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121章

自在娇莺-第121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大勇伸个懒腰,“这是良性竞争,不管它,它成败与否,不影响咱们的利益,咱们做好自己的事就是了,对吧怜儿?”

小怜每听他叫得亲热,脸就会一热,连忙咳嗽一声道:“我说主人同志,这年也过了,假也没了,您是不是该催一催你那位洋娃娃了?”

“哟哟,对了哈,我让虹虹联系她,也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了,问 问。”大勇掏出手机,拨通力虹的手机。

彩铃过后,信号接通。

“虹虹,电话打了没。”

“什么电话?”

“……我亲死你,给伊娃呗,让她赶紧回到工作岗位!”

“马上马上,呵呵,太忙了我,她就应该回来帮我。”

放下电话,大勇发现小怜正盯着他笑,笑容很可爱,也很暧昧。

他略一寻思,知道是刚才说漏了嘴,只好讪讪地笑,反正自己脸皮厚,也无所谓了。

很快,力虹的电话就来了,然而他接起来说不到一句话,笑容就凝结住。

“怎么啦?”小怜也不由紧张起来。

大勇呆呆地转过头看着好,半天才苦笑道:“伊娃她家……把她扣住了,不让她到中国来。”

第十卷

第二章 抢她回去

调的引擎声在耳边回响。

飞机,又坐飞机。

呃……听起来有点像“飞刀,又见飞刀”。

只可惜张大勇不是李寻欢。

他讨厌飞机,虽说飞机是世上事故率最低的交通工具,他还是对它不放心,因为飞机要么不出事,出事就是大事,不过既然坐上来他也就豁出去了。反正老子有魔炎戟,掉下去也摔不死,还能救俩仨的呢。他没心没肺地想。

他歪头向舷窗一侧看了看,宫娜和屠雪正窃窃私语,在向外张望风景,宫娜是从来没有出过国,屠雪是经常出国,正好充当衣衣的解说 员,两个人话比和他的都多。

闭上眼睛,他想起前两天决定出发的那个下午。

那之前的几天大家都知道了伊娃不能来中国的消息,很沮丧,特别是熟悉了她先进的理念、娴熟有效的经营运作手法的鲜文化人,更加难过,但那是人家的家事,又能如何呢,难道把人家抢过来吗,于理于法不通啊。

然而,力虹接到的一条伦敦发来的短信改变了一切。

那天大勇正在为鲜文化的局面挠头,力虹就一头冲了进来,劈手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

“What?”大勇莫名其妙。

“看看。”力虹近乎咬牙切齿。

大勇翻看了一下,手机屏幕上是一条只 4字母的英文短信: “Help!”

他瞪大了眼睛:“这是……”

“伊娃发来的。”力虹快速地接上他的话,“我接到短信立即回拨给她,电话却关机了,她肯定遇到了危险!我敢肯定她不想留在伦敦,而是要回到我们中间!”

他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太好了,这相当于一个授权,还等什么?订机票!”

力虹笑了:“订完了,三张,你、屠雪和我。”

大勇皱眉:“你也去?不行。家里这么忙哪离得开你呢,胡 闹。”

力虹听他说到“家”这个字眼,心里顿时一片温暖,不过又不甘 心,迟疑道:“可是,我不放心你……”

大勇站起来,绕过老板台,将她拥入怀中。低头吻住了她的樱唇。

绝顶美少女运动员的红唇一开始像冰,继而像火,宛若一块香甜的软糖,让他怎也吃不够。她的丁香小舌那样灵活。却是闪躲不开他的侵扰的,最终被他牢牢控制,肆意缠绵……

后来,经过一番“家庭”辩论后,恰巧有一周大假地宫娜得以取代力虹的位置,随他和屠雪去往伦敦,美女警花还是首次出国,兴奋不 已,找个机会抱住他热吻不已,另外一些其他儿童不宜的动作。不足为外人道也。

眼前一只纤美的小手晃了晃,打断了他甜蜜的回忆,他握住那只调皮的小手,盯着它的主人道:“干嘛?想被老公趴下裤子打屁股呀。”

屠雪扁了一下嘴:“切,这是飞机上,你敢吗?”

“你敢我就敢。”大勇瞪眼。

“来呀来呀,想让别人看光你的妞。你就来。”屠雪寸步不让。

“我……那还是算了,嘿嘿。”大勇捏捏她圆鼓鼓、软乎乎地腮帮子。

屠雪哼了一声:“算你识相。”

说罢回头,美目瞄了机舱后面某两个地方,得到某种暗示,她放心地会好。这次他们三人出来。四大家族相当重视,由邹氏副队长亲自带两名队员跟随保护。

一路上屠雪和宫娜就没怎么睡觉,到了伦敦后虽然仍是白天,她们仍然困倦不已,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理什么异国风情。进了宾馆倒头便睡,一觉睡到大半夜,大勇则睡了一路,到了伦敦也不用倒时差,看了一晚上夜景。

“起来起来啦。”

迷迷糊糊中,宫娜觉得有人在拍自己的屁股,她先是一凛,随即醒悟到那是大勇,慢慢放松了心神,娇斥道:“干嘛你,人家还要多睡会儿呢。”

她这样嘟嚷着,拥着锦被身形一转翻过身去,顿时,她那纤纤一束的柳腰与丰满浑圆的美臀就展现在大勇面前,光滑闪亮地美玉肌肤看得他忘了呼吸,鼻子里尽是香甜的味道。感谢她们对也不设防,所以睡觉前身上只留下了三点式,连睡衣都没有穿,呜呼。

宫娜的眼睛突然明亮起来,飞速转过身,把身子躲进被子里,“讨厌,偷看我!”

“拜托,什么偷看,”大勇见另一边的屠雪仍然酣睡不醒,反倒坐到床边,大手盖住宫娜的丰臀不停抚摸,“我这是明搞好不好。”

“哎呀……”宫娜似迎还拒,总是摆脱不了他的色手,只好自欺欺人学鸵鸟,用被子把自己的头蒙住。

哗,手感太棒了……

本来是想叫佳人起床吃点宵夜再睡的,因为她们就在飞机上吃了一点东西,下机后还一直未有进食,也没有喝水,这样睡到天亮对身体不好,但现在的情况暧昧无比,大勇心中的激情渐渐抬头,忍不住踢下拖鞋上了床,躺在宫娜身边,细细领略她美妙地娇躯。

“嗯……”宫娜在被子里发出一声娇吟。

大勇摸了一会儿,把手放在她胯部,微微一用力,她就顺从地翻过身来,先是羞涩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害怕地闭上眼睛。

大勇并未乘胜追击,大手仍停留在她的胯部,呵呵笑道:“太棒 了,又嫩又滑,像蛋清,嗯……又像果冻。”

宫娜睁开眼睛白了他一眼:“貌似我听你形容别的女孩也是这么形容的,能不能换换样

疑她们怎么会喜欢你的,唉。”

大勇眨眨眼:“不是吧,你经验蛮丰富的嘛,是不是以前那个董姓对你做过……”

人是不稳定因素,心理、环境及心情都会影响到人的行为、话语,有时是会说错话、办错事地。大勇话刚一出口,就知不妙,果然就见宫娜猛地一下坐了起来,惶急地向他解释道:“大勇你冤枉我,我从来没和他有过什么亲密举动,我只是答应和他交往。而且一星期他就出事 了,就算他想,我也不可能同意啊,更何况那人对我敬若神明,他和我说话都不敢多说几句,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可以调查。可以问珏儿,现在就打电话!”

大勇心里觉得愧疚,不过又觉得她着急的样子好可爱、好浪漫,和她以前强势地形象大大不同。心里又有点好笑和感动,于是故意板着脸道:“那么,他有没有碰过你这里?”

说着,他的色手落在美女警花地屁股蛋上,用力一收——错,是N 收。

宫娜嘤咛连声,小脸发烧道:“当然没……没有……什么他他的,任何人也没有过,怎么可能,谁敢碰我。我一枪爆了他的头!”

大勇心下相当之满足、自豪,他彻底爱上了这个游戏,色手又移到她的美腿上,顺着她大腿地曲线滑来滑去,接着摸向漂亮的小腿,“那这里呢,有没有谁碰过。”

“没……没有……天啊。你别折磨我啦,我的身子,只有你碰过,真的,求求你……不要……”宫娜已经坐不住了。要靠大勇地扶力才没有软倒,她像只波斯猫一般发出轻轻的呻吟,既渴望,又害怕,只被刺激得神志都已陷入半昏迷状态。

正在这时,大勇的手突然到她抹胸上。只一划,就把那碍事的玩意甩到一边。

仿佛有两声弹开地声音,然后就见两只犹如小号蓝球似的雪白玉乳在眼前晃动不已,那肉球顶端粉红色的小樱桃灵动的轨迹让他疯狂,大手颤抖着顺着她的玉腿升上翘臀,继续向上来到稍稍内凹的粉背,下意识地抚弄两下,接着闪电般向前一滑,就捉住了那两只大球球。

好大,太大了,沉淀淀肉呼呼,香滑晶莹的肉球不甘心被他扣住,竟似有生命有意识一般向外挣扎着,他的手指陷入到那片温柔之海,乳肉从他手指缝隙中露出,他根本无法一手掌握。

“这……这些妙处,都归我了,你整个人,也是我的?”大勇面对着这人间奇迹,不敢相信似的自语道。

宫娜从来没有被人侵扰过地圣地被他凌虐着,血脉澎湃,忍不住 道:“臭小子……不是你的是谁的,你找死你!”

……不愧是宫娜大小姐,“发情”的时候说的话都和普通小妞不一样,本以为在那样的刺激下她已经晕菜了呢。

神枪已然坚硬地崛起,他用力向上轰了一炮,把娇小的警花轰得猛地向上蹿了一下。

虽然他穿着睡衣女孩也穿着内衣,并未真正进入,但私处那独特地摩擦感还是让他们近乎达到高潮,宫娜悲鸣着发出清脆的娇吟,气喘吁吁,好像坐在了风尖浪口,像下一刻就要死去似的。

大勇由此得出一个非常淫荡的结论——越是平时冰清玉洁、对人酷冷100的美女,越是内骚……

宫娜好不容易平定下心情,扶着他地胸膛道:“你,你个大坏蛋,坏到底的大坏蛋,捉弄我,我真想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汗,你以为你是妖精啊你。

大勇再次挺动下身轰了她一下,“来啊,欢迎你吃欢迎你喝,不过仅限这里的肉、这里的血,俗话说,一滴精,十滴血嘛,哎哟!”

宫娜听到后面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大方”,敢情想地还是下流 事,为了给他个教训,抽手下去在他那东西上掐了一把,张大勇也不客气,本来就没从她那两木瓜上下来的手指,夹住她的樱桃捏了两下。

“啊——你你你,又欺负我,我掐死你个死人头,我现在就……小雪!”宫娜那娇嫩的地方自己都没碰过几次,就要发飙,眼睛余光却突然发现了一个最新状况,不知何时屠雪转过头来,正兴致勃勃地盯着自己和大勇。

屠雪见她望过来,眨眨眼道:“不好意思本来我不想打扰你们的兴致,但你们太大声了,所以我只好委屈地醒了过来喽,嘻嘻,别理我,继续继续。”

宫娜被她的笑声搞得恼羞成怒,从大勇身上扑到她身上,两名绝世美女滚成一团,臀波乳浪。玉腿纷飞,有时竟露出一些神秘的幽谷嫣 红,不一会儿,宫娜觉得自己上身两点尽露比较吃亏,于是唰唰两下把屠雪的胸围也撕掉。

大勇看得大饱眼福,干脆他也冲了进去,一男两女玩得不亦悦乎,要不是大勇不想委屈宫娜。就要了她的第一次了……

第二天,大勇携屠雪和宫娜坐酒店安排的车去往伦敦西区一个叫做金色罗盘的别墅区。伦敦的房价被广泛认为是世界上最贵的,而伊娃家住地伦敦西区,那里更是世界着名的富人区。可说是贵中之贵。

有GPS帮忙,他们很快就到了地方,找到了格林公馆,那是一个高 大的哥特式城堡建筑,隐于一个庞大的院落之后,纵深约有几百米,主楼尖券、尖拱和飞扶壁,瞧着那叫一个欧洲。

“**,这他妈占地起码有上万亩吧。”大勇慨叹。

“有了,我想应该有一万六千亩左右。”屠雪

密机械师。一通百通,对建筑也有所涉猎。

“太奢侈了,日他妈。”宫娜给了一个强悍的另类评语。

“资本主义!”大勇则学习阿诺同志在《红场特警》里的台词。

按门铃。

院门旁走过来两名荷枪实弹的卫兵,其中一名道:“你们好,这里是格林公爵地私人领地,请问你们是什么人,有什么事。”

晕晕。全副武装都上来了,公爵?牛B。

大勇不卑不亢地用英语道:“我们来自中国A市,是伊娃?格林小姐的朋友,我叫张大勇,这位是屠雪小姐。这位是宫娜小姐,麻烦你代为通报一声。”

没想到那两名本来还算有礼貌的英国大兵,一听他的名字立即就翻脸了,“对不起,主人吩咐过不能接待你,请回吧。谢谢。”

大勇等目瞪口呆面面相觑,“喂喂,你们等等,喂——”

没有用,那两名士兵说完话就黑着脸退了回去,他们只能累着自己地嗓子,根本不起作用。

“操,这什么意思嘛,客人大老远来了门都不让进,死英国佬!”大勇气得一脚踢向大门。

屠雪连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