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138章

自在娇莺-第138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佳人已去,大勇回味良久,起身去了保安部。

狼人那个敬业的家伙竟然不在,问了他的手下人才知道他去了长白山,向力虹请的假。

大勇想了想,踱到了力虹的办公室,吩咐秘书有要事和总裁相商,不要让人打扰,然后直接推门而入。

力虹少见的没有埋首于一堆方案中,见他进来,娇媚地白了他一 眼:“又不敲门,告你哈。”

大勇笑着走过去:“你告啊,这里最大的好像就是俺。”

力虹吃吃而乐,“无赖。有事吗,董事长先生?”

大勇坐到她的老板台上,“嗯,山河向你请假了?去长白山有什么特殊的事?”

力虹摊手道:“他只是说要去放松一下,我就准喽,人家也好久没有放大假了,想当周扒皮呀你。”

大勇皱眉,“恐怕……没那么简单,这小子死脑筋,不要做傻事才好,我问问他。”

第十卷

第二十一章 兽修装B照样修理

勇立即打通狼人的电话,没想到刚刚接通,就听那狼 嗓门道:“老大,我有办法找出小偷啦!”

他的声音之大,连力虹都听得清清楚楚,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紧张地望着大勇。

大勇高兴极了,“有什么办法快说!”

“老大,回去跟你说,我马上要登机了。”

“嗯嗯,好吧,几点到,我去接机。”

“哪儿呀,那哪成,没事我一会儿就到家,你中午在公司就行,我可能不到1点就到公司了。”

“OK,那就这样。”

双方撂了电话。

“伊娃也是今天回来,下午5 20的,老婆的航班你怎么也该去接吧?”力虹笑盈盈地望着他。

“啧!不去……才怪。”大勇突前亲了她一下,向她摆摆手,回了自己办公室。

午饭过后不久高山河就回来了,那仁兄一进门就要冰水,大灌了一通长呼一口气。

大勇感叹道:“看到你,我才知道中国民航的服务态度,真是 差。”

狼人爽朗地笑:“不是,我一心着急回来,出了机场才发现口渴得要命。”

“嗯,好,现在说吧,到底你有什么办法?”大勇盯着他。

“老大,嘿嘿,这回我去长白山可不是玩的,我找到了人参娃 娃。”狼人得意地说。

大勇的眼睛一下瞪圆了,“人……人参娃娃?”

狼人点头,伸手从颈上拽出一根项链,“嗯,这就是他送我的礼 物。看看,漂亮吧。”

那是一串翠绿色的项链,仔细看是由一片片叶子组成,非常好看。

“是真的叶子!”大勇摸了摸,惊奇地说。

“嗯,不过这种叶子不是自然界所有,你拿枪打也打不碎地。”狼人说完,珍惜地将那项链收在衣服里,“这就是人参娃娃给我的,呵 呵。我们有一点世交。”

大勇啧啧称奇,“你的意思是说,你从人参娃娃那儿学到了更好的追踪术?”

“老大就是聪明。”狼人原原本本把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其实上次他的“狼族追踪术”失效,他就想到了“业界”最强的人参追踪术,人参精是近乎仙家之体,追踪术称雄三界,没有人能逃过人参精的火眼金睛,他便想到自家有个世交是在长白山上的万年人参精家族,请了假到那儿,经过一番波折。果然成功与该家族认亲,人参精教了他一套超级追踪术。大勇给他打电话时他正向人家告别呢。

人参娃娃……

大勇抬起头。脑袋里浮现出小时候看的动画片: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娃娃活蹦乱跳,雪白地藕臂、藕腿,十分可爱,没想到人家的法力如此强悍。

“什么时候可以施法?”他问。

狼人想了想,“今晚如何?”

大勇也没客气说什么让他休息一下之类的废话,点头道:“好,今晚8,

下午,伊娃经北京转机回到A市,大勇上去就给她一个热烈的拥 抱。然后将手里的玟瑰花献给她。

“我说老大也太偏心了吧,怎不说送我一束?”力虹有点吃味。

大勇点点她的鼻子,“傻瓜,能忘了你吗。回去看看你的办公室就知道啦,花店送货,秘书代签。”

力虹这才高兴起来。伊娃不由莞尔。

大勇拥着她道:“这次回去他们对你如何?”

伊娃做个手势:“嘿,那态度好得没话说,其实我过后想想他们也怪可怜的,我们原谅他们吧,好吗?”

大勇瞧她问得小心翼翼,刮了一下她的鼻头:“傻瓜,自家人哪有拐不过来的弯,就是怕你死咬着不放呢。”

“我咬你!”伊娃张嘴在他手指上……亲了一口。

三个人欢声笑语绘声绘色地聊着天,出了机场回家。

晚上八点。世纪大厦闲杂人等都回家了,楼内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勇和保安部打了招呼后,和高山河、邹子生和杨小邪一起来到录音 棚。

狼人高山河开始动用人参娃娃地超级追踪术,只见他念了一串咒语之后,录音棚内忽然多了一些影像,少顷即变得清晰起来,竟是一些人员在走动,边吉祥也在内。

大勇命令所有人靠后,紧贴墙壁,以免阻碍那些“镜头”。

人参娃娃的这个秘法类似于屠雪曾经制造过地那台时间相机,但更加高级,相机只能将现实世界某时段发生的事情如实浮现,人参娃娃的这个则更高一级,它能透视到事物的本质,任何隐形、结界能量都会被它如实显现出来,形象地比喻,就是说相机是物质世界的科技产品,人参娃娃的则属于超自然的神物。

另外这种神术有个最方便的、科技无法比拟的好处,那就是可以 “快进”和“快退”,不必花费太多时间就可以找出事实真相。

在狼人有意识地加速搜索下,录音棚内的影像飞速闪动。接着,真相来了。

画面突然定住。

“有了!”狼人兴奋地吼道,“你们看!”

不用他叫,大勇他们已经看到了。

那是一个漆黑地夜晚,一名隐身人视所有安保措施为无物,悄悄地进入了鲜文化两间录音棚和一间练音棚……

看完现场画面回放,众人骇然,面面相觑,最后都看向沉思着的大勇。

大勇心内波澜起伏,如刮起十二级飓风久久不能平息。

每个人都无声中,他们不知该说什么,他们看到的情景太过匪夷所思。

良久,大勇挥挥手道:“都回去吧,今晚看到的一切,不许透露给另外地人知道,明白吗?”

“是。”

“明天上午去查那个吸血鬼的事。你们去吧。”

“是。”

邹子生三人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大勇找张椅子坐了一会儿,以极慢的动作起身走到门边,关了灯和房门,慢慢地离开了世纪大厦,上车回家。

衣衣、屠雪等已经睡了,唐小莉仍在看着电视等着他,见他回来,欢喜地奔过来,跪下为他换鞋。

他地心一片温暖,摸着她的头道:“谢谢老婆。”

唐小莉一边弄。一边讨好地抬头道:“这有什么,家里哪个人不是这样伺候你

可不能落在人家后面。”

大勇搓搓她的秀发,“呵呵,小醋坛子。”

 —

“你怎么了,好像心情不好。”唐小莉挽着他的胳臂进了内室。大勇就是她的一切,是她的天,情绪上的微妙变化还是让敏感的她发现了。

大勇摇摇头,拍拍她香滑的嫩臂,“我去洗个澡。一会儿就来操 你。”

唐小莉猛然听到他说得如此露骨,羞涩难当。一把把他推开,“可恶!粗俗!不许说!”

“嘿嘿,说不说都是那么回事,正常人类活动,只是人类后来拿这种事来骂人了,你听着就不自在,其实还不是……”

“哎呀我不听!”唐小莉堵上了耳朵。天啊,被自己男人说了几 句,她竟然起了反应,下面好难受。

“嘿嘿。正常反应。”大勇一副了然地样子,奸笑着进了浴室,简单地冲了凉,回到卧室。

这一晚。大勇很疯狂,把女友折腾得人事不知后,又跑去把衣衣和屠雪干翻。还不算完,他又连夜开车赶到宫娜家,把宫娜玩弄得死去活来。

终于云雨已毕,宫娜浑身浮上一层香汗,强挣着与他去洗了洗,回来一头扑在床上,连眼皮都睁不开了,不过没忘了埋怨道:“你疯了 吗,这么弄人家……”

大勇心说我是差点疯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两人开门出来,见祁珏已经在弄早餐,大勇问了声:“早上好,珏儿。”

“好个鬼呀。”祁珏白了他一眼,玉面微红,“拜托你们以后小点声行不行,我今天得顶着黑眼圈上班啦,都是你们害的……”

一朵红霞腾的升至宫娜小脸乃至脖颈,她狠狠地瞪了大勇一眼,却早不复往日的凶悍,只见其可爱娇憨,大勇厚着脸皮冲她闪了闪眼,大喇喇地坐到餐桌旁吃起早饭。

无论是宫娜或是祁珏,都不是内心细密之人,都未发现他的异样。

早上八点半,大勇同狼人、邹、杨三位在邹氏那家医院汇合,那具报料人的尸体一直停放在医院的太平间里。

“开始吧。”大勇说。

“是,老大。”高山河开始动用人参娃娃的神力。

与昨天不同的是,这次的场景不局限于某一个地方,而是包括被害人很多生前经历过地事和到过的地方,从其出事前一周算起,一直到他倒霉地被吸尽鲜血而死。

“妈地,是一头兽修!”高山河怒喝。

画面里正是被害者遇害地点,一条阴暗的小巷。被害者独自从巷口进入,刚走了十几步远便与一头怪兽迎面相遇,后者是从路灯上跳下 的,动作快如闪电,只一击就将被害人击晕,接着嘴对嘴开始吸食着什么,应该就是吸血。

它浑身皮肤呈恐龙般的灰黑色,身高半米左右,体重约有四五十 斤,背有尖刺利脊,肋生肉膜双翅,收翅时形如壮狗或狐狸,四足着地尖牙利齿,吸完血后迅速张开双翅升空而去,这时又像一只超大号的蝙蝠。

整个吸血过程果然不足3,再看那报料人,躯体虽无伤口,但明显萎缩,1。8米的身高竟渐渐缩到了1。6米左右,。 : )

“操!”

几个男人同声骂道。

“那是什么鸡巴玩意!”邹子生皱眉问杨小邪。

杨小邪摊手:“你问我,我问谁。”

大勇看向狼人,“你说是兽修?不是外星异种?”

“嗯,我认识那东西,”狼人凝重地说:“它没名字,我们就叫它吸血鬼。是远古一种叫做穷奇的异兽与蝙蝠杂交生出来的品种,外国人管它叫卓柏卡布拉,Chupacabra, ,  兽。我平常爱看兽族的报道,发现这几年国外陆陆续续有一些目击者报告和羊群被它袭击地报告,咱们的宁波太白山也有过报告说有三十多只羊被它吸血,但没想到咱们也遇到一只,还是成精的兽修,这下麻烦 了。它的实力很强大,以我对兽修地了解,恐怕超过元婴后期,很可能有元神初期或中期水准。”

邹子生、杨小邪相视骇然。难怪当初尽派高手也找不到人家的踪 迹,原来是元神期高手!

大勇想了想,若有所思地道:“那种远古异兽叫什么?”

狼人一愣,“叫穷奇,老大你想到了什么?”

大勇脑袋里倒似乎有一种玄妙的联想,但细细去想,却又捉摸不到真相。他挠挠脑袋,看向两名手下:“喂。哑巴啦,元神期地变态兽修出现了,你们有什么办法?”

邹杨两人用力挠头。

大勇一人给他们一脚:“靠,给我站直喽,说:兽修装B照样修 理!”

邹子生和杨小邪连忙挺直了身板,用军人式的铿锵语气道:“兽修装B照样修理!”

“嗯嗯,狠号。”大勇表示满意。

邹子生和杨小邪的表情一下垮了,“老大,可是咱们修理不过呀,就咱们几个。加起来也不够人家一划拉。”

大勇摆摆手,带他们出了医院,坐在回家地车上,他靠在椅背上问狼人道:“高兄。你能找到那怪兽落脚的地方吗?”

“能,不过兄弟,大哥劝你你最好还是三思后行。”狼人说。

邹子生和杨小邪亦恳切地点头。

三人都明白大勇的意思。别看对方是个兽修,但却是元神期高手,在现代对于人类来说那几乎算是神的存在,它不可能那么巧地莫名其妙干掉报料人,若说此事和张大勇没关系实在是牵强,所以大勇一定不放心,想要查清楚这件事,消极防守不是他的性格,也不安全。

大勇摆摆手,“放心,我自有分寸,过几天我找你们,小生、小 邪,你们要把事态的严重性告诉卫队,安保必须进一步加强。”

“是。”三人齐齐恭声回应。不过邹子生和杨小邪都清楚地知 道,卫队的能力现在已难胜任安保工作,因为四大家族达到元神期高度的高手,就只有四大家主,也就是那四个去找蚩尤的老头儿!

学校已放了暑假。女孩们都在公司。

这次唐小莉再不回家,她家里也不敢再强求她。中国的家长现在多数开明了,孩子长大后有了自己地事业生活,也就不再将之护在自己的羽翼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