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127章

自在娇莺-第127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柿俊⑿T霸扒ㄉ琛⒔淌ψ手识几愕煤馨簦饩托辛恕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以人性来讲极少能保持不贪的,而贪的人不一定就坏,不贪地人也不一定就好,贪的人不一定能力就差,不贪地人不一定能力就强。

所以大勇一向认为,当官的人可以顺手贪一点。关键是你在贪的同时,必须讲一些道义,这就跟经商、行窃是一个道理,要盗亦有道!

直到6月9号晚上。大勇才知道一个让他惊喜的消息,原来衣衣瞒着他办理了相差手续,她参加了今年的高考。而且与网上公布的考题答案比对后发现自己考得相当之好,也就是说9月开始,她就能和他上一所大学,他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利用成绩来解决掉那些败家小男生,哈哈,这主意真绝了,也只有自家丫头能想出来!不过敢对俺的女人觊觎的家伙一定不能轻饶,找机会收拾丫的就是了,哈哈!

娇娃如此表现,应该好好奖励一下才是。

半夜时分,他起床而去,唐小莉睡觉一向很死,对此毫无知觉,而他一向是个精力充沛的家伙,前半夜向女友交了公粮并不会影响他后半夜地窃玉偷香。

轻轻一划,他小心地打开房门,闪身而入,无声无息地将门关上。

室内有一股淡淡的清香,美人身上的清香,更确切一点,是两位美人身上的清香。这个房间睡着屠雪和衣衣。

本来房间是够她们分房睡地,但她们在出租房里已经养成了同房睡的习惯,到了新房也就还在一个房间。

一起好,来个双飞,盼望已久的双飞!

他搓着手缓步走到床前,房间并不大,只跨了两步就到了床边。窗帘拉着,室内漆黑一片,但他那超级人类地双眼,还是可以看到床上娇娃动人的

衣衣和屠雪相隔不足一尺,一大一小两位美女的睡姿 爱,哦,偷香,这真是一个绝妙的主意,为什么以前没想到?

男人太老实就会吃亏,为了占便宜,就不能太老实,再说,对老婆老实纯属神经病。

他贱笑着,手伸向衣衣的脸蛋。

寒光一闪。

他的动作瞬间僵住,望着肋下那支冰冷的匕首,苦笑道:“小雪,你睡在被窝里还这么警惕呀……”

台灯亮了,屠雪以另一只玉手支着头,笑眯眯地对他说:“当然,为了防止某些色狼半夜摸进屋,还是有必要的,嘿嘿。”

“嗯……好吵……”衣衣慵懒地醒了过来,一眼看到大勇的现状,眨了眨漂亮的黑眸,奇怪道:“勇哥?你干嘛?”

大勇尴尬地示意:“这个……你看看就知道了。”

 —

衣衣低头看了一下“当前形势”,立时明白他原意想干什么坏事,羞得不声不响地用被子蒙住头。

“想窃玉偷香,想双飞哈?”屠雪动了一下匕首,轻柔地滑到了大勇的胯下。

大勇高举起双手,皮笑肉不笑,“嘿嘿,老婆手下留情哈,出事就糟啦,我……我洗干净了……”

“少嬉皮笑脸的,”屠雪没理他的调笑,跨下床,用下巴示意他:“站好,立正。”

小辣椒又开始疯了,真受不了。大勇翻翻眼,无奈地摆好立正的姿势。

“跳个芭蕾舞给我们看看,亲爱的老公。”屠雪不让人家笑,自己倒笑得很开心。

衣衣听出热闹,好奇之下,也把小脑瓜从被子下露出来,盯着大勇看。

我……我XX你们OO, , ,一 俺的厉害。

只可惜屠雪小辣椒不是吃素的,见他迟迟不肯行动,柳眉扬了扬,用那匕首到他身上最娇嫩最软弱的所在拍了拍,森冷的寒气令他连忙一迭声地答应着,开始跳舞。

屠雪向衣衣挤了一下眼睛,忍着笑道:“Yeah,Yeah,Baby, 脱掉,e。”

我……日!

“不是吧,你们要我……要我跳脱衣舞?”大勇指着自己,表情十分搞笑。

“Sure。”屠雪面无表情。

大勇可怜兮兮地望向衣衣,“丫头……”

衣衣耸耸肩,“不好意思勇哥,我帮不了你。”

呜呜。

操,反正是自己老婆,怕个鸟,拼了,脱就脱。

大勇也不矫情,三下五除二把睡衣脱掉。二女的小脸一下子就热了起来。

刚才过来时大勇随手抓住睡衣穿上就走,哪有空穿回内裤,再说到这边也还要脱,没必要穿上那劳什子,结果现在把睡衣一扒,他就是真空的,下体巨物长拖拖的,《西游记》讲话见风就长,没一秒就长成了参天大树,周围遍布黑黑的小草,让她们胆颤心惊。

屠雪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内心的悸动,又抬了抬下巴,“跳吧。”

大勇心不甘情不愿地开始跳起来,别说,舞姿还挺漂亮,毕竟他的身体素质在那儿摆着,什么高难动作做起来也不费劲。

他边跳边气:靠了,我这哪是脱衣舞,是光腚舞!

耳边响起两声哧哧声,他定睛一看,就见两个丫头终于忍受不了从嘴角漏气,樱桃小口成了半月形。

这下他怒了,也不管什么匕首不匕首,大叫一声将小辣椒扑倒在床上,把睡衣往上一推,露出一双欺霜赛雪的漂亮玉腿,他眼里冒火,随手摸了两把,伸手拉下了她的小裤裤,照着近在咫尺的白玉满月就是两巴掌。

叭!叭!丰满的肉球顿时荡起让他目眩的涟漪,哦——上天见证,这是人间最美妙的画卷。

“啊……你,你霸道,不,不要摸……”屠雪几乎是从鼻子里哼出一些不连续的字句。

不摸才怪。

大勇的色手无所不至,转眼摸了个遍,然后大手轻轻一提就把她柔若无骨的小身子提起来,弄成了跪姿,合身向前一顶,屠雪低垂的玉颈向上一扬,秀发飞舞,宛若受伤的天鹅临危哀鸣……

就在一尺远的右边,衣衣呆呆地望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她知道,屠雪就是她的榜样,尽早会换上她的,今夜,注定无眠!PS:邪恶一下,希望各位表被晕倒

第十卷

第九章 雨西请客

个疯狂的夜晚,张大勇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好不容易完事后,三个人交颈而眠,开始,大勇还有点担心,担心两个老婆秋后算账,但很意外的,她们都没有多说什么,大勇不由又压住她们一通亲吻爱抚,要不是她们实在是倦得狠了,就再要她们一次 了。

这样的生活,神仙也不换!

第二天,他神清气爽,秘书呈上来的工作刷刷几下子就清洁溜溜 了,那叫一个效率。

他搓着下巴想:嗯嗯,以后还要多多的双飞,甚至……多飞……

中午饭时,力虹和伊娃一齐过来叫他吃饭,现如今这已经是个惯例了——只要唐小莉不在。

“老大,你总不去上学可以吗?”写字楼食堂里,力虹随手把几名高管的情书扔进垃圾筒里,说。

“当然没事,学校就是俺家,谁敢放个屁。”大勇嚣张地说。

伊娃也随手扔掉几封信,漂亮的绿宝石眼瞳四处乱转,似在打量周围的人。几名被她们扔掉情书的精英人士以为她在看他们,又燃起了斗志,大抛男士媚眼……

大勇心里暗叹,知道洋娃娃仍未能真正放松,于是加意温存地为她取菜夹菜,力虹也不吃醋,何况他也没有落下她、也帮她做了相同的 事,在大勇心里,他的女人、亲人总是高过他自己,这是她爱他的原因之一。

“天诚那边的碟月底发售,三张连出。”伊娃吃着大勇夹给她的 菜,对爱人甜甜一笑。欧美人认为给别人夹菜是不礼貌,而中国人的习惯刚刚相反,现在。她明白这中间的微妙差别了,她未觉得有不卫生、不礼貌,内心全被温暖添满。

女人是很容易满足地,面对大勇的细心,她感到非常幸福。

或许……下次应该答应他要亲吻自己美脚的要求……哎呀,好羞!

“哦,”大勇没有注意到洋娃娃飞红了脸颊,吃了一口西湖醋鱼,“谭耀洋的唱功还是不错的,我听过他的歌。那两名新人的情况如 何?”

伊娃耸耸肩:“不知道,回头我问问雪梅和郭盈,是她们的朋 友。”

说完她有点不好意思,最近实在心情欠佳,换以前不用大勇提起她一定会问的。

大勇皱眉:“我还真没注意到,原来是那几个新签的大学生。”

那几名素质稍差地校花毕竟和齐雨西能扯上一点关系,他觉得有点可惜,落在付伟和古力手里的妞,铁定被潜规则了,一群笨蛋。奈何。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在娱乐圈是不争的现实,媒体、专家否认的话?完全无视是正确选择。

“嗯。也无所谓,钱不是一家赚的,谁有能力,谁就去赚,天诚也一样。”伊娃说。

力虹笑盈盈地道:“可惜某些人不这么想,哈哈。”

三人一齐微笑起来,打趣竞争对手是件非常有意思的事。

下午,公司既然无事可做,大勇便去了学校。其实现在上学对他来说可有可无。但是有句话说得好:知识永远不嫌多。

现代资讯发达,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们早知道他的身份,但总的来说大家对待他的态度没什么差别,顶多就是像看熊猫似地多瞅两眼罢 了。比如那些明星大腕,真有心洗尽铅华求学的话,在自己地学校里还不是一样的混。看久了谁当他是根葱啊?

因此,大勇从来摆得正自己的位置,他还想等公司再多赚些钱, “克扣”那几大股东成立一个助学基金会,专门帮助城市低保儿童和乡村、山区的贫困儿童上学。**,要帮就帮大的,不仅学费书本费全 包,连他们吃饭钱也包上,没个好身体能学好习吗!

4 多上完课,大勇夹上本书往外走时,瘦猴和钱眼儿忽然慌里慌张地从外面跑进来,劈头就道:“老大,美女有请,超级美女呀,呜,看一眼,我就浑身发抖。”

大勇奇怪:“谁呀,?”

学校里找他的美女除了唐小莉就屠雪了,今天屠雪一直在唐小莉班里混,可能是她们放学了,一起过来找他吧。

“不是,嘿嘿,”瘦猴贱笑,“是某外校的校花,你我都认识。”

外校的、超级大美女、校花……

大勇知道是谁了,笑着虚踢他们一脚,紧走两步抢出门来,果然见到那个宁静的女神——齐雨西。

“Hi, , , 。 狂起地心跳。

“我是特意过来请你的,还记得吗,我欠你一顿饭。”齐雨西的笑总是那么自然、无瑕。

“哈哈,怎么会忘,一直惦记着,可是你就是不请啊我有什么办 法,总不能天天催你吧,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大勇见她过来就隐约猜到是这回事,故意用无厘头地语调开玩笑。

齐雨西掩了一下小嘴:“可以走了吗?”

“当然,你亲自来的嘛,面子大大的,天大地事都推后。”

大勇随她出了教学楼,走路时就分别给唐小莉、屠雪、衣衣和伊娃发了信息,说明不回去吃饭了,然后,他随手关了电话。他本非那种天天乖乖回家的职业家庭妇男,所以不必担心家里后院起火。

这时他和齐雨西已经到了他的车边,女孩坐上副驾驶的位置,看他着车驶离学校,表情一直似笑非笑。

这就是女友多的弊端了,哼!这个花心大萝卜!雨南讲话:鄙视 他!

大勇眨眨眼:“What?”

齐雨西转

:“没事。”

大勇不明白她的意思,搔搔脑袋道:“美女我们去哪儿,今天我这一百多斤都交给你了。”

这话是他小时候看《小说》月刊登的一部中篇小说里的话,现学现用,效果立竿见影。

“去。别瞎说!”齐雨西红着脸轻啐一口:“嗯……我不想去餐 厅,咱们买点东西,去玉佛山顶去野营好吗?”

吱!

汽车在尖利的急刹车中停下。

“……大勇你干嘛,好痛。”齐雨西揉着被安全带勒得生疼地锁骨埋怨。

“野营?就……我们俩?”大勇瞪着眼前的雪莲圣女说。

天啊,还有比这更美妙的主意吗,烛光晚餐之类的安排太俗,玫瑰雨露同大自然比起来哪个更浪漫?答案毋庸多讲。不愧是齐雨西哈,出手不凡。

“是啊,不……不行吗?”齐雨西恨自己不争气,为什么一对上 他。淡泊宁定的心境就受到影响,讲话都不利索了。

 —

嘿嘿嘿嘿——

大勇桀桀怪笑,敲着方向盘、吹着口哨,在圣女的娇嗔声中把车开到A市最大的超市,在里面买了一大堆吃的喝的,烧烤炉、炒锅等等炊具,各种野营用具都买了,最重要是买了一顶帐篷……

齐雨西坚持要由她来付款,不过她提出个问题,吃吃地道:“买 两……两顶帐篷行吗。求你……”

大勇假装没听见,只是拿着大包小包往外就走。反正她用的也是蚊子声,嘿嘿。

齐雨西在后面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再叫他,低着头跟在他后面,像一个幸福地小媳妇。

前往玉佛山的途中,大勇算是饱了眼福。

夏天到了,圣女也耐不住高温换上了裙装,她穿的是一件薄薄的雪纺长裙,轻柔、透气,颜色是雪白的纯色。自束腰未用腰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