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145章

自在娇莺-第145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了鲜集团的字样,就算她想不想徇私,市府也不会让 呢,鲜集团是A市的明星企业,那自是得夸就夸的。

虽然这是祁珏分内的事,但集团还是要向她表示一下谢意。所以当晚,他作东在海景假日酒店请了一桌。女宾有祁珏、宫娜、力虹、伊 娃,男宾有邹子生、杨小邪、林羽聪和钱康。

大家吃喝一会儿,说起基金会的事,说起食品方面的赢利呈几何数字上涨,娱乐那边也是节节攀高,然后又说起公司股票上市地事,总之全是喜事。

邹子生一副和祁珏超级相熟的架势,非要和祁珏干杯。

祁珏面色不喜:“这样副女士喝酒可是很不礼貌的哦,你不会希望我讨厌你吧,难道你是一个粗鲁的人?”

邹子生吓了一跳。慌忙坐下,摇手道:“不不,我很老实的,我 我……我是有礼貌的好孩子……”

一桌子人面面相觑。随即哈哈大笑,把小生同学笑得面红耳赤,倒是少见的有趣一幕。

大勇微微摇头。这个家伙身为校草、二世祖、纨绔子弟,竟然说自己是什么老实人,真是笑死人。

倒霉的邹子生厄运连连,就在这时,包间里闯进来一名走错房间的小女生,她冒冒失失地向大家道歉,然而在退出时忽然看到了邹子生,竟在零点几秒钟的时间内大哭不止,上前揪住小生地短袖不撒手,哭叫着求他不要抛弃她……

这突如其来的戏剧性变化让邹子生绝望,他悲哀地看向面无表情地祁珏,接着看向大勇。大勇耸耸肩,做了一个“你出局了”的姿势。

邹子生哪还吃得下去饭,灰溜溜地拖着那小女生出去泄火去了。

大勇注意看了一下祁珏,发现她此后没什么特殊表现,嘿嘿,看来邹子生真的在她心里没什么位置。

他心情愉快地把筷子伸向中间的三斤重的成精大龙虾,然而行进到一半路程时,筷子就顿了一下,待到夹了一段肥美的龙虾肉回到餐盘上时,筷子已然抖动不已,差点拿捏不住。

原因无他,餐桌围布下有一双灵巧的小手,刚刚突入进去他的长裤里面,捉住了他那柄强壮的肉枪,在为他做那羞人的事情。

他地左边坐着的是力虹,右边是宫娜。

力虹此时也在吃龙虾,两只玉手都在桌子上方,而宫大小姐就一只手在上,另只手在下,正是靠近他的那只……

“老大,吃啊,发什么呆。”力虹奇怪地碰了碰他的胳膊肘。

“哦……哦……”大勇浑身一激灵,夹起龙虾肉,“嗯嗯,好香,好舒服。”

“什么,舒服,吃龙虾能舒服?”力虹更奇怪了。

“当然……它地钳子真好使……”大勇的话已经近乎呻吟了。

力虹眨眨明亮的美目,一眼看到宫娜嘴角地笑容,又恰巧看到桌布晃了一下,方才恍然大悟,不由呸了一下,羞得满面通红,暗暗掐了大勇一把。

大勇哀嚎:靠,俺是无辜的——

', , + s 。,三个一起搞让人命啊,俺的体力不够……要是像张大勇一样十个一起 来……我靠'

第十卷

第三十章 第三大难(下)

于宫娜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大勇在晚宴后没有回家 去了她们的家。

祁珏进门就把自己摊在了沙发上,“哗,有人送就是好哈,开车也是个累活,我不喜欢。喂,未来姐夫,以后就免费给我们当司机吧,行不?”

没有回答。

祁珏好奇地望过去,就见宫娜没有像往常一样扑过来揪她的鼻子,而是跪下为大勇换鞋,她气哼哼地道:“姐,这还是你吗,你就不能有点自尊,干嘛要为他做那些事。”

宫娜笑着抬头看向大勇,“我愿意啊。为了他,我愿意做任何事。这就是爱嘛。等以后你有了心爱的人,也会有同样的心思的。”

“切,他给我做还差不多。”

“是啊,大勇有时也为我做的呀,只是我更愿意伺候他而已,怎么着?有钱难买我愿意。”

“哦,Holy it。”祁珏拍自己的头。

大勇笑盈盈地道:“喂珏儿,别把你的小脑瓜拍坏,我们还要它来写稿子呢。”

“哼,不理你。”祁珏起身进了浴室。

小姨子去洗澡啦……

大勇脑袋里不由浮现出一些儿童不宜的画面。

“喂,在姐姐为你服务的时候意淫妹妹,你这样太不礼貌了吧。”宫娜在他身下撅起小嘴抗议。

哇,这话简直太暧昧了。

大勇居高临下地盯着她,心里的欲望竟如台风般猛烈地刮了起来。

“吃。”他吐出一个字。

“嗯?”宫娜一时没有明白。

大勇往前一凑,把下体在她脸上蹭了一下。

“讨厌,一天到晚就知道这个,给你的……还不够啊……”宫娜媚眼如丝。

“不够。”大勇简短地说。

宫娜娇媚地白了他一眼。犹豫地看了看关紧了的浴室,然后慢慢解开大勇的长裤,褪下他地内裤,露出那个硕大的家伙。

这样的事对她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但是今天不同,地点和时间都太禁忌了,这可是大门口,妹妹洗澡结束后随时会出来,她必须尽快让大勇满足。

所以,她毫不犹豫地伸出舌头。开始舔大勇,像吃一根冰棒那样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的舔动着,小香舌灵巧地卷动很容易就挑起了男孩的情欲。

“嗯……”

男孩和女孩同时从鼻子里发出惬意的呻吟,声音很小,但足够让彼此听到。

今天宫娜没有穿警服,上身是一件杏色可爱上衣,底下套着的是纯白色热裤,这样跪在大勇身下,修长的大腿弯曲叠放着,有着异样的丰腴。整个人像熟透了的蟠桃,让人忍不住要咬上一口。

大勇伸手将她扶起。在她奇怪地眼神中,跪在她的面前,伸手把她的热裤拉了下来,动作十分迅速,她想拦也没法拦。

“哎呀!”宫娜没想到他如此胆大妄为,自己给他弄弄就算了,怎么还来这个,啊……

此时,大勇已经把热裤完全从她脚底下拽了下来,强行分开她的玉腿。然后……

夜晚。

洗净娇躯一身干爽的祁珏却又已出了一层细汗,她知道自己应该去再冲一下,但是浑身竟没有半点力气,除了放在自己胸部上的手在不时蠕动着。她不愿意动一下。

从姐姐房间里传来的异样声响,持续不断地瓦解着她,把她击成一片一片。她不想听。却又想听,矛盾的心理让她患得患失。

他们……又在做那种事,大勇那副仿佛有着爆炸力的强悍身体,压着美丽的姐姐……哎呀,在想什么鬼东西!

她翻身用被子蒙住了头,一条粉腿飞出被外压住被子,小巧地屁股显得更加高翘了。

她不知他们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也许,直到她睡着时也没有结束,嗯,按照惯例,他们不干到半夜是不会停歇地,反正,她睡了过去。

朦朦胧胧的,她做了一个香艳荒唐的梦。

但是如果她醒着的话,一定宁愿诅咒那个梦,因为她竟然梦到与大勇做着那种的主角换成了她!

只见大勇伏在她身上,用他那颀长的坚挺疯狂地欺负着她娇弱的玉体,一道又一道奇异的快感从双方身体结合处向全身弥漫,她雪白的玉体变成了粉红色,大勇强劲的冲击使得她地娇嫩不时痉挛,她的小手抓紧了床单,结实的大床以一个稳定的节奏前后动着、响着,她听到自己在欢唱,哦,那声音竟似比姐姐还要淫荡!

就在这时,一声尖叫划破夜空,把她吓得猛然从床上竖起。

是姐姐!

出事了!

她第一时间戴上眼镜,连滚带爬地冲出自己地房间,两步跨过客 厅,推开姐姐的房门。

“啊——”眼前一辈子也不可能想到的恐怖一幕,令她捂住脸惊声尖叫。

银色地月光下,一身黑衣的唐小莉站在床边,低垂的右手上有一柄尖利的匕首,鲜血正一滴滴地向下流淌,床上,宫娜用不敢置信的目光望着身边的大勇,大勇赤裸的胸口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但人神智还很清醒,正惊愕地盯着唐小莉。

“你对不起我,就要死!”唐小莉以往好听的少女之音,如今听起来有点阴风阵阵的意思。

门锁着,灯黑着,她是怎么进来、并且一刀捅在我胸口的?

大勇脑际电光一闪。

明白了,第三大难!

“你的命倒挺大的!再来!”唐小莉以非人类的寒声喝道,说罢再次举起了手中淌血的匕首。

砰!

一声巨响后,唐小莉颓然倒地,身后现出举着手刀的祁珏。

与此同时,大勇亦失去了意识。 ……………………

第十卷

第三十一章 夫妻谅解

通人被一刀穿胸,百分之九十九点九要 屁着凉翘辫

但大勇不是普通人,他是恢复能力非人的魔神钥匙,所以,他在邹氏的医院里的ICU病房里只呆了一晚,第二天就生龙活虎地出现 面前了,只不过还得躺在家里的床上,因为伤口毕竟还没有完全愈合。

“她呢?”大勇问。人都在,唯独少了唐小莉,家里人不可能报警抓她的呀。

屠雪等齐齐伸玉手指了指门的方向。昨晚她们魂都吓没半条,幸好四大家主迅速赶到,否则她们真要暴走了。

大勇冲衣衣点点头。

衣衣担心地看着他,挪了一下脚步,却又停下,嗫嚅着樱唇道: “勇,勇哥,你能不能……嗯,我是说……”

大勇笑笑:“丫头,想说什么?”

“呵呵,我想求你……不要怪唐姐姐好吗,她最爱你了,我们大家都知道……”衣衣红着脸,总算说完了想说的话。

的确,对被刺了一刀的人说原谅凶手的话,是有点奇怪。

“好啦,我知道你、你们的意思,”大勇摸了摸她的小手,又看了看其他美女担心的目光,“你们放心,我有分寸的,去吧,都去吧,让她进来。”

众女闻言都松了一口气,鱼贯着出了房间。

门再开时,女友憔悴的小脸出现在门口,怯怯的,像一只受惊的小猫。

当他友好地向她微笑着招手时,女友瞬间喜至极点,蹬蹬蹬地跑进来,跪在他床边,握住了他的手。把激动而泪下的小脸贴在他的大手 上。

“傻瓜,”大勇抚摸着她地秀发,“怎么不穿鞋,光着脚就跑进来了,多冰脚呀,快上来。”

依旧如故。

依旧是那样和谐、那样亲切,鲜血改变不了他们之间的感怀,疏远不了他们的关系。

唐小莉眼圈红了,柔顺地上床躺在他怀里,可是又想到他胸口的 伤。连忙往后退开一点,盯着那处伤口,痛哭流涕。

“我不想的,不想的……那不是我,我怎么可能会伤害你!我宁愿自己死去,也不愿意你伤到一根头发!”她轻轻地抚着那处伤口,伤心不已。

“我知道。”大勇温柔地说。

“我对你,也是一样的心思,这你应该清楚。”他说。

唐小莉欣喜地抬起脸:“你真的不怪我了?”

大勇摇头:“傻瓜,你是无辜被卷进关于我的诅咒中。我怎么会怪你呢。再说你说的也不错,我对不起你、欠你地。就该受那一刀,别说我现在没事,就算你真的要我死,我也情愿,不过,那样又对不起其他的女孩,呵呵,所以我还是不能死,你看,现在又活得好好的啦。”

“老公!”唐小莉感动、幸福、满足。快乐地直欲晕去,向自己的爱人献上。

自此,大勇和唐小莉之间再没有一丝隔阂,自那一刀过后他们的关系不仅没有后退。反倒有了患难与共的夫妻情分,那种感觉绝对和恋爱期不同,完全不同。

借着这个事件。唐小莉才真正不再介意大勇和其他女孩的事,只 是,她告诉大勇不可再有新人加入了,十个人,就算十全十美吧,再多人她永远不会原谅大勇。

大勇见她把祁珏也算进去,高兴地不顾伤势将她扑倒,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正所谓:大勇挨刀,焉知非福……

…………………………

三天后,大勇完全康复,第一时间就把那头兽修叫了出来。

“主人。”兽修老老实实地站着。

“小灰,你也不够意思啊。”大勇哀怨地望着它。

兽修背上流汗:“主人是说我没有帮你拦下那一刀吧?”

“正解。”大勇的脸色已经极为不爽。

兽修摊手道:“这绝对是神地旨意,我一个小小的兽修,主人你认为我有可能违背神地旨意吗,对于你女友的刺杀,我根本就没有半点觉察。”

大勇有点丧气,挥挥手,“明白啦,我并没有怪你,只是有点……害怕,呵呵,下次大难到来时,本少爷会不会直接挂啦?”

睡得正香被最亲密的人当胸来了一刀,换谁谁也会怕的,说不怕的纯粹心理有毛病,而所谓的五大难还剩下两难,操,瞧这样子一次比一次狠,这下是蛊惑亲人拿刀来砍他,下次捏?不会移一座山来把他家的楼砸塌吧,那他妈谁受得啦!

“放心,主人你绝对不会挂的。”兽修保证道。

“哦……那还好。”大勇呼气。

“顶多去半条命,或者变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