟是张大勇,那日的余威仍在,吓得竟没敢当场发作。他身上的女人则尖叫着从他身上滚到床下,缩成一团,像只刚出水的大虾米,曲线倒有一种破坏的美感。

张大勇看都没看那少女,冷冷地道:“警察办案,闲人回避。”

“是是。”少女一迭声地答应着,胡乱整理好衣物,低着头一溜烟跑了出去,还乖巧地把门关上了。

杨小邪根本没有理会她,对于他来说女人只是一个发泄的工具,一个符号。

他故作镇静,“外面的卫士呢?”

“被我的手下弄晕了。”张大勇盯着他。

杨小邪脸上的肌肉抽搐一下。张大勇有个屁手下,能让他轻松找到自己的,肯定是公孙小怜无疑,自己被彻底抛弃了。

其实这段时间冷静下来他也想通了,公孙小怜不会说假话骗他,应该的确和张大勇没有私情,但是她为了家族毫不犹豫地就舍弃了和他的感情或者说友情,这让他心灰意懒。

“你来干什么?”巨大的打击下,他反倒变得从容,拽过毯子把已经软了的东西盖住。

如果是平时,大勇一定会对他的既黑且细又短的虫子好好嘲笑一番,但今天他没那兴致,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你,本姓姜,叫姜小邪,是不是?”他慢慢地走近床边,问。

杨小邪并不意外,苦笑:“小怜对你还真够意思,我所有的底都告诉你了吧……不错,我就是炎帝最新一代的后人。”

“难怪,”大勇冷笑:“我就很奇怪,你怎会为了虚无缥缈的所谓情变像条疯狗一样暗杀我,不光调动了你们的神箭队,还派出最强的家丁来牵扯黄帝和蚩尤的后人,呵呵,原来是计划已久,小怜的事只是一个引子,你们根本一早就想杀了我!”

杨小邪吸一口气,点头承认,“是,其实我之前就收到了家族密令,知道蚩尤的封印之匙出现了,是一个人,就是你。”

大勇耸耸肩,“无所谓,既然命运把我推上了风尖浪口,我也没什么可以抱怨的,但是你看看这个!”

杨小邪接过那台相机。

当他看到那只突然出现又随即消失的手,莫名其妙地看向大勇,问:“这是什么意思?”

第十六章 霉星

张大勇向后退了一步,恰好坐进松软的真皮沙发里。

作人还是要有张有弛,他并不想总是咄咄逼人。

他点点相机,“那只手的主人正在用隐身术,你应该看得出来。”

说到隐身术,结合画面中的场景,杨小邪这下有点明白他的来意了,皱眉道:“接着说。”

张大勇亦皱眉:“贵祖先炎帝,中国的太阳神、农业之神、医药之神,和黄帝并称炎黄二帝,我们中国人都叫作炎黄子孙,可想而知他的丰功伟业有多么的震古烁今。而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我们所景仰的神农氏。”

杨小邪朝天作揖,“先祖伟大,孩儿膜拜。”

“传说神农氏心系百姓,尝遍百草始有医药,曾一日之间而遇七十毒,终于因为误服断肠草魂断人间,可悲可叹,人类最大的损失莫过于此……”张大勇捧了一大通,话风忽然一转,“但是,据我所知实际的情况是当时他已经成神,突然遭遇凡间肉身非正常毁灭,致使一项神术永远含有瑕疵,那就是……”

他稍稍前倾,盯着杨小邪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那就是隐身术总也不能完全隐身,总是留下身体的一部分!”

杨小邪猛地直起腰,“可笑,你以为那个人是我?除非我梦游!我没做过那么无聊的事,让我给人送邮包?笑话,我从小到大衣来张手饭来张口,谁有那么大面子值得我动手!”

大勇其实也认为那不是他,遂道:“那么,你的手下呢?”

杨小邪用心想了想,还是摇头:“也不可能,我的手下和我一起修炼,我熟得很,那手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否则我肯定能认出来。”

“哼,”张大勇走过去拿起相机,调后3分钟给他看:“邮包里面放着神水,一种是子母河的水,一种是落胎泉的水,你别告诉我地球上除了你的家族还有人能造出这种神话中才有的东西!”

杨小邪恍然大悟,怪不得这家伙上来就把炎帝一通吹什么医药之神,原来人家在这儿等着呢。

他坦然地摊手:“又如何,就算是我们家族的人做出来的,又怎么了?我到现在还不明白你的意思,麻烦你一次说清楚。”

张大勇心想,难道他真不知道碎尸案和这两份狗屁神水有莫大关系?

语速飞快地把后来发生的事告诉他。

江山被碎尸案学校传得沸沸扬扬,到现在同学们还谈虎色变,杨小邪岂能让这屎盘子扣到自家头上,慌忙摇手:“不不,不可能,我们家族上下可没王一安这号人!”

张大勇招招手:“有没有一去看看再说,赶紧出院跟我走,本少爷不喜欢拖拖拉拉,今天就和你家作个了断,看看人家黄帝后人的态度,你们倒好,找个理由就想杀掉我,当爷爷好欺负啊!”

可怜的姜家大少爷被他扯起来就跑,衣服没收拾停当,屁股蛋子还有千分之一露在外面,虽然那横面积比指甲肚还要小,但把守在外面的公孙小怜吓得光速向后转,发出一声尖叫。杨小邪羞愧难当,手忙脚乱地拉好裤子,差点一头扎进墙里。这位爷也是被张大勇搞晕了,忘了反抗,忘了自己是会武功的。

大勇边跑边对后面摆手:“小怜——跟上跟上,我们去他家评评理去。”

公孙小怜这才敢回过头,没好气地瞪了大勇的背影一眼,撅着小嘴跟在他后面。

一路飞驰。

姜家当然也不是棵省油的灯,依靠其出色的医药专长,通过各种手段隐密地垄断了全亚洲60%的中医药市场,且在近年把影响力渗透到了较少接受中医的欧美国家。

就这一点来说,张大勇对想要自己命的姜家很是敬佩。中医,是中国自古传承下来的辉煌文化,是属于全人类的瑰宝,但就是被一些人为的因素败坏了,甚至有败家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